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scuz! Board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824|回复: 0

黄花般若花

[复制链接]

699

主题

699

帖子

3515

积分

论坛元老

Rank: 8Rank: 8

积分
3515
发表于 2016-9-10 08:38:3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黄花般若花
  那一季风吹过的时候,天空很蓝,没有一丝云彩,蓝的有点忧郁。那只手触摸的时候,很暖,暖的有点不真实。黄花开遍的那个山坡,依旧暖风拂过,只是少了黄花郁郁。
许苪说,苏落落,你给我等着,我一定会回来找你。他说这句话的时候,春风正暖,清秀的脸就像阳光下的黄花。温柔,张扬。浑身带着青春的气息。
苏落落说,许苪,你给我记住了,我在这等你,你一定要给我回来。苏落落说这句话的时候,脸上泛起点点笑意,弯着腰,叉在腰间的双手深深扣紧。

一、黄花郁郁
春日的风透过厚重的云朵,氤氲了满身的雾气。太阳很大,很大的太阳照耀着那些黄花的时候,一片迷蒙的黄色深潜心底。
苏奶奶坐在太阳下,太阳照耀下来的时候,那张有了皱纹的脸上泛出点点光泽,就像秋天落下的苹果在太阳和风霜的双重打压下,褶皱而又干涸的表皮。偶尔有点汗渍,在褶皱的脸上闪出点点星光。
苏落落偎依在苏奶奶身边。头发黑亮黑亮的,就像是小孩子的眼睛,透着灵气与光泽。
苏奶奶摸着苏落落的头发,看着越来越大的太阳,嘴角泛起一个看似无奈又愉悦的笑容。
她很少有那种无奈的笑容,从苏落落二十岁开始,那张脸上就有了一种神秘的有些诡异的笑容。苏奶奶本是个神秘的人,就像她的一生。没人知道她从哪里来,更没人知道她的过往。她来的时候,带着一个三岁的小女孩,虔诚地跪在村口的庙里,闭着眼睛不知道说些什么。那一天,寂静的村子里突然刮起了大风,从有了这个村子以来最大的风。大风吹过山坡,本来光秃秃的土地上长出了朵朵黄花,在狂风中用力的摇摆,像是向人类诉说些什么。苏奶奶那瘦小的身子依旧跪在那里,紧闭着双眼,虔诚的期待着,直到那个三岁的女娃娃醒来。
从那以后,她们两个便在这个村子里住了下来。那个山坡上的黄花一年比一年开得好,却从来没人敢亵渎。村里人说,这神灵赐给这个村子的福气,不能破坏。
许苪进来的时候,苏奶奶的眼睛突然一亮,本来浑浊不堪的眼睛里透出不似这个世间的精明,只是晶亮的眸子在一瞬间恢复浑浊,快的仿佛从未出现过。
许苪微笑着将手里的篮子递给苏奶奶,苏奶奶脸上的笑意更大了,她认认真真的看着许苪,仿佛要看透他的命格。
许苪挠挠头,不习惯苏奶奶这样的注视。他喜欢苏落落,却害怕苏奶奶,那双浑浊不堪的眼睛里总有些摄人心魄的东西。他讪讪的笑着,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苏落落双手捂住嘴,笑嘻嘻看着许苪,娇嗔的瞪了苏奶奶一眼,便拉着他的手跑出去。
许苪是苏落落家的邻居,用父母的话来说,他和落落青梅竹马,长大后能当夫妻的。许苪每次都羞红了脸,但是却认真的说: 如果落落能嫁给我,我会一辈子对她好。 苏落落从小听这句话,有一次终于忍不住笑道: 口头说对我好没用的,心里对我好才行。 从那之后,许苪再也没说过那句话。
春天日暖,很暖的风从山坡上吹过。朵朵黄花开的很鲜艳,风吹拂过的时候,清新的气息从远方传来,夹带着木叶清香,还有着暖暖的黄花香气。谁也不知道那郁郁黄花叫什么名字,苏奶奶曾经虔诚地跪在黄花面前,说了好多谁也听不懂的语言。
苏落落站在山坡上,望着开的正艳的黄花,闭上眼睛,张开双臂,抬起头来对着太阳。微风拂过的时候,吹起她的发梢,舞动的发丝仿佛有了魅力一般,扬起一个好看的弧度。
许苪看着沐浴阳光的苏落落,渐渐有些痴了。 她就是黄花的化身。 许苪心里莫名其妙的冒出这么一句话。
苏落落睁开眼睛的时候,刚好看到发呆的许苪。苏落落双手叉腰道: 喂,你找我什么事?
许苪回过神来,望着一脸笑意的苏落落,大声喊道: 我找你没事,只是妈妈让我送东西过来。
苏落落生气的将手中的黄花扔到地下,撅着嘴道: 许苪,以后不准找我了,再也不准了
许苪扔下手中的小草,跑到苏落落的身边抱着她,笑意慢慢扩大。他的头抵着苏落落的头发,温柔的说道: 傻瓜,我想你了。
苏落落依旧撅着嘴,看着阳光的许苪,脸上全是促狭的笑容。许苪莫名其妙的看着苏落落。
苏落落抬起头,望着许苪道: 说好了哈,如果有一天我不见了,你要在这等着我,不准离开。
许苪脸上的阳光很温柔,就像他的笑,温柔的让人窒息。
许苪突然放开落落,跑到山坡的最顶端,大声喊道: 苏落落,你给我等着,不管你在什么地方,我一定会找到你。 他说这句话的时候,春风正暖,清秀的脸就像阳光下的黄花。温柔,张扬。浑身带着青春的气息。
苏落落也学着他,大声喊道: 许苪,你给我记住了,我在这等你,不管你在什么地方,你一定要给我回来。 苏落落说这句话的时候,脸上泛起点点笑意,弯着腰,叉在腰间的双手深深扣紧。

二、暖风花落
黄花开的很美。苏落落和许苪道别之后,偷偷摘了几朵黄花,她想告诉许苪,即使黄花都不在了,她也在。
许苪也偷偷摘了几朵黄花,他想告诉苏落落,即使黄花不在了,时光不在了,他的心依然在。
苏奶奶爱恋的摸着苏落落的头,那哀伤的语气与平常大有不同。她那双浑浊的眼睛里,竟然有些泪花。
苏落落的心里突然一阵寒冷,一种不祥的预感从心底升起。苏奶奶笑着看着苏落落,她早已不是当年那个女娃,现在的苏落落已经出落成大姑娘了。
苏落落把头埋在苏奶奶怀里,尽力把那种不祥的预感挥掉。苏奶奶摸着苏落落的头发,一声一声的叹气。
苏奶奶曾经说过,即使这个世界不再了,她还在。
苏落落突然想哭,奶奶从来不这样的,除非有事情发生。她抬起头,看到苏奶奶眼中的哀伤,那种生离死别的哀伤在奶奶的眼睛里竟然那么分明。
苏落落惊讶一声道: 奶奶,到底怎么了?
苏奶奶再次把苏落落搂进怀里,浑浊的眼睛里面全是眼泪。那是一种将绝于现世的悲哀。
她叹了一口气,摸着苏落落的头道: 你去把许苪叫来好吗?
苏落落点点头,整理一下衣服便走出门去。
苏奶奶叹了口气,将隐藏了十几年的东西从箱底翻出,然后静静地坐着,似乎等待着命运的降临。
苏落落带着许苪进来的时候,苏奶奶面带笑容的坐在炕上。看到许苪,她微笑的招手示意许苪过去。
许苪也看出苏奶奶的不一样,那眼神中的哀伤似乎要把人穿透。他看了苏落落一眼,苏落落示意他过去。
苏奶奶叹了一口气道: 苪儿,你跪下。 许苪不知道苏奶奶的用意,却还是顺从的跪下。
她把手中的东西交给许苪,并让他发誓,今生今世都对落落好。
苏落落哭着扑向苏奶奶,她已经明白,奶奶是在安排后事。苏奶奶摸着苏落落的头道: 傻丫头,有苪儿在你身边,我就放心了,我大限将至,要去了,丫头,不用伤心的,我能活到现在已经很满足了。
苏落落泣不成声,她知道,奶奶已经看到了自己的大限,她本就不是个平凡的老人。所以,她尽心尽力安排好后事,安排好苏落落的去处。 奶奶 苏落落说不出话来,因为苏奶奶已经安详的闭上了眼睛。苏落落永远也忘记不了那种撕心裂肺的疼,不明白奶奶为什么会无缘无故的去世。生命就如此无常吗?她大声的哭着,嗓子哑了也不觉得。许苪把苏落落紧紧搂在怀里,那种撕心裂肺的哭声让他这个男子都有种想哭的冲动。
许苪抱着苏落落,一步一步地走回家中。她已经昏迷了,是谁都承受不了这样的打击。白天还好好的人,晚上突然不在了,生命真的就是如此的脆弱与无常吗?
苏落落醒来,已经是第三天了。这三天里,她始终做一个梦,梦到她在漆黑的地方奔跑,奶奶的身影就在前方,她却永远也追不到。苏奶奶回过头来对着苏落落说: 孩子,你记住,黄花才是你的归宿。上天已经招我回去了,你也回去吧。孩子,我会保佑你幸福的。
苏落落是从哭泣中醒来的,奶奶的遗体已经被安葬了。许苪神色复杂的看着苏落落,却不说话。
苏落落踉踉跄跄的回到家中,所有的一切都在,只是少了一位和蔼的老人在院子里微笑。她的心里一霎被填满,紧紧地不能呼吸。她抱着许苪说: 我们走吧,等我心情平静了再回来好吗?
许苪点点头,他早就知道,落落已经呆不下去了。奶奶的突然去世,对她来说,已经到了崩溃的边缘。
告别这个小村庄,苏落落突然又想哭。在此之前,她不止一次想离开这个落后的地方,可等到真正离开了却是如此舍不得。大概就是一种眷恋吧。苏落落双眼向着山坡望去,那里的黄花依旧艳丽,就像春天的风,美丽的角落里堆积了岁月的尘埃,却丝毫不影响现世的美丽。
苏落落看到村口那间破旧的不能再破旧的寺庙,眼泪再也忍不住,那里有奶奶的气息,对,那就是奶奶的气息。她想跑过去,却被许苪紧紧抱住。
他们来到大道上,坐上去省城的车。对苏落落来说,离开或者是最好的选择。
来到省城,已经是晚上了。苏落落站在大街上,望着车水马龙的城市,陌生的感觉从心而至。天边突然盛开了各色烟花,美丽的展现在天边。一点一点的落下,一点一点的消失,绽放在天空的,不过是一瞬间的美丽。就像这个人生,如此短暂,却依旧精彩。

三、烟花寂寒
城市的生活不像山村,快速的节奏对她来说,都是一种催化剂,一种忘掉前尘往事的催化剂。苏落落苦笑一声,想起她和许苪刚刚到来的时候,举目无亲,只能依靠做苦工度日。他们本不属于这里的世界,只是为了忘记,为了重新开始,他们才在这个城市里打拼。
窗外的黄花又落了,不知不觉里秋天低压加热器已经到来了。犹记得当时花开,暖风吹过的时候,那张温暖熟悉的笑脸,沐浴在阳光下,绽放的是一个春天的温度。只是,时光总喜欢把往事挤在街角,就像记忆中那张熟悉了千百回的脸,只能在梦中依稀望见往日的影子。
苏落落静静地坐在窗子前面发呆。已经不记得什么时候,她爱上了发呆,爱上了安安静静地躲在自己的角落里想着自己的事。一双手落在苏落落头上,她的眼神突然明亮了一下,随即却暗淡下去。
苏落落看许苪道: 你又出去吗?
许苪点点头,收回摸着苏落落的手道: 今天有事,你在家好好待着,等我回来,听话。
苏落落勉强一笑,转过头去,继续望着窗外的黄花发呆。许苪叹了一口气,慢慢的走出房间。
苏落落看着许苪的背影,感觉那么陌生。有的时候,她真的不懂许苪。他本是个平凡的人不是么,可为什么他能给苏落落衣食无忧的生活?已经不记得什么时候了,苏落落在工作的时候不小心烫到了手,却换来了主管的一顿臭骂,还有同事们的嘲笑。她只能低着头听着,手上的烫伤现在还有疤痕。她不敢告诉许苪,在这个城市,双机一体模温机他们就像两根孤立的小草,永远也不会有人怜悯,更不会有人为你讨回公道片材油压机油加热器
苏落落从那家工厂里辞职,因为那家工厂不知道死了什么人,惹了官司,到现在还纠缠不清。苏落落想再去找工作,许苪却再也不让她出门。大概,他知道了那件事了吧。
晚上很快就来临了,屋子里全黑的时候,苏落落才意识到天已经黑了。她苦笑一声,看着凉透的屋子,许苪还没有回来。他,大概早就忘记他们的以前了吧。
苏落落穿上风衣,到了楼顶的最高层。
已经是秋天了,寒风吹过的时候,苏落落一点也不觉得冷。华灯初上,这个城市的繁华就像人世的浮华,一切的一切都隐藏在最里面,永远也看不出那背后的波涛汹涌。
又有烟花盛开,苏落落看着飞舞的烟花,有一瞬间的落寞。烟花过后,死去的是一生的凉薄,不是吗?她突然觉得自己就是烟花,纵然能优雅的飞舞在半空,却总也抹不掉那种忧伤和凉薄,南通冷冻机
你也喜欢烟花吗? 身后一个人问道。
苏落落下意识的回过头,看到天台上站着一个男子,也是穿着风衣。寒风吹过的时候,他的头发随着风飞起,细碎的头发在空中不断的飞舞就像人世间存在的小小痴迷。
苏落落笑着点点头道: 烟花落寞的时候,最凉薄。
男子微微一笑,嘴角露出一个无奈的笑意,眉宇间的忧愁,就像秋风刮过的刻痕,总也挡不住秋风的落寞。
苏落落看着男子,突然间有一瞬间的熟悉感。就像刚刚来的那天,看的烟花一样,美丽却落寞。
男子点了一根烟,向着天空中吐了一个烟圈道: 我姓陈,陈寂寒。
苏落落微微一笑,却为这个男子的忧郁而心痛。
陈寂寒说: 你相信吗?烟花是有生命的,就像你,美丽的青春里有着忧伤的故事。
苏落落无奈的一笑,是啊,她本是个开朗之人,只是为何,短短的几个月就成熟到如此?
陈寂寒说控温机: 人生就像一场烟花落尽,即使你再不甘心,也最终只是灰飞烟灭的结局。不是吗? 陈寂寒说完,斜过身子看着苏落落,那眼神中的忧郁似乎将苏落落淹没。
苏落落说: 我并不喜欢烟花,就像我不喜欢所有的东西一样。只是觉得烟花的刹那繁华就像若烟人生,也只能如此。
陈寂寒一笑,却不再说话。
烟花盛开的时间,他们本是陌路之人。烟花在空中飞舞的时候,不经心之间相遇的火花,总在一定的温度和时间里,撞出最绚丽的回眸一笑。
风似乎又大了,一个人从楼下走过。苏落落心口一窒,那是许苪,为何如此的陌生?她冲着陈寂寒一笑,转身下天台。
陈寂寒道: 这个世上,最不好玩的游戏规则是:轮到你上场了,却改变了游戏规则,生命往往如此。
苏落落停顿了一秒钟,不敢回头。
许苪喝酒了,苏落落皱着眉头帮他脱衣服。她看着衣服上的酒渍突然有种想哭的冲动。他,终究还是变了。就像她,也一样在变。
第二天醒来的时候,许苪早就走了。苏落落苦笑一声,他们两个什么时候到了这种程度了?难道感情真的这么不堪一击吗?
她苦笑一生,想起昨天晚上那个烟花男子,他的话为什么那么轻易的触动了她的心弦?大概,是他身上那种落寞到骨子里的气息相似吧。
她笑了笑,想起许苪,想起那个时候的云淡风轻,想起那个时候的黄花郁郁,所有的导热油锅炉价格都还在,只是少了一个人,一个曾经是水冷箱式工业冷水机水冷冷水机组角的人。
再次来到天台,那个男子依然在。
陈寂寒看着苏落落,落寞的脸上泛起一股笑意,他动了动手中的吉他道: 你还是来了。
苏落落笑道: 我不该来吗?
陈寂寒道: 从一开始看见你,我就知道,我们是同一类人。我们都是烟花般的生命,不过是在这个浮躁的人世间相遇,大约这就是所谓的缘分吧。
苏落落笑了笑,坐到陈寂寒身边。这个落寞的男子,肯定有一段无法释怀的往事。
陈寂寒说: 你相信一见钟情吗?
苏落落摇摇头,又点点头。
陈寂寒微笑着看着远方,眼神间的落寞就像秋日的枫叶,总也遮不住那种看透天地的悲哀。

四、彼岸花落
苏落落不知道自己怎么走下天台的,那个男子的眼中有不可抗拒的魅力。她并不爱他,只见过一次农用薄膜生产温度控制系统面的人,怎么能说爱上就爱上呢?她爱的人是许苪,自始至终都是,只是为何,看陈寂寒的时候,有一种痛彻心脾的疼痛?
苏落落摇摇头,索性把自己蒙在被子里。
许苪还是没回来,他,大约很忙吧。苏落落想起昨天的酒渍,想起酒渍中带着的脂粉气,想起那衣服上的口红印。他,终究还是变了。
苏落落却没有想哭的冲动。她已经不哭了,自从奶奶走后,她就学会了自立,学会了坚强。
窗外的黄花全都落尽了,一场大雪毫无征兆的来临。苏落落看着埋藏在雪中的黄花,突然又有了一种想哭的冲动。黄花去了,有再来的时候,人呢?心呢?大抵,世事都是如此无常。
夜晚总在悄无声息间来临,就像时光总是在不经意间带走很多不属于这个世间的东西。
苏落落又来到天台上,陈寂寒还在,每天都在天台看烟花,似乎成了他们两个人之间的默契。陈寂寒笑着对苏落落说: 来,看一下我的新曲,烟花前世。
苏落落看着手中的那张写满了烟花的纸,心疼的感觉从头到脚,透进身体的每一个毛孔。陈寂寒的心中到底隐藏水冷冷水机着怎么样的伤痛,为何能轻易触动一个陌生人的心弦?
陈寂寒笑着说: 天又冷了,一年过得真快。总是不喜欢这种时候,仿佛身体的每个细胞都冬眠了。
苏落落没有说话,她静静地望着陈寂寒,望着两个人同样的落寞的眼神。
陈寂寒说: 我们都是有故事的人。
苏落落点点头道: 故事对别人来说,并不新鲜,对自己来说,却是痛彻心脾的伤痛。
陈寂寒点燃一根烟,轻轻地冲着天空吐出,美丽的弧度。他就这样沉默着,就像他原本就喜欢沉默一样。
苏落落说: 我突然发现,我们真的很相似。
陈寂寒笑道: 是吗?如果我们早一点相遇,或许会不错的一对,不过我们现在都是有了牵挂的人,人生就是这样错过的。
苏落落笑了: 人,都是自己生命中的主角,不是吗?
陈寂寒沉默着,就像苏落落,一样沉默无语。有的时候,他们之间不需要话语。倒不是因为心灵默契,而是因为两个人太相似。如果两个人的心相似到一定程度,那么他们一定会运水式模温机有共同的想法。苏落落这么想着。
已经好长时间没见到许苪了,苏落落苦笑一声。许苪,似乎已经成了梦中人了。大抵,她和许苪之间,真的没有可能了吧。苏落落端起一杯水,静静地看着里面的菊花,盛开的花朵就像太阳下许苪的脸。
毫无疑问,她是爱许苪的。那种爱,就像深入骨髓,随着血液环流到神经百脉,让她不能自拔。对于陈寂寒,苏落落自嘲了一下,他们只是太相似了,相似的如同两朵烟花。
门突然之间开了,苏落落下意识的朝门口望去,一身风尘的许苪从外面走进来。苏落落放下水杯,静静地看着进门来的许苪。许苪眼神有些恍惚的看着苏落落,就像那年春天时候,那个站在阳光下的美丽少女,只是从何时起,少女的脸上没有了明媚只剩下哀愁了?
许苪的心蓦地一疼,轮胎部件生产线控温有机热载体炉本来打算进卧室的他回过身来抱住苏落落,就像那些时候的拥抱一样。苏落落愣在那里,她不明白许苪的用意。
许苪紧紧地抱着她,想要把她融进身体里。他凑到她耳边轻轻的说: 落落,今晚我抱着你睡好吗?
苏落落笑了,眼泪却流了出来,这么长时间了,许苪始终不愿意碰她。
苏落落点点头,许苪像是吃到了糖的孩子,脸上全是笑容。苏落落的心在一刹那间回到了当初,直到嘴唇被人堵住。
那一晚,苏落落就躺在许苪怀里,什么也不做,只是静静地靠着他,让他的温暖慢慢洇进自己的身上。
许苪紧紧抱住苏落落,像是要把苏落落融进身体里。他用手摸着苏落落的脸道: 落落,等我,我一定会娶你,等我
苏落落在黑暗中点点头,却没有发现许苪的异样。她在许苪的怀里慢慢睡去,丝毫没有感受到许苪满脸的泪水落在她的脸上。许苪在黑暗中望着苏落落的睡颜,无奈的摇了摇头。他轻轻地说道: 落落,你一定要等我,一定 许苪已经泣不成声。
第二天醒来的时候,许苪已经不见了。苏落落摸摸身边,还有温热的气息,昨天不是梦呢。
她自嘲的笑了笑。草草梳洗了一下,又草草吃了些早餐。等到她再次来到天台的时候,陈寂寒已经不在了。
都不在了,也好。 苏落落叹了一口气,往回走去。
她静静地坐在窗前,时光好像追溯到很久很久以前。温暖的阳光照进来的时候,温暖的气息从头到脚氤氲了一身。满身的雾气迷蒙了一地的烟花碎片,恍惚里有昨日的影子。苏落落愕然的看着手中的日历,原来不知不觉里又是春天了。
时间总是过得太快,不经意之间就从指尖悄悄溜走。带走的是往昔的故事,带来的却是如今的回忆。
窗外的黄花又开了,有点郁郁葱葱的味道。像极了一年之前那个山坡上的黄花,不知道何时才能再次回到那个小山村,那个小山村里,有她今生的牵挂。

五、乍暖还寒
警察来的时候,苏落落正在发呆。
陈寂寒站在苏落落身边,就像每日看烟花一样。
来的那名警察叫苏西,是陈寂寒的朋友。苏落落静静地看着电镀专用冷水机那名叫苏西的警察,心里的不祥之感越来越强烈。
苏西看了看陈寂寒,又看了看苏落落,半响才道: 你认识许苪?
苏落落心里一咯噔道: 认识,我未婚夫。
苏西叹了一口气,将手中的东西交给苏落落,冲着陈寂寒点了点头,便走出去。
苏落落双手颤抖着打开苏西带来的东西水温机。那是一张美丽的,镶嵌着淡淡枫叶的信纸,还有一个淡黄色的精致的小盒子。
陈寂寒看了一眼苏落落,转身走出去。他看着苏西道: 你这么铁石心肠的人,也会被感动吗?
苏西道: 这个世界上,并不缺少感动。我想,她是幸福的。 说着,他指了指苏落落,又看看陈寂寒,终究还是保持了沉默。
苏落落双手颤抖着打开信纸,许苪那熟悉的字体映入眼帘的时候,她的不祥的预感越来越强烈。
落落,原谅我,我不能陪你走到最后。你恨我也好,怪我也好,只愿意你能开心幸福。刚刚来到这个城市的时发泡成型机导热油加热设备候,你是那么自卑,那么无助。我亲眼看到你被烫了手,却还挨了主管的臭骂,以及员工们的嘲笑。我看到你在角落里偷偷的擦眼泪,那一刻我是多么心疼。我知道你是高傲的,为了生活却不得不忍受这些。所以,我发誓为你讨回公道。落落,你的心事我都明白,我开始努力赚钱,努力的让你过得好一点。可是,我们的日子还是那么拮据。后来,我认识了一个人,他带着我走向黑道。黑道并不是你想的那样,我们并不做杀人的勾当,我只是为了让你过的好一点。我曾经设计陷害了你所在的那家工厂,至今他们还官司缠身,不过快要结束了吧。落落,你知道么?我喜欢抱着你的感觉,就像拥有了全世界。昨天,我很幸福。你,也一定要幸福。
苏落落打开那个小盒子,里面慢慢的全是许苪的日志。下面还有一张存折,是苏落落的名字。 许苪,你到底发生什么事了?告诉我好不好? 苏落落大声喊着。
陈寂寒从外面跑进来,把跪在地上的苏落落抱起。
苏落落拉着苏西问道: 你告诉我好不好,他写这封信什么意思?他到底在哪?
苏西不自在的别过头去说道: 许苪进了黑道,开始贩毒,昨天晚上被警察局抓获。另外,几个月前那场杀人事件也有了眉目,许苪是重要嫌疑犯,所以
苏落落抓着苏西道: 所以什么?他会坐牢?还是会判死刑? 苏西挣脱开苏落落道: 具体我也不知道,但是昨晚我们抓获了他们一伙之后,许苪再三恳求给他一个晚上的时间,他的讲述连铁面无私的林警官都动容了,批准他最后一个晚上,你没发现他的异样吗?
苏落落呆呆的看着苏西,想起昨天晚上许苪的急切,以及最后许苪脸上的泪水。
原来如此,原来如此 许苪,你好 苏落落突然吐出一口鲜血,晕过去。
苏落落醒来的时候,陈寂寒在他身边。他还是一样的落寞,一样的忧郁。她疯狂的跑出去,向着监狱方向,只是那扇门却紧紧关闭,她动用了所有的关系,却只换来一句话: 他是重嫌疑犯,不能随便见。
苏落落回到家之后,依旧坐在窗前,静静的发呆。
陈寂寒每天都过来看一眼,不说话,只是偶尔叹高温模温机价格一下气,有些许的无奈与感慨。
苏落落看着许苪的照片,回忆起他们生活的点点滴滴,她终于明白许苪彻夜不归的原因了。许苪,你为什么这么傻?
夜晚烟花依旧,却比往日都凉薄。苏落落在大街上走着,丝毫不躲避过往的车辆。没了许苪,也就没了活下去的意义。
一辆卡车飞奔过来的时候,苏落落正站在中央。她在寻死,那辆卡车转了好几个圈,险险的避开苏落落,却还是把她甩到一旁,头部碰到护栏上,当场晕了过去。
陈寂寒看到这一幕的时候,当场惊呆了。他叫救护车,挂号,输血,一阵忙活之后,才发现自己的心全在这个女子身上了。 苏落落,你让我如何是好? 陈寂寒苦笑道。
苏落落一直在做梦,梦中的景象很熟悉,她却记不起来她在哪,印象中一个人轻轻的呼唤她,只是她什么都想不起来。
医生说她撞坏了脑子,能醒来的话也会失去一部分记忆。
陈寂寒点点头,或者,这样对她更好。
记忆,有的时候不需要这么多的。
陈寂寒悄悄的在苏落落床头放下一朵黄花,深深地叹了一口气,转身向警局走去。有些事情,该了结了,不是吗?陈寂寒忧郁的脸上满是笑意。人生,不就是一场烟花吗?

七、黄花般若
一个月后注塑机油式模温机,苏落落从昏迷中清醒。她看着眼前熟悉的男子,明朗的笑道: 你干嘛这么一副表情?别激动,我不是在这吗?对了,我怎么在这?
许苪笑道: 你从风冷式冷水机山坡上摔下来,摔坏了脑子了。
苏落落笑道: 我怎么这么笨?从山坡上也能摔下来?不是你推我吧,你这个坏蛋。
许苪把苏落落的手紧紧握住,闷笑道: 傻瓜,你就是笨你不知道么?
苏落落撅着嘴道: 这什么时候了,黄花谢了没有?奶奶走了之后,我还没好好看看黄花呢,我喜欢那些花。
许苪道: 奶奶走了好多天了。你还想念吗?
苏落落抬着脑袋看着许苪道: 废话么,奶奶走了有两个月了,我能不想念吗?你什么人嘛,我真的摔坏脑子了?
许苪笑道: 逗你呢,你真信,你不过是哭晕了,送你到医院来罢了,别胡思乱想了,来,吃点东西。 说完,许苪端起一碗鸡汤。
苏落落笑的像只小狐狸道: 你真好,喂我吧。
许苪广州私家侦探温柔的笑笑,点点头道: 好,好,喂你一辈子。
苏落落高兴的拍手笑道: 就等着这句话呢,来,许苪,亲一个。
许苪望着明媚的苏落落,突然觉得那场车祸是件好事。有的时候,人的有些记忆真的是多余的。
苏落落已经能下床了,许苪搀扶着她,慢慢的往前走,苏落落脸上的笑容阳光明媚,就像那日的黄花,开的娇艳美丽,有点郁郁葱葱的味道。
陈寂寒远远地看着这一幕,眼神的全是落寞。
苏西望着陈寂寒道: 你后悔吗?
陈寂寒道: 后悔,你觉得我会后悔吗?
苏西笑道: 果然是黑道老大风范,不过,你真的放下了吗?
陈寂寒道: 有些东西,不明白更好,时间到了,你来吧。 他说着,伸出双手。
苏西将手铐铐到陈寂寒手上,无奈的笑了笑道: 你竟然为了一个普通女子,连自己的人生都搭进去了。
陈寂寒笑道: 不是,我只不过不想再找替罪羊给我背黑锅,我已经厌倦了这样的生活。许苪本来就没有罪,那场杀人事件原本就是个意外,走吧。
苏落落望着许苪道: 你到底怎么了?为什么你突然之间话少了那么多?
许苪笑道: 我更加珍惜和你在一起的时间了而已。
苏落落笑道: 我们回去结婚吧,在黄花开遍的山坡上。
许苪笑道: 好,落落喜欢就好。
回到遥远的小山村,许苪的心情放松了很多。他和苏落落,终究还是回来了。
苏落落放下东西就往山坡跑,黄花开的正好,到处一片迷蒙的黄。苏落落冲上山坡大声喊道: 许苪,你给我记住了,不管你到什么地方,都要回来找我。
许苪也学着苏落落大声喊道: 苏落落,你给我记住了,不管你到什么地方,我都会在这等着你。
苏落落大笑。
一座孤坟遥遥伫立。苏落落跑到那座坟前,双手招呼许苪过去。苏落落皱着眉头道: 黄花般若,什么意思?陈寂寒,油加热器好熟悉的名字诶,你认识吗?
许苪摇摇头,紧紧抱住苏落落道: 我们结婚吧。
苏落落笑道: 好啊,就在这块土地上行不行?
许苪笑道: 你说是什么,就是什么。
苏落落大笑道: 哇,我也结婚了诶,许苪,你说过,一辈子对我好的。
许苪认真的点点头,望着到处跑的苏落落。轻轻地说道: 谢谢你,陈寂寒。
那一天,黄花开遍。漫天满地的黄花飞舞,就像是一场花瓣雨。飘飞的花瓣落在那座孤坟上,说不出的凄美。黄花般若花,飘飞着的,莫不是那些人的灵魂?
苏落落和许苪离开了,孤坟依旧伫立,黄花慢慢寂静下去。已是傍晚,山村里升起了炊烟,人们不知道什么时候黄花丛里多了一座孤坟,却知道不久之后这里会有一场美丽的婚礼。 赞
(散文编辑:江南风)
囚犯的妻子 第十二章 钱啊,命相连
虽然有了妹夫的撑腰,是阻止了弟媳他们不再欺负我了,但是在经济上自动化立体仓库货架并没给我带来多少实...
斗狼记1
招生招生,六年了,六个暑假,整整六个暑假,我都是在校办里等待着家长带着学生来报名...
家有儿女(第二十章)
保清一家人沉侵在儿子结婚的幸福中,媳妇翠花能干又勤快,手不离活,活不离手,不管谁...
家有儿女(第十九章)
麦玲的父亲保清的病有点严重,因为县医院医疗条件差,看不了看的病,医院要他转院,没...
家有儿女(第十四章)
大人孩子都知道麦玲厉害,一般人都不敢欺负她,大人孩子欺负她的家人,麦玲很恨他们,...
家有儿女(第十三章)
县里有个会议,要一个大队领导去开会,杨国庆非要保清去开这个会,保清一去就是四十天...
2011-05心痛父親永遠是我們心中沒有愛情也可以細數歷史上十大好色文人的天你的過去-01 愛的獨角戲20:5我傢的雞毛撣子6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Comsenz Inc.  

GMT+8, 2022-1-26 05:01 , Processed in 0.071589 second(s), 36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