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scuz! Board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1087|回复: 0

浮生若梦,幸福只是个传说

[复制链接]

699

主题

699

帖子

3523

积分

论坛元老

Rank: 8Rank: 8

积分
3523
发表于 2015-7-17 18:29:5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浮生若梦,幸福只是个传说
早上8点钟,不大的公园里。
冬日的阳光勤懒地洒在身上,披发出丝丝暖和的气味。一群小孩子在乐不可支地“跳屋子”,白叟们在兴高采烈地下象棋。围观的人,有时跺脚有时拍掌,表情各异。局里的人表情很安静,偶然蹙眉,从容地跳过一格一格的格子,淡定地放置一枚一枚的棋子。实在恋情就像一场High configurated water industrial chiller used for blow moulding machine对弈,局里局外,胜负或否,只是一个人的自我深入。
结婚一年多,今天第一次出来漫步。望望不远处的家,这所有得益于她昨日用本人私租金找的叫的兰儿的硫化机热油循环加热系统保姆。起因无他,只因兰儿和一个故人类似的脸庞。左手拿着一杯五毛钱的白花花的豆浆,吸管被仔细的老板插上了,还没来得及喝。右手在兜里掏了五毛钱买了一份***报,一种久违的熟习感。她本不是一个爱看报刊杂志的人,只因某年某月在她心里不经意播下爱的种子,随后又猝上海货架厂不及防地掐断那情丝的男人。是的,那是她从诞生20年来唯一爱过的那个男人——浮生。
她忽然想起自己家里尚在襁褓之中的双胞胎儿子,他们该是醒了吧?想到这儿,她略显张皇的边喝豆浆边阅读报纸。翻页的时候,不得不借助另一只手的嘎子窝,有点艰巨。她爱好看标题,曾经浮生说她是题目党。想到这儿,她的嘴角向上扬起了一道难看的弧度。
使劲地吸了一口豆浆,途经喉咙的时候,润滑颀长的脖子鼓起了一个大包。一条为了醒目而加上锯齿的标题赫然引入她的眼帘。“**市最年轻富豪浮生突遇车祸身亡!”一看图片,睫毛很长,眼睛很大,嘴唇很有特色的丰满,貌若周润发的男子!装豆浆的杯子从手中滑落,还没来得及喝完的豆浆从吸管里喷薄而出,洒在地上,开出一朵苍白孤独的花。怎么会?怎么会?努力粉饰这从天而降的悲伤,心仍是不可幸免地被撕裂开来,流出汩汩鲜血。一辆货车从身旁咆哮而过,碾过路面,一片落叶随风扬起……
【 贰。】
本是惦着家里双胞胎宝贝,急着回家的,由于她对这新来的保姆总有种莫名的不安。可是,可是……此时此刻,脑海里却满是那个叫作浮生的男人的影子。应当是始终都驻在她心里的某个格子里吧!只是因为某些原因,她不得不将对他的记忆尘封起来。只是那记忆又怎能被她薄薄的封尘掩蔽?为他流过的泪早已把当初那颗爱的种子浇成了参天的记忆,稍一使劲,便可露出触角。更何况,是这样致命的一击?
2008年暑假,在丝竹外婆家。丝竹是她从小到大的玩伴,如兄如弟。那天丝竹诞辰,邀请了简直所有的好朋友。包括浮生,包括清风,包含她。假如说她是一朵清爽的百合,那么丝竹便是一朵妖冶的罂粟花。 这是所有意识她们的人对他们的评估。她喜欢纯白色和淡蓝色,而丝竹唯独钟爱黑色和血红色。她素面朝天,丝竹则逐日化着浓浓的相称精巧的烟熏妆。她的指甲长年空无一物,丝竹的指甲黑色跟血红色天天交替着演出。这天,她着一袭白裙,领及项脖,而一件玄色露背晚装则牢牢地贴在丝竹身上,那么合身,就像一层皮肤。
所有的人在狂欢,包括丝竹的外婆,未曾见她偶然提起的独一的妹妹。丝竹外婆在楼下的坝子里嚎叫,丝竹,你这个挨千刀的货色,怎么不滚你妈那里去!她有点惧怕,蜷缩在客厅的沙发里,周身冒着寒气。她不胜酒力,而丝竹和她的朋友在觥筹交织间,忘乎所以,唯独浮生,唯独清风,唯独她。浮生也在饮酒,一杯接着一杯,只不外是自斟自饮罢了。她本不知道浮生的。
丝竹在醉意朦胧时终于想起了她。举着杯沧州油锅炉子摇摇摆摆地走到她眼前,拉起她早已冰冷的手走到浮生面前,指着浮生的鼻子说,浮生,这是我的……法宝若梦,我……我看你们性情挺配的,我……我就把她交给你了啊……说完丝竹又踉蹒跚跄地走回去和那些所谓的朋友们一起喝酒了,也许是地板太滑,也许是鞋跟太高,兴许是……丝竹打了一个趔趄。
【 叁。】
她想到这儿的时候,睁着朦胧的泪眼瞄了一下标题下面的一行字,浮生,英年20岁,18岁是开端创业。在短时光内,成为问鼎中国富豪排行榜最年青的人士。她笑了,嘴角由嘴唇连在一起像一根超过弹性限度的橡皮筋。
嗨~~若梦你好啊。我叫浮生,丝竹的朋友也就算是我的友人了。呵呵~~说完,突然把她一把拉了从前。长了18年,除了爸爸,还没被谁牵手过,脸不觉红到了耳根。浮生的手很凉,比她的手更凉。好一张轮廓清楚俊美无必的脸。睫毛很长,眼睛很大,嘴唇很有特点的饱满。有点像周润发。
她尽力地用她单纯的眸对上他深奥的眼,发明里面溢满了无尽的哀伤,像经年不散的雾霭。她的心里泛起了阵阵疼爱。在昏黄的灯光下,她看到了他颀长的苍白犹如竹枝的手指,心里又是一阵悸动。这样的一双手,游走周身时,该是怎样的一种战栗。自己怎么会有这样的主意?轻佻吗?来不迭想。
知道吗?若梦,我真的很爱丝竹。很爱很爱,那种爱已穿过我的身共挤流延膜生产机线模温机材渗到灵魂里,为了她,上刀山下火海,万死不辞。说罢,别过火持续喝酒。从浮生嘴畔呼出的气息充斥了酒精滋味,她不习惯的味道。莫名地,心坎深处泛起一阵酸涩之感。一时,手足无措。而浮生,呷了一口酒,又兀自说了起来,并且做了一个在她看来惊天地泣鬼神的动作。
他搂过了她的肩,她不知道该已怎么的姿势来应答这突兀的暗昧,一种电流涌遍了全身。她就僵在那里听着他的陈述,那些过往在他的讲述中变得脉络明显。他说他和丝竹在一起已经一年,而一个月之前丝竹已经成了其余男生的女朋友,只有他一个人到当初才晓得。她躺在他的怀里,感触他的心跳,感到那是世上最美的旋律。他讲到难过之处时,眉头紧紧锁起,她不禁得想要伸出小手替她抚平那些褶皱。这些动作,是单纯的她以前从未想过的。只是出日照电加热器于内心的感想罢了。
1 2 下一页
早上8點鐘,不大的公園裡。
冬日的陽光懶懶地灑在身上,散發出絲絲溫暖的氣息。一群小孩子在興高采烈地“跳房子”,老人們在興致勃勃地下象棋。圍觀的人,有時跺腳有時拍掌,表情各異。局裡的人表情很平靜,偶爾蹙眉,從容地跳過一格一格的格子,淡定地放置一枚一枚的棋子。其實愛情就像一場對弈,局裡局外,輸贏或否,隻是一個人的自我深刻。
結婚一年多,今天第一次出來散步。望望不遠處的傢,這一切得益Industrial Water Mold Temperature Control Machine於她昨日用自己私房錢找的叫的蘭兒的保姆。原因無他,隻因蘭兒和一個故人相似的臉龐。左手拿著一杯五毛錢的白花花的豆漿,吸管被細心的老板插上瞭,還沒來得及喝。右手在兜裡掏瞭五毛錢買瞭一份***報,一種久違的熟悉感。她本不是一個愛看報刊雜志的人,隻因某年某月在她心裡不經意播下愛的種子,隨後又猝不及防地掐斷那情絲的男人。是的,那是她從出身20年來唯一愛過的那個男人——浮生。
她突然想起自己傢裡尚在襁褓之中的雙胞胎兒子,他們該是醒瞭吧?想到這兒,她略顯慌張的邊喝豆漿邊瀏覽報紙。翻頁的時候,不得不借助另一隻手的嘎子窩,有點艱難。她喜歡看標題,曾經浮生說她是標題黨。想到這兒,她的嘴角向上揚起瞭一道好看的弧度。
使勁地吸瞭一口豆漿,路過喉嚨的時候,光滑頎長的脖子鼓起瞭一個大包。一條為瞭醒目而加上鋸齒的標題赫然引入她的眼簾。“**市最年輕富豪浮生突遇車禍身亡!”一看圖片,睫毛很長,眼睛很大,嘴唇很有特色的飽滿,貌若周潤發的男子!裝豆漿的杯子從手中滑落,還沒來得及喝完的豆漿從吸管裡噴薄而出,灑在地上,開出一朵蒼白孤單的花。怎麼會?怎麼會?努力掩飾這突如其來的悲water cooled chiller/Industrial chiller傷,心還是不可幸免地被撕裂開來,流出汩汩鮮血。一輛貨車從身旁呼嘯而過,碾過路面,一片落葉隨風揚起……
【 貳。】
本是惦著傢裡雙胞胎寶貝,急著回傢的,因為她對這新來的保姆總有種莫名的不安。可是,可是……此時此刻,腦海裡卻滿是那個叫作浮生的男人的影子。應該是一直都駐在她心裡的某個格子裡吧!隻是因為某些原因,她不得不將對他的記憶塵封起來。隻是那記憶又怎能被她薄薄的封塵遮蔽?為他流過的淚早已把當初那顆愛的種子澆成瞭參天的記憶,稍一用力,便可露出觸角。更何況,是這樣致命的一擊?
2008年暑假,在絲竹外婆傢。絲竹是她從小到大的玩伴,深情厚谊。那天絲竹生日,邀請瞭幾乎所有的好朋友。包括浮生,包括清風,包括她。如果說她是一朵清新的百合,那麼絲竹便是一朵妖冶的罌粟花。 這是所有認識她們的人對他們的評價。她喜歡純白色和淡藍色,而絲竹唯獨鐘愛黑色和血紅色。她素面朝天,絲竹則每日化著濃濃的相當精细的煙熏妝。她的指甲終年空無一物,絲竹的指甲黑色和血紅色每天交替著上演。這天,她著一襲白裙,領及項脖,而一件黑色露背晚裝則緊緊地貼在絲竹身上,那麼合身,就像一層皮膚。
所有的人在狂歡,包括絲竹的外婆,不曾見她偶爾提起的唯一的妹妹。絲竹外婆在樓下的壩子裡嚎叫,絲竹,你這個挨千刀的東西,怎麼不滾你媽那裡去!她有點畏惧,蜷縮在客廳的沙發裡,周身冒著冷氣。她不勝酒力,而絲竹和她的朋友在觥籌交錯間,忘乎所以,唯獨浮生,唯獨清風,唯獨她。浮生也在喝酒,一杯接著一杯,隻不過是自斟自飲罷瞭。她本不知道浮生的。
絲竹在醉意朦朧時終於想起瞭她。舉著杯子搖搖晃晃地走到她面前,拉起她早已冰涼的手走到浮生面前,指著浮生的鼻子說,浮生,這是我的……寶貝若夢,我……我看你們性格挺配的,我……我就把她交給你瞭啊……說完絲竹又踉踉蹌蹌地走回去和那些所謂的朋友們一起喝酒瞭,也許是地板太滑,也許是鞋跟太高,也許是……絲竹打瞭一個趔趄。
【 叁。】
她想到這兒的時候,睜著朦朧的淚眼瞄瞭一下標題下面的一行字,浮生,英年20歲,18歲是開始創業。在短時間內,成為問鼎中國water cooled industrial water chiller CE approved富豪排行榜最年輕的人士。她笑瞭,嘴角由嘴唇連在一起像一根超過彈性限度的橡皮筋。
嗨~~若夢你好啊。我叫浮生,絲竹的朋友也就算是我的朋友瞭。呵呵~~說完,突然把她一把拉瞭過去。長瞭18年,除瞭爸爸,還沒被誰牽手過,臉不覺紅到瞭耳根。浮生的手很涼,比她的手更涼。好一張輪廓分明俊美無必的臉。睫毛很長,眼睛很大,嘴唇很有特色的飽滿。有點像周潤發。
她努力地用她單純的眸對上他深邃的眼,發現裡面溢滿瞭無盡的哀傷,像經年不散的霧靄。她的心裡泛起瞭陣陣心疼。秦皇岛油加热器在昏黃的燈光下,她看到瞭他頎長的蒼白犹如竹枝的手指,心裡又是一陣悸動。這樣的一雙手,遊走周身時,該是怎樣的一種戰栗。自己怎麼會有這樣的设法?輕浮嗎?來不及想。
知道嗎?若夢,我真的很愛絲竹。很愛很愛,那種愛已穿過我的身體滲到靈魂裡,為瞭她,上刀山下火海,在所不辭。說罷,別過頭繼續喝酒。從浮生嘴畔呼出的氣息充滿瞭酒精味道,她不習慣的味道。莫名地,內心深處泛起一陣酸澀之感。一時,不知所措。而浮生,呷瞭一口酒,又兀自說瞭起來,並且做瞭一個在她看來驚天地泣鬼神的動作。
他摟過瞭她的肩,她不知道該已怎樣的姿態來應對這突兀的曖昧,一種電流湧遍瞭全身。她就僵在那裡聽著他的述說,那些過往在他的講述中變得脈絡分明。他說他和絲竹在一起已經一年,而一個月之前絲竹已經成瞭其他男生的女朋友,隻有他一個人到現在才知道。她躺在他的懷裡,感触他的心跳,感覺那是世上最美的旋律。他講到難過之處時,眉頭緊緊鎖起,她不由得想要伸出小手替她撫平那些褶皺。這些動作,是單純的她以前從未想過的。隻是出於內心的感受而已。
1 2 下一頁






















http://www.eszsw.com/bbs/forum.php?mod=viewthread&tid=1892169
http://xhwtv.com/forum.php?mod=viewthread&tid=3075437
http://bbs.mdtmw.com/forum.php?mod=viewthread&tid=2465303
http://bbs.uoosong.com/home.php?mod=space&uid=40695&do=blog&quickforward=1&id=150683
http://blog.zzwoo.com/forum.php?mod=viewthread&tid=6212149
http://118.186.212.21/forum.php?mod=viewthread&tid=2651345
http://admin.ixworks.info/forum.php?mod=viewthread&tid=6212147
http://www.xiaoyuanshichang.com/bbs/forum.php?mod=viewthread&tid=330413
http://www.zylpjd.com/bbs/showtopic-5002562.aspx
http://bbs.tezhongzhuangbei.com/home.php?mod=space&uid=747512
http://www.jbyyw.com/home.php?mod=space&uid=395734&do=blog&quickforward=1&id=534965
http://topwen.com/forum.php?mod=viewthread&tid=1217184
http://www.huamanlou.com/home.php?mod=spacecp&ac=blog&blogid=
http://bp.ctxlsj.com/thread-9996941-1-1.html
http://115.29.6.116/bbs/forum.php?mod=viewthread&tid=1184707
http://www.122job.com/thread-4596354-1-1.html
http://bbs.yitong168.com/forum.php?mod=viewthread&tid=1458051
http://bbs.gzhou.net/forum.php?mod=viewthread&tid=101767
http://www.xshouhui.com/home.php?mod=spacecp&ac=blog&blogid=
http://qlx.ctxlsj.com/thread-7262785-1-1.html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Comsenz Inc.  

GMT+8, 2022-5-18 14:48 , Processed in 0.053852 second(s), 25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