Discuz! Board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814|回复: 0

老板起来就要走

[复制链接]

699

主题

699

帖子

3515

积分

论坛元老

Rank: 8Rank: 8

积分
3515
发表于 2015-5-2 19:53:4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html模版红颜叹(第9章)

哑凌不敢明问,一说到有人说大庆结婚这个话题,他的姐姐。姐夫,就心一沉,很活力的说谁说的,他更是想发火,啊云又找到奇奇,说她说错了,奇奇又暗号似的说,啊云担忧吃饭吃坏了事,他庆的姐姐,姐夫。都气坏了,大庆叫奇奇问哑凌啊云怎么说的,啊云对着别人说她傻,后来他的姐姐又又说她给她女儿买了特殊好看的衣服,要哑凌去看,哑凌知到她想让哑凌去她家,那天哑凌就去了。她们说,张大庆就住在对面,叫哑凌去看,哑凌没敢去看。哑凌不知道当时的他们怎么有脸说那话,他们平时说了那么多,哑凌接受不了那个事实,一会一个女人回来,他的姐姐就说那是大庆老婆,哑凌尴卡极了,那个女人一听艳梅说这就是大庆老婆,她好像也为难,脸都红了,哑凌把头底的不能再底,好难受,

那天晚上哑凌简直哭了一夜,看着月亮,在像幻觉吗,好实在的幻觉,就给小东发信息说,哑凌好难受,还不如死了算了,第2天他们否认过错,说是啊云说的他们没法说,哑凌不知到事实是什么样的,那个是事实,哑凌好伤心,好好受,只有哭,元神灵魂还在心里说,你好好的回忆回忆,事情不可能会这样,他们还没有那个胆,那次的的羞辱在哑凌心里,但哑凌感觉到大庆更包容哑凌了,任骂,喊着他的名字骂,他也不说,因为那次的伤哑凌伤在心里,恨在心里,就在一次的吵闹中和大庆闹得很厉害,踹了大庆几脚,把他的手机摔了,哑凌说哑凌摔了,大庆说随意,其实没有那个恨哑凌怎么会那样对大庆,那次的闹都是他们那样做事的结果,哑凌不是那种泼妇,不算很不近人情,但也算懂情,怎么也不舍得那样对大庆的,事后哑凌很懊悔,他们就说哑凌喜欢上一个结过婚的,天知道,地知道,人心里的良心知道哑凌有多冤,此冤可比六月雪,其实哑凌对大庆没有恨,哑凌更知道大庆对哑凌也没有恨,大庆对不起,哑凌那样对你,都是因为他们,你们所做所谓伤了哑凌的心,当着世人的面搞这样无耻的诈骗,如果真是做这样的事天理难容,人心难容,几乎无耻急了,那样的话人心太可怕了,比魔鬼还魔鬼,当时哑凌的心情是悲痛,悲哀,凄悲凉惨,戚戚,悲怆,悲戚,悲愁,悲切,悲戚物,整个厂里人都知道的事情,都说是闹着玩没事的,他妈的谁会跟他们用真感情闹着玩,用尊严闹着玩,傻瓜也不会那样做,都不敢明说什么,但都不理他们了,可是是闹着完吗,哑凌付出的是真心,真情,哑凌的爱情算什么?是信任,儿他们的做事算什么?哑凌没法向他们讨合理,他们被厂里的人嘲笑,他们感到冤,{大庆比他姐姐小三岁他的姐姐叫艳梅,艳梅比素美小三岁,素美;安徽,宿州人市埇桥区。李庄,(张大庆;1983年出生,他的姐姐1980年出生,还有心茹,杰杰,村可没有一个人知道大庆的身份,有没有结婚,都闭口不提,就连他的姐姐们也都对大庆的身份,和有没有结婚都不知道,好像大庆是从外星球来的,他的姐姐们说是她姐姐就应当由他们说出来吗?反复无常里,虽两情相惜,两心相怡,得来复失去,愿勿相忘北京信用卡代还,愿勿相负,又奈何恨与欺,得非所愿,愿非所得,看运气嘲弄,造化游戏,真情诺诺,其实到当初哑凌也不明白,何一个村落的都不懂得,都不知道}啊云,小,磊,艳梅的老公,啊云的堂哥,他们同住一座出租楼,他的姐姐当着哑凌的面说大庆是她哥。哑凌受冤没法说,还有大庆的老婆也涌现在哑凌面前,说哑凌纠缠他老公,

那天哑凌感到冤就打算到厂里找他,问个究竟,哑凌不怕,厂里所有的人都知道哑凌和他的事,世间亦有痴于哑凌,梦里人仍旧,纵使君来岂堪折?他没去厂里。哑凌哭着跟厂长说自己不做了,说了他们的所做所为,厂长无比愤慨,说要哑凌在哪里等她,他有一点小事一会就回来,哑凌走了,哑凌不死心,就去他家里找他,就是想看个究竟,结果他的姐姐在门口修橡胶,哑凌问他大庆在不在,他姐说在屋里,当哑凌敲门的那一刻,哑凌还在祷告,他不要从那个屋出来,可他还是从哪里出来,哑凌冤的什么都没说,只说了哑凌和你在厂里开玩笑。干嘛让你老婆找哑凌问哑凌,大庆说他早就让她说,她不乐意说,大庆,大庆你的良心被狗叼走了吗?你们这是算什么事?陈世美吗,倾诉无人能知的心思。这原来是应与你说的,由于除你外无人能懂,可你走后,万千思路,只能说与风月听。在等待中,终于明白 相思树底说相思,思君恨君君不知 的无奈。却也用思念挽结成一缕清风,抚心而来,原来等待中同样搀杂着期待的欣慰。当你回身而去时,君可知?哑凌的魂已跟随你而去。在剩下的流年里,结果老板去哑凌的住处找,找到哑凌的房东,原来他和哑凌的房东是战友,老板又到大庆老婆的幼儿园去问事情是怎么回事,狠狠的说了王平,他又跟房主找到哑凌,他说他骂了他们。说你们三个都不做都没有关联,但是哑凌一定要做,哑凌看到老板委屈的哭,老板起来就要走,他不忍心看到哑凌眼中的泪水,他说你再哭哑凌就走,走得远了,远得多了,本来,走到最后也总会分辨。爱得痛了,痛得哭了,原来,爱到最后总会受伤。停止了,画个句号,一滴泪陷入红尘。哭,不能发泄情感,不能表示创痕,不能治愈伤口 如此的痛哭流涕,发明哑凌早丢了爱里的哑凌,只换来无能的哑凌。痛,说不出来,像挖了心口的,窟窿。深的无奈见底,不再愈合,只会哭泣的傻子 哑凌早已够了。叫哑凌上班,他说如果不去他还去找,

第二天哑凌到厂里上班,齐齐就跟哑凌说,老板狠狠的说了他们几个,大庆,和他的姐姐,姐夫,对他们说,你们三个都走他都不会意疼,并向他们发言,以后不准再搭理哑凌,她没说。哑凌在雨中回去了,企求谁能告诉哑凌到底是怎么回事,岂非真的是幻觉吗,大庆,大庆你的良心被狗叼走了吗?你们这是算什么事?曾想过,若是你不曾出现,或者哑凌仍是那个不知人间风月、不为相思所苦的女子,陈世美吗?陈世美还没有那么无耻,他仍是瞒着,不承认,可你大庆好像感到天经地义,看来你们比陈世美还要青出一栏胜一栏,比他还无耻,想一个人久了心会感觉疲倦,哑凌对他说这个世上有一百个人恨你,就有哑凌,有十个也有哑凌,有一个那就是哑凌,如果没有人恨他,那是哑凌死了,想一个人久了心会感觉疲倦,爱情终极化作了记忆的碎片,重温旧梦时心不禁涕淩,没有你的目光暖着独行的脚步,始终是一种疲乏的憔悴,默守一段陈腐的时间,总以为在那个发旧的窗棂里那些臆想的猖狂,毕竟只是一个幻梦,总想在一首诗里参透爱的玄机却不敢再对谁密意地许下海誓山盟,有些誓言即使再漂亮,终是一个不能兑现的事实,终是一个转变不了的无奈的终局,总会人不知鬼不觉中潸然悄悄将自己藏在一个卑微的角落,你给了哑凌终生最美的微笑,从此涉山涉水却不敢再涉入红尘,哑凌放下了所有,只为了你所谓的相守,卑微了心灵,曾经哑凌信心满满地守护,却早已失去了期待。前方早已没有了去路。可是哑凌依然在苦苦前行。卑微了所有却只换得满身伤痛。你永远是哑凌最美的景致梦醒了、却徒留一身疲倦;心凉了、泪留了、然只好单独忍受。只是卑微了的心却无力翱翔。哑凌累了,慵懒惰漫,总喜欢在一缕冬阳里缱绻。哑凌倦了,厌倦喧嚣,哑凌老了,厌恶纷扰,总乐意沉浸在一段往事里回想。哑凌真的很累,不是冷漠!已经无力刻意润饰,无所谓再去表演给谁炫艳。哑凌真的疲倦,不是腐化!

事过半年后,厂里来了一个,皮肤黑黑的,身高172左右的男的,他来第二天就和他哥哥说说哑凌,也是全部车间里的人都知道了,他去拉产品被大庆的两个姐姐说他皮肤黑,说真的,可能就像传说中的包拯,包黑炭差不多吧,大庆的姐姐就说你看他皮肤黑的样,当时哑凌专心对大庆的姐姐有怨尤,无论怎么那样羞辱他就是不行,哑凌要护他,谁也不知道谁什么时候死,不知道当前会怎么样,唯一可以做的就是这一分钟该怎么做,哑凌要护他,后来他的哥哥和老板说了,所以老板知道了,老板感觉好笑,那个黑皮肤的男的,他叫胡伪君,鹰鼻,注定这样的人聪明,明锐有野心,也很聪慧,那时不知道怎么的,有人加哑凌的口口,都是怀远的,一个说在沸点网吧门前看到过哑凌,说哑凌在吃饭,没有理他,哑凌真的不知道,是谁,也不知道沸点网吧在哪里?他说在哑凌吃饭的地方,哑凌知道他是厂里的,还有一个说是哑凌对面,哑凌就说,啊,哑凌对面,哑凌对面是墙,他说哑凌工作岗位的对面,哑凌就说哦,哑凌想起了,今天哑凌还踢了你一脚,谁叫你一大清早哑凌刚到厂里,你就汪汪的叫,他被哑凌骂了,他说你把哑凌当成你的什么了,出气筒吗?哑凌说是呀?你当不当,不当就不和你聊了,他说他当,哑凌就说要不在批个专利吧,他说什么专利,哑凌就说你批不批,就是以后你是哑凌的专业出气筒,只能哑凌一个人出气,不批就不和你聊了,他最后说哑凌批,批,行了吧,最后哑凌又说,你记住了你是哑凌的专业出气筒,以后你如果让别人出气,你要抵偿哑凌的丧失,他说好,最后他说他叫明见,就是明天见,哑凌就说,这个名字也要批专利,以后听到谁叫就要赔偿哑凌的损失,哑凌如果听到人叫一句就是一盒巧克力,他说好,他说是哑凌的对面,哑凌猜是他,他说要和哑凌见一面,哑凌没有赞成,他跟哑凌聊天说他属狗的,哑凌不给他回信,他问怎么不回信,哑凌说,哑凌晕了,被你吓晕了,明天醒了再回信,那天他跟大庆他姐聊地利,说是他哥让他说的,他说他不会喜欢一个比他大的,要说也说小丫头,最后又说他吃醋,就在那时哑凌就不想理他了,聊口口时就巧骂他,哑凌就用另一个口口加他,说哑凌厂里有个人惹哑凌赌气了,你帮哑凌骂他,哑凌说他叫胡伪君,他不骂哑凌就不理他,最后哑凌发给他,说是自己气他,骂了他十多遍,哑凌又用另一个口口和他聊,他说不是本人,哑凌说不是本人就好,哑凌告诉你,他不是好货色,混蛋,你可千万别告知他,被哑凌骂了多少句,一会他说他回来了,问哑凌干嘛骂他,哑凌说冤枉呀,哑凌什么时候骂你了,他说你还装好人,哑凌说哑凌本来就是好人呀?他发哈哈,,,,,,,,,后来他带一个女孩呈现在哑凌面前,(当时啊云上班刚到车间看到了一惊,其实啊云也挺好的,善良,英俊,就是在大庆那件事上说的不知是真话,谎话,看看哑凌的表情,眼神里充斥心疼哑凌,看哑凌没事她也放心了,哑凌没有想到那是他老女友,认为是他的姐姐,那个女孩看到他的姐夫和啊云离得近难熬难过的好像要哭了,差点要哭上午我們全傢睡瞭一個大懶覺了,没想到他也是陈世美,因为他的哥哥和老板说过说哑凌这件事,又突然带来一个,没法和老板交代,(他的哥哥在那个厂里做了八年,和老板想兄弟,他请老板阐明,不说了,成果被老板狠狠的骂了一顿,说的他的哥哥要哭了,眼泪汪汪,)连他也骂了一顿,就是那场骂他。哑凌感觉到暖和,心想,要是哑凌有一个这样的哥哥就好了,不说他的身份,就说他的威武,整个厂里没有一觸紅薯人不怕他,骂的那个他一个屁不放,哑凌想她要是哑凌的大哥就好了,可谁知哑凌就是那么一想,元神灵魂就通知了他,说他谈话像哑凌的大哥,他说大哥,他迟疑了一下,其实哑凌不让元神灵魂说的,她怕他们以为她高攀,可是哑凌心里想要这个哥,是温暖,安全感,想想他们一个个那样堆哑凌,要是他是哑凌的大哥,他们那些人是不敢的,没想到他还真的违心人哑凌这个妹妹,哑凌好开心,有个哥哥,哑凌感觉好幸福,哑凌有大哥了,以后就再也没有人敢那样对哑凌了,哑凌的大哥就在哑凌身后微微的对哑凌说,他爱好大庆,和他走在一起差不多,他看大庆也挺聪明的,他没有至亲姐妹兄弟,未来大庆和哑凌可以帮他,可以帮他,哑凌当时真的好幸福,好开心,有些人都是冲着哑凌的身份,哑凌身边的护卫曲靖私家侦探,他们说把哑凌带在身边有面子,哑凌身边有护卫,哑凌就对他说哑凌想有个哥,他说你还想有呀,在喊哑凌的哥哥就把他训好了,他的哥哥也说,你不说你哥了吧,她的哥哥连你哥一起训,其实他哥有时是冤枉的,都是他一个人的错,他哥也无奈,哑凌知道他哥是真心的,实在那个胡伪君很狡猾,过年回家了还给哑凌打电话,说哑凌有才,在他心里哑凌最有才的,,他是虚伪搪塞,好护他哥,其实哑凌把他哥当成好朋友,所以就送给他哥一个人情,不明写他了,虚假,虚假,都是骗子,骗子,他们被厂里的人看不起说的没措施,哑凌的大哥也训了,大哥,大哥,哑凌想要安全感,有人护,哑凌在磨难中结识你,经过磨难,哑凌对你有种信任依附,哑凌在你们的护卫下是世上最幸福的人,最最幸福的人,有你们哑凌三生修北京信用卡套现来的缘分,哑凌谢谢你们,哑凌在凡尘的时光不多了,哑凌知道一切皆有因,哑凌信你,信你,哑凌想了解尘缘,不想在搀杂虚假的人心了,哑凌真的从心里信你们,信哑凌哥,哑凌知道世俗,那是把杀人的刀,哑凌懂,所以哑凌要分开你们,可能无形中已经给你们带来损害了,哑凌是无意的,哑凌素来就没有想到过伤你们,佛山信用卡套现真的,给你们带来的伤害哑凌抱歉,真的抱歉,哑凌更是没有想到过喊哥要什么回报,或还工作,哑凌真的没有那样想,真的没有。哑凌起誓真的没有,也不想到一个稳固的工作,人生本来就是谈如水,恍如梦,哑凌知道了,哑凌心中的信任就是居心,哑凌无言,可能你们包容挺多的,哑凌谢谢你们。但是哑凌真的没有那样的居心。可能身份不同吧,哑凌是一步一个爱情劫,一滴一个恋情海泪,一种相思一个虚华的梦,一片薄情一段虚假的爱情,哑凌觉醒了,尘缘已空,已了,不想在凡尘种执迷了,沉溺了,来去一场空,来去一阵风,一切皆梦幻,空空空,
  赞
(散文编纂:滴墨成伤)
一条在岸上行走的鱼
良多次夜半醒来,燃一支烟,我会想起我的家乡。想起故乡的一些人一些事,北京贷款那是无论如何...
囚犯的妻子 第十六章 多事之秋
一连几天我都小心翼翼的过日子,只有韩东一盯着我我就浑身颤抖,我真怕他找个什么借口...
望着远处那座山
一座簇新的农家村舍,铁栅栏的围墙油光崭亮,院子的旁边有一个木制的凉亭,一个石头的...
家有儿女(第二一章)
经由一番努力,解放的三间堂屋盖好了,在当时看起来还是很派头的,混砖到顶,清一色的...
囚犯的妻子 第十二章 钱啊,命相连
固然有了妹夫的撑腰,是阻拦了弟媳他们不再欺侮我了,但是在经济上并没给我带来多少实...
斗狼记1
招生招生,六年了,六个暑假,整整六个暑假,我都是在校办里等待着家长带着学生来报名...

啞凌不敢明問,一說到有人說大慶結婚這個話題,他的姐姐。姐夫,就心一沉,很生氣的說誰說的,他更是想發火,啊雲又找到奇奇,說她說錯瞭,奇奇又暗號似的說,啊雲擔心吃飯吃壞瞭事,他慶的姐姐,姐夫。都氣壞瞭,大慶叫奇奇問啞凌啊不论誰...
傢有兒女雲怎麼說的,啊雲广州信用卡提现對著別人說她傻,後來他的姐姐又又說她給她女兒買瞭特別难看的衣服,要啞凌去看,啞凌知到她想讓啞凌去她傢,那天啞凌就去瞭。她們說,張大慶就住在對面,叫啞凌去看,啞凌沒敢去看。啞凌不知道當時的他們怎麼有臉說那話,他們平時說瞭那麼多,啞凌接收不瞭那個事實,一會一個女人回來,他的姐姐就說那是大慶老婆,啞凌尷卡極瞭,那個女人一聽艷梅說這就是大慶老婆,她好像也尷尬,臉都紅瞭,啞凌把頭底的不能再底,好難受,

那天晚上啞凌幾乎哭瞭一夜,看著月亮,在像幻覺嗎,好真實的幻覺,就給小東發信息說,啞凌好難受,還不如死瞭算瞭,第2天他們承認錯誤,說是啊雲說的他們沒法說,啞凌不知到事實是什麼樣的,那個是事實,啞凌好傷心,好難受,隻有哭,元神靈魂還在心裡說,你好好的回憶回憶,事情不可能會這樣,他們還沒有那個膽,那次的的羞辱在啞凌心裡,但啞凌感覺到大慶更容纳啞凌瞭,任罵,喊著他的名字罵,他也不說,由於那次的傷啞凌傷在心裡,恨在心裡,就在一次的吵鬧中和大慶鬧得很厲害,踹瞭大慶幾腳,把他的手機摔瞭,啞凌說啞凌摔瞭,大慶說隨便,其實沒有那個恨啞凌怎麼會那樣對大慶,那次的鬧都是他們那樣做事的結果,啞凌不是那種潑婦,不算很通情達理,但也算懂情,怎麼也不舍得那樣對大慶的,事後啞凌很後悔,他們就說啞凌喜歡上一個結過婚的,天知道,地知道,人心裡的良心知道啞凌有多冤,此冤可比六月雪,其實啞凌對大慶沒有恨,啞凌更知道大慶對啞凌也沒有恨,大慶對不起,啞凌那樣對你,都是因為他們,你們所做所謂傷瞭啞凌的心,當著眾人的面搞這樣無恥的欺騙,如果然是做這樣的事天理難容,人心難容,簡直無恥急瞭,那樣的話人心太恐怖瞭,比魔鬼還魔鬼,當時啞凌的心境是悲哀,悲痛,淒淒慘慘,戚戚,悲愴,悲戚,悲愁,悲切,悲戚物,整個廠裡人都知道的事情,都說是鬧著玩沒事的,他媽的誰會跟他們用真情感鬧著玩,用尊嚴鬧著玩,傻瓜也不會那樣做,都不敢明說什麼,但都不理他們瞭,可是是鬧可是当翻阅了莫言的又一些作品后著完嗎,啞凌付出的是真心,真情,啞凌的愛情算什麼?是信任,兒他們的做事算什麼?啞凌沒法向他們討公平,他們被廠裡的人讥笑,他們觉得冤,{大慶比他姐姐小三歲他的姐姐叫艷梅,艷梅比素美小三歲,素美;安徽,宿州人市埇橋區。李莊,(張大慶;1983年诞生,他的姐姐1980年出身,還有心茹,傑傑,村可沒有一個人知道大慶的身份,有沒有結婚,都閉口不提,就連他的姐姐們也都對大慶的身份,和有沒有結婚都不知道,似乎大慶是從外星球來的,他的姐姐們說是她姐姐就應該由他們說出來嗎?翻雲覆雨裡,雖兩情相惜,兩心相怡,得來復失去,願勿相忘,願勿相負,又奈何恨與欺,得非所願,願非所得,看命運嘲弄,造化遊戲,真情諾諾,其實到現在啞凌也不明确,何一個村莊的都不瞭解,都不知道}啊雲,小,磊,艷梅的老公,啊雲的堂哥,他們同住一座出租樓,他的姐姐當著啞凌的面說大慶是她哥。啞凌受冤沒法說,還有大慶的老婆也出現在啞凌面前,說啞凌糾纏他老公,

那天啞凌感到冤就盘算到廠裡找他,問個毕竟,啞凌不怕,廠裡所有的人都知道啞凌和他的事,人間亦有癡於啞凌,夢裡人依舊,縱使君來豈堪折?他沒去廠裡。啞凌哭著跟廠長說本人不做瞭,說瞭他們的所做所為,廠長十分氣憤,說要啞凌在哪裡等她,他有一點小事一會就回來,啞凌走瞭,啞凌不铁心,就去他傢裡找他,就是想看個究竟,結果他的姐姐在門口修橡膠,啞凌問他大慶在不在,他姐說在屋裡,當啞凌敲門的那一刻,啞凌還在祈禱,他不要從那個屋出來,可他還是從哪裡出來,啞凌冤的什麼都沒說,隻說瞭啞凌和你在廠裡開玩笑。幹嘛讓你老婆找啞凌問啞凌,大慶說他早就讓她說,她不願意說,大慶,大慶你的良心被狗叼走瞭嗎?你們這是算什麼事?陳世美嗎,傾訴無人能知的心理。這本來是應與你說的,因為除你外無人能懂,可你走後,萬千思緒,隻能說與風月聽。在等候中,終於清楚 相思樹底說相思,思君恨君君不知 的無奈。卻也用怀念挽結成一縷清風,撫心而來,原來等待中同樣夾雜著期待的惊喜。當你轉身而去時,君可知?啞凌的魂已追隨你而去。在剩下的流年裡,結果老板去啞凌的住處找,找到啞凌的房東,原來他和啞凌的房東是戰友,老板又到大慶老婆的幼兒園去問事件是怎麼回事,狠狠的說瞭王平,他又跟房東找到啞凌,他說他罵瞭他們。說你們三個都不做都沒有關系,然而啞凌必定要做,啞凌看到老板冤屈的哭,老板起來就要走,他不忍心看到啞凌眼中的淚水,他說你再哭啞凌就走,走得遠瞭,遠得多瞭,原來,走到最後也總會分別。愛得痛瞭,痛得哭瞭,原來,愛到最後總會受傷。結束瞭,畫個句號,一滴淚墮入紅塵。哭,不能發泄情緒,不能表現傷痕,不能治愈傷口 如斯的痛哭流涕,發現啞凌早丟瞭愛裡的啞凌,隻換來無能的啞凌。痛,說不出來,像挖瞭心口的,窟窿。深的無法見底,不再愈合,隻會呜咽的傻子 啞凌早已夠瞭。叫啞凌上班,他說项秀起誓必定要为哥哥项英报复雪耻假如不去他還去找,

第二天啞凌到廠裡上班,齊齊就跟啞凌說,那么她会受到怎么的处分呢老板狠狠的說瞭他們幾個,大慶,和他的姐姐,姐夫,對他們說,你們三個都走他都不會心疼,並向他們發言,以後不準再搭理啞凌,她沒說。啞凌在雨中回去瞭,期求誰能告訴啞凌到底是怎麼回事,難道真的是幻覺嗎,大慶,大慶你的良心被狗叼走瞭嗎?你們這是算什麼事?曾想過,若是你未曾出現,或許啞凌还是那個不知人間風月、不為相思所苦的女子,陳世美嗎?陳世美還沒有那麼無恥,他還是瞞著,不承認,可你大慶好像感覺理所當然,看來你們比陳世美還要青出一欄勝一欄,比他還無恥,想一個人久瞭心會感覺倦怠,啞凌對他說這個世上有一百個人恨你,就有啞凌,有十個也有啞凌,有一個那就是啞凌,如果沒有人恨他,那是啞凌死瞭,想一個人久瞭心會感覺疲惫,愛情最終化作瞭記憶的碎片,重溫舊夢時心不禁涕淩,沒有你的眼光暖著獨行的腳步,始終是一種疲憊的憔悴,默守一段陳舊的光陰,總以為在那個發舊的窗欞裡那些臆想的瘋狂,終究隻是一個幻夢,總想在一首詩裡參透愛的玄機卻不敢再對誰蜜意地許下海誓山盟,有些誓言即便再美麗,終是一個不能兌現的現實,終是一個改變不瞭的無奈的結局,總會不知不覺中潸然靜靜將自己藏在一個卑微的角落,你給瞭啞凌毕生最美的微笑,從此涉山涉水卻不敢再涉入紅塵,啞凌放下瞭所有,隻為瞭你所謂的相守,卑微瞭心靈,曾經啞凌信念滿滿地守護,卻早已失去瞭等待。前方早已沒有瞭去路。可是啞凌仍然在苦苦前行。卑微瞭所有卻隻換得滿身傷痛。你永遠是啞凌最美的風景夢醒瞭、卻徒留一身疲倦;心涼瞭、淚留瞭、然隻好獨自忍耐。隻是低微瞭的心卻無力飛翔。啞凌累瞭,慵懶涣散,總喜歡在一縷冬陽裡繾綣。啞凌倦瞭,厭倦喧囂,啞凌老瞭,討厭紛擾,總願意沉迷在一段旧事裡回憶。啞凌真的很累,不是冷淡!已經無力刻意修飾,無所謂再去表演給誰炫艷。啞凌真的疲倦,不是墮落!

事過半年後,廠裡來瞭一個,皮膚黑黑的,身高172左右的男的,他來第二天就和他哥哥說說啞凌,也是整個車間裡的人都知道瞭,他去拉產品被大慶的兩個姐姐說他皮膚黑,說真的,可能南京信用卡取现就像傳說中的包拯,包黑炭差不多吧,大慶的姐姐就說你看他皮膚黑的樣,當時啞凌二心對大慶的姐姐有恼恨,不论怎麼那樣耻辱他就是不行,啞凌要護他,誰也不知道誰什麼時候逝世,不知道以後會怎麼樣,独一可以做的就是這一分鐘該怎麼做,啞凌要護他,後來他的哥哥和老板說瞭,所以老板知道瞭,老板感覺可笑,那個黑皮膚的男的,他叫胡偽君,鷹鼻,註定這樣的人聰明,明銳有野心,也很聰明,那時不知道怎麼的,有人加啞凌的口口,都是懷遠的,一個說在沸點網吧門前看到過啞凌,說啞凌在吃飯,沒有理他,啞凌真的不知道,是誰,也不知道沸點網吧在哪裡?他說在啞凌吃飯的处所,啞凌知道他是廠裡的,還有一個說是啞凌對面,啞凌就說,啊,啞凌對面,啞凌對面是墻,他說啞凌工作崗位的對面,啞凌就說哦,啞凌想起瞭,今天啞凌還踢瞭你一腳,誰叫你一大清早啞凌剛到廠裡,你就汪汪的叫,他被啞凌罵瞭,他說你把啞凌當成你的什麼瞭,出氣筒嗎?啞凌說是呀?你當不當,不當就不和你聊瞭,他說他當,啞凌就說要不在批個專利吧,他說什麼專利,啞凌就說你批不批,就是以後你是啞凌的專業出氣筒,隻能啞凌一個人出氣,不批就不和你聊瞭,他最後說啞凌批,批,行瞭吧,最後啞凌又說,你記住瞭你是啞凌的專業出氣筒,以後你如果讓別人出氣,你要賠償啞凌的損失若嚴格依照上級的標準來讓大傢打分,他說好,最後他說他叫明見,就是明天見,啞凌就說,這個名字也要批專利,以後聽到誰叫就要賠償啞凌的損失,啞凌如果聽到人叫一句就是一盒巧克力,他說好,他說是啞凌的對面,啞凌猜是他,他說要跟啞凌見一面,啞凌沒有批准,他跟啞凌聊天說他屬狗的,啞凌不給他回信,他問怎麼不回信,啞凌說,啞凌暈瞭,被你嚇暈瞭,来日醒瞭再回信,那天他跟大慶他姐聊天時,說是他哥讓他說的,他說他不會喜歡一個比他大的,要說也說小丫頭,最後又說他吃醋,就在那这些岂非不是挣扎的明证吗時啞凌就不想理他瞭,聊口口時就巧罵他,啞凌就用另一個口口加他,說啞凌廠裡有個人惹啞凌生氣瞭,你幫啞凌罵他,啞凌說他叫胡偽君,他不罵啞凌就不理他,最後啞凌發給他,說是自己氣他,罵瞭他十多遍,啞凌又用另一個口口和他聊,他說不是本人,啞凌說不是自己就好,啞凌告訴你,他不是好東西,忘八,你可千萬別告訴他,被啞凌罵瞭幾句,一會他說他回來瞭,問啞凌幹嘛罵他,啞凌說冤枉呀,啞凌什麼時候罵你瞭,他說你還裝好人,啞凌說啞凌本來就是好人呀?他發哈哈,,,,,,,,,後來他帶一個女孩出現在啞凌眼前,(當時啊雲上班剛到車間看到瞭一驚,其實啊雲也挺好的,仁慈,美丽,就是在大慶那件事上說的不知是真話,假話,看看啞凌的表情,眼神裡充滿疼爱啞凌,看啞凌沒事她也释怀瞭,啞凌沒有想到那是他老女友,以為是他的姐姐,那個女孩看到他的姐夫和啊雲離得近難受的好像要哭瞭,差點要哭瞭,沒想到他也是陳世美,由於他的哥哥和老板說過說啞凌這件事,又忽然帶來一個,沒法和老板交代,(他的哥哥在那個廠裡做瞭八年,和老板想兄弟,他請老板說明,不說瞭,結果被老板狠狠的罵瞭一頓,說的他的哥哥要哭瞭,眼淚汪汪,)連他也罵瞭一頓,就是那場罵他。啞凌感覺到溫暖,心想,要是啞凌有一個這樣的哥哥就好瞭,不說他的身份,就說他的英武,整個廠裡沒有人不怕他,罵的那個他一個屁不放,啞凌想她要是啞凌的大哥就好瞭,可誰知啞凌就是那麼一想,元神靈魂就告诉瞭他,說他說話像啞凌的大哥,他說大哥,他猶豫瞭一下,其實啞凌不讓元神靈魂說的,她怕他們認為她高攀,可是啞凌心裡想要這個哥,是溫暖,保险感,想想他們一個個那樣堆啞凌,要是他是啞凌的大哥,他們那些人是不敢的,沒想到他還真的願意人啞凌這個妹妹,啞凌好開心,有個哥哥,啞凌感覺好幸福,啞凌有大哥瞭,以後就再也沒有人敢那樣對啞凌瞭,啞凌的大哥就在啞凌身後輕輕的對啞凌說,他喜歡大慶,和他走在一起差不多,他看大慶也挺聰明的,他沒有至親姐妹兄弟,將來大慶和啞凌可以幫他,能够幫他,啞凌當時真的好幸福,好開心,有些人都是沖著啞凌的身份,啞凌身邊的護衛,他們說把啞凌帶在身邊有体面,啞凌身邊有護衛,啞凌就對他說啞凌想有個哥,他說你還想有呀,在喊啞凌的哥哥就把他訓好瞭,他的哥哥也說,你不說你哥瞭吧,她的哥哥連你哥一起訓,其實他哥有時是委屈的,都是他一個人的錯,他哥也無奈,啞凌知道他哥是真心的,其實那個胡偽君很狡诈,過年回傢瞭還給啞凌打電話,說啞凌有才,在他心裡啞凌最有才的,,他是虛假应付,好護他哥,其實啞凌把他哥當成好友人,所以就送給他哥一個人情,不明寫他瞭,虛假,虛假,都是騙子,騙子,他們被廠裡的人看不起說的沒辦法,啞凌的大哥也訓瞭,大哥,大哥,啞凌想要平安感,有人護,啞凌在磨難中結識你,經過磨難,啞凌對你有種信任依賴,啞凌在你們的護衛下是世上最幸福的人,最最幸福的人,有你們啞凌三生修來的緣分,啞凌謝謝你們,啞凌在凡塵的時間未几瞭,啞凌知道一切皆有因,啞凌信你,信你,啞凌想瞭解塵緣,不想在攙和虛假的人心瞭,啞凌真的從心裡信你們,信啞凌哥,啞凌知道世俗,那是把殺人的刀,啞凌懂,所以啞凌要離開你們,可能無形中已經給你們帶來傷害瞭,啞凌是無意的,啞凌從來就沒有想到過傷你們,真的,給你們帶來的傷害啞凌负疚,真的抱歉,啞北京代还信用卡凌更是沒有想到過喊哥要什麼回報,或還工作,啞凌真的沒有那樣想,真的沒有。啞凌發誓真的沒有,也沒有想到一個坚固的工作,人生本來就是談如水,恍如夢,啞凌晓得瞭,啞凌心中的信赖就是用心,啞凌無言,可能你們包容挺多的,啞凌謝謝你們。但是啞凌真的沒有那樣的居心。可能身份不同吧,啞凌是一步一個愛情劫,一滴一個愛情海淚,一種相思一個虛華的夢,一片癡情一段虛假的愛情,啞凌覺悟瞭,塵緣已空,已瞭,不想在凡塵種執迷瞭,沉淪瞭,來去一場空,來去一陣風,所有皆夢幻,空空空,
  贊
(散文編輯:滴墨成傷)
一條在岸上行走的魚
很屡次夜半醒來,燃一支煙,我會想起我的故鄉。想起故鄉的一些人一些事,那是無論如何...
囚犯的妻子 第十六章 多事之秋
一連幾天我都戰戰兢兢的過日子,隻要韓東一盯著我我就渾身發抖,我真怕他找個什麼借口...
望著遠處那座山
一座嶄新的農傢村舍,鐵柵欄的圍墻油光嶄亮,院子的中間有一個木制的涼亭,一個石頭的...
傢有兒女(第二一章)
經過一番尽力,解放的三間堂屋蓋好瞭,在當時看起來還是很氣派的,混磚到頂,清一色的...
囚犯的妻子 第十二章 錢啊,命相連
雖然有瞭妹夫的撐腰,是禁止瞭弟媳他們不再欺負我瞭,但是在經濟上並沒給我帶來多少實...
鬥狼記1
招生招生,六年瞭,六個暑假,整整六個暑假,我都是在校辦裡期待著傢長帶著學生來報名...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Comsenz Inc.  

GMT+8, 2022-1-26 03:34 , Processed in 0.104576 second(s), 25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