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scuz! Board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635|回复: 0

箱式冷水机 神之殇弑君(前箱式冷水机言)

[复制链接]

699

主题

699

帖子

3515

积分

论坛元老

Rank: 8Rank: 8

积分
3515
发表于 2018-1-12 07:29:1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html模版神之殇弑君(前言)
【导读】这是羽族的特殊招势,通过怒气引导,凝聚并压缩自身和自己四处的空气,而后施放,与气刃斩是同一类型的攻击。这种袭击会忽略目标身上的抗性跟防范,基本上算是无法抵抗的攻击。
天离 天
一轮红日缓缓落下,似乎带走了羽族所有的欲望。
太阳立刻就要消失了,可是羽后还是没有一点临盆的迹象。三长老说,如果在日落之前未能将太子生出,羽族便有灭族之灾。
太阳的余辉越来越暗,可是太子还是没有出生的意思。
羽族众人扫兴了,一声婴啼给大家带来了渴望。
太子出生了,太子出生了。 羽人一片欢呼。
看太阳 ,三长老高声喊道,众人看向太阳 已经完全落入山涧了。
众人沉默了,三长老也不知道该说什么 这算是什么呢?
天促黑了,遗篇宁静,只闻声婴儿的啼哭。
去看看太子吧。沉默了很久,三长老向林间走去。
一个女仆张皇皇张的从林间向外跑,脸色苍白,语无伦次。
三长老一把抓住她, 怎么回事!慌什么?
太 太 太子双翼是黑 黑色的,羽后 后在流血!
三长老听了之后两色一惊,羽人分娩时,胎儿是自动脱落的,母体不会流血的。并且胎儿的翅膀应该是银白的!
三长老楞了一会,很快镇定下来,一个 昏睡 女仆便倒地。
三长老凝出双翼快速向林深处飞去。
一进林屋,他就看见一个婴儿被丢到地上,背地的双翼十分醒目,而羽后的身下的窗已经被血沾湿了。
太子 三长老向婴儿一躬,又转向羽后,准备治疗。
太子依旧躺在地上,却不再呜咽。
许久,三长老终于停了下来。羽后已经完全好了。
多谢长老,太子呢? 羽后起身。
太子在这儿 三长老侧目,从地上抱起婴儿,却感到炽热的灼烧感,强忍住伤痛。
啊!? 羽后显然是被吓了。
羽后不必惊慌,太子的双翼恐怕是沾血的缘故,待时间长了,便应恢复纯洁。
不 不是,你的手、在焚烧啊,浙江水冷式冷水机,在滴血!
三长老看向自己的双手,只看到一团烈火在手中熄灭,烈焰中的婴儿露出微笑, 这是 ?
还未等到长老说完,婴儿 呼 的飞起,舞动着双翼,一下扑向长老,一口咬在脖子上。三长老就这样死在一个婴儿手上。
羽后吓得大叫,外面很快飞来了护卫。
太子被囚禁起来,羽后过了一个多月才安静下来。所有的事情都要等到羽王回来后决议。

天离 离
羽王去藜燹城的白木,羽城的树林在今年死了好大一部分,羽人的屋宇也毁了大半。羽人没有了居住地,羽王只好求助于藜燹 白木的能力。
藜燹 白木是藜燹城的圣女,领有超常的控制动物的能力,也是这片大陆上最诡秘莫测的杀手组织的首领。
羽王已经去了一个多月,还为见回来。羽后在等待中产下了太子,却又发生了太子杀去世三长老的事件。当初羽城中人心惶惶。

又过了半年,羽王终于回到了城中,令人惊疑的是他的双翼被人齐齐割下,已不能再飞行了。可是他带回了白木的树灵,救活了羽城的树林。由于树灵的才干,新生的树林比以前更坚固,也使羽族比以前更繁荣了。
原来白木据说羽王要借树林,便恳求羽王那羽族最好的翅膀交换。羽王为了救全族,便自断双翼,换回了树灵。而不双翼的羽王就只好徒步走回羽城。

可是,羽城的统治者必须是占领翅膀最大,翱翔速度最快,飞翔高度最高的人。羽王已没有了双翼,纵使他有再大的功劳也无奈转变事实。
所以,很快,大长老成为了羽王。无翅的羽王也被贬为庶民,太子被大长老决定处死,而羽后则变成了大长老的王妃。

行刑的当日,天空始终没有变亮,太阳像是被什么遮蔽了。新羽王不得用心灵之火照亮行刑台。
黑翼被铁索锁死,仍然滴着血,男孩的脸上却看不见光,连心灵之火都无法照亮他的脸。
长老走近男孩,才看清他的表情。男孩在笑,他才刚半岁,却已如十多少岁的小孩般高了,双翼更是巨大无比。难道,他真的是羽族的灾祸吗?
男孩看者长老,一双无奈测出深浅的黑洞。好险,只差一点,长老就被男孩的眼神把持了。
长老感到不能在拖了,走下行刑台,准备行刑。
突然一个身影飞上刑台,要劈开铁索,那人身后是一对透明的翅膀!那人是羽王。
刀还未劈下,一道血柱冲天飞起,竟是长老掷出法杖,击穿了羽王的心脏。
不,你为什么要杀他! 羽后也跑了出来,抱住倒地的羽王。
你还记着他 长老蔑笑, 哼
啊! 羽后被长老用 击碎 打断了一个肩膀。
羽族众人十分害怕的看着长老残杀着羽王羽后。
他是恶魔之子。羽族的婴儿翅膀是雪白的,而只有恶魔的翅膀是黑色的。所以,他的父母也都是恶魔。今天。咱们就要杀了恶魔,以保羽族太平! 长老对着世人大喊。
杀了他 杀了他 杀了恶魔 对,杀了他们
长老转过身面对刑台, 神圣诅咒 ,圣光一闪,一束光飞向被锁住的男孩,又是一道人影掠过。
人影之快竟在圣光到达之前救下了男孩,并一去不回。待走远后,天空的黑暗才缓缓散去。

那人带着男孩在地面飞奔,速度快的像风。
男孩在那人怀中,只是咯咯的笑,浑然不知刚才的危险。
就这样,夕日的太子分开了羽城,一别就是十年。

弑君 弑
十年前,鬼影 凡三从羽城大长老荒藜 神牧手中救下了羽太子,天离 弑君。到当初就剩下弑君一人了。

十年前,凡三从羽城救出了太子弑君,便一路想东南方向跑去。经由一日奔走,凡三携弑君来到死水池沼。
小子,拜我为师,就教你是杀人的手段,还可能操纵死尸。怎么? 凡三一把将弑君抛到地上。
弑君仍是咯咯的笑,并不回答,也无丝毫反应。
看好了。 凡三双手合一,对着一块山石。 毒球
一颗绿色的圆球飞向巨石。 轰 ,巨石不见了,变成了漫天粉末。
呵呵 弑君一笑,双手一甩,两排毒球砸向了凡三。
凡三一愣,随即闪开,方才站的地方被炸成了一个深坑。
好强的破坏力!! 凡三心中大惊。
一转身,双手摆出拉弓的姿势, 毒魔箭 。三支由气凝聚的箭,破空而出。凡三却听得耳边尽是破空之声,仰头一看,只见满天的毒魔箭向自己飞来。凡三忙用 闪烁 换位置,持续换了三次才完全避开了攻打的范围。弑君却像没事的人,咯咯的笑着。
我负气了,要杀了你! 凡三已经知道了这小鬼的厉害,不能养虎留患。
景象一下子变暗了,凡三身体发出了巨大的气,包围了全身。 恶魔封杀 ,一个鬼影从他身上飞出,正要向弑君飞去。
凡三仰头寻找目标,只见弑君已悬在自己面前,舞动着双翼,面无表情的看着自己。
气刃斩 ,弑君手中突然凝固出刀刃,刹那双手合二为一,将凡三一刀两断。就连鬼影也被分为两半。
天空又恢复了原样,弑君咯咯的笑着。望着地上的尸体,低温冷冻机, 我要复仇!!!
这样一声怒吼,贯穿了全部沼泽。无数鬼魂从沼泽中飘出,扑向了好似食物的弑君。
呵呵,来吧,让我知道你们的孤寂,让我得到你们的力量!
弑君从此便终日与鬼魂为伴,与鬼魂战斗着,就这样的度过了十年。弑君已长得如成年羽人一样强壮了,但他的双翼仍旧是黑色的。不外终日的血汗都不白费,他的力量已增添到不堪假想的地步了。当他杀死最后一个鬼魂,弑君才又回到了地面。
十年之久,翅膀还在滴血。弑君却满不在乎,坐在地上,在地上画了一个法阵。
暗 摄魂纵尸 ,被他杀死的鬼魂和腐烂的尸体又浮现了,源源一直,从沼泽各处爬出来。
弑君从新张开双翼,飞上天空。 咱们走!
弑君带着他的亡灵军团冲向了羽城,开始了他的复仇之路。

经过了一个月的冲锋,弑君终于回到了羽城。
一个月的冲锋,使得亡灵大军又增强不少,所到之处,都变成黑色的荒漠,大地都为之抖动。
羽城早已望风而动,城墙之上杯弓蛇影,防御森严。
你是何人? 当今的羽王乃是昔日的大长老,荒藜 神牧。
冲啊,一个不留! 弑君呼得凝出双翼,飞到城门前。
看到黑翼,大长老认出来了, 你 你是 太子
万箭齐射 ,大长老传出了命令, 狱火焚烧 。
城墙上出现了一道火墙,羽人的箭失穿过火墙后都燃烧起来,杀伤力大增,亡灵大军在箭雨的阻拦下结束不前,冲不过去。
哼!亡灵大军不过尔尔! 大长老冷笑。
火墙渐渐消失,大长老又要施法,却被弑君抢了先。
恶魔封杀 ,大长老被弑君号令的鬼魂控制,诚然神志明白,却无法施放法术。
上啊! 天空中的弑君一挥手。
亡灵雄师顿时冲向城墙,却不是不停的撞在城墙上。无数骷髅被撞碎,鬼魂也被结界挡住。但大军依然向城墙撞去,恍如想要撞倒城墙一样。无奈羽城自从得到了树灵后,森林面积增大一倍,城墙也坚如钢铁。
神牧凝出双翼,飞向弑君, 连续突刺 。
这是羽族的特殊招势,通过怒气勾引,凝聚并紧缩自身和自己四周的空气,而后施放,与气刃斩是同一类型的攻击。这种攻打会忽视目的身上的抗性和戒备,基本上算是无法抵抗的袭击。
谁知弑君躲也不躲,就硬接下了连续突刺。神牧大喜,硬挡下连续突刺不死也受重创。
可是 弑君安然无恙!
神牧吃惊的看着弑君,不敢信赖自己的眼睛。
同时,他听见了城墙倒塌的声音。
神牧难以相信的回想看着倒塌的城墙,心里突然产生一种可怕的主张:他真的是覆灭羽族的人!!!
城墙倒塌,亡灵大军杀入城内。神牧死死盯住最靠前排的亡灵,这一排亡灵从各方面都要优于身后的亡灵。他仔细一看,发现每当前排的亡灵死去,使尸便会附在其余亡灵身上进行融合,使得其他亡灵的能力加强。而每当有羽人死后,尸体又会转变为亡灵大军的一员。这是一支杀不死的军队!!!
你要干什么? 神牧满眼恐惧的看着弑君。
弑君看了他一眼,突然出手。
咒杀,魔影幌,毒球,毒魔箭。
神牧没料到他会突然发难,四招全部挨上。他全身剧烈颤抖,双翼开端滴血,白色改变为黑色,并开始焚烧。
神圣复苏 ,神牧的法杖带有很强的医治能力,他的伤势立即好了,翅膀又变回白色。
杀! 弑君双手掌中突然爆出一丈张的气刃,凌空斩下。
神牧猛得向退却去,岂料气刃持续爆长,在天空中划出一道月牙,竟连同羽城都被一分为二。
亡灵大军也杀得城中无一活口。
十年前的预言真的应验了,这个日落之后出生的太子确切被羽人带来了灭族之灾。

弑君 君
弑君收起翅膀,落回地面,径直走入城中。他走进内殿,坐在王座上大笑。
我,天离 弑君,终于报复了!我是亡灵的首领,我是恶魔!哈!哈!哈!
弑君大笑着飞起来,离开羽城,又回到了沼泽中。他是死灵的国王。
羽族从此在这片大陆上消失了。后人们说起当日羽族被恶魔灭了,都称那恶魔为鬼王。
[任务编纂:可儿] 赞
(散文编辑:可儿)
囚犯的妻子 第十二章 钱啊,命相连
固然有了妹夫的撑腰,是制止了弟媳他们不再欺负我了,然而在经济上并没给我带来多少实...
斗狼记1
招生招生,六年了,六个暑假,整整六个暑假,我都是在校办里等待着家长带着学生来报名...
家有儿女(第二十章)
保清一家人沉侵在儿子结婚的幸福中,媳妇翠花能干又勤快,手不离活,活不离手,不管谁...
家有儿女(第十九章)
麦玲的父亲保清的病有点重大,因为县病院医疗条件差,看不了看的病,医院要他转院,没...
家有儿女(第十四章)
大人孩子都知道麦玲厉害,个别人都不敢欺负她,大人孩子欺侮她的家人,麦玲很恨他们,...
家有儿女(第十三章)
县里有个会议,要一个大队领导去开会,杨国庆非要保清去开这个会,保清一去就是四十天...
【導讀】這是羽族的特殊招勢,通過怒氣引導,凝聚並壓縮本身和自己周圍的空氣,然後施放,與氣刃斬是统一類型的攻擊。這種攻擊會疏忽目標身上的抗性和防禦,根本上算是無法抵抗的攻擊。
天離 天
一輪紅日匆匆落下,仿佛帶走瞭羽族所有的活力。
太陽馬上就要消散瞭,可是羽後還是沒有一點臨盆的跡象。三長老說,假如在日落之前未能將太子生出,羽族便有滅族之災。
太陽的餘輝越來越暗,可是太子還是沒有诞生的意思。
羽族眾人絕望瞭,一聲嬰啼給大傢帶來瞭盼望。
太子出身瞭,太子出生瞭。 羽人一片歡呼。
看太陽 ,三長老高聲喊道,眾人看向太陽 已經完全落入山澗瞭。
眾人沉默瞭,三長老也不晓得該說什麼 這算是什麼呢?
天漸漸黑瞭,遺篇寂靜,隻聽見嬰兒的啼哭。
去看看太子吧。缄默瞭许久,三長老向林間走去。
一個女仆慌慌張張的從林間向外跑,臉色蒼白,語無倫次。
三長老一把捉住她, 怎麼回事!慌什麼?
太 太 太子雙翼是黑 玄色的,羽後 後在流血!
三長老聽瞭之後兩色一驚,羽人分娩時,胎兒是自動脫落的,母體不會流血的。並且胎兒的翅膀應該是潔白的!
三長老楞瞭一會,很快鎮定下來,一個 昏睡 女仆便倒地。
三長老凝出雙翼快捷向林深處飛去。
一進林屋,他就看見一個嬰兒被丟到地上,背後的雙翼非常醒目,而羽後的身下的窗已經被血沾濕瞭。
太子 三長老向嬰兒一躬,又轉向羽後,準備治療。
太子依舊躺在地上,卻不再哭泣。
許久,三長老終於停瞭下來。羽後已經完整好瞭。
多謝長老,太子呢? 羽後起身。
太子在這兒 三長老側目,從地上抱起嬰兒,卻觉得熾熱的灼燒感,強忍住傷痛。
啊!? 羽後顯然是被嚇瞭。
羽後不用驚慌,太子的雙翼恐怕是沾血的緣故,待時間長瞭,便應恢復純潔。
不 不是,你的手、在燃燒啊,在滴血!
三長老看向自己的雙手,隻看到一團烈火在手中燃燒,炎火中的嬰兒露出微笑, 這是 ?
還未等到長老說完,嬰兒 呼 的飛起,舞動著雙翼,一下撲向長老,一口咬在脖子上。三長老就這樣死在一個嬰兒手上。
羽後嚇得大叫,外面很快飛來瞭護衛。
太子被软禁起來,羽後過瞭一個多月才安靜下來。所有的事情都要等到羽王回來後決定。

天離 離
羽王去藜燹城的白木,羽城的樹林在今年死瞭好大一部分,羽人的屋宇也毀瞭大半。羽人沒有瞭棲息地,羽王隻好求助於藜燹 白木的能力。
藜燹 白木是藜燹城的聖女,擁有超常的把持动物的能力,也是這片大陸上最神出鬼沒的殺手組織的首領。
羽王已經去瞭一個多月,還為見回來。羽後在期待中產下瞭太子,卻又發生瞭太子殺死三長老的事件。現在羽城中人心惶惶。

又過瞭半年,羽王終於回到瞭城中,令人驚訝的是他的雙翼被人齊齊割下,已不能再飛行瞭。可是他帶回瞭白木的樹靈,救活瞭羽城的樹林。因為樹靈的能力,新生的樹林比以前更堅固,也使羽族比以前更繁榮瞭。
原來白木聽說羽王要借樹林,便请求羽王那羽族最好的翅膀交換。羽王為瞭救全族,便自斷雙翼,換回瞭樹靈。而沒有雙翼的羽王就隻好徒步走回羽城。

可是,羽城的統治者必須是擁有翅膀最大,飛行速度最快,飛行高度最高的人。羽王已沒有瞭雙翼,縱使他有再大的功勞也無法改變事實。
所以,很快,大長老成為瞭羽王。無翅的羽王也被貶為嫡民,太子被大長老決定處死,而羽後則變成瞭大長老的王妃。

行刑的當日,天空始终沒有變亮,太陽像是被什麼掩蔽瞭。新羽王不得一心靈之火照亮行刑臺。
黑翼被鐵索鎖逝世,依舊滴著血,男孩的臉上卻看不見光,連心靈之火都無法照亮他的臉。
長老走近男孩,才看清他的表情。男孩在笑,他才剛半歲,卻已如十幾歲的小孩般高瞭,雙翼更是伟大無比。難道,他真的是羽族的災難嗎?
男孩看者長老,一雙無法測出深淺的黑洞。好險,隻差一點,長老就被男孩的眼神掌握瞭。
長老覺得不能在拖瞭,走下行刑臺,準備行刑。
突然一個身影飛上刑臺,要劈開鐵索,那人身後是一對透明的翅膀!那人是羽王。
刀還未劈下,一道血柱沖天飛起,竟是長老擲出法杖,擊穿瞭羽王的心臟。
不,你為什麼要殺他! 羽後也跑瞭出來,抱住倒地的羽王。
你還記著他 長老蔑笑, 哼
啊! 羽後被長老用 擊碎 打斷瞭一個肩膀。
羽族眾人十分害怕的看著長老殘殺著羽王羽後。
他是惡魔之子。羽族的嬰兒翅膀是潔白的,而隻有惡魔的翅膀是黑色的。所以,他的父母也都是惡魔。今天。我們就要殺瞭惡魔,以保羽族太平! 長老對著眾人大喊。
殺瞭他 殺瞭他 殺瞭惡魔 對,殺瞭他們
長老轉過身面對刑臺, 神聖詛咒 ,聖光一閃,一束光飛向被鎖住的男孩,又是一道人影掠過。
人影之快竟在聖光到達之前救下瞭男孩,並一去不回。待走遠後,天空的黑暗才漸漸散去。

那人帶著男孩在地面飛奔,速度快的像風。
男孩在那人懷中,隻是咯咯的笑,渾然不知剛才的危險。
就這樣,夕日的太子離開瞭羽城,一別就是十年。

弒君 弒
十年前,鬼影 凡三從羽城大長老荒藜 神牧手中救下瞭羽太子,天離 弒君。到現在就剩下弒君一人瞭。

十年前,凡三從羽城救出瞭太子弒君,便一路想東南方向跑去。經過一日奔忙,凡三攜弒君來到死水沼澤。
小子,拜我為師,就教你是殺人的手腕,還能够操縱死屍。怎樣? 凡三一把將弒君拋到地上。
弒君還是咯咯的笑,並不答复,也無絲毫反應。
看好瞭。 凡三雙手合一,對著一塊山石。 毒球
一顆綠色的圓球飛向巨石。 轟 ,巨石不見瞭,變成瞭漫天粉末。
呵呵 弒君一笑,雙手一甩,兩排毒球砸向瞭凡三。
凡三一愣,隨即閃開,油温机,剛才站的处所被炸成瞭一個深坑。
好強的破壞力!! 凡三心中大驚。
一轉身,雙手擺出拉弓的姿勢, 毒魔箭 。三支由氣凝聚的箭,破空而出。凡三卻聽得耳邊盡是破空之聲,抬頭一看,隻見滿天的毒魔箭向本人飛來。凡三忙用 閃爍 換地位,連續換瞭三次才完全避開瞭攻擊的范圍。弒君卻像沒事的人,咯咯的笑著。
我生氣瞭,要殺瞭你! 凡三已經知道瞭這小鬼的厲害,不能養虎留患。
天氣一下子變暗瞭,凡三身體發出瞭宏大的氣,包圍瞭全身。 惡魔封殺 ,一個鬼影從他身上飛出,正要向弒君飛去。
凡三抬頭尋找目標,隻見弒君已懸在自己眼前,舞動著雙翼,面無表情的看著自己。
氣刃斬 ,弒君手中忽然凝結出刀刃,瞬間雙手合二為一,將凡三一刀兩斷。就連鬼影也被分為兩半。
天空又恢復瞭原樣,弒君咯咯的笑著。望著地上的屍體, 我要復仇!!!
這樣一聲咆哮,貫穿瞭整個沼澤。無數鬼魂從沼澤中飄出,撲向瞭好似食品的弒君。
呵呵,來吧,讓我知道你們的孤寂,讓我得到你們的气力!
弒君從此便終日與鬼魂為伴,與鬼魂戰鬥著,就這樣的度過瞭十年。弒君已長得如成年羽人一樣強壯瞭,但他的雙翼依舊是黑色的。不過終日的心血都沒有白費,工业冷水机组,他的力气已增長到不可思議的田地瞭。當他殺死最後一個鬼魂,弒君才又回到瞭地面。
十年之久,翅膀還在滴血。弒君卻滿不在乎,坐在地上,在地上畫瞭一個法陣。
暗 攝魂縱屍 ,被他殺死的鬼魂跟腐爛的屍體又出現瞭,源源不斷,從沼澤各處爬出來。
弒君从新張開雙翼,飛上天空。 我們走!
弒君帶著他的亡靈軍團沖向瞭羽城,開始瞭他的復仇之路。

經過瞭一個月的沖鋒,弒君終於回到瞭羽城。
一個月的沖鋒,使得亡靈大軍又增強不少,所到之處,都變成黑色的荒蕪,大地都為之顫動。
羽城早已望風而動,城墻之上草木皆兵,戒備森嚴。
你是何人? 當今的羽王乃是昔日的大長老,荒藜 神牧。
沖啊,一個不留! 弒君呼得凝出雙翼,飛到城門前。
看到黑翼,大長老認出來瞭, 你 你是 太子
萬箭齊射 ,大長老傳出瞭命令, 獄火焚燒 。
城墻上出現瞭一道火墻,羽人的箭失穿過火墻後都燃燒起來,殺傷力大增,亡靈大軍在箭雨的阻撓下停滯不前,沖不過去。
哼!亡靈大軍不過爾爾! 大長老冷笑。
火墻漸漸消失,大長老又要施法,卻被弒君搶瞭先。
惡魔封殺 ,大長老被弒君召喚的鬼魂节制,雖然神志清楚,卻無法施放法術。
上啊! 天空中的弒君一揮手。
亡靈大軍頓時沖向城墻,卻不是不停的撞在城墻上。無數骷髏被撞碎,鬼魂也被結界擋住。但大軍仍舊向城墻撞去,俨然想要撞倒城墻一樣。無奈羽城自從得到瞭樹靈後,森林面積增大一倍,城墻也堅如鋼鐵。
神牧凝出雙翼,飛向弒君, 連續突刺 。
這是羽族的特别招勢,通過怒氣引導,凝集並壓縮自身和自己周圍的空氣,然後施放,與氣刃斬是同一類型的攻擊。這種攻擊會忽略目標身上的抗性和防禦,基础上算是無法抵御的攻擊。
誰知弒君躲也不躲,就硬接下瞭連續突刺。神牧大喜,硬擋下連續突刺不死也受重創。
可是 弒君坦然無恙!
神牧吃驚的看著弒君,不敢信任自己的眼睛。
同時,他聽見瞭城墻倒塌的聲音。
神牧難以相信的回頭看著倒塌的城墻,心裡突然產生一種恐怖的想法:他真的是覆滅羽族的人!!!
城墻倒塌,亡靈大軍殺入城內。神牧死死盯住最靠前排的亡靈,這一排亡靈從各方面都要優於身後的亡靈。他仔細一看,發現每當前排的亡靈死去,使屍便會附在其他亡靈身上進行融会,使得其余亡靈的才能增強。而每當有羽人死後,屍體又會轉變為亡靈大軍的一員。這是一支殺不死的軍隊!!!
你要幹什麼? 神牧滿眼恐懼的看著弒君。
弒君看瞭他一眼,突然出手。
咒殺,魔影幌,毒球,毒魔箭。
神牧沒料到他會突然發難,四招全体挨上。他全身劇烈顫抖,雙翼開始滴血,白色轉變為黑色,並開始燃燒。
神聖復蘇 ,神牧的法杖帶有很強的治療能力,他的傷勢馬上好瞭,翅膀又變回白色。
殺! 弒君雙手掌中突然爆出一丈張的氣刃,凌空斬下。
神牧猛得向後退去,豈料氣刃繼續爆長,在天空中劃出一道月牙,竟連同羽城都被一分為二。
亡靈大軍也殺得城中無一活口。
十年前的預言真的應驗瞭,這個日落之後出生的太子的確被羽人帶來瞭滅族之災。

弒君 君
弒君收起翅膀,落回地面,徑直走入城中。他走進內殿,坐在王座上大笑。
我,天離 弒君,終於報仇瞭!我是亡靈的首領,我是惡魔!哈!哈!哈!
弒君大笑著飛起來,離開羽城,又回到瞭沼澤中。他是死靈的國王。
羽族從此在這片大陸上消逝瞭。後人們說起當日羽族被惡魔滅瞭,都稱那惡魔為鬼王。
[責任編輯:可兒] 贊
(散文編輯:可兒)
囚犯的妻子 第十二章 錢啊,命相連
雖然有瞭妹夫的撐腰,是阻挡瞭弟媳他們不再欺負我瞭,然而在經濟上並沒給我帶來多少實...
鬥狼記1
招生招生,六年瞭,六個暑假,整整六個暑假,我都是在校辦裡等候著傢長帶著學生來報名...
傢有兒女(第二十章)
保清一傢人沉侵在兒子結婚的幸福中,媳婦翠花能幹又勤快,手不離活,活不離手,无论誰...
傢有兒女(第十九章)
麥玲的父親保清的病有點嚴重,因為縣醫院醫療條件差,看不瞭看的病,醫院要他轉院,沒...
傢有兒女(第十四章)
大人孩子都知道麥玲厲害,一般人都不敢欺負她,大人孩子欺負她的傢人,麥玲很恨他們,...
傢有兒女(第十三章)
縣裡有個會議,要一個大隊領導去開會,楊國慶非要保清去開這個會,保清一去就是四十天...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Comsenz Inc.  

GMT+8, 2022-1-26 03:55 , Processed in 0.051577 second(s), 25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