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scuz! Board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678|回复: 0

冷热两用控温机 信临沂冷冻机任_3

[复制链接]

699

主题

699

帖子

3515

积分

论坛元老

Rank: 8Rank: 8

积分
3515
发表于 2018-2-26 05:20:0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html模版信任
  我是个小偷,一个地地道道的小偷。我知道这个世界上跟我一样的人千千万,但是我一个都不认得,所以、我、是孤单的。
我今年三十五岁,也可能四十五岁,反正我也记不清。但是我知道这会我跟一个叫做刚子的连在一起,我左手这会跟他的右手连在一起,因为都被铐子拷着。当然他不是小偷,他是警察。
我从没跟任何一个男人如此这样近间隔过,况且他来自温州,我居无定所,之前我们谁也没见过对方。这次在北京落网,据说要被带到温州提审,因为去年我在温州做的一次案,我记得我是偷了一个别墅的吧,谁的我也不清楚,反正都是值钱的东西,那次得手之后,我歇了许久。直到我的钱被一个叫做丽丽的妞榨干,被她一脚踢出大门,我才开始工作。
我从不相信任何人,即便是我妈,我也不会相信她。自从我十三岁被踢出家门,我时常被人踢来踢去。我不知道我的亲生父亲是哪个,在我记忆里,老妈的男人几乎每天换。就像她爱好打牌换场子一样,每天对她来说都是 新颖的。
此刻我身边的这个男人,正在闭目养神。我要是想跑,那是轻而易举的事情,可是我很好奇,那个别墅的主人到底是哪个,为什么会费这么大的神,跑到北京来大费周章呢?身边的这个小警察有着一张稚嫩的娃娃脸,一看就是那种蜜罐子里泡大的。家里条件好,想什么来什么,这种人我见得多了,可是我讨厌他们。因为我身上污点太多,我讨厌一切比我清洁的东西。甚至找女人,我也只会找那些所谓的小娼妇们,只有在她们混乱邋遢充斥腥臭味跟便宜香水的廉租屋里,我才能真正的休会快感。她们猖狂与无所顾忌的尖啼声才会让我高兴。而那些所谓清纯玉女们的扭捏作态只会让我有种呕吐的感觉。当我第一次跟这种女人在一起的时候,我受不这种感觉,立马穿衣屈服她的精神上逃离。我知道这是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固然我有时候还会想起那张在人面前无比娇羞无比清纯的脸。
动车说瞎话真的是快,车上人许多,座位上坐满了人。我还是要感激这个小警察的,为了我的体面,他居然用自己的外套盖在咱们紧紧相连在一起的手臂,这个让我的感觉十分好,可以让我抬开端来为所欲为的去看那些人。
那边一对小恋人,正在卿卿我我。他们胡作非为的拧在一起,面对一双双眼他们无所顾虑,反而越演越烈,几乎要把全部车厢变成自己的秀场。不好意思的反而是坐在他们身边的人,个个低了头,不敢瞧。不过也有很好意思的,那边一个眼镜男正在露出猥亵的笑脸,我看到了,他手上正拿着一部手机,我估量不是拍照就是摄像,我猜想他一定会在网络上发出来的吧!这两年网络,微博什么的到处都有这些货色,我都懒得去看。不过也好,据说微博的呈现,打击了一大批常常在外边逍遥的人,大家都缩紧了尾巴,怕露出原形。不过还有不知死活的,比方最近怀才不遇的一对母女,就让我很吃惊,从而让我对我的老妈轻微有了不满,你说当初要是我被她生成一个女孩子,而且长得英俊,岂不是我跟她的日子都很好过?她现在会不会也像某些贵妇一样,坐在镜头前,大侃自己当年差点就变成股神的这个神话。我真想说,中国,简直就是一个奇观蛋生的温床!
车窗外的天空更黑了,似乎开始闪电。我在里边看不到外边的一切,只是在做着无聊的猜想。突然车停了,我似乎有一种很不好的感觉。突然我想喊,可是附近没人理睬我,大家都在继续做着自己想做的事,说着自己想要说的话。只有身边的这个小警察感觉到了我的反常,他立刻睁大眼睛,看着我,他觉察到了我的不安,于是在衣服里握紧了我的手。
我是个警察,今年二十六岁。这次的任务是我第一次独立履行的任务。我讨厌身边这个龌龊的男人,据说当初他是在妓女的身上被抓获的。真不知道北京的扣留所是什么前提,才几天这个男人身上就有了腐臭的味道,可我没办法,我必需忍受他的存在,因为他是我需要完成的任务。
不过这个男人看似油滑,却很诚实。一路上他的默默无语让我很安心。真没想到这次义务会如此顺利,除了他身上那种难闻的味道,其他一切都还好。只要再过一小会我就能顺利交差,我就可以回到家,吃妈妈做的饭,洗澡、冲凉,然后跟我女朋友约会。。。享受那一切属于我的美好生活,只要不出任何意外。。。
可是现在不行,他干嘛这么缓和?我必须牢牢地节制他,于是我放松了他的手,预防他的逃脱。
时光静止了,在伟大碰撞声过后。我不知我在哪里,当我醒来的那一刻,他的眼正在看着我的脸。手臂上的铐子不知什么时候已经被打开。他为什么不跑?我极力想站起来,再一次用铐子将他拷起来,可是为什么我不能动?感到额头上有什么东西黏黏糊糊留下来,居然隐约了双眼。
别动!政府,你被压住了,等我挪开,拉你起来,
这是他跟我在一起说的第一句话,我很吃惊,但是也很听话。我就那样宁静的躺在那里,等着他把我身上的重物一一挪开。目前的我什么都不能做,我只能等待身上的重物被挪开。
其实我们都很明白,我们身边一场车祸已经产生了。我看不到天,因为还在下雨。看不到身边的一切,只能听得见醒悟过来的人发出的各种声音。有惊骇的、愤怒的、疼痛的、还有孩子们痛哭的。我知道这里没我的,我正在努力的睁大眼,在黑暗中摸索手铐的要害所在,我必须在这个霎时打开它。因为这个警察他还活着。
其实,你犯的罪也不很重,只要跟我回去说清楚,应该判不了几年的。 这是那个小警察醒来后跟我说的第一句话。真让我想去问候他的母亲。都什么时候了,居然还在担心我会逃跑。要想跑的话,在他昏迷的时候,我早就溜了。我没理他,持续当心的移动他身上的重物,尽量别给他造成不必要的损害。好歹也是条命,总比狗值钱多了。
时间过得可真够慢的,不知道过了多久,我的身上终于没有了那些妨碍。我翻身坐起,一一运动着我的身体的每个部位,居然惊喜的发现我竟然是完好无损的,当然除了头上的伤口以外。而他此刻也坐在我身边,早已精疲力竭。我摸了摸身上,除了半包烟,其他什么都没给我剩下。还好我吃饭的家伙还在,此刻它硬硬的顶在我右边胳肢窝的下部,让我那里传来一阵阵疼痛。车厢里匆匆变得嘈杂起来,开端出现埋怨声、斥责声、怒骂声。。。还有女人们的唠叨声。当然还有一直的接听电话的声音。只是外边很黑,谁都不知道到底当初我们这列动车是在哪里,更不清楚我们到底遇到了什么。本来我也想掏出电话,给单位报警,追求增援,再就是给母亲传个安然,好让她不用担心。自从我进了警局,她每天都没心安过。这次我真担心消息传得太快,让她为我担忧。可是我什么也没摸到,我只能掏出那半包香烟,伸手递给他一根,自己也叼上一根,却发现我居然没火。
这狗娘养的,我费努力气,给他救出来,居然连个谢谢都没有。早知道这样,还不如不管他,压死他更好。唉!谁让咱是小偷呢,人家是政府,啥时候政府会对咱这样的人说谢谢呢?在人家眼里,咱这号的只不过就是只蚂蚁,活着那就是挥霍,死了也就是丁点的事,还就当是以死谢罪了。我接过他递过来的香烟,怨气就消了一大半,咱这小人物,压根就不配有性格啊!我急忙掏出兜里的打火机给他点上,以后到了局子里,我还巴望着他能照料我哩。
怎么还没人来营救啊,我们到底有没有人管啊!周围不断传来这样的疑问,我也在怀疑到底出了什么故障,我们岂非被抛弃了?肯定不会,汶川那么大的地震,国度几个小时就开展了救援,更何况处在这么进步的城市之中的我们?一定是涌现了什么无奈预感的状态,不然政府不可能不会迅速救援的。我只能倡议大家进行自救,当大家听到我是一名警察的时候,都不谈话了。我自豪的相信我的身份让他们对我发生了信任。于是我开始做出安排,我安排靠门四周的男人们,去摸索看看门是否可以打开。然后安排完好无损的人,去搜索自己身边是否有受伤的,一瞬间我似乎觉得自己变成了英雄!可是合法我有点小得意的时候,身边的男人却微微吐出一个字来 屁! 这让我怒火万丈,你算什么东西,也敢在我面前表示鄙弃?于是我转过火,很严肃的跟他说 你要跟紧我,不能分开我的视线。不然我会找几个膀大腰圆的出来看着你! 我知道他不敢,由于再怎么着他也不会希望我当众揭露他的身份。
我只能跟着他,看这个傻小子指挥这么一大帮傻子们。我也懒得管,因为我知道过不了多久就会有人来了。这条铁轨那么值钱,就算不救人也不会不救钱的吧。老话说得好啊,火车一响,黄金万两啊!至于死了多少人,伤了多少人。这个问题更是跟我不要紧,社会上每天死的人无数,该死的、不该死的不是每天都在死吗?就像我,哪一天突然倒在路边,就像条狗一样,没人会去多看一眼。这不很快就从外边传来了呼喊声,我知道那是救我们的人来了。只有从这里出去,我还是一名罪犯,他还是警察,我们该咋地还咋地。老天爷安排,我也没办法。
可是当我打算跟着人群走出去的时候,为什么会有东西拽住了我的脚。妈呀!莫非有鬼?吓得我一哆嗦。赶紧蹲下去,我在心里念叨着:死鬼大哥,我虽然是个小偷,可是我不伤天害理啊,您可别。。。
大。。。大哥,求你一件事! 突然听到传来的声音,我不害怕了,原来是个人,不过听他的口吻可能就快变成鬼了
你别动,我喊人来把你拉出去! 我跟他说
大哥。。。你听我说完。我知道我活不成了。。。咳咳!有东西从我身材里穿过去。。。。大哥,我求你把这个带给我媳妇。 他伸手递给我一个皮箱,我心头一热,居然也有人叫我大哥,就着外边传过来的一点点手电筒的光芒,我看到了一张沾,满血迹的男人的脸,很年青,跟那个傻警察差不多大小吧。 别说话,傻兄弟,我喊人过来救你,你一定会没事的 我只能忍心跟他说着谎话,因为我看到有一根铁棍什么的,也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此刻从他前胸插进去后背冒了出来,他的脸色根本上跟死人已经差不多了。
大哥,我知道我没命了。我媳妇还在家等着我,你一定要把这个给她送去,我求你了大哥,我媳妇就快生了,还等着这些钱赡养娃了。 男人艰巨的说着,牢牢抓住了我的手。他用眼神死死的盯住我,盯得我害怕,长这么大我从没接触过快死的人,况且又是这么个情形下。 兄弟,兄弟,你快说啊,你还没跟我说你媳妇叫什么,你家住在哪里啊。不然我怎么找她啊! 我怕他就这样抽过去,不阐明白我可怎么找啊,可是我不敢摇摆他,我怕那根铁棍。 她叫冯淑云,我们家在xxx区。。。 我的天哪,这兄弟就这么给挂啦?我可真想骂人,这叫我怎么办?我不停的念叨这个名字跟这个xxx区,拎着皮箱一个人走下这列车厢。
这个王八蛋!真是死性不改。都这个时候了还惦念着人家的财物,当我看到他拎着一个皮箱走过来的时候,我就气不打一处来,我真想冲过去给他两个耳刮子。我火冒三丈的盯着她,他似乎一点感觉都不,我真想给他铐住,可是现在我的铐子丢了。。。
很快我们被转移了,我们被转移到温州最大的一家医院。一下车我就打算拨通医院的电话,可是他却突然冲过来,按住了我拿起电话的手。 政府,我跟您讲演一件事 看着他那张欠扁的脸,我真想。。。算了,看在他当时把我从废墟底下淘出来,我还是听听他要说的是什么吧。
政府,这个箱子是个男人临死前交给我的,他说他媳妇要生娃,急等钱用,让我一定要亲手交给他媳妇 他鬼鬼祟祟的将我拉到一边。我看看他,这样的一个人能信吗?或者他有了什么设法,捡到钱就不想再进局子了?想逃跑? 少动你的花花肠子,你们这样的我见多了,你们会有那好心? 我假装干练的跟他很严正地说。实在我进警局工作还不到一年,心里更没底。
是!是!是!我这样的您还真的见多了,在您眼里我就是一个屁!这也就是屁大一个事嘛,我说政府,要不你跟我一起给那个死鬼的老婆送过去。然后我跟您回警局如何? 他谄谀的跟我说着,满眼都是期待
你知道我不立刻通知局里,这个是多大的过错吗?是要受到处分的 我居然有点相信他说的话了。可是不及时通知局里,这件事当前是要给我档案抹黑的,那会给我终生带来多大的麻烦啊。
政府,那个死鬼的老婆急等着用钱。我怕我不亲手交给他老婆,他会回来缠着我的。再说我们现在就在温州,找到他的家里应该不是很难吧,就几个小时而已,你可以说我出事的时候逃跑了,后来又被你抓捕了,你看这样说不就没事了? 在他竭力的纵恿下,天呐!我居然许可了他!
一进医院我就看到那个傻警察,抓起电话就要往外打。我赶快给他摁住,倒不是怕进局子,从开始当小偷的那天起,我早就知道这种事是未免的。我只是想连忙完成死鬼交代的事,我可不想让他整天阴魂不散的跟着我。可是我要去做就必须首先压服这个警察。要不然他一下把我带进局子,我还怎么做了?那帮警察我可不敢相信,我可不敢相信这一皮箱得钱交给他们,还能不能到那个死鬼老婆的手里。这世上有好人我否认,但是我没见过多少个,当然我也不是好东西。我只能搬出自己的三寸不烂之舌,努力打动他,切实不行我就找机会给他一下,把他打昏,水式模温机厂家,而后我就自己举动,不过我还要提防他,这年头谁能相信谁了?见财起心的人可是为数不少啊!
幸好,他居然准许了。看来这个傻警察人还是不错滴,就冲这一点,我就能判断他当警察的时间不会很长。为什么?心软呗!那些老辣的才不会被我感动了。趁着医院正在慌乱,我随着他溜出了医院的大门。看着他看我的目光,我就知道他一定在心里骂我嘞!
此时的温州大街开始动乱着,我带着他走出病院的大门。从他口里才知道本来那个人只是跟他说了自己媳妇叫什么在哪个区,温州大了,只是知道名字跟区,这下要怎么找了,几乎晕死。这个家伙怎么就这么多事呢,必须明早无论如何也要把他带回去,以免他心里有什么鬼想法,到时候要是真的在自己手里溜掉了,那自己真的在同事们面前要颜面扫地了。可是怎么样才能尽快找到这家人呢?我不断在脑海里寻找有用的信息。于是我想起一个人来,他是我念警校的同窗,在温州市公安局户政处上班,一定会有办法解决的。可是我居然丢了手机。。。
我跟他在温州大街上走着,我知道他心里一定在诅咒我。都是我的关联他不能回家。可是我也没措施,谁让那个死鬼找到我,谁让你偏偏是个警察而我是个小偷?看着他焦虑的样子,我猜他一定是在想方法。温州是他的地盘,他一定是想找人帮忙的吧,所以我及时的掏出他的手机,递给他。那是动车出事的时候,我在他身边捡起来的,一直不想还给他,厌恶他一副踌躇满志的样子。
这家伙居然偷了我的手机,真是贼不走空啊!算了算了,我也勤得跟他计较,赶快拿过来,拨通了老同的手机。这个时候的老同因该还没睡,南方气象热,大家平时的夜生活一向都是很丰盛的。
果不其然,老同还在酒桌上。接了我的电话,没有涓滴疑难的猜忌我的头脑出了问题,可是现在的我又能说什么,只能在电话里告知他说我相信这个男人,说他实质不坏。只能为他说点好听的,好让老同及时的赶去单位,帮我查查这个叫做冯淑云的女人。
这个傻警察居然说自己相信我,老天!我还是头一回让人相信呢,当然那个死鬼除外!就冲这,哥们也不会牵连你。哥们一定会给你一个当英雄的机遇!就冲你方才在动车上的表示我也知道,你一定想当英雄想发疯了。年轻人啊,谁不会做这样的梦?我年轻那会啊也做过无数白日梦呢。
好在他的同学允许了,说自己立刻回去帮忙查。我们也只好找个地方,等着他的电话。
广场上人潮涌动,最大的屏幕上转动播出着动车出事的消息。我们也坐在喷泉边,细心的看着。这才知道,原来这次事故这么惨,算起来我们还都是荣幸的。老天!为什么我这种烂人贱命偏偏还活着?干嘛不让我也跟着去天堂呢?莫非我这号人是不配到那个地方的?傻警察买来两瓶水,扔给我一瓶,自己翻开了一瓶。他可能是在庆幸自己虎口余生的吧!因为我的关系他不敢跟自己老娘通话,怕以后单位懂得不好交代。我们只能坐在这里干等,反正我是无所谓,这个世上没人惦记我。。。
我跟他一人一瓶水就坐在广场上干等,除此之外我什么都不能做,我是真的后怕了!不外跟这次遇难的那些人比起来我还是幸运的。只是母亲这会肯定是坐立不安的,敬爱的妈妈大人,儿子不孝了,目前只能让你先担心担心了。女朋友这会可能还没下班的吧,她一定不知道这件事。等明天见到她再跟他说这些吧!
一个小时、两个小时,时间过得真慢。看那个傻警察坐立不安的样子,我就认为好笑,有什么啊,大不了明早上继承呗。不过我还是打心里佩服他,佩服他没有见财起心,要是他有了私心,立马将我逮到局子里,那个时候我是有口也说不清啊。但愿赶快得到可靠消息,早点完事好让他早点交差!
这个时候电话突然响起来了。真好听!我看他紧张的接电话的样子,我也跟着紧张起来。
终于老同电话来了,也终于有了可靠的消息,因为事故正在考察遇难者具体材料,所以很快就查出这个叫做冯淑云的,家住xxx区xx街道的xxx苑的xx大厦,21楼B座。据说真的是怀孕了,并且立刻就要到预产期。我记得很清楚,一定要记清楚!最后我吩咐老同这件事千万不能说出来,一旦说出来我这辈子就算完了,我是个警察怎么能让小偷牵着鼻子走呢?老同在那边拍了胸脯,这下我就放心了。
等我们赶到那个遇难者家里的时候,已经是凌晨1点多一点。我必须记得时间,以后回去写经由的时候,这些都是需要交代清楚的。那女人坐在沙发上,神色苍白,似乎根本不相信这个男人说的话,直到我掏出自己的警官证跟那个男人拿出拎的那个皮箱,女人简直要瓦解了!她的妈妈也几乎快要昏倒,我不得不拨通了120急救中央的电话。
这件事也就这样被我们搞定了?为什么我发觉不到我的轻松呢?以往每次只要我得手,我都会感到很轻松。可是这次为什么不会,看着眼前的这个女人没命的哭嚎,我真担心她肚子里边的孩子。为什么不让我也死掉呢?我这样的人干嘛要活在这?我真的死了也没人替我伤心,更不可能会有人记的,那些以往跟我做爱的女人,她们会想我吗?简直是屁话!当我穿上衣遵从她们的廉租屋走出来的时候可能就被她们忘却了,她们只会记得我兜里的钞票。老妈呢?可能早就不记得她还有我这样的一个儿子吧!真受不了这个女人的歇斯底里,于是我冲了从前,迅速的拿起水果篮里的那把刀,我搂住那个女人,将刀放在了她的脖子底下,所有人都惊呆了!
他怎么会突然做出这样的举措?我惊呆了。但是我是一名有着良好素质的职业警察,我迅速的掏出手枪,对着他的眉心。我大喊,要他放开那个女人!他却笑了!怎么会笑的这样开心?我真搞不懂这个人渣在想什么。他居然挑战我的枪法,这简直是我的羞辱!当他挪出发体,打算用这个女人作保护渐渐像大门挪动的时候,我的枪在一瞬间响了。。。正中眉心。我看到他居然仍是笑,一点也不吃惊。他伸手推开了女人,我这个时候才发明他抵着那个女人脖子的刀,居然是反着拿的!
傻警察,居然中了我的计。明早一定会有新闻报道,里边一定有我的照片,有我的姓名,我也会被某些人记住的。好比这个朝我开枪的傻警察,我想他会记住我一辈子,因为在他眼里我的行动是怪异的,他应当疑惑我患有很严峻的人格分裂症,不过都无所谓了,我更生机你能好好利用这次事件,说不定我,会让你成为民众眼里的英雄。 赞
(散文编纂:江熏风)
囚犯的妻子 第十二章 钱啊,命相连
虽然有了妹夫的撑腰,是阻拦了弟媳他们不再欺负我了,但是在经济上并没给我带来多少实...
斗狼记1
招生招生,六年了,六个暑假,整整六个暑假,我都是在校办里等待着家长带着学生来报名...
家有儿女(第二十章)
保清一家人沉侵在儿子结婚的幸福中,媳妇翠花能干又勤快,手不离活,活不离手,不管谁...
家有儿女(第十九章)
麦玲的父亲保清的病有点重大,因为县医院医疗条件差,看不了看的病,医院要他转院,没...
家有儿女(第十四章)
大人孩子都知道麦玲厉害,普通人都不敢欺负她,大人孩子欺侮她的家人,麦玲很恨他们,...
家有儿女(第十三章)
县里有个会议,要一个大队引导去开会,杨国庆非要保清去开这个会,保清一去就是四十天...
  我是個小偷,一個地隧道道的小偷。我知道這個世界上跟我一樣的人千千萬,但是我一個都不認得,所以、我、是孤獨的。
我今年三十五歲,也可能四十五歲,反正我也記不清。然而我知道這會我跟一個叫做剛子的連在一起,我左手這會跟他的右手連在一起,因為都被銬子拷著。當然他不是小偷,他是警察。
我從沒跟任何一個男人如此這樣近距離過,況且他來自溫州,我居無定所,之前我們誰也沒見過對方。這次在北京落網,據說要被帶到溫州提審,因為去年我在溫州做的一次案,我記得我是偷瞭一個別墅的吧,誰的我也不明白,反正都是值錢的東西,那次得手之後,我歇瞭良久。直到我的錢被一個叫做麗麗的妞榨幹,被她一腳踢出大門,我才開始工作。
我從不相信任何人,即使是我媽,我也不會相信她。自從我十三歲被踢出傢門,南宁油加热器,我經常被人踢來踢去。我不知道我的親生父親是哪個,在我記憶裡,老媽的男人幾乎每天換。就像她喜歡打牌換場子一樣,每天對於她來說都是 新鮮的。
此刻我身邊的這個男人,正在閉目養神。我要是想跑,那是輕而易舉的事件,可是我很好奇,那個別墅的主人到底是哪個,為什麼會費這麼大的神,跑到北京來大費周章呢?身邊的這個小警察有著一張稚嫩的娃娃臉,一看就是那種蜜罐子裡泡大的。傢裡條件好,想什麼來什麼,這種人我見得多瞭,可是我討厭他們。因為我身上污點太多,我討厭一切比我幹凈的東西。甚至找女人,我也隻會找那些所謂的小娼婦們,隻有在她們凌亂骯臟充滿腥臭味跟廉價香水的廉租屋裡,我才干真正的體驗快感。她們瘋狂與無所顧忌的尖叫聲才會讓我興奮。而那些所謂清純玉女們的摇摆作態隻會讓我有種嘔吐的感覺。當我第一次跟這種女人在一起的時候,我受不這種感覺,立馬穿衣服從她的肉體上逃離。我知道這是第一次也是最後一次。雖然我有時候還會想起那張在人面前無比嬌羞無比清純的臉。
動車說實話真的是快,車上人良多,座位上坐滿瞭人。我還是要感谢這個小警察的,為瞭我的體面,他居然用自己的外套蓋在我們緊緊相連在一起的手臂,這個讓我的感覺非常好,可以讓我抬起頭來隨心所欲的去看那些人。
那邊一對小戀人,正在卿卿我我。他們肆無忌憚的擰在一起,面對一雙雙眼他們無所顧忌,反而越演越烈,幾乎要把整個車廂變成自己的秀場。不好意思的反而是坐在他們身邊的人,個個低瞭頭,不敢瞧。不過也有很好心思的,那邊一個眼鏡男正在露出猥褻的笑颜,我看到瞭,他手上正拿著一部手機,我估計不是拍照就是攝像,我料想他一定會在網絡上發出來的吧!這兩年網絡,微博什麼的到處都有這些東西,我都懶得去看。不過也好,據說微博的出現,打擊瞭一大量經常在外邊逍遙的人,大傢都縮緊瞭尾巴,怕露出本相。不過還有不知死活的,比喻最近脫穎而出的一對母女,就讓我很吃驚,從而讓我對我的老媽略微有瞭不滿,你說當初要是我被她天生一個女孩子,而且長得美丽,豈不是我跟她的日子都很好過?她現在會不會也像某些貴婦一樣,坐在鏡頭前,大侃自己當年差點就變成股神的這個神話。我真想說,中國,簡直就是一個奇跡蛋生的溫床!
車窗外的天空更黑瞭,好像開始閃電。我在裡邊看不到外邊的所有,隻是在做著無聊的猜測。突然車停瞭,我仿佛有一種很不好的感覺。突然我想喊,可是周围沒人理會我,大傢都在繼續做著自己想做的事,說著自己想要說的話。隻有身邊的這個小警察感覺到瞭我的变态,他破刻睜大眼睛,看著我,他察覺到瞭我的不安,於是在衣服裡握緊瞭我的手。
我是個警察,今年二十六歲。這次的任務是我第一次獨立執行的任務。我討厭身邊這個骯臟的男人,據說當初他是在妓女的身上被抓獲的。真不知道北京的扣押所是什麼條件,才幾天這個男人身上就有瞭腐臭的味道,可我沒辦法,我必須忍耐他的存在,因為他是我须要完成的任務。
不過這個男人看似圆滑,卻很老實。一路上他的默默無語讓我很安心。真沒想到這次任務會如斯順利,除瞭他身上那種難聞的滋味,其他一切都還好。隻要再過一小會我就能順利交差,我就能够回到傢,吃媽媽做的飯,洗澡、沖涼,然後跟我女友人約會。。。享受那一切屬於我的美妙生涯,隻要不出任何意外。。。
可是現在不行,他幹嘛這麼緊張?我必須紧紧地把持他,於是我抓緊瞭他的手,避免他的逃脫。
時間靜止瞭,在宏大碰撞聲過後。我不知我在哪裡,當我醒來的那一刻,他的眼正在看著我的臉。手臂上的銬子不知什麼時候已經被打開。他為什麼不跑?我極力想站起來,再一次用銬子將他拷起來,可是為什麼我不能動?感覺額頭上有什麼東西黏黏糊糊留下來,居然含混瞭雙眼。
別動!政府,你被壓住瞭,等我挪開,拉你起來,
這是他跟我在一起說的第一句話,我很吃驚,但是也很聽話。我就那樣安靜的躺在那裡,等著他把我身上的重物逐一挪開。目前的我什麼都不能做,我隻能期待身上的重物被挪開。
其實我們都很明确,我們身邊一場車禍已經發生瞭。我看不到天,因為還在下雨。看不到身邊的一切,隻能聽得見觉悟過來的人發出的各種聲音。有驚恐的、惱怒的、痛苦悲伤的、還有孩子們痛哭的。我知道這裡沒我的,我正在努力的睜大眼,在黑暗中探索手銬的關鍵所在,我必須在這個瞬間打開它。因為這個警察他還活著。
其實,你犯的罪也不很重,隻要跟我回去說清楚,應該判不瞭幾年的。 這是那個小警察醒來後跟我說的第一句話。真讓我想去問候他的母親。都什麼時候瞭,居然還在擔心我會逃跑。要想跑的話,在他昏迷的時候,我早就溜瞭。我沒理他,繼續警惕的挪動他身上的重物,盡量別給他造成不用要的傷害。好歹也是條命,總比狗值錢多瞭。
時間過得可真夠慢的,不知道過瞭多久,我的身上終於沒有瞭那些阻礙。我翻身坐起,一一活動著我的身體的每個部位,居然驚喜的發現我居然是完好無損的,當然除瞭頭上的傷口以外。而他此刻也坐在我身邊,早已筋疲力盡。我摸瞭摸身上,除瞭半包煙,其余什麼都沒給我剩下。還好我吃飯的傢夥還在,此刻它硬硬的頂在我右邊胳肢窩的下部,讓我那裡傳來一陣陣疼痛。車廂裡漸漸變得嘈雜起來,開始出現抱怨聲、叱責聲、怒罵聲。。。還有女人們的嘮叨聲。當然還有不斷的接聽電話的聲音。隻是外邊很黑,誰都不知道到底現在我們這列動車是在哪裡,更不清晰我們到底碰到瞭什麼。底本我也想掏出電話,給單位報警,尋求支援,再就是給母親傳個安全,好讓她不必擔心。自從我進瞭警局,她每天都沒心安過。這次我真擔心消息傳得太快,讓她為我擔心。可是我什麼也沒摸到,我隻能掏出那半包香煙,伸手遞給他一根,自己也叼上一根,卻發現我居然沒火。
這狗娘養的,我費盡力氣,給他救出來,居然連個謝謝都沒有。早知道這樣,還不如不论他,壓死他更好。唉!誰讓咱是小偷呢,人傢是政府,啥時候政府會對咱這樣的人說謝謝呢?在人傢眼裡,咱這號的隻不過就是隻螞蟻,活著那就是浪費,死瞭也就是丁點的事,還就當是以死謝罪瞭。我接過他遞過來的香煙,怨氣就消瞭一大半,咱這君子物,壓根就不配有脾氣啊!我趕忙掏出兜裡的打火機給他點上,以後到瞭局子裡,我還巴望著他能照顧我哩。
怎麼還沒人來營救啊,我們到底有沒有人管啊!四处不斷傳來這樣的疑問,我也在懷疑到底出瞭什麼故障,我們難道被遺棄瞭?肯定不會,汶川那麼大的地震,國傢幾個小時就展開瞭救援,更何況處在這麼先進的城市之中的我們?一定是出現瞭什麼無法預料的狀況,不然政府不可能不會迅速救济的。我隻能建議大傢進行自救,當大傢聽到我是一名警察的時候,都不說話瞭。我驕傲的相信我的身份讓他們對我產生瞭信赖。於是我開始做出安排,我部署靠門邻近的男人們,去摸索看看門是否可以打開。然後支配完好無損的人,去搜寻自己身邊是否有受傷的,一瞬間我好像覺得自己變成瞭英雄!可是正當我有點小自得的時候,身邊的男人卻輕輕吐出一個字來 屁! 這讓我怒火萬丈,你算什麼東西,也敢在我眼前表现藐視?於是我轉過頭,很嚴肅的跟他說 你要跟緊我,不能離開我的視線。不然我會找幾個膀大腰圓的出來看著你! 我知道他不敢,因為再怎麼著他也不會盼望我當眾戳穿他的身份。
我隻能跟著他,看這個傻小子指揮這麼一大幫傻子們。我也懶得管,因為我知道過不瞭多久就會有人來瞭。這條鐵軌那麼值錢,就算不救人也不會不救錢的吧。老話說得好啊,火車一響,黃金萬兩啊!至於死瞭多少人,傷瞭多少人。這個問題更是跟我沒關系,社會上天天死的人無數,該死的、不該死的不是每天都在逝世嗎?就像我,哪一天突然倒在路邊,就像條狗一樣,沒人會去多看一眼。這不很快就從外邊傳來瞭吆喝聲,我知道那是救我們的人來瞭。隻要從這裡出去,我還是一名罪犯,他還是警察,我們該咋地還咋地。老天爺支配,我也沒辦法。
可是當我打算跟著人群走出去的時候,為什麼會有東西拽住瞭我的腳。媽呀!莫非有鬼?嚇得我一发抖。趕忙蹲下去,我在心裡念叨著:死鬼大哥,我雖然是個小偷,可是我不傷天害理啊,您可別。。。
大。。。大哥,求你一件事! 突然聽到傳來的聲音,我不惧怕瞭,原來是個人,不過聽他的口氣可能就快變成鬼瞭
你別動,我喊人來把你拉出去! 我跟他說
大哥。。。你聽我說完。我知道我活不成瞭。。。咳咳!有東西從我身體裡穿過去。。。。大哥,我求你把這個帶給我媳婦。 他伸手遞給我一個皮箱,我心頭一熱,居然也有人叫我大哥,就著外邊傳過來的一點點手電筒的光線,我看到瞭一張沾,滿血跡的男人的臉,很年輕,跟那個傻警察差未几大小吧。 別說話,傻兄弟,我喊人過來救你,你一定會沒事的 我隻能忍心跟他說著假話,因為我看到有一根鐵棍什麼的,高温模温机,也不知道從哪裡冒出來,此刻從他前胸插進去後背冒瞭出來,他的臉色基础上跟死人已經差不多瞭。
大哥,我知道我沒命瞭。我媳婦還在傢等著我,你必定要把這個給她送去,我求你瞭大哥,我媳婦就快生瞭,還等著這些錢養活娃瞭。 男人艱難的說著,緊緊捉住瞭我的手。他用眼神死死的盯住我,盯得我畏惧,長這麼大我從沒接觸過快死的人,況且又是這麼個情況下。 兄弟,兄弟,你快說啊,你還沒跟我說你媳婦叫什麼,你傢住在哪裡啊。不然我怎麼找她啊! 我怕他就這樣抽過去,不說清楚我可怎麼找啊,可是我不敢搖晃他,我怕那根鐵棍。 她叫馮淑雲,我們傢在xxx區。。。 我的天哪,這兄弟就這麼給掛啦?我可真想罵人,這叫我怎麼辦?我不停的念叨這個名字跟這個xxx區,拎著皮箱一個人走下這列車廂。
這個混蛋蛋!真是死性不改。都這個時候瞭還惦記著人傢的財物,當我看到他拎著一個皮箱走過來的時候,我就氣不打一處來,我真想沖過去給他兩個耳刮子。我怒氣沖沖的盯著她,他似乎一點感覺都沒有,我真想給他銬住,可是現在我的銬子丟瞭。。。
很快我們被轉移瞭,我們被轉移到溫州最大的一傢醫院。一下車我就盘算撥通醫院的電話,可是他卻突然沖過來,按住瞭我拿起電話的手。 政府,我跟您報告一件事 看著他那張欠扁的臉,我真想。。。算瞭,看在他當時把我從廢墟底下淘出來,我還是聽聽他要說的是什麼吧。
政府,這個箱子是個男人臨死前交給我的,他說他媳婦要生娃,急等錢用,讓我一定要親手交給他媳婦 他鬼头鬼脑的將我拉到一邊。我看看他,這樣的一個人能信嗎?或者他有瞭什麼主意,撿到錢就不想再進局子瞭?想逃跑? 少動你的花花腸子,你們這樣的我見多瞭,你們會有那善意? 我裝作老練的跟他很嚴肅地說。其實我進警局工作還不到一年,心裡更沒底。
是!是!是!我這樣的你還真的見多瞭,在您眼裡我就是一個屁!這也就是屁大一個事嘛,我說政府,要不你跟我一起給那個死鬼的老婆送過去。然後我跟您回警局如何? 他討好的跟我說著,滿眼都是等待
你知道我不立刻告诉局裡,這個是多大的錯誤嗎?是要受到處罰的 我居然有點相信他說的話瞭。可是不迭時通知局裡,這件事以後是要給我檔案争光的,那會給我毕生帶來多大的麻煩啊。
政府,那個死鬼的老婆急等著用錢。我怕我不親手交給他老婆,他會回來纏著我的。再說我們現在就在溫州,找到他的傢裡應該不是很難吧,就幾個小時罢了,你可以說我失事的時候逃跑瞭,後來又被你抓捕瞭,你看這樣說不就沒事瞭? 在他極力的縱恿下,天吶!我居然答應瞭他!
一進醫院我就看到那個傻警察,抓起電話就要往外打。我趕緊給他摁住,倒不是怕進局子,南宁风冷式冷水机,從開始當小偷的那天起,我早就知道這種事是難免的。我隻是想趕緊实现死鬼交代的事,我可不想讓他终日陰魂不散的跟著我。可是我要去做就必須首先說服這個警察。要不然他一下把我帶進局子,我還怎麼做瞭?那幫警察我可不敢相信,我可不敢相信這一皮箱得錢交給他們,還能不能到那個死鬼老婆的手裡。這世上有好人我承認,但是我沒見過幾個,當然我也不是好東西。我隻能搬出自己的三寸不爛之舌,尽力打動他,實在不行我就找機會給他一下,把他打昏,然後我就自己行動,不過我還要防备他,這年頭誰能相信誰瞭?見財起心的人可是為數不少啊!
幸好,他居然答應瞭。看來這個傻警察人還是不錯滴,就沖這一點,我就能斷定他當警察的時間不會很長。為什麼?心軟唄!那些老辣的才不會被我打動瞭。趁著醫院正在忙亂,我跟著他溜出瞭醫院的大門。看著他看我的眼光,我就知道他一定在心裡罵我嘞!
此時的溫州大街開始騷亂著,我帶著他走出醫院的大門。從他口裡才知道原來那個人隻是跟他說瞭本人媳婦叫什麼在哪個區,溫州大瞭,隻是知道名字跟區,這下要怎麼找瞭,簡直暈死。這個傢夥怎麼就這麼多事呢,必須明早無論如何也要把他帶回去,省得他心裡有什麼鬼主张,到時候要是真的在自己手裡溜掉瞭,那自己真的在共事們面前要顏面掃地瞭。可是怎麼樣能力盡快找到這傢人呢?我不斷在腦海裡尋找有用的信息。於是我想起一個人來,他是我念警校的同學,在溫州市公安局戶政處上班,一定會有辦法解決的。可是我居然丟瞭手機。。。
我跟他在溫州大巷上走著,我知道他心裡一定在咒罵我。都是我的關系他不能回傢。可是我也沒辦法,誰讓那個死鬼找到我,誰讓你偏偏是個警察而我是個小偷?看著他着急的樣子,我猜他一定是在想辦法。溫州是他的地盤,他一定是想找人幫忙的吧,所以我及時的掏出他的手機,遞給他。那是動車出事的時候,我在他身邊撿起來的,始终不想還給他,討厭他一副趾高氣揚的樣子。
這傢夥竟然偷瞭我的手機,真是賊不走空啊!算瞭算瞭,我也懶得跟他計較,趕緊拿過來,撥通瞭老同的手機。這個時候的老同因該還沒睡,南方天氣熱,大傢平時的夜生活一贯都是很豐富的。
果不其然,老同還在酒桌上。接瞭我的電話,沒有絲毫疑問的懷疑我的腦子出瞭問題,可是現在的我又能說什麼,隻能在電話裡告訴他說我相信這個男人,說他本質不壞。隻能為他說點好聽的,好讓老同及時的趕去單位,幫我查查這個叫做馮淑雲的女人。
這個傻警察居然說自己相信我,老天!我還是頭一回讓人相信呢,當然那個死鬼除外!就沖這,哥們也不會連累你。哥們一定會給你一個當豪杰的機會!就沖你剛才在動車上的表現我也晓得,你一定想當英雄想發瘋瞭。年輕人啊,誰不會做這樣的夢?我年輕那會啊也做過無數白日夢呢。
好在他的同學答應瞭,說自己立即回去幫忙查。我們也隻好找個地方,等著他的電話。
廣場上人潮湧動,最大的屏幕上滾動播出著動車出事的新聞。我們也坐在噴泉邊,仔細的看著。這才知道,原來這次事故這麼慘,算起來我們還都是幸運的。老天!為什麼我這種爛人賤命偏偏還活著?幹嘛不讓我也跟著去天堂呢?难道我這號人是不配到那個处所的?傻警察買來兩瓶水,扔給我一瓶,自己打開瞭一瓶。他可能是在慶幸自己死裡逃生的吧!因為我的關系他不敢跟自己老娘通話,怕以後單位瞭解不好交代。我們隻能坐在這裡幹等,反正我是無所謂,這個世上沒人惦記我。。。
我跟他一人一瓶水就坐在廣場上幹等,除此之外我什麼都不能做,我是真的後怕瞭!不過跟這次遇難的那些人比起來我還是幸運的。隻是母親這會确定是坐卧不宁的,親愛的媽媽大人,兒子不孝瞭,目前隻能讓你先擔心擔心瞭。女朋友這會可能還沒放工的吧,她一定不知道這件事。等来日見到她再跟他說這些吧!
一個小時、兩個小時,時間過得真慢。看那個傻警察如坐针毡的樣子,我就覺得可笑,有什麼啊,大不瞭明早上繼續唄。不過我還是打心裡佩服他,信服他沒有見財起心,要是他有瞭私心,立馬將我逮到局子裡,那個時候我是有口也說不清啊。但願趕緊得到牢靠消息,早點完事好讓他早點交差!
這個時候電話忽然響起來瞭。真好聽!我看他緊張的接電話的樣子,我也跟著緊張起來。
終於老同電話來瞭,也終於有瞭可靠的新闻,因為事变正在調查遇難者詳細資料,所以很快就查出這個叫做馮淑雲的,傢住xxx區xx街道的xxx苑的xx大廈,21樓B座。據說真的是懷孕瞭,並且馬上就要到預產期。我記得很清楚,一定要記清楚!最後我囑咐老同這件事千萬不能說出來,一旦說出來我這輩子就算完瞭,我是個警察怎麼能讓小偷牽著鼻子走呢?老同在那邊拍瞭胸脯,這下我就释怀瞭。
等我們趕到那個遇難者傢裡的時候,已經是清晨1點多一點。我必須記得時間,以後回去寫經過的時候,這些都是需要交代清楚的。那女人坐在沙發上,臉色蒼白,似乎基本不信任這個男人說的話,直到我取出自己的警官證跟那個男人拿出拎的那個皮箱,女人幾乎要崩潰瞭!她的媽媽也幾乎快要昏倒,我不得不撥通瞭120急救核心的電話。
這件事也就這樣被我們搞定瞭?為什麼我覺察不到我的輕松呢?以往每次隻要我到手,我都會覺得很輕松。可是這次為什麼不會,看著面前的這個女人沒命的哭嚎,我真擔心她肚子裡邊的孩子。為什麼不讓我也死掉呢?我這樣的人幹嘛要活在這?我真的死瞭也沒人替我傷心,更不可能會有人記的,那些以往跟我做愛的女人,她們會想我嗎?簡直是屁話!當我穿上衣服從她們的廉租屋走出來的時候可能就被她們忘記瞭,她們隻會記得我兜裡的鈔票。老媽呢?可能早就不記得她還有我這樣的一個兒子吧!真受不瞭這個女人的歇斯底裡,於是我沖瞭過去,敏捷的拿起生果籃裡的那把刀,我摟住那個女人,將刀放在瞭她的脖子底下,所有人都驚呆瞭!
他怎麼會突然做出這樣的舉動?我驚呆瞭。但是我是一名有著良好素質的職業警察,我迅速的掏出手槍,對著他的眉心。我大喊,要他放開那個女人!他卻笑瞭!怎麼會笑的這樣開心?我真搞不懂這個人渣在想什麼。他居然挑釁我的槍法,這簡直是我的恥辱!當他挪動身體,打算用這個女人作掩護缓缓像大門移動的時候,我的槍在一瞬間響瞭。。。正中眉心。我看到他居然還是笑,一點也不吃驚。他伸手推開瞭女人,我這個時候才發現他抵著那個女人脖子的刀,居然是反著拿的!
傻警察,居然中瞭我的計。明早一定會有新聞報道,裡邊一定有我的照片,有我的姓名,我也會被某些人記住的。比方這個朝我開槍的傻警察,我想他會記住我一輩子,因為在他眼裡我的行為是怪異的,他應該懷疑我患有很嚴重的人格决裂癥,不過都無所謂瞭,我更愿望你能好好应用這次事件,說不定我,會讓你成為大眾眼裡的好汉。 贊
(散文編輯:江南風)
囚犯的妻子 第十二章 錢啊,命相連
雖然有瞭妹夫的撐腰,是禁止瞭弟媳他們不再欺負我瞭,但是在經濟上並沒給我帶來多少實...
鬥狼記1
招生招生,六年瞭,六個暑假,整整六個暑假,我都是在校辦裡等候著傢長帶著學生來報名...
傢有兒女(第二十章)
保清一傢人沉侵在兒子結婚的幸福中,媳婦翠花能幹又勤快,手不離活,活不離手,无论誰...
傢有兒女(第十九章)
麥玲的父親保清的病有點嚴重,因為縣醫院醫療條件差,看不瞭看的病,醫院要他轉院,沒...
傢有兒女(第十四章)
大人孩子都知道麥玲厲害,个别人都不敢欺負她,大人孩子欺負她的傢人,麥玲很恨他們,...
傢有兒女(第十三章)
縣裡有個會議,要一個大隊領導去開會,楊國慶非要保清去開這個會,保清一去就是四十天...
相关的主题文章:

  
   板材挤出机温度把持体系
  
   青莲花
  
   面超黑夜 心暖花开
  
   (小品)会过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Comsenz Inc.  

GMT+8, 2022-1-26 07:23 , Processed in 0.062530 second(s), 25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