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scuz! Board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627|回复: 0

平板模温机 那年,我当兵在宁德导热

[复制链接]

699

主题

699

帖子

3515

积分

论坛元老

Rank: 8Rank: 8

积分
3515
发表于 2018-1-28 21:48:3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html模版那年,我当兵在深山(第七

另外,为解决 菜篮子 问题,我们自己在山上开荒种菜,那情形与王震的 三五八旅 相似。山上杂草丛生,乱石满坡。为解决部队官兵 吃菜难 的问题,连里的干部号令大家发挥 南泥湾 精神,向荒山要菜地,向石头讨地盘,我们利用双休日或练习空隙在山上放火烧山,为预防水土流失,用拣去的石头在开垦出来的菜地周围修成一堵堵 长城 ,再去山下的老乡家挖来塘泥以改良菜地土质,而后种上辣椒、西红柿、四季豆等蔬菜来丰盛自己的 菜盘子 。
那里只有一个小小的服务社,很简略的几样日常用品,在这里买东西是不会因为筛选品种而迟疑的, 只此一种 买也得买,不买就只好不用。店里食品少得可怜,高温模温机,只有那种袋装的 福满多 方便面,六毛钱一包,里面有油盐调料,我们就用它来泡水喝,一大缸水冲泡一包 福满多 是我们的佳肴。
山的前后左右都是山,在这里见到的山比人要多。傍晚时候,一个人坐在山头上呆望另一个山头,看大西南的日落,我的心会被一种莫名的惆怅揪紧。世界一下子变得遥远了,以前有过的如歌如诗的欢乐年华都好像成了隔世的故事,那时刻特殊想家、想妈妈。
夜里还有紧急集合。清楚地记得刚到不久的那个夜晚,山风凄厉的咆哮使咱们无奈入睡。突然,一阵 嘟 嘟 的紧迫集合哨音划破安静的夜空,格外难听地响了起来。短短三分钟,大家以最快的速度在黑暗中穿好了衣服,打好了背包,冲到了操场。中队长带着大家在山里跑啊跑,一座山挨一座山地翻,鞋带开了顾不上系,背包散了抱着被子跑,不断还有扣在挎包上的水缸 叮叮当当 地掉在了地上,有些新战友累得小声地哭起来,却不敢落伍,一把鼻涕一把汗一把泪地跟前步队撵
夜里还站岗,两人一班岗,一班两小时。记得那夜接两点的岗,我和另一个班那个来自河南的小个子新战友一起,衣着军大衣站营门的自卫哨。因为我们是新兵,对武器操作还不熟,故连里没给配枪,只发了警棍。那是个有月光的晚上,月下的山谷一切都处于朦胧状况,似是似非的,有些悚人。忽然同伴叫了一声,声音都变了调地对我说: 唐雪元,你看那是啥? 顺着他的目光看去,在台阶下的操场边上,果然有一团白乎乎的货色,一动不动的,像人又不像人,我的头嗡的一下 大 了。未等我回过神来,同伴两腿一软就直往我怀里钻,来不及多想,我抓起他的手就往楼里拉。来到楼道中,赶紧翻开走廊里的灯,大口喘着气,这才想起自己的职责,借着灯光再往那里看,那团白乎乎的东西仍旧在月光下晃动,于是意识到真的有了 情形 ,立刻和哆哆嗦嗦的同伴一起敲开了队长的门。等队长拿了手枪和我们一起谨小慎微走到那团白乎乎的东西前面一看,本来是哪个战友晾的衬衣忘了收,山风把它吹到一棵小树上,这才有了这有惊无险的一幕。
深山老连队的记忆是很深的,摆上几天多少夜也摆不完。这其中,苦的回想是占多数,不过,也有,好玩的,甚至还有悬乎的。
前面说到了我们自己开荒种菜。记得最清楚,开荒时,我们挖着挖着就有死人的白骨滚了出来,吓得我们直尖叫,每每这时,便会惹来一群老兵的不屑和鄙视的目光。偶然听他们小声谈论: 新兵蛋子,球经不懂,见个骨头吓成这样,要是见了那玩艺,准把屎尿拉到裤衩里
我们很好奇,便追着问老兵 那玩艺 究竟是啥,每每这时,老兵们不是闻言即止便是班长听后传来的一声断喝: 你们瞎胡扯个啥,细心老子今天晚上整你们几大爷子的紧急集合!
新兵的我们最怕紧急集合,老兵们也怕 在那天高皇帝远的连队,连里可以搞,排里可以搞,甚至班上还是可以搞,只有他们以为有必意搞,就可以随时随地吹那烦人的破哨音 我们曾有过一晚上被班长吹他个8次的紧急集合哨音的 反常班史 。
知道锅儿是铁打的,再好奇也不敢捋班长的铜哨子 那玩艺,可整得人要命,惹不起。
一天晚上,轮到我站凌晨2至4点的夜哨,领导员的班长把我们这一批的哨兵提前15分钟叫醒以整顿打扮。
迷迷糊糊中,听到紧挨操场厕所边有人像死了爹妈的哭叫: 啊 啊 ,鬼呀,快来人啦,我见到鬼了 走开,走开!有鬼啊,来人哟,快点哟
深更半夜的,这一哭一叫,把全部营房的官兵都闹醒了,也把我的磕睡吓到瓜哇国去了。
等到我们跑从前时,河南籍的那个二年兵已经滚到营房炊事班的臭水沟了,惊魂失措,语无伦次,口中还在喊 有鬼,有鬼,我要退伍回家 有鬼,有鬼,我不要死在这里
连长森严地对他大声喝道: 什么鬼啊神的,瞧你这出息,看到什么了,说!
一,一个女的,一个大肚子女的,裙子,穿着,穿着白色的裙子 长,长长的舌头,向我,向我找,找,找一个叫李波的当兵的 二年兵断断续续地向队长汇报。
那情形,让人毛骨屹然。
听他讲的那一刻,就站在队长旁边的我,清楚留神到连长的身材发抖了一下,但就那么一瞬。随之又听到他的吼声: 扯淡!怎么会有这样的事情产生,这世上哪有什么鬼,我们部队中也没有什么叫李波的人。准是你狗日的磕睡没有睡醒,上厕所都在做梦梦游!赶快去洗了,搞球啥皮名堂!
吼完,连长又吼着让大家散了,下半夜,估量全连官兵准是无眠 因为,是晚站哨的我,就是一直紧握钢枪直握得手心中满是涔涔汗水的。
出乎我们意料的是,事发不久,那个 遇鬼 的河南二年兵不见了 下来一探听,才知道已经调到县城的另外一个中队了。
于是,一切的一切又成了谜局。
然而,邪门的事情还不完。

第八节:偷菜遇鬼

前面说了,连队是 自给自足 解决 菜篮子 问题。为此,连队将详细任务分到每个战斗班 一年要完成多少多少斤的 交菜任务 才算了事,才有评功评进步群体的资历,否则,还要扣每月不多的津贴。
那几块钱喝小酒都不够,谁会舍得被扣掉。
可义务要完成,怎么办?
毛主席说: 一切世间奇观都是人造出来的。 由此,他老人家还开创了 以人为本 思惟: 只要有人,就会有方法。人民大众是伟大的,人民万岁!
我们的措施是什么?一个字:偷!
到哪偷?
不好意思说,那有损我们人民部队的形象,也有损于军人辉煌巨大的形象,更不利于军民鱼水情的比喻。
然而,残暴的事实是 鱼儿饿慌了晕了,只要有草,就会吃,才不会管这草是谁的。
民间有话说: 兔子不吃窝边草。
我就一直不同意这话的绝对性 有吃确当然不吃,然而没有草吃,饿得悬吊吊的,你吃不吃?肯定要吃,才不会管这很多。
我们当时的情形差不多。
一个月明风高的夜晚 月黑肯定不行,不便于举动呀。我当时已经是二年拴了,跟着班长的铜哨一响,我们全班9人全像被雷打醒了一样,一个个跳下床抓衣服抢裤子就忙碌起来。
记着,清一色着迷彩服,不打背包不取枪,只带各人面盆。 早已端盆待发的班长在月光中下令道。
搞紧急集合只带洗脸盆,搞球啥名堂哩? 有人在小声嘀咕。
哪来这么多屁话,搞快,呆会完不成任务,看我怎么收拾你! 像日本武士道的班长听后恶狠狠地说。
于是,平房的寝室内只有大家彼此忙碌的穿衣声和急促的呼吸声。
5分钟后,大家带盆集合结束。
站在队伍前的班长发话了。
稍息,立正。科目:紧急集合。目的:完成队部的交菜任务,保障全班每一个成员的津贴不被扣除。要求:一、应用平时纯熟的战术动作,机动而隐藏地摘菜摘好菜;二、要建立高度的集体声誉感,一旦被老乡抓住,打死不能否认是当兵的,呆会进入阵地时,每人摘下衣服上的肩章;三、令行禁止,按高矮次序自行组成三人战役小组并要遵从以往小组长的相对指挥;四、凌晨2点之前在中队操场汇合。现在各小组长出列对表,当初是晚上10点45分,好,下来后各小组各自为战开展,加紧时光!解散! 这是我当兵有史以来受领这样 荒诞的任务 。
不必说 夜袭 的进程,也不必说怎么引开狗儿的 报警 ,更不必说摸菜过程中被荆刺划伤的条条带血的伤口。
总之,我们满载而归。
我们这一小组提前完成任务回到操场时,其他几个小组的人都还没有回来。
一个个也累了,于是将满满的三脸盆菜放在操场,我们依在紧挨操场和厕所旁边的那株大樟树下边吸烟边乘凉。
山西二年兵张国涛和我是坐着聊天,我另一个湖南益阳老乡小黄则罗唆躺下了,紧挨大樟树。
一根烟才抽完,忽然见小黄像是被藏在草间的蛇咬了一口样, 哎呀 一声呼地爬起,目光惊骇,用手指着樟树上说: 你们看,那树上有人,还是,仍是个女人
我俩循声看去 哎哟,我的祖宗哩,那是什么呀?他娘的果真有一个人在树上 不,不,正确地说是坐在树上,白色的裙子随风飘荡,脸看不真切,由于是披头披发的!|
我头脑 嗡 地一声懵了, 有鬼,唐雪元,快跑! 还是张国涛反映快,一手抓一个,拉着我和小黄就跑。
什么也顾不上了,一路疯跑回班上。
等到班长端回我们落在操场上的菜,回来正要理抹我们,却见我们一个个吓得直颤抖。
一问,得知原委后,班长居然没开腔了,看他的眼神,好像知道什么。末了,他只说了一句: 今晚的事,你们谁也不要声张出去,要知道,我们这是在偷!传出去每个人肯定要受处罚!
这事也因此烂在我们班每个人的肚子里,直到退伍。
有幸解开这一切的是在后来我调离了老连队进了支队机关。
届时,连长和领导员也分辨调支队司令部、后勤处当顾问和助理了,在一次我请他们的酒宴上,在说到老连队时,我不由给他们提及河南籍老兵那晚的惊魂事和说到了我们的所见。
本认为两位曾经的老引导会 迷信地 教育我,不料他俩却同时陷入了沉默。最后,还是连长沉不住,长叹一口吻,燃起一支香烟,说一声: 造孽哟 ,给我道出了原由
这事出在我们的前任班子身上。那个女的是我们所在部队驻地村中的一个女孩,据说姓陈,叫什么桂香。李波这个穿着军装的杂种那时是我们军队的一个班长,长得很帅,事情就出在这问题上。他俩不知是怎么意识的,反正好上了,李波还上了人家,致使让那个姑娘怀了娃儿。退伍时,李波带那个女的回了山东的故乡,李波是城镇兵,他爸妈好像还都是个当地的什么领导,反正就不同意李波带回去的这个媳妇。在这种情况下,李波这个杂种居然说变脸就变脸,不做人事地将桂香打了回来。桂香回来后,村里人说她是不检核检束,活该是这样的下场,背地对她指指导点。乡村人没有文化,偏巧桂香的父母也不知不懂不懂得女儿的疼痛,反而合着外人那样叱责她。悔恨交加的她,在一气之下,竟喝了农药,不外,幸好家人发明得早,及时将她送到医院打胎、洗胃挽救。命是保下来了,但出院后的她从此就精神恍惚了,常常爱穿戴个白色的连衣裙深更半夜地跑出来,抓个破棉絮塞在肚子上面,然后到处像个幽灵一样地到处浪荡,尤其爱在我们部队操场的那株大樟树下出没
【义务编辑:月然】 赞
(散文编纂:可儿)
囚犯的妻子 第十二章 钱啊,命相连
固然有了妹夫的撑腰,是阻拦了弟媳他们不再欺负我了,但是在经济上并没给我带来多少实...
斗狼记1
招生招生,六年了,六个暑假,整整六个暑假,我都是在校办里期待着家长带着学生来报名...
家有儿女(第二十章)
保清一家人沉侵在儿子结婚的幸福中,媳妇翠花能干又勤快,手不离活,活不离手,无论谁...
家有儿女(第十九章)
麦玲的父亲保清的病有点重大,因为县医院医疗前提差,看不了看的病,病院要他转院,没...
家有儿女(第十四章)
大人孩子都知道麦玲厉害,普通人都不敢欺负她,大人孩子欺侮她的家人,麦玲很恨他们,...
家有儿女(第十三章)
县里有个会议,要一个大队领导去开会,杨国庆非要保清去开这个会,保清一去就是四十天...

另外,為解決 菜籃子 問題,我們自己在山上開荒種菜,那情形與王震的 三五八旅 类似。山上雜草叢生,亂石滿坡。為解決部隊官兵 吃菜難 的問題,連裡的幹部號召大傢發揚 南泥灣 精力,向荒山要菜地,向石頭討地盤,我們应用雙休日或訓練間隙在山上纵火燒山,為避免水土散失,用揀去的石頭在開墾出來的菜地四处修成一堵堵 長城 ,再去山下的老鄉傢挖來塘泥以改进菜地土質,然後種上辣椒、西紅柿、四季豆等蔬菜來豐富自己的 菜盤子 。
那裡隻有一個小小的服務社,很簡單的幾樣日常用品,在這裡買東西是不會由於挑選種類而猶豫的, 隻此一種 買也得買,不買就隻好不必。店裡食物少得可憐,隻有那種袋裝的 福滿多 便利面,六毛錢一包,裡面有油鹽調料,我們就用它來泡水喝,一大缸水沖泡一包 福滿多 是我們的佳肴。
山的前後左右都是山,在這裡見到的山比人要多。薄暮時分,一個人坐在山頭上呆望另一個山頭,看大西南的日落,我的心會被一種莫名的惆悵揪緊。世界一下子變得遙遠瞭,以前有過的如歌如詩的歡快年華都好像成瞭隔世的故事,那時刻特別想傢、想媽媽。
夜裡還有緊急集合。明白地記得剛到不久的那個夜晚,山風淒厲的呼嘯使我們無法入睡。忽然,一陣 嘟 嘟 的緊急集合哨音劃破寂靜的夜空,分内逆耳地響瞭起來。短短三分鐘,大傢以最快的速度在黑暗中穿好瞭衣服,打好瞭背包,沖到瞭操場。中隊長帶著大傢在山裡跑啊跑,一座山挨一座山地翻,鞋帶開瞭顧不上系,背包散瞭抱著被子跑,不時還有扣在挎包上的水缸 叮叮當當 地掉在瞭地上,有些新戰友累得小聲地哭起來,卻不敢掉隊,一把鼻涕一把汗一把淚地跟前隊伍攆
夜裡還站崗,兩人一班崗,一班兩小時。記得那夜接兩點的崗,我和另一個班那個來自河南的小個子新戰友一起,穿著軍大衣站營門的自衛哨。因為我們是新兵,對兵器操作還不熟,故連裡沒給配槍,隻發瞭警棍。那是個有月光的晚上,月下的山谷一切都處於朦朧狀態,似是似非的,有些悚人。突然错误叫瞭一聲,聲音都變瞭調地對我說: 唐雪元,你看那是啥? 順著他的眼光看去,在臺階下的操場邊上,果然有一團白乎乎的東西,一動不動的,像人又不像人,我的頭嗡的一下 大 瞭。未等我回過神來,同伴兩腿一軟就直往我懷裡鉆,來不迭多想,我抓起他的手就往樓裡拉。來到樓道中,趕快打開走廊裡的燈,大口喘著氣,這才想起本人的職責,借著燈光再往那裡看,那團白乎乎的東西依舊在月光下晃動,於是意識到真的有瞭 情況 ,連忙和哆发抖嗦的同伴一起敲開瞭隊長的門。等隊長拿瞭手槍和我們一起胆大妄为走到那團白乎乎的東西前面一看,原來是哪個戰友晾的襯衣忘瞭收,山風把它吹到一棵小樹上,這才有瞭這有驚無險的一幕。
深山老連隊的記憶是很深的,擺上幾天幾夜也擺不完。這其中,苦的回憶是占多數,不過,也有,好玩的,甚至還有懸乎的。
前面說到瞭我們自己開荒種菜。記得最清晰,開荒時,我們挖著挖著就有死人的白骨滾瞭出來,嚇得我們直尖叫,每每這時,便會惹來一群老兵的不屑和鄙視的目光。偶爾聽他們小聲議論: 新兵蛋子,球經不懂,見個骨頭嚇成這樣,要是見瞭那玩藝,準把屎尿拉到褲衩裡
我們很好奇,便追著問老兵 那玩藝 毕竟是啥,每每這時,老兵們不是聞言即止便是班長聽後傳來的一聲斷喝: 你們瞎胡扯個啥,仔細老子今天晚上整你們幾大爺子的緊急集合!
新兵的我們最怕緊急聚集,老兵們也怕 在那天高天子遠的連隊,連裡可以搞,排裡可以搞,甚至班上還是能够搞,隻要他們認為有必意搞,就可以隨時隨地吹那煩人的破哨音 我們曾有過一晚上被班長吹他個8次的緊急集合哨音的 變態班史 。
知道鍋兒是鐵打的,再好奇也不敢捋班長的銅哨子 那玩藝,可整得人要命,惹不起。
一天晚上,輪到我站清晨2至4點的夜哨,領導員的班長把我們這一批的哨兵提前15分鐘叫醒以收拾裝束。
模模糊糊中,聽到緊挨操場廁所邊有人像死瞭爹媽的哭叫: 啊 啊 ,鬼呀,快來人啦,我見到鬼瞭 走開,走開!有鬼啊,來人喲,快點喲
深更半夜的,這一哭一叫,把整個營房的官兵都鬧醒瞭,也把我的磕睡嚇到瓜哇國去瞭。
等到我們跑過去時,河南籍的那個二年兵已經滾到營房炊事班的臭水溝瞭,驚魂失措,語無倫次,口中還在喊 有鬼,有鬼,我要退伍回傢 有鬼,有鬼,我不要逝世在這裡
連長威嚴地對他大聲喝道: 什麼鬼啊神的,瞧你這长进,看到什麼瞭,說!
一,一個女的,一個大肚子女的,裙子,穿著,穿著白色的裙子 長,長長的舌頭,油循环加热器,向我,向我找,找,找一個叫李波的當兵的 二年兵斷斷續續地向隊長匯報。
那情况,讓人毛骨聳然。
聽他講的那一刻,就站在隊長旁邊的我,明显註意到連長的身體顫抖瞭一下,但就那麼一瞬。隨之又聽到他的吼聲: 扯淡!怎麼會有這樣的事件發生,180度模温机厂家,這世上哪有什麼鬼,我們部隊中也沒有什麼叫李波的人。準是你狗日的磕睡沒有睡醒,上廁所都在做夢夢遊!趕快去洗瞭,搞球啥皮名堂!
吼完,連長又吼著讓大傢散瞭,下深夜,估計全連官兵準是無眠 因為,是晚站哨的我,就是始终緊握鋼槍直握到手心中滿是涔涔汗水的。
出乎我們预料的是,吉林水冷式冷水机,事發未几,那個 遇鬼 的河南二年兵不見瞭 下來一打聽,才知道已經調到縣城的另外一個中隊瞭。
於是,一切的所有又成瞭謎局。
然而,邪門的事情還沒有完。

第八節:偷菜遇鬼

前面說瞭,連隊是 白手起家 解決 菜籃子 問題。為此,連隊將具體任務分到每個戰鬥班 一年要完成多少多少斤的 交菜任務 才算瞭事,才有評功評先進集體的資格,否則,還要扣每月未几的津貼。
那幾塊錢喝小酒都不夠,誰會舍得被扣掉。
可任務要完成,怎麼辦?
毛主席說: 一切人間奇跡都是人造出來的。 由此,他白叟傢還首創瞭 以人為本 思维: 隻要有人,就會有辦法。人民群眾是偉大的,国民萬歲!
我們的辦法是什麼?一個字:偷!
到哪偷?
不好心思說,那有損我們人民軍隊的形象,也有損於軍人光輝偉大的形象,更不利於軍民魚水情的比方。
然而,殘酷的現實是 魚兒餓慌瞭暈瞭,隻要有草,就會吃,才不會管這草是誰的。
民間有話說: 兔子不吃窩邊草。
我就一直不批准這話的絕對性 有吃的當然不吃,然而沒有草吃,餓得懸吊吊的,你吃不吃?肯定要吃,才不會管這許多。
我們當時的情形差不多。
一個月明風高的夜晚 月黑确定不行,不便於行動呀。我當時已經是二年拴瞭,隨著班長的銅哨一響,我們全班9人全像被雷打醒瞭一樣,一個個跳下床抓衣服搶褲子就繁忙起來。
記著,清一色著迷彩服,不打背包不取槍,隻帶各人面盆。 早已端盆待發的班長在月光中下令道。
搞緊急集合隻帶洗臉盆,搞球啥花样哩? 有人在小聲嘀咕。
哪來這麼多屁話,搞快,呆會完不成任務,看我怎麼整理你! 像日本武士道的班長聽後惡狠狠地說。
於是,平房的寢室內隻有大傢彼此劳碌的穿衣聲和急促的呼吸聲。
5分鐘後,大傢帶盆集合完畢。
站在隊伍前的班長發話瞭。
稍息,破正。科目:緊急集合。目标:完成隊部的交菜任務,保證全班每一個成員的津貼不被扣除。请求:一、運用平時熟練的戰術動作,靈活而隱蔽地摘菜摘好菜;二、要樹立高度的集體榮譽感,一旦被老鄉捉住,打死不能承認是當兵的,呆會進入陣地時,每人摘下衣服上的肩章;三、令行制止,按高矮順序自行組成三人戰鬥小組並要服從以往小組長的絕對指揮;四、凌晨2點之前在中隊操場會合。現在各小組長出列對表,現在是晚上10點45分,好,下來後各小組各自為戰展開,加緊時間!遣散! 這是我當兵有史以來受領這樣 荒谬的任務 。
不用說 夜襲 的過程,也不必說怎樣引開狗兒的 報警 ,更不必說摸菜過程中被荊刺劃傷的條條帶血的傷口。
總之,我們滿載而歸。
我們這一小組提前实现任務回到操場時,其余幾個小組的人都還沒有回來。
一個個也累瞭,於是將滿滿的三臉盆菜放在操場,我們依在緊挨操場和廁所中間的那株大樟樹下邊抽煙邊納涼。
山西二年兵張國濤和我是坐著聊天,我另一個湖南益陽老鄉小黃則幹脆躺下瞭,緊挨大樟樹。
一根煙才抽完,溘然見小黃像是被藏在草間的蛇咬瞭一口樣, 哎呀 一聲呼地爬起,目光驚恐,用手指著樟樹上說: 你們看,那樹上有人,還是,還是個女人
我倆循聲看去 哎喲,我的祖宗哩,那是什麼呀?他娘的果然有一個人在樹上 不,不,準確地說是坐在樹上,白色的裙子隨風飄揚,臉看不逼真,因為是披頭散發的!|
我腦子 嗡 地一聲懵瞭, 有鬼,唐雪元,快跑! 還是張國濤反應快,一手抓一個,拉著我和小黃就跑。
什麼也顧不上瞭,一路瘋跑回班上。
等到班長端回我們落在操場上的菜,回來正要理抹我們,卻見我們一個個嚇得直發抖。
一問,得悉原委後,班長竟然沒開腔瞭,看他的眼神,似乎晓得什麼。末瞭,他隻說瞭一句: 今晚的事,你們誰也不要聲張出去,要知道,我們這是在偷!傳出去每個人肯定要受處分!
這事也因而爛在我們班每個人的肚子裡,直到退伍。
有幸解開這一切的是在後來我調離瞭老連隊進瞭支隊機關。
屆時,連長和指導員也分別調支隊司令部、後勤處當參謀跟助理瞭,在一次我請他們的酒宴上,在說到老連隊時,我不禁給他們提及河南籍老兵那晚的驚魂事和說到瞭我們的所見。
本以為兩位曾經的老領導會 科學地 教导我,不料他倆卻同時陷入瞭缄默。最後,還是連長沉不住,長嘆一口氣,燃起一支香煙,說一聲: 造孽喲 ,給我道出瞭原由
這事出在我們的前任班子身上。那個女的是我們所在部隊駐地村中的一個女孩,聽說姓陳,叫什麼桂香。李波這個穿著軍裝的雜種那時是我們部隊的一個班長,長得很帥,事情就出在這問題上。他倆不知是怎麼認識的,反正好上瞭,李波還上瞭人傢,以至讓那個姑娘懷瞭娃兒。退伍時,李波帶那個女的回瞭山東的傢鄉,李波是城鎮兵,他爸媽好像還都是個當地的什麼領導,反正就不赞成李波帶回去的這個媳婦。在這種情況下,李波這個雜種居然說變臉就變臉,不做人事地將桂香打瞭回來。桂香回來後,村裡人說她是不檢點,活該是這樣的下場,背後對她指指點點。農村人沒有文明,偏巧桂香的父母也不知不懂不瞭解女兒的苦楚,反而合著外人那樣斥責她。懊悔交加的她,在一氣之下,竟喝瞭農藥,不過,幸虧傢人發現得早,及時將她送到醫院打胎、洗胃搶救。命是保下來瞭,但出院後的她從此就精神恍惚瞭,經常愛穿著個白色的連衣裙深更半夜地跑出來,抓個破棉絮塞在肚子上面,然後到處像個幽靈一樣地四處遊蕩,尤其愛在我們部隊操場的那株大樟樹下出沒
【責任編輯:月然】 贊
(散文編輯:可兒)
囚犯的妻子 第十二章 錢啊,命相連
雖然有瞭妹夫的撐腰,是禁止瞭弟媳他們不再欺負我瞭,然而在經濟上並沒給我帶來多少實...
鬥狼記1
招生招生,六年瞭,六個暑假,整整六個暑假,我都是在校辦裡等候著傢長帶著學生來報名...
傢有兒女(第二十章)
保清一傢人沉侵在兒子結婚的幸福中,媳婦翠花能幹又勤快,手不離活,活不離手,不论誰...
傢有兒女(第十九章)
麥玲的父親保清的病有點嚴重,因為縣醫院醫療條件差,看不瞭看的病,醫院要他轉院,沒...
傢有兒女(第十四章)
大人孩子都知道麥玲厲害,个别人都不敢欺負她,大人孩子欺負她的傢人,麥玲很恨他們,...
傢有兒女(第十三章)
縣裡有個會議,要一個大隊領導去開會,楊國慶非要保清去開這個會,保清一去就是四十天...
相关的主题文章:

  
   飘逝(都市
  
   衡阳油锅炉
  
   论坛回复语_232
  
   静坐常思己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Comsenz Inc.  

GMT+8, 2022-1-26 04:38 , Processed in 0.057159 second(s), 25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