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scuz! Board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630|回复: 0

哈尔滨冷水机 再沧州电加热器回想,恍然如梦_1

[复制链接]

699

主题

699

帖子

3515

积分

论坛元老

Rank: 8Rank: 8

积分
3515
发表于 2017-12-23 07:31:1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html模版再回首,恍然如梦
【导读】想到这里,叶凝如释重负,于是,她又做出了一个和17年以前一样大胆的举措,她走上台去,在《再回首》的旋律中,在大家的注目下,在沈非惊讶的表情中。
【一】

叶凝失眠了。
他回来了。自从那年一别,他们已经整整17年没再会晤了。
沈非,沈非,别来无恙?
叶凝披衣下床,找到了那个一直藏在床底的箱子。
那是一个很精巧的小木箱,有一把玲珑的暗锁。
爱人经常开玩笑的说,总有一天,我要翻开你这个小箱子,看看这里到底装了什么货色,可他却一次也没动过。
实在,箱子里基本也没有什么机密,只是叶凝从前的一些零星东西,有几张上学时写的随笔,有同学给她画的一幅画,有几今日记,还有一本她曾经入选过的散文集,而压在最底下的,是一本诗集,汪国真的诗集。
她胆大妄为的拿出那本诗集,因为年限长远,书页已经泛黄了,看看出版日期,仍是1991年,而送给她那年,似乎是1993年,距今,已经整整17年了。
打开诗集,在某页里还有他的字迹,那是当年他送给她的时候,在一些诗句下面标出的记号。到现在叶凝也不明确,他当时标出的这些记号是为了什么,是以为那些句子好?还是在表现些什么?
丝丝都是温顺/滴滴都是甜美
既然爱你/就不想侵害你的圣洁/捣乱你的安适/只有可能对得起你/我宁肯对不起自己
你是快活的/因为你很单纯/你是迷人的/因为你有一颗宽容的心
甚至,还有一首,是完完全整用玄色碳素笔重点标注的:
总有些这样的时候/恰是为了爱/才静静躲开/躲开的是身影/躲不开的却是那份/默默的情怀/不是不想爱/不是不去爱/怕只怕/爱也是一种损害
如今,时隔17年叶凝再一次读这些诗句,就好像感到,当年那个英姿飒爽的阳光少年又站在了面前。

【二】

那一年,叶凝16岁。
在学校里,叶凝一直是个很一般的女孩子,面貌倒是秀气,但穿着朴实,胆小羞怯,所以,平时不太引人留神。独一一次让她闻名的是,在高一时,叶凝在一个高中生文学杂志上发表了一篇散文,这可在全校引起了一阵不小的惊动。叶凝的学习成绩个别,上中等,但是,她的语文特别的好,领悟力特别的强,写得一手美丽的钢笔字,作文更是超群绝伦,是班里的语文课代表。,
到了分文理科的时候,叶凝天经地义的选了文科班。
就是在这一年,叶凝遇见了沈非,遭受了她人生中最刻骨铭心的初恋,不,实在的说,是暗恋,叶凝暗恋沈非。
那时候的沈非,高大,阳光,岂但学习成就很好,而且篮球也打得特殊好,可真是迷倒了四周的一片女孩子,良多女孩,都明里私下的爱好他。
叶凝也知道,自己并不是最优良的,不英俊,不会装扮,不会和男生谈话,可是,她就是喜欢他,怎么办?恋情来了,是什么也挡不住的呀。
不过,相对照其余女孩子,叶凝有一个上风,那就是,沈非正好坐在她的后桌。能够说,只要是上学,她就差未几可以时时刻刻看见他。上课的时候,他就在身后,甚至可以感到到他的呼吸,下课的时候,听他跟同桌侃大山,或者,听他在身后唱歌。沈非是纯粹的男中音,声音富有磁性,唱得真是异常的好听。他常常唱的歌叶凝还记得清清楚楚:《驿动的心》,《我的将来不是梦》,还有一首是他最喜欢唱的,也一直是叶凝最喜欢听的,那就是姜育恒的那首《再回首》: 再回首,云遮断归途,再回顾,荆棘密布 这首歌,可以说,在叶凝的心中,一直藏了这么多年。无论在何时何地,只要听到这首歌一次,叶凝的心便疼一次,可是,她又明显的喜欢和盼望听到这首歌!
现在想起,叶凝还在奇异,那时的自己可始终都是个安分守己的好孩子呀。可是,就是这个老师和家长眼中的乖孩子,竟然就用自己才干横溢的笔,写了一封情书给沈非!其实,信刚一发出去叶凝也就懊悔了:自己这是怎么了?父母知道了怎么办?他那么优秀,他会怎么看自己呀?他必定会拒绝的,到时自己还有什么脸去面对他呢?第二天,沈非的回信就来了,果然,他谢绝了本人!信的详细内容叶凝不记得了,然而,有多少句叶凝还是记得清明白楚的,兴许,她这一辈子都不会忘。信的称谓,沈非没写叶凝同学你好,也没写叶凝你好,而是用了一个字: 凝 ,信的开头是这样的: 凝,你好!请容许我这样称说你,看了你的信,我的心久久不能安静。其实,你是个非常优秀的女孩,我也喜欢你,但喜欢不即是是爱,我们现在的重要义务是学习,咱们还不资历谈爱 题名是你永远的友人: 沈非。 叶凝看了这封预料之中的信,却认为天都要塌了,心也要碎了。好在,叶凝平时就缄默惯了的,所以,谁也看不出她的变更。而沈非,却还跟没事一样,照样每天打球,每天在叶凝身后唱歌,全不知叶凝的世界,充斥了哀伤。
邻近毕业的最后一个新年,沈非送了一张音乐贺卡给叶凝(当时的音乐贺卡还很少见),封面上是一串珍珠项链围成一个心,心的旁边是一束火红的玫瑰。跟着贺卡一起送到叶凝桌上的,还有一本《汪国真诗集》,这可是很少见的一本书,(它当时的定价是3.10元,这在1993年,这3.10元可以是一个乡村家庭一周的生涯费!)叶凝心里很是喜欢,把那本诗集是读了又读,看了又看,还仔细的在每首诗的后面都写了评论,(当然,现在看看那时的评论,可真的是很成熟呢。)后来因为伤心,更因为怕妈妈看到,沈非的信和那张贺卡被叶凝给撕了,但这本诗集,却一直珍藏了起来,一直收藏在了叶凝的心底。
1994年,叶凝和沈非都高中毕业了,沈非考入了南方一个很好的大学,叶凝考了一个邻近的医科大学。从那以后,他们一直再没有接洽过,在新的学校新的环境里,叶凝也好像真的忘却了这个叫沈非的男孩子。可当有一天,妈妈去她的一个同事家回来,问叶凝,你意识一个叫沈非的男生么?叶凝心中一痛,却轻描淡写的说,噢,本来是我的一个同学。妈妈很奇怪的说,听韩伟(叶凝妈妈共事的孩子,叶凝的同学,男生)说,这个叫沈非的男生很优秀呢,还和韩伟说,当前要娶你呢。叶凝淡淡的笑了一下,瞎说。可是,她的心却如刀割正常,碎成了满地落花。

【三】

现在,他回来了,还为此组织了一次同窗聚首,特地叫人告诉了叶凝。
17岁年的分辨,又用了17年的时光来等候,再见到他,真的是恍如隔世。人群中,太仓电加热导热油炉,他还是那样的惹人注视,那挺立的身姿,阳光的笑颜,一如当年: 叶凝,你好吗? 叶凝,也还是那样,清清秀秀,斯斯文文,还是那样淡淡的笑着: 我挺好的。
是的,可以说,叶凝这些年,真的一直都是挺好的。医科大学毕业以后,分进了一个很有名的中医院,当初,她是中医界很著名的医生,不仅仅是由于她的医术好,更让一些患者慕名的是叶凝的医德,她看待病人老是无比平和,十分的耐烦,患者的锦旗挂满了叶凝的办公室。几年前,她嫁给了一个中文系年青有为的副教学,并有了一个漂亮的女儿。现如今,叶凝是事业顺心,夫妻恩爱,女儿灵巧,还能有什么不好的呢?
沈非也悄悄的看着她,看着那个当年他曾那样心仪却又那样莽撞错过的女孩,微笑盈盈安宁静静的坐在一大堆浓妆艳抹的女人中间,心,没因由的痛了。
趁着大家敬酒乱哄哄的时候,沈非来到了叶凝的身边,在她耳边低语: 一会儿散了我送你。 叶凝没做声,只是默默地看着杯里的红酒。
酒足饭饱,大家开端筹措着唱歌。沈非要来了麦克,眼望着叶凝: 我为大家唱一首吧!这首歌,我要把它特别的送给一个人,送给我心中一个最主要的人。 熟习的音乐响起,叶凝的眼,一下子就湿了。 再回首,背影已远走,再回想,泪眼朦胧,留下你的祝愿,寒夜暖和我,无论来日要面对,多少伤痛和困惑。再回首,恍然如梦,再回首,我心仍旧,只有那无尽的长路伴着我
是呀,再回首,恍然如梦。
叶凝深深的知道,过去的所有,挤出模温机,只不外就犹如一场梦。如今,多年的疑难解开了,其实,从那本诗集中,她就早该晓得,沈非,当年也是爱他的。
想到这里,叶凝如释重负,于是,她又做出了一个和17年以前一样勇敢的举动,她走上台去,在《再回首》的旋律中,在大家的凝视下,在沈非惊奇的表情中,她拥抱了他,也拥抱了她曾经17年魂牵梦绕的青春岁月。
而后,她漠然的回身分开。
叶凝终于清晰的清楚,她的沈非,她曾经千万次入梦的那个男孩,已经和她离得太远,远若花影,远若月辉,远的隔世离空,远的此岸彼岸。
身后,沈非的歌声还在夜风中传来: 曾经在幽幽暗暗反重复复中追问,才知道平平庸淡从从容容才是真
【义务编纂:可儿】 赞
(散文编辑:可儿)
囚犯的妻子 第十二章 钱啊,命相连
固然有了妹夫的撑腰,是禁止了弟媳他们不再欺负我了,但是在经济上并没给我带来多少实...
斗狼记1
招生招生,六年了,六个暑假,整整六个暑假,我都是在校办里期待着家长带着学生来报名...
家有儿女(第二十章)
保清一家人沉侵在儿子结婚的幸福中,媳妇翠花能干又勤快,手不离活,活不离手,不论谁...
家有儿女(第十九章)
麦玲的父亲保清的病有点重大,因为县医院医疗前提差,看不了看的病,病院要他转院,没...
家有儿女(第十四章)
大人孩子都知道麦玲厉害,普通人都不敢欺侮她,大人孩子欺负她的家人,麦玲很恨他们,...
家有儿女(第十三章)
县里有个会议,要一个大队引导去开会,杨国庆非要保清去开这个会,保清一去就是四十天...
【導讀】想到這裡,葉凝如釋重負,於是,她又做出瞭一個和17年以前一樣大膽的舉動,她走上臺去,在《再回首》的旋律中,在大傢的註視下,在沈非驚訝的表情中。
【一】

葉凝失眠瞭。
他回來瞭。自從那年一別,他們已經整整17年沒再見面瞭。
沈非,沈非,別來無恙?
葉凝披衣下床,找到瞭那個一直藏在床底的箱子。
那是一個很精细的小木箱,有一把小巧的暗鎖。
愛人常常開玩笑的說,總有一天,我要打開你這個小箱子,看看這裡到底裝瞭什麼東西,可他卻一次也沒動過。
其實,箱子裡根本也沒有什麼秘密,隻是葉凝過去的一些零碎東西,有幾張上學時寫的隨筆,有同學給她畫的一幅畫,有幾本日記,還有一本她曾經入選過的散文集,而壓在最底下的,是一本詩集,汪國真的詩集。
她谨小慎微的拿出那本詩集,因為年限久遠,書頁已經泛黃瞭,看看出版日期,還是1991年,而送給她那年,好像是1993年,距今,已經整整17年瞭。
翻開詩集,在某頁裡還有他的筆跡,那是當年他送給她的時候,在一些詩句下面標出的記號。到現在葉凝也不明白,他當時標出的這些記號是為瞭什麼,是認為那些句子好?還是在表示些什麼?
絲絲都是溫柔/滴滴都是甜蜜
既然愛你/就不想損害你的聖潔/擾亂你的安逸/隻要能夠對得起你/我寧肯對不起自己
你是快樂的/因為你很單純/你是迷人的/因為你有一顆寬容的心
甚至,還有一首,是完完整整用黑色碳素筆重點標註的:
總有些這樣的時候/正是為瞭愛/才悄悄躲開/躲開的是身影/躲不開的卻是那份/默默的情懷/不是不想愛/不是不去愛/怕隻怕/愛也是一種傷害
如今,時隔17年葉凝再一次讀這些詩句,就恍如覺得,當年那個意氣風發的陽光少年又站在瞭眼前。

【二】

那一年,葉凝16歲。
在學校裡,葉凝一直是個很普通的女孩子,相貌倒是清秀,但衣著樸素,膽小羞澀,所以,平時不太惹人註意。唯逐一次讓她有名的是,在高一時,葉凝在一個高中生文學雜志上發表瞭一篇散文,這可在全校引起瞭一陣不小的轟動。葉凝的學習成績一般,上中等,但是,她的語文特別的好,領悟力特別的強,寫得一手漂亮的鋼筆字,作文更是出類拔萃,是班裡的語文課代表。,
到瞭分文理科的時候,葉凝理所當然的選瞭文科班。
就是在這一年,葉凝遇見瞭沈非,遭遇瞭她人生中最刻骨銘心的初戀,不,真實的說,是暗戀,葉凝暗戀沈非。
那時候的沈非,高大,陽光,不但學習成績很好,而且籃球也打得特別好,可真是迷倒瞭周圍的一片女孩子,许多女孩,都明裡暗裡的喜歡他。
葉凝也知道,自己並不是最優秀的,不漂亮,不會装束,不會和男生說話,可是,她就是喜歡他,怎麼辦?愛情來瞭,是什麼也擋不住的呀。
不過,相對比其他女孩子,葉凝有一個優勢,那就是,沈非正好坐在她的後桌。可以說,发泡生产线冷水机,隻要是上學,她就差不多可以時時刻刻看見他。上課的時候,他就在身後,甚至可以感覺到他的呼吸,下課的時候,聽他和同桌侃大山,或者,聽他在身後唱歌。沈非是純正的男中音,聲音富有磁性,唱得真是非常的好聽。他經常唱的歌葉凝還記得清清楚楚:《驛動的心》,《我的未來不是夢》,還有一首是他最喜歡唱的,也一直是葉凝最喜歡聽的,那就是薑育恒的那首《再回首》: 再回首,雲遮斷歸途,再回首,荊棘密佈 這首歌,可以說,在葉凝的心中,一直藏瞭這麼多年。無論在何時何地,隻要聽到這首歌一次,葉凝的心便疼一次,可是,她又清楚的喜歡和渴望聽到這首歌!
現在想起,葉凝還在奇怪,那時的自己可一直都是個循規蹈矩的好孩子呀。可是,就是這個老師和傢長眼中的乖孩子,居然就用自己才華橫溢的筆,寫瞭一封情書給沈非!其實,信剛一發出去葉凝也就後悔瞭:自己這是怎麼瞭?父母知道瞭怎麼辦?他那麼優秀,他會怎麼看自己呀?他一定會拒絕的,到時自己還有什麼臉去面對他呢?第二天,沈非的回信就來瞭,果然,他拒絕瞭自己!信的具體內容葉凝不記得瞭,但是,有幾句葉凝還是記得清清楚楚的,也許,她這一輩子都不會忘。信的稱呼,沈非沒寫葉凝同學你好,也沒寫葉凝你好,而是用瞭一個字: 凝 ,信的開頭是這樣的: 凝,你好!請允許我這樣稱呼你,看瞭你的信,我的心久久不能平靜。其實,你是個非常優秀的女孩,我也喜歡你,但喜歡不等於是愛,我們現在的主要任務是學習,我們還沒有資格談愛 落款是你永遠的朋友: 沈非。 葉凝看瞭這封意料之中的信,卻覺得天都要塌瞭,心也要碎瞭。好在,葉凝平時就沉默慣瞭的,所以,誰也看不出她的變化。而沈非,卻還跟沒事一樣,照樣天天打球,天天在葉凝身後唱歌,全不知葉凝的世界,充滿瞭憂傷。
臨近畢業的最後一個元旦,沈非送瞭一張音樂賀卡給葉凝(當時的音樂賀卡還很少見),封面上是一串珍珠項鏈圍成一個心,心的中間是一束火紅的玫瑰。隨著賀卡一起送到葉凝桌上的,還有一本《汪國真詩集》,這可是很少見的一本書,(它當時的定價是3.10元,這在1993年,這3.10元可以是一個農村傢庭一周的生活費!)葉凝心裡很是喜歡,把那本詩集是讀瞭又讀,看瞭又看,還細心的在每首詩的後面都寫瞭評論,(當然,現在看看那時的評論,可真的是很幼稚呢。)後來因為傷心,更因為怕媽媽看到,沈非的信和那張賀卡被葉凝給撕瞭,但這本詩集,卻一直珍藏瞭起來,一直珍藏在瞭葉凝的心底。
1994年,葉凝和沈非都高中畢業瞭,沈非考入瞭南方一個很好的大學,葉凝考瞭一個四周的醫科大學。從那以後,他們一直再沒有聯系過,在新的學校新的環境裡,葉凝也好像真的忘記瞭這個叫沈非的男孩子。可當有一天,媽媽去她的一個同事傢回來,問葉凝,你認識一個叫沈非的男生麼?葉凝心中一痛,卻輕描淡寫的說,山西风冷式冷水机,噢,原來是我的一個同學。媽媽很奇怪的說,聽韓偉(葉凝媽媽同事的孩子,葉凝的同學,男生)說,這個叫沈非的男生很優秀呢,還和韓偉說,以後要娶你呢。葉凝淡淡的笑瞭一下,瞎說。可是,她的心卻如刀割一般,碎成瞭滿地落花。

【三】

如今,他回來瞭,還為此組織瞭一次同學聚會,特意叫人通知瞭葉凝。
17歲年的分別,又用瞭17年的時間來等待,再見到他,真的是恍如隔世。人群中,他還是那樣的引人註目,那挺拔的身姿,陽光的笑脸,一如當年: 葉凝,你好嗎? 葉凝,也還是那樣,清清秀秀,斯斯文文,還是那樣淡淡的笑著: 我挺好的。
是的,可以說,葉凝這些年,真的一直都是挺好的。醫科大學畢業以後,分進瞭一個很有名的中醫院,現在,她是中醫界很有名的醫生,不僅僅是因為她的醫術好,更讓一些患者慕名的是葉凝的醫德,她對待病人總长短常溫和,非常的耐心,患者的錦旗掛滿瞭葉凝的辦公室。幾年前,她嫁給瞭一個中文系年輕有為的副传授,並有瞭一個漂亮的女兒。現如今,葉凝是事業順心,夫妻恩愛,女兒乖巧,還能有什麼不好的呢?
沈非也偷偷的看著她,看著那個當年他曾那樣心儀卻又那樣魯莽錯過的女孩,淺笑盈盈安安靜靜的坐在一大堆濃妝艷抹的女人中間,心,沒來由的痛瞭。
趁著大傢敬酒亂糟糟的時候,沈非來到瞭葉凝的身邊,在她耳邊低語: 一會兒散瞭我送你。 葉凝沒做聲,隻是默默地看著杯裡的紅酒。
酒足飯飽,大傢開始張羅著唱歌。沈非要來瞭麥克,眼望著葉凝: 我為大傢唱一首吧!這首歌,我要把它特別的送給一個人,送給我心中一個最重要的人。 熟悉的音樂響起,葉凝的眼,一下子就濕瞭。 再回首,背影已遠走,再回首,淚眼朦朧,留下你的祝福,寒夜溫暖我,不管明天要面對,多少傷痛和迷惑。再回首,恍然如夢,再回首,我心依舊,隻有那無盡的長路伴著我
是呀,再回首,恍然如夢。
葉凝深深的知道,過去的一切,隻不過就犹如一場夢。如今,多年的疑問解開瞭,其實,從那本詩集中,她就早該知道,沈非,當年也是愛他的。
想到這裡,葉凝如釋重負,於是,她又做出瞭一個和17年以前一樣大膽的舉動,她走上臺去,在《再回首》的旋律中,在大傢的註視下,在沈非驚訝的表情中,她擁抱瞭他,也擁抱瞭她曾經17年魂牽夢繞的青春歲月。
然後,她淡然的轉身離開。
葉凝終於清楚的明白,她的沈非,她曾經千萬次入夢的那個男孩,已經和她離得太遠,遠若花影,遠若月輝,遠的隔世離空,遠的彼岸此岸。
身後,沈非的歌聲還在夜風中傳來: 曾經在幽幽暗暗反反復復中追問,才知道平平淡淡從從容容才是真
【責任編輯:可兒】 贊
(散文編輯:可兒)
囚犯的妻子 第十二章 錢啊,命相連
雖然有瞭妹夫的撐腰,是阻拦瞭弟媳他們不再欺負我瞭,但是在經濟上並沒給我帶來多少實...
鬥狼記1
招生招生,六年瞭,六個暑假,整整六個暑假,我都是在校辦裡等待著傢長帶著學生來報名...
傢有兒女(第二十章)
保清一傢人沉侵在兒子結婚的幸福中,媳婦翠花能幹又勤快,手不離活,活不離手,不管誰...
傢有兒女(第十九章)
麥玲的父親保清的病有點嚴重,因為縣醫院醫療條件差,看不瞭看的病,醫院要他轉院,沒...
傢有兒女(第十四章)
大人孩子都知道麥玲厲害,一般人都不敢欺負她,大人孩子欺負她的傢人,麥玲很恨他們,...
傢有兒女(第十三章)
縣裡有個會議,要一個大隊領導去開會,楊國慶非要保清去開這個會,保清一去就是四十天...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Comsenz Inc.  

GMT+8, 2022-1-26 03:26 , Processed in 0.060381 second(s), 33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