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scuz! Board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1056|回复: 0

模块冷水机 电加热导

[复制链接]

699

主题

699

帖子

3515

积分

论坛元老

Rank: 8Rank: 8

积分
3515
发表于 2018-3-12 12:40:3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html模版仁慈的村落

那天傍晚,先是有人高声的喊叫:打架啦!接着很多人影晃动,村庄里的男女老少纷纭从家里出来。在村口打麦场!不知道谁又叫了一声,于是人流呼啦就转向村口的土路,咋回事呀?谁跟谁打?
村口打麦场广阔平坦,方圆几亩地的样子,被许多老柳树围绕着,现在是夏天,麦子收割早已完结,只有几个麦秸垛松疏松散的站在那里发愣,可是今天情况不一样了,很远就听到大声地吆喝和铁器撞击的爆裂声音,而最早到来的村民显然是受到了惊吓,慢慢地向撤退步,后来的人们当然要看个毕竟,涌到近前,却也都惊呆了!
地上横七竖八的躺着一些穿黑衣的男人,还有三四个同样穿黑衣的人围着一个土布汗衫的中年男人拼命厮打,黑衣人手上都有家伙,是大刀和长长的明晃晃的剑,中年男人手里也有一把剑,血迹斑斑,眼光甚是凶恶。谁也没见过如此凶残的打斗局面,村民们开始往后躲避,但他们又不愿离去,只由于他们的惊诧还有一个主要的因素,那个中年男人他们都很熟习,居然,是憨大个子,在本村生涯了十多少年的本土人,几脚也砸不出个屁的男人。
又有一个黑衣人大叫一声摔倒在地,脖子上血花飞溅,憨大个子动作快的让人目眩纷乱,当当当架住两个人的刀剑,不知怎么,那刀剑砰地一声飞射出去,村民们惊叫着躲闪,其中一把剑哐地扎进一棵柳树树干中,兀自弹晃不止!
目迷五色之间,诺大的打麦场旁边只有一个人还站着,憨大个子一身的鲜血,手中剑不怒自鸣,这不是他们熟捻得像自家人一样的那个男人。打麦场外,男女老少哑然无声,此时夕阳快要闭幕,更营造出一片肃杀阴沉的气象。乡亲们!憨大个子声音消沉的发话了,此事与各位无干,该回去都回去吧!他低下头想了想,走到一块清洁的处所,迅疾的以剑代笔写下一行字,剑锋到处,深如沟壑。有人伸长脖子看着轻声的念道:杀人者河北孟飞虎!嘿!他著名字,本来叫孟飞虎哇。嗯,这名字才干势,像他。人们小声的交流着庞杂的眼神,轻声嗡嗡着。
抬开端来时,憨大个子竟是一脸的泪水了,对!我姓孟,孟飞虎!承蒙乡亲们十几年来关照,孟某这厢有礼了!其余的不必多说,你们知道多了也无好处,此地孟某未然无奈留住,只好告辞了!多年来的恩惠厚谊,以后缓缓回报吧!不待世人反映,憨大个子孟飞虎吸口吻几个箭步一掠丈余,眨眼间,清影远去。。。。
没有像平时发生个什么事情大家都大呼小叫的谈论,也没有人敢往打麦场的中间去看看现场,人们表情严正地慢慢各回自己的家,那一晚,没人饮酒没人赌钱没有哪个女人发出一丁点淫声浪凋,村子宁静的极不畸形,狗们鸡鸭们也尽量躲在暗处,闭紧了嘴巴,究竟这样的大事件,哪个遇见过呢。

(二)


第二天快吃午饭的时候,一大队缓和兮兮的捕快把整个村子包抄了。未几就闻声大头保长和他儿子敲着铜锣在村子里扯着嗓子喊:都到老祠堂门口集中!官人们要训话了!大家伙都到老祠堂门口!沉寂了一袋烟的工夫之后,各家的门吱吱哑哑翻开了,人们慢慢的往老祠堂走,没人说话,或者是不知道说什么,经由了一夜的回味,大家的眼睛里仍然透着某种茫然,是真的吗?憨大个子呀!血淋淋的记忆好像压制着人们的呼吸,整个村子素来没有这么繁重如冰,冷僻的让人颤抖。
捕快头是本县城南的赵四,一对三角眼尤其令人印象深入,此刻他把嘴巴抿得牢牢的,肌肉僵直,昨夜二更天接到线报,不到晌午就赶到了现场,对此他仍是很满足的,毕竟百多里的脚程呢。封闭现场,巡检四处,集中村民,验伤取证,同来的大局部都是办案的老手,这些个都不肖他吩咐,进入案发地,所有都井井有条的进行起来,只是做捕快那么多年,当他看到打麦场上那一堆尸体的时候,他还是禁不住的战栗不已,凶手是怎么的人呐,下手如此凶狠,有两个,半边脸都切掉了,还有一个,由头顶下来,被分作两半,全部打麦场像一个屠宰场,大片小片的血迹各型各状,好像漫天的血雨倾盆而下,只留下这些眼睛圆睁或闭着眼的木头一样的尸体,疏散在这不到两亩地的场子里,那情形,别提有多可怕了。他名义上还是不留余地的嘱咐着做这做那,安抚着一干手下的情感,但那心坎深处有些惶惑,让自己始终定不下神来,直到站在这个破旧的祠堂前面,依然心惊肉跳。
谁来说说。他故作雀跃的看着面前和他一样面有惊惧的众人,谁先看到的,什么时候开端的,什么都能够说,不用惧怕,知道什么说什么,说错了也不要紧。眨一下眼,他的脸上泛起些阴险的笑意,死那么多人,不说可不行,跑不脱的。他深深的呼吸数次,然后抱起两臂,眼角斜向肥头大耳的保长,开始吧!

(三)

要挟加利诱之后,终于有人启齿了,是村里的孤寡老头李木匠。最早的时候我看见有一群人在村口谈话,嗯,就是那些穿黑衣服的人,我感到奇异呀,但不敢问人家呢,都拿着家伙。后来我不是去拾粪来着嘛,他们就叫住我了,客气,很客气,问我这村里有没有一个个子高大四十左右的男人,左耳有一道疤,说话北方口音。我什么也没说,谁知道是找憨大个子呢。我就说不清晰,你们可以去村里打听探听。人家也没说什么,我就继承走我的路了。
我在打麦场边上我家菜地里拉屎来着,王寡妇的独养儿子柱子小心翼翼地带着哭腔说,就看见憨大个子从村口河边走过来,这群人就拦住了,还在那说了一会儿话呢,似乎说是什么堂主,开始很尊重的样子,行了礼,不知怎么的,憨大个子就恼了,给那个领头的一个大嘴巴子,完了大声嚷嚷,别再来烦我,我说不知道就是不晓得,爷是什么样的人?容得你们这些小辈儿来作践!就往打麦场走,这伙人嘀嘀咕咕的随后就跟上去,又说了什么也听不到了,突然就打起来了,憨大个子真厉害,抢过一把剑一下子就砍翻两个,吓逝世我了,屁股没擦就往村里跑,是,是我喊的,打架嘛!我怕得要死,喊大家都出来看看的。。。。
大头保长也仿佛醒过神来,是我派人报的信,唉!那么多的人命啊,我咋敢瞒哄呢,当时就让我本家侄儿往县里赶,村里谁见过这阵仗?憨大个子是十几年前来的,见他的时候像个要饭的,窝在村头韩老八的田埂上饿昏了,是大家把他救下了,后来就留下了呗!千恩万谢的,自己种地,种菜,人诚实八脚的,不爱说话,谁有个事体叫他,没有不应承的,是个好人呐!咋会这样呢?咋会这样呢?
是好人,尖嘴猴腮的刘一手唏嘘的站出来叫道,一定是他了。大家癔症之间他持续说,我的手,你们知道我以前四肢不干净,有一天我偷了邻村的一头驴正筹备往县城里赶,半道一个蒙面的大个子拦住了我,捏断了我这只手啊,可是。。。可是,他吩咐我把驴给人家送去后,又给我一些银两,说是,好好孝顺你妈,男人大丈夫,别干这龌蹉的事件,一定是他,我不怪你捏断我的手啊,憨大个子,从那以后我再没动过别人的一点东西,老娘爱好,我也安生啊!
王寡妇也站出来了,她扑通一声跪在赵四眼前,捕快老爷,憨大个子真是好人呢,咱们家柱子,村后张老汉的女儿莺儿在河里游玩,差点淹死,也是憨大个子给救出来的,一手一个,那么大的劲儿,这都几年啦,我都没怎么谢过人家呢。
几个人的诉说像是唤醒了人们的记忆,一直地有人出来说话,大家把村里近些年来发生的不寻常的事情都心安理得的安在憨大个子身上,是啊,不显山不露水的,那么大能耐的人,这些事情不是他做的还能是谁呢?这不就是传说中的大侠客吗?

(四)

轮到赵四迷糊了,一个杀人恶魔,在村民眼里,竟是这样的造型,这是他无论如何也没有想到的。在他心里面是这样一个模式,这个叫孟飞虎的罪犯,早些年必定是犯了极大的案子,不得已才流浪此地,最后,同伙们千方百计的找到他,大家语言不和,分赃不均,导致了这场大混战,他仗着一身武艺,杀害了这帮老相识,没措施在隐匿下去了,继而又远走高飞了。这才是公道的完全的推理,可是,这些笨拙的村民为什么把他描绘成如斯善良可亲的人呢?思衬很久,他举起手,带着固有的森严大声禁止了众人的缭乱。诸位乡亲,大家稍安勿躁,请听在下说几句,好人坏人当初已不重要,此人此次杀人是确实无疑的,至于究竟如何引起如何发生待考察之后才干知晓,在下这就回县城向官长复命,尽快给大家一个交代,此乃大案,案犯毫不会再做停留,大家也不必太过惶恐,该做什么做什么,须要配合的时候,还请诸位乡亲多加帮助,多谢了!我等这就告辞了!
一辆驴车搭走了十几具尸体,待捕快们的身影在村口渐渐消散的时候,整个村子又回归了安静,像是什么也没有发生过似的,夏夜闷热,村民们却不再扎堆宵夜,而是各回各家,到处烛火晶莹,但除了孩子们,没有人能坦然入睡了。

(五)

谁知道一拖就是半年之后了。
这期间,许多大小官员简直踏平了村子,来交往往不厌其烦,可始终是没有个成果,跟着时间推移,匆匆地,来的人越来越少了,后来,竟像是没有人再提及。大头保长偶然去县城庭训,也不再有什么新颖货色带回来,毕竟时光可以洗去一切,而节令缓缓进入冬天,霜降之后,一场大雪陡然落下来,天地间纯粹异样,连打麦场也笼罩的结结实实,快过年啦!
邻近过年的一个晚上,王寡妇喂完猪之后,习惯的拿起针线坐在油灯下給柱子补衣衫,孩子白天贪玩,晚上就好睡,吃了饭就躺床上了。王寡妇哼着古老的城市小调神色安详的做着活计,就待快实现的时候,忽听着院子里哗啦一声音动,她警惕的起身开门查看,院子里的积雪没有清算,很明白的可以看见雪地上有一个包裹样的东西,走近前俯身下来,一摸,硬硬的,棱角明显,打开细看,却是几大个元宝,边角斗檐飞翅,沉甸甸的润滑无比,她被这情景惊得呆住了,这不恰是天上落下金元宝吗?怎么回事?
这一晚,实在不止王寡妇,村里的每一家院子里没有落空的都多了这样的元宝,人们心下惊愕不已,但却又无人敢说给别人,胆大妄为的珍藏好了,而后摆了神位,一家老小的磕头上香,老天保佑呢,这不是好日子来了。
只是不知道谁先起的头,闲话的时候,溘然提起了憨大个子,众村民猛然心底亮堂了,必定是如此啊,憨大个子想着我们呢,他当然是重情重义的汉子!几家有亲戚的试着把元宝的事情说了出来,众人都作梦似的怔住了!每家都有呢!不是他还能是谁?

(六)

终于没有人据说拿住了憨大个子,村民们像是为本人庆幸一样而乐不可支,每到有人一说起那个薄暮,即时就围了一堆,每一个细节,刀,剑,血,打麦场,憨大个子就犹如没有分开一样,就在他们身边,一遍一遍的表演着武侠传奇。
一天大头保长从县城回来,大家伙又在念叨憨大个子,大头保长谨严的从口袋里摸出一张叠得四四方方的纸来,说,那时候县太爷亲拟的布告,没给大家说过,我读给大家听听吧。
布告:查河北巨匪孟飞虎一名,沧州人氏,早年系河北江湖帮派飞虎堂堂主,某年某月于济南府官道聚众劫抢山东布政使收缴秋获银两三百万,后驱散堂口,择地隐居,至今十数年。近日当年同伙寻到本县,质疑分赃,言语不和,产生械斗,孟氏飞虎蛮力强悍,格杀生命凡十二人,极其残酷凶狠。天网恢恢疏而不漏,该犯逃遁不远,定会捕捉归案,以昭天下。凡有知情者发明匪迹者,需从速报知县府,如对破案有功,定重重赏金赐银,绝无虚言!
都听清楚了?大头保长环望众人。
又静得像那晚一样,不人答复。
只是打那当前,再没有人说起憨大个子了。
就像从来也没有发生过什么,黄冈导热油锅炉,也没有这个人一样。
或者有些话不一定非要用嘴巴说,也可以居心记吧。 赞
(散文编纂:江熏风)
囚犯的妻子 第十二章 钱啊,命相连
固然有了妹夫的撑腰,是禁止了弟媳他们不再欺负我了,然而在经济上并没给我带来多少实...
斗狼记1
招生招生,六年了,六个暑假,整整六个暑假,我都是在校办里等候着家长带着学生来报名...
家有儿女(第二十章)
保清一家人沉侵在儿子结婚的幸福中,媳妇翠花能干又勤快,手不离活,活不离手,不论谁...
家有儿女(第十九章)
麦玲的父亲保清的病有点重大,因为县病院医疗前提差,看不了看的病,医院要他转院,没...
家有儿女(第十四章)
大人孩子都知道麦玲厉害,个别人都不敢欺负她,大人孩子欺侮她的家人,麦玲很恨他们,...
家有儿女(第十三章)
县里有个会议,要一个大队引导去开会,杨国庆非要保清去开这个会,保清一去就是四十天...

那天傍晚,先是有人高聲的喊叫:打架啦!接著許多人影晃動,村子裡的男女老少紛紛從傢裡出來。在村口打麥場!不知道誰又叫瞭一聲,於是人流呼啦就轉向村口的土路,咋回事呀?誰和誰打?
村口打麥場寬闊平整,方圓幾畝地的樣子,被許多老柳樹環抱著,現在是夏天,麥子收割早已完結,隻有幾個麥秸垛松松散散的站在那裡發呆,可是今天情形不一樣瞭,很遠就聽到大聲地吆喝和鐵器撞擊的爆裂聲音,而最早到來的村民顯然是受到瞭驚嚇,慢慢地向後退步,後來的人們當然要看個究竟,湧到近前,卻也都驚呆瞭!
地上橫七豎八的躺著一些穿黑衣的男人,還有三四個同樣穿黑衣的人圍著一個土佈汗衫的中年男人拼命廝打,黑衣人手上都有傢夥,是大刀和長長的明晃晃的劍,中年男人手裡也有一把劍,血跡斑斑,目光甚是兇狠。誰也沒見過如此兇殘的打鬥場面,村民們開始往後躲避,但他們又不願離去,隻因為他們的驚愕還有一個重要的因素,那個中年男人他們都很熟悉,竟然,是憨大個子,在本村生活瞭十幾年的外鄉人,幾腳也砸不出個屁的男人。
又有一個黑衣人大叫一聲摔倒在地,脖子上血花飛濺,憨大個子動作快的讓人眼花繚亂,當當當架住兩個人的刀劍,不知怎麼,那刀劍砰地一聲飛射出去,村民們驚叫著躲閃,其中一把劍哐地紮進一棵柳樹樹幹中,兀自彈晃不止!
目炫繚亂之間,諾大的打麥場中間隻有一個人還站著,憨大個子一身的鮮血,手中劍不怒自鳴,這不是他們熟捻得像自傢人一樣的那個男人。打麥場外,男女老少啞然無聲,此時夕陽快要落幕,更營造出一片肅殺陰森的景象。鄉親們!憨大個子聲音低沉的發話瞭,此事與各位無幹,該回去都回去吧!他低下頭想瞭想,走到一塊幹凈的地方,迅疾的以劍代筆寫下一行字,劍鋒到處,深如溝壑。有人伸長脖子看著輕聲的念道:殺人者河北孟飛虎!嘿!他有名字,原來叫孟飛虎哇。嗯,這名字才氣勢,像他。人們小聲的交換著復雜的眼神,輕聲嗡嗡著。
抬起頭來時,憨大個子竟是一臉的淚水瞭,對!我姓孟,孟飛虎!承蒙鄉親們十幾年來關照,孟某這廂有禮瞭!其他的不必多說,你們知道多瞭也無益處,此地孟某已然無法留住,隻好告辭瞭!多年來的恩情厚誼,以後慢慢報答吧!不待眾人反應,憨大個子孟飛虎吸口氣幾個箭步一掠丈餘,眨眼間,清影遠去。。。。
沒有像平時發生個什麼事情大傢都大呼小叫的議論,也沒有人敢往打麥場的中間去看看現場,人們表情嚴肅地慢慢各回自己的傢,那一晚,沒人喝酒沒人賭錢沒有哪個女人發出一丁點淫聲浪凋,村子安靜的極不正常,狗們雞鴨們也盡量躲在暗處,閉緊瞭嘴巴,畢竟這樣的大事件,哪個遇見過呢。

(二)


第二天快吃午飯的時候,一大隊緊張兮兮的捕快把整個村子包圍瞭。不久就聽見大頭保長和他兒子敲著銅鑼在村子裡扯著嗓子喊:都到老祠堂門口集中!官人們要訓話瞭!大傢夥都到老祠堂門口!沉靜瞭一袋煙的功夫之後,各傢的門吱吱啞啞打開瞭,人們慢慢的往老祠堂走,沒人說話,或者是不知道說什麼,經過瞭一夜的回味,大傢的眼睛裡依然透著某種茫然,是真的嗎?憨大個子呀!血淋淋的記憶似乎壓抑著人們的呼吸,整個村子從來沒有這麼沉重如冰,冷清的讓人發抖。
捕快頭是本縣城南的趙四,一對三角眼尤其令人印象深刻,此刻他把嘴巴抿得緊緊的,肌肉生硬,昨夜二更天接到線報,不到晌午就趕到瞭現場,對此他還是很滿意的,畢竟百多裡的腳程呢。封鎖現場,巡檢周围,集中村民,驗傷取證,同來的大部门都是辦案的老手,這些個都不肖他吩咐,進入案發地,一切都有條不紊的進行起來,隻是做捕快那麼多年,當他看到打麥場上那一堆屍體的時候,他還是禁不住的戰栗不已,兇手是怎樣的人吶,下手如此兇狠,有兩個,半邊臉都切掉瞭,還有一個,由頭頂下來,被分作兩半,整個打麥場像一個屠宰場,大片小片的血跡各型各狀,恍如漫天的血雨傾盆而下,隻留下這些眼睛圓睜或閉著眼的木頭一樣的屍體,分散在這不到兩畝地的場子裡,那情形,別提有多恐惧瞭。他表面上還是不動聲色的吩咐著做這做那,安撫著一幹手下的情緒,但那內心深處有些惶惑,讓自己始終定不下神來,直到站在這個破舊的祠堂前面,依然心有餘悸。
誰來說說。他故作沉穩的看著眼前和他一樣面有驚懼的眾人,誰先看到的,什麼時候開始的,什麼都可以說,不必畏惧,知道什麼說什麼,說錯瞭也沒關系。眨一下眼,他的臉上泛起些陰險的笑意,死那麼多人,不說可不行,跑不脫的。他深深的呼吸數次,然後抱起兩臂,眼角斜向肥頭大耳的保長,開始吧!

(三)

威脅加利誘之後,終於有人開口瞭,是村裡的孤寡老頭李木匠。最早的時候我看見有一群人在村口說話,嗯,就是那些穿黑衣服的人,我覺得奇怪呀,但不敢問人傢呢,都拿著傢夥。後來我不是去拾糞來著嘛,他們就叫住我瞭,客氣,很客氣,問我這村裡有沒有一個個子高大四十左右的男人,左耳有一道疤,說話北方口音。我什麼也沒說,誰知道是找憨大個子呢。我就說不清楚,你們可以去村裡打聽打聽。人傢也沒說什麼,我就繼續走我的路瞭。
我在打麥場邊上我傢菜地裡拉屎來著,王寡婦的獨養兒子柱子戰戰兢兢地帶著哭腔說,就看見憨大個子從村口河邊走過來,這群人就攔住瞭,還在那說瞭一會兒話呢,好像說是什麼堂主,開始很尊敬的樣子,行瞭禮,不知怎麼的,憨大個子就惱瞭,給那個領頭的一個大嘴巴子,完瞭大聲嚷嚷,別再來煩我,我說不知道就是不知道,爺是什麼樣的人?容得你們這些小輩兒來作踐!就往打麥場走,這夥人嘀嘀咕咕的隨後就跟上去,又說瞭什麼也聽不到瞭,忽然就打起來瞭,憨大個子真厲害,搶過一把劍一下子就砍翻兩個,嚇死我瞭,屁股沒擦就往村裡跑,是,是我喊的,打架嘛!我怕得要死,喊大傢都出來看看的。。。。
大頭保長也好像醒過神來,是我派人報的信,唉!那麼多的人命啊,我咋敢隱瞞呢,當時就讓我本傢侄兒往縣裡趕,村裡誰見過這陣仗?憨大個子是十幾年前來的,見他的時候像個要飯的,窩在村頭韓老八的田埂上餓昏瞭,是大傢把他救下瞭,後來就留下瞭唄!千恩萬謝的,怀化油温机,自己種地,種菜,人老實八腳的,不愛說話,誰有個事體叫他,沒有不應承的,是個好人吶!咋會這樣呢?咋會這樣呢?
是好人,尖嘴猴腮的劉一手唏噓的站出來叫道,一定是他瞭。大傢癔癥之間他繼續說,我的手,你們知道我以前手腳不幹凈,有一天我偷瞭鄰村的一頭驢正準備往縣城裡趕,半道一個蒙面的大個子攔住瞭我,捏斷瞭我這隻手啊,可是。。。可是,他吩咐我把驢給人傢送去後,又給我一些銀兩,說是,好好孝顺你媽,男人大丈夫,別幹這齷蹉的事情,一定是他,我不怪你捏斷我的手啊,憨大個子,從那以後我再沒動過別人的一點東西,老娘喜歡,我也安生啊!
王寡婦也站出來瞭,她撲通一聲跪在趙四周前,捕快老爺,憨大個子真是好人呢,我們傢柱子,模温机生产商,村後張老漢的女兒鶯兒在河裡玩耍,差點淹死,也是憨大個子給救出來的,一手一個,那麼大的勁兒,這都幾年啦,我都沒怎麼謝過人傢呢。
幾個人的訴說像是喚醒瞭人們的記憶,不斷地有人出來說話,大傢把村裡近些年來發生的不尋常的事情都心安理得的安在憨大個子身上,是啊,不顯山不露水的,那麼大能耐的人,這些事情不是他做的還能是誰呢?這不就是傳說中的大俠客嗎?

(四)

輪到趙四迷糊瞭,一個殺人惡魔,在村民眼裡,竟是這樣的造型,這是他無論如何也沒有想到的。在他心裡面是這樣一個模式,這個叫孟飛虎的罪犯,早些年一定是犯瞭極大的案子,不得已才流落此地,最後,同夥們千方百計的找到他,大傢言語不和,分贓不均,導致瞭這場大混戰,他仗著一身武藝,殺戮瞭這幫老相識,沒辦法在藏匿下去瞭,繼而又遠走高飛瞭。這才是合理的完整的推理,可是,這些愚昧的村民為什麼把他描畫成如此善良可親的人呢?思襯良久,他舉起手,帶著固有的威嚴大聲制止瞭眾人的紛亂。諸位鄉親,大傢稍安勿躁,請聽在下說幾句,好人壞人現在已不重要,此人此次殺人是確鑿無疑的,至於究竟如何引起如何發生待調查之後能力知曉,在下這就回縣城向官長復命,盡快給大傢一個交代,此乃大案,案犯絕不會再做停留,大傢也不必太過驚慌,該做什麼做什麼,需要配合的時候,還請諸位鄉親多加協助,多謝瞭!我等這就告辭瞭!
一輛驢車搭走瞭十幾具屍體,待捕快們的身影在村口慢慢消逝的時候,整個村子又回歸瞭平靜,像是什麼也沒有發生過似的,夏夜悶熱,村民們卻不再紮堆宵夜,而是各回各傢,到處燭火明亮,但除瞭孩子們,沒有人能安然入睡瞭。

(五)

誰知道一拖就是半年之後瞭。
這期間,許多大小官員幾乎踏平瞭村子,來來往往不厭其煩,可始終是沒有個結果,隨著時間推移,漸漸地,來的人越來越少瞭,後來,竟像是沒有人再提及。大頭保長偶爾去縣城庭訓,也不再有什麼新鮮東西帶回來,畢竟時間可以洗去一切,而季節緩緩進入冬天,霜降之後,一場大雪陡然落下來,天地間純潔異常,連打麥場也覆蓋的嚴嚴實實,快過年啦!
臨近過年的一個晚上,王寡婦喂完豬之後,習慣的拿起針線坐在油燈下給柱子補衣衫,孩子白天貪玩,晚上就好睡,吃瞭飯就躺床上瞭。王寡婦哼著古老的鄉村小調神情安詳的做著活計,就待快完成的時候,忽聽著院子裡嘩啦一聲響動,她警覺的起身開門查看,院子裡的積雪沒有清理,很清楚的可以看見雪地上有一個包裹樣的東西,走近前俯身下來,一摸,硬硬的,棱角清楚,打開細看,卻是幾大個元寶,邊角鬥簷飛翅,沉甸甸的光滑無比,她被這情景驚得呆住瞭,這不正是天上落下金元寶嗎?怎麼回事?
這一晚,其實不止王寡婦,村裡的每一傢院子裡沒有落空的都多瞭這樣的元寶,人們心下驚詫不已,但卻又無人敢說給別人,谨小慎微的收藏好瞭,然後擺瞭神位,一傢老小的磕頭上香,老天保佑呢,這不是好日子來瞭。
隻是不知道誰先起的頭,閑話的時候,忽然提起瞭憨大個子,眾村民猛然心底明亮瞭,必然是如此啊,憨大個子想著我們呢,他當然是重情重義的漢子!幾傢有親戚的試著把元寶的事情說瞭出來,眾人都作夢似的怔住瞭!每傢都有呢!不是他還能是誰?

(六)

終於沒有人聽說拿住瞭憨大個子,村民們像是為自己慶幸一樣而興高采烈,每到有人一說起那個傍晚,立刻就圍瞭一堆,每一個細節,刀,劍,血,打麥場,憨大個子就犹如沒有離開一樣,就在他們身邊,一遍一遍的表演著武俠傳奇。
一天大頭保長從縣城回來,大傢夥又在談論憨大個子,大頭保長謹慎的從口袋裡摸出一張疊得四四方方的紙來,說,那時候縣太爺親擬的佈告,沒給大傢說過,我讀給大傢聽聽吧。
佈告:查河北巨匪孟飛虎一名,滄州人氏,早年系河北江湖幫派飛虎堂堂主,某年某月於濟南府官道聚眾劫搶山東佈政使收繳秋獲銀兩三百萬,後遣散堂口,擇地隱居,至今十數年。近日當年同夥尋到本縣,質疑分贓,言語不和,發生械鬥,孟氏飛虎蠻力強悍,格殺性命凡十二人,極其殘暴兇惡。天網恢恢疏而不漏,該犯逃遁不遠,定會捕獲歸案,以昭天下。凡有知情者發現匪跡者,离心式冷水机组价格,需從速報知縣府,如對破案有功,定重重賞金賜銀,絕無虛言!
都聽清楚瞭?大頭保長環望眾人。
又靜得像那晚一樣,沒有人回答。
隻是打那以後,再沒有人說起憨大個子瞭。
就像從來也沒有發生過什麼,也沒有這個人一樣。
或許有些話不一定非要用嘴巴說,也可以专心記吧。 贊
(散文編輯:江南風)
囚犯的妻子 第十二章 錢啊,命相連
雖然有瞭妹夫的撐腰,是阻拦瞭弟媳他們不再欺負我瞭,但是在經濟上並沒給我帶來多少實...
鬥狼記1
招生招生,六年瞭,六個暑假,整整六個暑假,我都是在校辦裡期待著傢長帶著學生來報名...
傢有兒女(第二十章)
保清一傢人沉侵在兒子結婚的幸福中,媳婦翠花能幹又勤快,手不離活,活不離手,无论誰...
傢有兒女(第十九章)
麥玲的父親保清的病有點嚴重,因為縣醫院醫療條件差,看不瞭看的病,醫院要他轉院,沒...
傢有兒女(第十四章)
大人孩子都知道麥玲厲害,普通人都不敢欺負她,大人孩子欺負她的傢人,麥玲很恨他們,...
傢有兒女(第十三章)
縣裡有個會議,要一個大隊領導去開會,楊國慶非要保清去開這個會,保清一去就是四十天...
相关的主题文章:

  
   雨情
  
   随心所住
  
   论坛回复语_229
  
   轻拍胸口但是在经济上并没给我带来多少实大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Comsenz Inc.  

GMT+8, 2022-1-26 03:48 , Processed in 0.053492 second(s), 25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