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scuz! Board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328|回复: 0

长春导热油炉 油式加热器直销踏雪双栖

[复制链接]

699

主题

699

帖子

3467

积分

论坛元老

Rank: 8Rank: 8

积分
3467
发表于 2018-4-11 14:20:5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html模版踏雪双栖
【导读】梨花,白的似雪花,无尘的飘落,纷纷扬扬,如同飞雪。就如这世上,人心原来是如雪花般晶莹的。只是,多了仇恨,多了报复,纯粹的心被尘埃掩埋。
初春气象,正是梨花盛开的节令。满树的梨花漂白如雪,和风吹过,梨花飘然而下,簌簌如同散花,纯白色的花瓣不带涓滴杂质,如同圣洁的天使误落凡间。
新雨足,染就一池春绿。
梨花带雨,香味更浓,洗涤尘埃,白的更纯。
梨花盛开的时节,正是酿梨花酒的好时候。
白云城,以梨花而驰名。初春时节,梨花盛开,全部城里一片白色,远眺望去,如同天上的白云,白云城以此而得名。白云城中,最著名的却不是满天满地的梨花美景,而是正宗的梨花酒。
梨花白云三月中,酒香深巷带雨浓。
白云城城中央,最有名的梨花酒馆,名字很有意思,云染,简简单单的两个字,两个大字不知出自谁之手,翩若惊龙,有王羲之之风范,仔细看去,却更有魄力。如果有内力深挚的人看到这两个字,一定会惊讶写字之人的内力。
梨花浸云成佳酿,天上人间只一壶。好大的口吻,好大的魄力,白云城中,也只有云染能有如此魄力。
云染位于白云城的主要街道上,街道宽阔,却也繁华,人来人往,车马不息。云染的对面是一座茶楼,设计的很独到,立体式窗子,阳台很小很窄,就像白云毛尖。而云染的窗子则是平面型,很宽很亮堂,就如明艳的梨花酿。过了云染,有一座桥,桥的名字叫汀步桥,款式很怪异,和传统的不同,好像西方人的手笔,却中国风味极浓。过了桥,地界一下子广阔起来,零零落落的散布着几间房屋,空阔的大地延伸到不远处,再往前是富人栖身的外区域。
正午时候,正是酒馆的高峰期。
二楼雅间,一白一黑两个公子绝对而坐。这个位置相称的好,刚好可以透过窗看到外面产生的事。
站住,站住, 人群里,一群人正在追赶一个大概十八九岁的姑娘。那群人的武功不错,那姑娘仗着人多却也幸运未被抓到。只见那姑娘边跑边冲着那一群人做鬼脸,样子很是可爱。
那姑娘很可爱。 白衣公子说。
是很可恨,不过等会儿会更可恶。 另一个人说道。
哦?何出此言?
由于她马上就会到我们这来。
本来你还有预知未来的本事。 白衣公子轻笑着。
我不能预知将来,但我知道,她一定会过来。
那我们打个赌怎么样?
每次都是你输,为什么还是记不住?
等到那姑娘跑到云染的楼下,纵身一跃,竟跃进二楼的雅间。那群人见人进了云染,便骂骂嚷嚷的回去了。
看来我又输了。
又不是第一次了,这次的酒又是你请了。
那你能不能告知我你是怎么断定她会到我们的雅间里来的? 白衣男子饶有兴致的问。
很简略,这群人的功夫显著高于这位姑娘,这条街虽然宽阔,但人多,所以这姑娘一直未被抓到,但过了云染,不远处只有一座桥,过了桥,地宽阔了,人就少了,也就容易被人抓到。所以,过桥不是明智的抉择。云染对面窗子太高,太窄,想要跳从前不容易,而云染的窗子则是大而宽,以这位姑娘的身手一定能跳过。最重要的是,云染的老板决不容许有人在店内生事,即使他有理。所以我判断,这姑娘一定会跳到这边来。很不巧,我们的雅间离窗最近,那姑娘天经地义的要跳到这边来。
话音刚落,掌声即起。
好精彩的分析,几乎一丝不差,小女子佩服。 那女子拍着掌便坐下,也不管主人是否介意。
我姓花,花飞雪,请问两位尊姓大名。
在下慕倾寒。 黑衣公子轻笑着说。
在下上官无尘。 白衣公子亦轻笑着说道。
花飞雪眼睛一亮,站起身来细心打量着两个人,绕着桌子走了两圈指着黑衣公子说道: 你就是江湖上人称料事如神的墨玉公子? 又指着白衣公子道: 你就是江湖上人称玉面神萧的冷月公子? 说完拍拍手道: 今天真是有幸,得见江湖上最有名的两位公子,有幸有幸。
上官无尘苦笑了一声说: 你说的真不错,现在果然更可爱了。
慕倾寒但笑不语。
花飞雪莫名其妙的摸摸头,而后眼睛闪亮的看着上官无尘。
上官无尘前后瞧了瞧,笑着说道: 在下有什么不妥吗?
花飞雪眯起一双眼睛,笑嘻嘻的道: 没什么不妥,就是一个大男人家长得跟个姑娘似的,丢人。
上官无尘翻开折扇,瞥了一眼慕倾寒,说道: 姑娘不认为墨玉公子比在下更像美吗?
花飞雪惊奇的转过火,细细打量着慕倾寒,喃喃自语道: 美是美,但是充斥了阳刚之气,哪像你那么阴柔,跟个女人似的。
上官无尘一手扶额,对着慕倾寒道: 朋友有难你帮不帮?
慕倾寒微笑一声道: 那要看这个朋友是谁。
上官无尘笑道: 很不巧,这个朋友正是在下。
那我情愿在此喝酒聊天。
我可以坐下来吗? 花飞雪插嘴道。
岂非你一直站着吗? 上官无尘反笑道。
花飞雪想了想,点点头。
小二,再添副碗筷。 慕倾寒笑着吩咐道。
花飞雪冲着上官无尘吐吐舌头道: 还是墨玉公子好,哪像你,整个一吝啬女人。
上官无尘苦笑,对着在一旁看热烈慕倾寒说道: 人的一生要交很多朋友,而最怕的就是交织了朋友,很不幸,我当初才发现我真是交错了朋友。
慕倾寒笑道: 现在发现还不晚。但有件事我想告诉你,很快你就会觉得你交对了朋友。
上官无尘笑道: 哦?
慕倾寒打了个噤声的手势,示意两个人仔细听。
隔壁房间的声音断断续续的传出来,对方刻意压住声音,但慕倾寒和上官无尘是何等人也,耳力自是不比常人,所以听了个清清楚楚。
你觉得这件事和云染有关系吗? 上官无尘问道。
慕倾寒道: 不知道。
上官无尘皱眉道: 今天好像是初一吧。
慕倾寒道: 是,又到了每月的赏花节了。
上官无尘突然严正起来道: 你说这次死的会是谁?
慕倾寒端起一杯酒,贪心的闻了闻道: 我又不是神仙,我怎么知道?
上官无尘道: 神算和神仙只有一字之差不是吗?
慕倾寒笑道: 一字之差即有千里之差,半字也不行。
花飞雪眼睛闪亮的看着交谈的二人,兴高采烈。
上官无尘道: 请不要用这种眼力看着我们。
花飞雪道: 这是我的事,与你无关。
上官无尘道: 你一这样看着我们,我就觉得你有诡计。
花飞雪拍手道: 说的对,你们不是又在破案吗?加上我怎么样?
上官无尘笑道: 你?杀人的事可不好玩。
花飞雪冷哼了一声,不再理睬上官无尘,晶亮的眼睛转向慕倾寒。
慕倾寒微微一笑道: 可以,但你要说出我们下一个地点是哪。
花飞雪笑道: 这个简单,上次死者在梨花苑的梨花树上被发明,这几个月的死者有一个共同之处,就是都是在梨花树四周被杀,且每次的地点不同,梨花多的地方很多,除了白云城西方的梨花苑、东方的梨花坊、南方的梨花阁、北方的梨花岛,凶手的下一个目的会放到白云城的城中,所以我们现在要去的地方就是梨花筑。
慕倾寒和上官无尘拍着手道: 好精彩的逻辑,不错,我们就是要去梨花筑。
梨花筑,远眺望去,满筑梨花绽开,大风吹过,梨花纷飞,似雪花,雪白无瑕,纷纷扬扬的漂浮的满天都是。一筑清水浣草木,满树梨花落东风,清水潺潺,落在水里的梨花被吹到很远。和外面相比,这儿更像世外桃源,不搀杂一点尘世的污染。
可怜了这么漂亮的地方。 慕倾寒叹道。
梨花多的地方差不多都死了人,游人减少,倒多了些世外桃源的味道。 上官无尘嬉笑着。
三人进入梨花林,来到一棵梨花树下,慕倾寒愣住脚步,站在梨花树下,低着头思索。
这棵梨花树有什么特殊吗? 花飞雪摸了摸道。
没什么特别,只是我觉得这次的死人会放到这棵梨花树上。 慕倾寒淡淡的道。
花飞雪倏地分开,一阵恶心。
你怎么知道? 上官无尘问道。
一种感到,闭上眼的一种感觉。 慕倾寒道。
花飞雪睁大眼睛,像看稀有物似的看着慕倾寒道: 这样也行?你属狗的吗?
慕倾寒苦笑一声道: 对不起,在下不属狗,在下属虎。
你属虎?原来我们同年啊。 花飞雪眼睛眨眨道。
上官无尘道: 你打算怎么做?
慕倾寒道: 等。
等?等到什么时候? 花飞雪道。
当然是等到凶手来的时候? 慕倾寒道。
梨花树不远处有一个石桌,石桌旁边有四个石凳,是专供人休憩的地方。
三人边说边走到石凳前坐下。
那岂不是要等到午夜? 花飞雪叫道。
如果畏惧可以回去。 上官无尘道。
花飞洁白了一眼上官无尘,把目光转向慕倾寒。
在下有什么不妥吗? 慕倾寒被花飞雪看的有点莫名其妙。
没什么不妥,只是发现你果然比上官无尘漂亮。 花飞雪眨着眼睛道。
姑娘,你不感到用漂亮来润饰一个男子有欠妥善吗? 慕倾寒苦笑道。
花飞雪眨着眼,样子说不出的天真可憎。
慕倾寒只能苦笑的转向上官无尘: 你为什么一句话也不说?
上官无尘无辜的笑笑道: 这好像不关我的事。
看来我还真是交错了朋友。 慕倾寒笑道。
现在发现还不晚。 上官无尘道。
二人说笑一阵,却不见花飞雪答话,只见笨口拙舌的花飞雪已经伏在石桌上睡着了。
这种性格也好。 慕倾寒道。
上官无尘道: 是啊,这样的时候都能睡着。今天一定会来吗?
会的,今天是初一,每个月的开始总要死人的。 慕倾寒道。
若不来呢? 上官无尘望着慕倾寒一字一顿的道。
不会不来。 慕倾寒站起身,打开折扇,向前走了两步又道 现在什么时刻?
立刻要到三更了。
子夜之前,肯定会来,现在只有半个时刻的时间了。
上官无尘不再语言,悄悄地坐着,目光时不断的飘向花飞雪,模摸糊糊泄漏出温顺的神情。
慕倾寒望着上官无尘,嘴角的笑意逐步扩展。只听他说道: 睡着的样子很可爱吗?
上官无尘笑笑,笑的有些委曲,却不答话。
来了。 慕倾寒笑道。
深夜人静,只有风呼呼地刮过,在这夜里有些毛骨悚然,夜深天凉,满园的梨花树竟然像是一个个勾魂的野鬼,身穿白衣,随风飞舞。风吹过梨花掉落的声音则像小鬼们的呼喊招魂声。月初无月,黑漆漆的,远处的天空蔚蓝,远山看上去像是魔鬼的伟大的身影,偶然闪亮的地方则像魔鬼的两只眼睛。
梨花林里不知什么时候呈现了歌声,歌声委婉,在这夜里却显得格外阴沉诡异。声音时高时低,却分不出男女,仿佛从海角传来,又仿佛就在耳边,只听歌曰:
昔我往矣,杨柳依依,暮渐长兮,梨花纷飞。今我来思,雨雪霏霏,冰澈白兮,飘落万里。
采薇里的名句,却不知为何改成这样,细细听来,比原来多了些惆怅与愁闷,也多了些不食世间烟火的味道,只是这些在这安静的夜里更显得诡异。
上官无尘和慕倾寒闭上眼,仔仔细细的察看着周围的一切动静,到处都是风吹过梨花飘落的声音,感想不到一丝异动,只是那歌声源源不断的传来,扣人心魄。
声音越来越大,声声泣血,清楚是个女子在向人诉说上天不公。歌声飘荡到天空中,从四周八方传来,却如在耳边。
上官无尘和慕倾寒精神一阵恍惚,思路不知飞向何处,似乎是早已沉醉在这凄婉的歌声里。
恍惚中,一阵白影闪过,像幽灵正常的闪过,在这黑夜里,飘忽不定,诡异的如同真正的鬼魅。
一阵笑声传来,声音沙哑、刺耳。接着是梨花簌簌飘落的声音,一阵奇怪的香味洋溢在空中,伴着梨花香气,味道很怪异,闻到的人似乎在一霎时醒来。
上官无尘和慕倾寒蓦地惊醒,白影已然不见,空中仍旧传来如泣如诉的歌声,只是慢慢远去。
梨花树上多了一个人,一个死人,一剑毙命。
还是让他给逃了。 上官无尘道。
是,他的内力很厚,剑法很快。 慕倾寒道。
是,比你我都快。 上官无尘道。
轻功也很高,我们比不上。 慕倾寒道。
梨花筑里突然传来一声尖叫,声音入云刺耳。原来是花飞雪被惊醒,看到梨花树上的死人。
花飞雪,你不是不怕死人吗? 上官无尘戏谑的道。
花飞雪脸色苍白,身子有点颤抖。
慕倾寒皱了皱眉道: 你刚有没有听到什么声音?
花飞雪神色苍白的道: 没有,我一直在睡觉,什么声音都没有,直到你们在对话才把我惊醒。 顿了顿,又说: 这儿真的有一个死人?
慕倾寒点点头,表情有些无奈的道: 每月的初一必会死人,我们仍是让他逃了。
上官无尘和慕倾寒把死人放下来。
死者是人称枫月十三剑的苏邴,苏邴是枫月堡的独子,为人光明磊落,喜好结交武林人士,英气云天,这样的人,怎么会被杀呢? 上官无尘问道。
慕倾寒皱眉不语。上官无尘持续问道: 苏邴和上一个死者有关联吗?
慕倾寒想了一会道: 这些死者表面看起来都没有关系,但都与梨花有关,东南西北中,凶手把尸体分辨不同的地方,我想不外是掩人线人。这些人旁边肯定会有鲜为人知的关系。上月死者的身份是白云城丰神酒楼的老板孙青翔。我们首先猜忌的是云染,因为两者竞争久已。假设云染幕后老板指使人杀了孙青翔,丰神酒楼由孙青翔的儿子掌管,而孙青翔的儿子是远近著名的经商才子,丰神酒楼的实际管理者,想借此打垮丰神,杀的应当是孙青翔的儿子而不是孙青翔,凭此一条就可以断定,云染没有杀人念头,云染的老板神秘异样,聪明异常,聪慧的人不会干这么蠢的事。所以假设不能成立。第二个锋芒则指向孙青翔的儿子孙桦生,而孙桦生是远近闻名的孝子也是独子,他没有理由去杀他父亲,所以第二个假设也不能成立。孙青翔一生为人谨严,仇杀显然不可能,情杀就更不可能了。所以,这个案子无头无尾,和前多少个死者相比,他更让人摸不到脉络。而今天的死者是枫月堡的少堡主,光亮磊落,为人豪爽,很少与人结怨,少有仇人,也未曾据说和人有什么利益抵触,却无端被杀,看来这个案子越来越棘手。
那现在怎么办? 花飞雪依旧苍白着脸问道。
上官无尘道: 当然是回去睡觉,你莫非要守着这个死人?
花飞雪瞪了一眼上官无尘,转向慕倾寒。
慕倾寒道: 实在上官兄说的对。这个时候,咱们最好是回去休息,这人自会有衙门处置,等验尸成果出来我们再作打算。 说完,率先走在前面。
一路无话,所有人都抬头沉思,氛围有些怪异。临别,慕倾寒突然道: 有一个消息,三天后云染会拍卖二十年前风光一时的武林世家叶家的传家宝贝,有没有兴趣去看一看?
花飞雪眼睛闪亮,忽闪着大眼睛拍板。
上官无尘亦点点头,三人向不同的方向走去。
三天后,云染。
云染的幕后老板拍卖二十年前景色一时的武林世家叶家的传家宝贝,一时间云染座无虚席,所邀请的非富即贵。所有人都等待着这场拍卖的到来。
云染掌柜笑容满面的站在台上高声喊道: 首先欢送各路英雄赏光来本店,今天大家的来意想必都清楚,二十年前,武林世家叶家被灭门,传家法宝也就是江湖上传说的武林之宝踏雪双栖曾经凭空消逝,如今重现江湖。有位神秘人把它放到小店拍卖,我们应该遵守主人定下的规矩,请各位大侠赏脸。现在我发布规矩:这次的拍卖和以往不同,能者居之,要得宝贝,需过三关,三关都通过者,才是宝贝的主人。另外,拍卖停止后,云染的真正老板会和各位豪杰会晤。这第一关是曲关,地点就是在云染。比赛的规则是白云城最著名的歌姬红药泪弹琴,诸位要说出琴曲的含意,好,现在竞赛开端。 云染掌柜一拍手,琴音即从台上传出,只见台上多了一个身穿红衣的美人,风度袅袅,琴音飘飘。
慕倾寒三人坐在台下,闭上眼睛细细凝听,一曲终,花飞雪首先睁开眼睛,眼神里满是不可置信。上官无尘亦随后,眼睛有些晶莹,却转瞬即逝,快的俨然是错觉。
慕倾寒淡淡的看着这一切,微笑不语。
云染掌柜又出现在台上道: 谁能说出这首曲子的含义?
有人说思乡,有人说恋情,有人说是分离,总之能想到的场景简直都说了,云染掌柜但笑不语。
花飞雪突然站起来说: 这首曲子名叫《梨神落》,是讲述的一对恋人梨花树下相遇相知相爱的进程,这本是一个神话故事,故事里的女主角梨花神爱上了凡人,很平凡的相恋,很平凡的终局,梨花神因为天界的妨碍离他远去。从此天人相隔,凡人思念,从而广种梨花,每日在梨花树下饮酒弹曲。梨花神被激动,降下漫天梨花,纷纷似雪花,这首曲子就叫《梨神落》。
掌柜的拍手道: 这位姑娘回答的完全准确,请问姑娘贵姓?
花飞雪道: 免尊姓花。
掌柜的道: 这一局,花姑娘胜出,下一局设在对面的碧音茶楼。劳烦移驾。
碧音茶楼,一楼展厅座无虚席。
茶楼老板是个中年人,笑容可掬,看起来忠厚诚实。只听他说道: 这第二关是茶,我这有一首诗,请大家在一炷香的时间内写出另外一首,超过的算是赢家。 掌柜的开展屏风,屏风上写了一首茶诗。
一碗喉吻润,二碗破孤闷。
三碗搜枯肠,惟有文字五千卷。
四碗发轻汗,平生不平事,尽向毛孔散。
五碗肌骨清,六碗通仙灵。
七碗吃不也,唯觉两腋习习清风生。
蓬莱山,在何处?玉川子乘此清风欲归去。
山上群仙司下土,地位清高隔风雨。
安得知百万亿苍生命,堕在颠崖受辛苦。
便从谏议问苍生,到头还得苏息否?
诗是好诗,只是无奈再超越。众人皱眉,一时间叹气不断,过了半柱香,众人脸上越来越凝重。有些人纷纷摇头,有些人提笔写下去,却一直皱着眉头。
上官无尘亦提笔,思索再三,终于下笔。慕倾寒和花飞雪相望一笑。
一炷香时光已到。上官无尘皱着眉头放下笔。四周的人也是皱着眉头,脸色凝重。
茶楼掌柜挨个念众人刚刚完成的诗作,只是没有一首能超越。直到掌柜的读到上官无尘的诗,只见他写道:
越人遗我剡溪茗,采得金芽爨金鼎。
素瓷雪色缥沫香,何似诸仙琼蕊浆。
一饮涤昏寐,情思爽朗满天地;
再饮清我神,忽如飞雨洒轻尘;
三饮便得道,何须苦心破懊恼。
此物清高世莫知,世人喝酒徒自欺。
愁看毕卓甕间夜,笑向陶潜篱下时。
崔侯啜之意不已,狂歌一曲惊人耳。
孰知茶道全尔真,唯有丹丘得如此。
待茶楼掌柜读完,全场暴发出一阵掌声。虽未超过,却可与之媲美,相形见绌,一出世,一入世,两种截然不同的观点,两首同样精彩的茶诗。毫无疑难,这一关上官无尘胜出。
茶楼掌柜笑容满面的站在台上,公布第三关的比赛内容,说道: 第三关和方才的两关不同,这一关我们要请出云染的幕后老板,由他主持。
说罢,退下台去。
慕倾寒走上台,微微一笑道: 各位,在下慕倾寒,是云染和碧音的真正老板,踏雪双栖也是我要拍卖,结局很显明,这位花姑娘和上官公子各胜一局,这第三关,就是要让大家做个见证。
第三关比什么? 有人问道。
什么也不比。 慕倾寒道。
那怎么定胜负呢? 世人问道。
请各位听在下讲一个故事。
众人道: 故事和比赛有关系吗?
慕倾寒微微一笑道: 其实,这次的比赛只有两关,但这个故事讲完后,我自会颁布得主。
二十年前,武林世家叶家称霸武林,叶家少主叶栖云年少有为,风采翩翩,才二十岁就成为武林首屈一指的高手。叶栖云生性清高,世间诸多美貌女子他都不看一眼。叶老爷子很为儿子的婚事焦急。直到有一天,叶栖云带回一个样貌普通且来历不明的女子。叶栖云发疯似的爱上她,这个女子为他生了一个女儿。相传,当时魔教的教主凌千月也爱上了这个平凡的女子。叶栖云,凌千月,一正一邪的两个年青人却因此成了朋友。武林中有人煽风点火,诬陷叶栖云勾搭魔教,叶家大难,武林正道十几个门派围攻叶家,叶家被灭族。所以,叶家珍宝踏雪双栖才会流落至此。我知道在座的都是有头有脸的大人物,在此,请你们做个见证,我有足够的证据证实叶家是被陷害的,愿望你们能为叶家平反,也不枉叶老爷子结交一场。还有,今天我要告诉大家的是叶家并没有空前,年幼的女儿叶飞雪逃离了那场灾害。而这个女子就是眼前的这位花飞雪姑娘。
那慕老板到底是什么意思? 众人问道。
慕倾寒微微一笑道: 意思就是,这几个月来,白云城中闹得人心惶惶的杀人事件已经有最后结果了。
一个大汉站起来问道: 到底是什么意思?
上官无尘望了一眼身边的花飞雪道: 当年叶家被灭门,众人可知有哪些人陷害叶家?这些人就是这几个月的死者,丰神酒楼的老板孙青翔本名叶青翔,是叶家的管家,是他通敌背叛叶家,那些密谋者现在一一被杀。所以在最后的苏邴死时,凶手故意留下线索让我们找到她。而这个凶手就是江湖上人称 漫天飞雪 的花飞雪。
众人愕然,纷纷向花飞雪望去。
花飞雪笑了笑,有些悲凉的道: 这个世上,没人能破解我的谜题,只是我的仇报完了,我活着还有什么意思?我生来就是为了报仇,报复那些满口仁义道德,背地里却是一肚子的鸡鸣狗盗之徒。我活着只是为了叶家平反,只是现在看来,好像没什么必要了。
花飞雪说完,纵身一跳,抢过踏雪双栖便飞身离去。
众人想追,慕倾寒制止道: 让她去吧,这本来就是叶家的货色。杀人自会偿命的。
一时间众人无语,大厅一阵沉寂
慕倾寒和上官无尘悄悄退出。
你怎么知道花飞雪是凶手? 上官无尘问道。
她涌现的太巧了。
仅凭这一点?
当然不是。 慕倾寒笑道: 她是故意出现的,故意让我知晓凶手就是她。
哦?在苏邴死之前你一点也没有眉目?
是,一摇头绪都没有。
那你什么时候知道是花飞雪了呢?
你可还记得那林里的歌声,还有那歌词,当然仅凭这些我不能断定是花飞雪,但那歌声使梨花筑里的梨花纷纷下落,梨花本是白的,纷纷扬扬的往下飘落,像极了冬日的飞雪,这让我一下子想到花飞雪,梨花飞雪。当时,花飞雪也在场,你是否还记得花飞雪醒来时面目苍白,这让我想起了已经失传了的叶家特技凤鸣声啸啸,所以我就想到二十年前被灭门的叶家。还有,花飞雪说她属虎,年纪恰好对起。所以,我用三天的时间找到叶家的宝物,还有叶家的曲谱,设计了这场叶家宝物的拍卖,故意弹出叶家的《梨神落》,这才断定。
花飞雪还会回来吗?
怎么,心疼?
不,只是有些意外。
又是一个苦命人,这个案子也该告一段落了。
花飞雪不该死。
是不该死,冤冤相报何时了,她早已知道这个结局,在此之前已服下毒药。
倾寒,我想,我该走了。
走?
过我自己的生活去。
上官无尘说完,便向远处走去,身影变得越来越空幻,匆匆地竟然有些扭曲,待再看时,早已不见人影。
慕倾寒也向相反的方向走去。
梨花落尽月又西,千月散漫千雪枝。纷纷无尘飘飞去,从今天地两分别。 街上突然传出歌声,歌唱的是一首耳熟能详的诗。没人知道这首诗的作者是谁,似乎是一夜之间红透大街小巷,这首诗一直是歌姬的最爱。
纷纷无尘飘飞去,从今天地两分离。 慕倾寒边走边在回味。突然,慕倾寒突然想到什么,回身向另一个方向追去。
梨花林,上官无尘悄悄地坐在石桌前的石凳上。看到慕倾寒,淡淡一笑说道: 你还是来了。
你早就知道我要来?
你早晚会想到的。那首茶诗足以让你想到大街上传播的那首诗是我写的。
你是凌千月的儿子?
是,还是飞雪的哥哥。
现在我终于明确当年叶飞雪是怎么逃出来的了。 慕倾寒摇摇头道: 你为什么不走?
我为什么要走?
她已经替你认罪了。
是啊,飞雪死了,我的心也碎了。
我们是朋友。
是,我们是朋友,唯一的朋友,这一生,能有你这样的朋友就够了。
无尘,冷月公子和墨玉公子永远都是江湖双侠。
江湖,是啊,我们的江湖。这一生,我除了有个妹妹,还有个朋友,足够了。谢谢你。 上官无尘说完突然吐出一口鲜血。
无尘,别说了,我为你疗伤。 慕倾寒眼睛有些潮湿。慌忙扶住上官无尘,源源一直的输入内力。
倾寒,没用的,这种毒无药可解。我爱上了自己的妹妹,却眼睁睁的看着她死在我面前。飞雪死了,我也活不下去了,对不起,我骗了你这么久。倾寒,我死后,请将我们葬在一起。
慕倾寒声音有些发抖道: 好,我允许你。不管什么要求我都许可,我们是朋友,朋友。
待再看时,上官无尘已经停滞了呼吸。
朋友,这一生,有一个就够了。只是,我们只是朋友吗?为什么会有仇恨?都是仇恨,是嫉妒,才把这么美好的生活打碎。只是,这些该怪谁呢?仇人一死,报复的人也死了,这个世间,只剩一个我。心碎了,也就再也不会愈合了。 慕倾寒说完,便抱起上官无尘向梨花深处走去。
梨花照旧纷飞,飘起梨花似雪花,纷纭扬扬的像是不食人间烟火的仙子,飘逸俏丽。
梨花,白的似雪花,无尘的飘落,纷纷扬扬,如同飞雪。就如这世上,人心本来是如雪花般晶莹的。只是,多了仇恨,多了报复,纯洁的心被尘埃掩埋。
暮雨倾寒,梨花落地成雪,本来无尘,脚却踏过落雪,留下两行足迹。也许你说,这是生命的印记。在暮雨倾寒季节,飞雪已逝,无尘不再,留下的只有印记。
踏雪双栖,或者本来就是如此。如果,这世间少了仇恨,是否会变成落雪双栖?
【义务编纂:可儿】 赞
(散文编辑:江熏风)
囚犯的妻子 第十二章 钱啊,命相连
固然有了妹夫的撑腰,是阻拦了弟媳他们不再欺负我了,但是在经济上并没给我带来多少实...
斗狼记1
招生招生,六年了,六个暑假,整整六个暑假,我都是在校办里等待着家长带着学生来报名...
家有儿女(第二十章)
保清一家人沉侵在儿子结婚的幸福中,媳妇翠花能干又勤快,手不离活,活不离手,不管谁...
家有儿女(第十九章)
麦玲的父亲保清的病有点重大,因为县医院医疗前提差,看不了看的病,病院要他转院,没...
家有儿女(第十四章)
大人孩子都知道麦玲厉害,一般人都不敢欺负她,大人孩子欺侮她的家人,麦玲很恨他们,...
家有儿女(第十三章)
县里有个会议,要一个大队引导去开会,杨国庆非要保清去开这个会,保清一去就是四十天...
【導讀】梨花,白的似雪花,無塵的飄落,紛紛揚揚,犹如飛雪。就如這世上,人心本來是如雪花般晶瑩的。隻是,多瞭冤仇,多瞭報復,純潔的心被塵埃掩埋。
早春天氣,正是梨花盛開的季節。滿樹的梨花漂白如雪,微風吹過,梨花飄然而下,簌簌如同散花,純白色的花瓣不帶絲毫雜質,犹如聖潔的天使誤落凡間。
新雨足,染就一池春綠。
梨花帶雨,香味更濃,洗滌塵埃,白的更純。
梨花盛開的季節,恰是釀梨花酒的好時候。
白雲城,以梨花而聞名。初春時節,梨花盛開,整個城裡一片白色,邵阳注塑模温机,遠遠望去,如同天上的白雲,白雲城以此而得名。白雲城中,最著名的卻不是滿天滿地的梨花美景,而是正宗的梨花酒。
梨斑白雲三月中,酒香深巷帶雨濃。
白雲城城中心,最著名的梨花酒館,名字很有意思,雲染,簡簡單單的兩個字,兩個大字不知出自誰之手,翩若驚龍,有王羲之之風范,仔細看去,卻更有魄力。假如有內力深沉的人看到這兩個字,一定會驚訝寫字之人的內力。
梨花浸雲成佳釀,天上人間隻一壺。好大的口氣,好大的氣魄,白雲城中,也隻有雲染能有如斯气魄。
雲染位於白雲城的重要街道上,街道寬廣,卻也繁榮,人來人往,車馬不息。雲染的對面是一座茶樓,設計的很獨到,立體式窗子,陽臺很小很窄,就像白雲毛尖。而雲染的窗子則是平面型,很寬很晶莹,就如明艷的梨花釀。過瞭雲染,有一座橋,橋的名字叫汀步橋,樣式很怪異,和傳統的不同,好像西方人的手筆,卻中國風味極濃。過瞭橋,地界一下子寬廣起來,零零落落的分佈著幾間屋宇,空曠的大地延长到不遠處,再往前是富人寓居的外區域。
正午時分,正是酒館的顶峰期。
二樓雅間,一白一黑兩個公子相對而坐。這個地位相當的好,剛好可以透過窗看到外面發生的事。
站住,站住, 人群裡,一群人正在追趕一個大約十八九歲的姑娘。那群人的武功不錯,那姑娘仗著人多卻也僥幸未被抓到。隻見那姑娘邊跑邊沖著那一群人做鬼臉,樣子很是可愛。
那姑娘很可愛。 白衣公子說。
是很可愛,不過等會兒會更可愛。 另一個人說道。
哦?何出此言?
因為她馬上就會到我們這來。
原來你還有預知未來的本领。 白衣公子輕笑著。
我不能預知未來,但我知道,她一定會過來。
那我們打個賭怎麼樣?
每次都是你輸,為什麼還是記不住?
等到那姑娘跑到雲染的樓下,縱身一躍,竟躍進二樓的雅間。那群人見人進瞭雲染,便罵罵嚷嚷的回去瞭。
看來我又輸瞭。
又不是第一次瞭,這次的酒又是你請瞭。
那你能不能告訴我你是怎麼斷定她會到我們的雅間裡來的? 白衣男子饒有興趣的問。
很簡單,這群人的工夫明顯高於這位姑娘,這條街雖然寬敞,但人多,所以這姑娘始终未被抓到,但過瞭雲染,不遠處隻有一座橋,過瞭橋,地寬廣瞭,人就少瞭,也就容易被人抓到。所以,過橋不是理智的選擇。雲染對面窗子太高,太窄,想要跳過去不轻易,而雲染的窗子則是大而寬,以這位姑娘的本领必定能跳過。最主要的是,雲染的老板決不允許有人在店內惹事,即便他有理。所以我斷定,這姑娘一定會跳到這邊來。很不巧,我們的雅間離窗最近,那姑娘理所當然的要跳到這邊來。
話音剛落,掌聲即起。
好出色的剖析,幾乎一絲不差,小女子信服。 那女子拍著掌便坐下,也不管主人是否介意。
我姓花,花飛雪,請問兩位贵姓大名。
在下慕傾寒。 黑衣公子輕笑著說。
在下上官無塵。 白衣公子亦輕笑著說道。
花飛雪眼睛一亮,站起身來仔細打量著兩個人,繞著桌子走瞭兩圈指著黑衣公子說道: 你就是江湖上人稱臆则屡中的墨玉公子? 又指著白衣公子道: 你就是江湖上人稱玉面神蕭的冷月公子? 說完拍拍手道: 今天真是有幸,得見江湖上最有名的兩位公子,有幸有幸。
上官無塵苦笑瞭一聲說: 你說的真不錯,現在果然更可愛瞭。
慕傾寒但笑不語。
花飛雪莫名其妙的摸摸頭,然後眼睛閃亮的看著上官無塵。
上官無塵前後瞧瞭瞧,笑著說道: 在下有什麼不妥嗎?
花飛雪瞇起一雙眼睛,笑嘻嘻的道: 沒什麼不妥,就是一個大男人傢長得跟個姑娘似的,丟人。
上官無塵打開折扇,瞥瞭一眼慕傾寒,說道: 姑娘不覺得墨玉公子比在下更像美嗎?
花飛雪驚訝的轉過頭,細細端详著慕傾寒,自言自語道: 美是美,然而充滿瞭陽剛之氣,哪像你那麼陰柔,跟個女人似的。
上官無塵一手扶額,對著慕傾寒道: 朋友有難你幫不幫?
慕傾寒淺笑一聲道: 那要看這個友人是誰。
上官無塵笑道: 很不巧,這個朋友正是在下。
那我寧願在此饮酒聊天。
我能够坐下來嗎? 花飛雪插嘴道。
難道你一直站著嗎? 上官無塵反笑道。
花飛雪想瞭想,點點頭。
小二,再添副碗筷。 慕傾寒笑著嘱咐道。
花飛雪沖著上官無塵吐吐舌頭道: 還是墨玉公子好,哪像你,整個一小氣女人。
上官無塵苦笑,對著在一旁看熱鬧慕傾寒說道: 人的一生要交良多朋友,而最怕的就是交錯瞭朋友,很可怜,我現在才發現我真是交錯瞭朋友。
慕傾寒笑道: 現在發現還不晚。但有件事我想告訴你,注塑专用模温机,很快你就會覺得你交對瞭朋友。
上官無塵笑道: 哦?
慕傾寒打瞭個噤聲的手勢,示意兩個人仔細聽。
隔壁房間的聲音斷斷續續的傳出來,對方刻意壓住聲音,但慕傾寒和上官無塵是何等人也,耳力自是不比凡人,所以聽瞭個清明白楚。
你覺得這件事和雲染有關系嗎? 上官無塵問道。
慕傾寒道: 不知道。
上官無塵皺眉道: 今天好像是初一吧。
慕傾寒道: 是,又到瞭每月的賞花節瞭。
上官無塵突然嚴肅起來道: 你說這次死的會是誰?
慕傾寒端起一杯酒,貪婪的聞瞭聞道: 我又不是仙人,我怎麼知道?
上官無塵道: 神算和神仙隻有一字之差不是嗎?
慕傾寒笑道: 一字之差即有千裡之差,半字也不行。
花飛雪眼睛閃亮的看著交談的二人,興致勃勃。
上官無塵道: 請不要用這種目光看著我們。
花飛雪道: 這是我的事,與你無關。
上官無塵道: 你一這樣看著我們,我就覺得你有陰謀。
花飛雪拍手道: 說的對,你們不是又在破案嗎?加上我怎麼樣?
上官無塵笑道: 你?殺人的事可不好玩。
花飛雪冷哼瞭一聲,不再理會上官無塵,晶亮的眼睛轉向慕傾寒。
慕傾寒微微一笑道: 可以,但你要說出我們下一個地點是哪。
花飛雪笑道: 這個簡單,上次死者在梨花苑的梨花樹上被發現,這幾個月的死者有一個独特之處,就是都是在梨花樹邻近被殺,且每次的地點不同,梨花多的处所许多,除瞭白雲城西方的梨花苑、東方的梨花坊、南方的梨花閣、北方的梨花島,兇手的下一個目標會放到白雲城的城中,所以我們現在要去的地方就是梨花築。
慕傾寒和上官無塵拍著手道: 好精彩的邏輯,不錯,我們就是要去梨花築。
梨花築,遠遠望去,滿築梨花綻放,微風吹過,梨花紛飛,似雪花,潔白無瑕,紛紛揚揚的沉没的滿天都是。一築净水浣草木,滿樹梨花落春風,清水潺潺,落在水裡的梨花被吹到很遠。和外面比拟,這兒更像世外桃源,不夾雜一點塵世的传染。
可憐瞭這麼美麗的地方。 慕傾寒嘆道。
梨花多的地方差未几都死瞭人,遊人減少,倒多瞭些世外桃源的味道。 上官無塵嬉笑著。
三人進入梨花林,來到一棵梨花樹下,慕傾寒愣住腳步,站在梨花樹下,低著頭考虑。
這棵梨花樹有什麼特別嗎? 花飛雪摸瞭摸道。
沒什麼特別,隻是我覺得這次的死人會放到這棵梨花樹上。 慕傾寒淡淡的道。
花飛雪倏地離開,一陣惡心。
你怎麼知道? 上官無塵問道。
一種感覺,閉上眼的一種感覺。 慕傾寒道。
花飛雪睜大眼睛,像看罕见物似的看著慕傾寒道: 這樣也行?你屬狗的嗎?
慕傾寒苦笑一聲道: 對不起,在下不屬狗,在下屬虎。
你屬虎?原來我們同年啊。 花飛雪眼睛眨眨道。
上官無塵道: 你打算怎麼做?
慕傾寒道: 等。
等?等到什麼時候? 花飛雪道。
當然是等到兇手來的時候? 慕傾寒道。
梨花樹不遠處有一個石桌,石桌旁邊有四個石凳,是專供人休憩的地方。
三人邊說邊走到石凳前坐下。
那豈不是要等到午夜? 花飛雪叫道。
如果惧怕可以回去。 上官無塵道。
花飛银白瞭一眼上官無塵,把目光轉向慕傾寒。
在下有什麼不妥嗎? 慕傾寒被花飛雪看的有點莫名其妙。
沒什麼不妥,隻是發現你果然比上官無塵英俊。 花飛雪眨著眼睛道。
姑娘,你不覺得用美丽來修飾一個男子有欠妥當嗎? 慕傾寒苦笑道。
花飛雪眨著眼,樣子說不出的无邪可愛。
慕傾寒隻能苦笑的轉向上官無塵: 你為什麼一句話也不說?
上官無塵無辜的笑笑道: 這似乎不關我的事。
看來我還真是交錯瞭朋友。 慕傾寒笑道。
現在發現還不晚。 上官無塵道。
二人說笑一陣,卻不見花飛雪答話,隻見伶牙俐齒的花飛雪已經伏在石桌上睡著瞭。
這種性情也好。 慕傾寒道。
上官無塵道: 是啊,這樣的時候都能睡著。今天一定會來嗎?
會的,今天是初一,每個月的開始總要死人的。 慕傾寒道。
若不來呢? 上官無塵望著慕傾寒一字一頓的道。
不會不來。 慕傾寒站起身,打開折扇,向前走瞭兩步又道 現在什麼時刻?
馬上要到三更瞭。
子夜之前,确定會來,現在隻有半個時辰的時間瞭。
上官無塵不再言語,靜靜地坐著,眼光時不時的飄向花飛雪,隱隱約約流露出溫柔的神色。
慕傾寒望著上官無塵,嘴角的笑意逐漸擴大。隻聽他說道: 睡著的樣子很可愛嗎?
上官無塵笑笑,笑的有些勉強,卻沒有答話。
來瞭。 慕傾寒笑道。
深夜人靜,隻有風呼呼地刮過,在這夜裡有些不寒而栗,夜深天涼,滿園的梨花樹竟然像是一個個勾魂的野鬼,身穿白衣,隨風飄動。風吹過梨花掉落的聲音則像小鬼們的吆喝招魂聲。月初無月,黑压压的,遠處的天空蔚藍,遠山看上去像是魔鬼的宏大的身影,偶爾閃亮的地方則像魔鬼的兩隻眼睛。
梨花林裡不知什麼時候出現瞭歌聲,歌聲委婉,在這夜裡卻顯得分外陰森詭異。聲音時高時低,卻分不出男女,似乎從天边傳來,又恍如就在耳邊,隻聽歌曰:
昔我往矣,楊柳依依,暮漸長兮,梨花紛飛。今我來思,雨雪霏霏,冰澈白兮,飄落萬裡。
采薇裡的名句,卻不知為何改成這樣,細細聽來,比原來多瞭些惆悵與憂鬱,也多瞭些不食人間煙火的滋味,隻是這些在這寂靜的夜裡更顯得詭異。
上官無塵和慕傾寒閉上眼,仔仔細細的觀察著周圍的一切動靜,到處都是風吹過梨花飄落的聲音,感触不到一絲異動,隻是那歌聲源源不斷的傳來,扣人心魄。
聲音越來越大,聲聲泣血,明显是個女子在向人訴說上天不公。歌聲飄揚到天空中,從五湖四海傳來,卻如在耳邊。
上官無塵和慕傾寒精力一陣恍惚,思緒不知飛向何處,好像是早已陶醉在這淒婉的歌聲裡。
恍惚中,一陣白影閃過,像幽靈个别的閃過,在這黑夜裡,飄忽不定,詭異的如同真正的鬼魅。
一陣笑聲傳來,聲音嘶啞、难听。接著是梨花簌簌飄落的聲音,一陣奇异的香味彌漫在空中,伴著梨花香氣,味道很怪異,聞到的人仿佛在一瞬間醒來。
上官無塵和慕傾寒驀地驚醒,白影未然不見,空中依舊傳來如泣如訴的歌聲,隻是漸漸遠去。
梨花樹上多瞭一個人,一個死人,一劍斃命。
還是讓他給逃瞭。 上官無塵道。
是,他的內力很厚,劍法很快。 慕傾寒道。
是,比你我都快。 上官無塵道。
輕功也很高,我們比不上。 慕傾寒道。
梨花築裡突然傳來一聲尖叫,聲音入雲逆耳。原來是花飛雪被驚醒,看到梨花樹上的死人。
花飛雪,你不是不怕死人嗎? 上官無塵戲謔的道。
花飛雪臉色蒼白,身子有點發抖。
慕傾寒皺瞭皺眉道: 你剛剛有沒有聽到什麼聲音?
花飛雪臉色蒼白的道: 沒有,我一直在睡覺,什麼聲音都沒有,直到你們在對話才把我驚醒。 頓瞭頓,又說: 這兒真的有一個死人?
慕傾寒點點頭,表情有些無奈的道: 每月的初一必會死人,我們還是讓他逃瞭。
上官無塵和慕傾寒把死人放下來。
死者是人稱楓月十三劍的蘇邴,蘇邴是楓月堡的獨子,為人正大光明,咸宁导热油炉,爱好結交武林人士,豪氣雲天,這樣的人,怎麼會被殺呢? 上官無塵問道。
慕傾寒皺眉不語。上官無塵繼續問道: 蘇邴和上一個死者有關系嗎?
慕傾寒想瞭一會道: 這些死者名义看起來都沒有關系,但都與梨花有關,東南西北中,兇手把屍體分別不同的地方,我想不過是狡兔三窟。這些人中間肯定會有不為人知的關系。上月死者的身份是白雲城豐神酒樓的老板孫青翔。我們首先懷疑的是雲染,因為兩者競爭久已。假設雲染幕後老板支使人殺瞭孫青翔,豐神酒樓由孫青翔的兒子主持,而孫青翔的兒子是遠近聞名的經商佳人,豐神酒樓的實際治理者,想借此打垮豐神,殺的應該是孫青翔的兒子而不是孫青翔,憑此一條就可以斷定,雲染沒有殺人動機,雲染的老板神秘異常,聰明異常,聰明的人不會幹這麼蠢的事。所以假設不能成破。第二個矛頭則指向孫青翔的兒子孫樺生,而孫樺生是遠近聞名的逆子也是獨子,他沒有理由去殺他父親,所以第二個假設也不能成立。孫青翔终生為人謹慎,仇殺顯然不可能,情殺就更不可能瞭。所以,這個案子無頭無尾,和前幾個死者相比,他更讓人摸不到頭緒。而今天的逝世者是楓月堡的少堡主,光明正大,為人豪放,很少與人結怨,少有仇敵,也未曾聽說跟人有什麼好处沖突,卻無故被殺,看來這個案子越來越辣手。
那現在怎麼辦? 花飛雪依舊蒼白著臉問道。
上官無塵道: 當然是回去睡覺,你難道要守著這個死人?
花飛雪瞪瞭一眼上官無塵,轉向慕傾寒。
慕傾寒道: 其實上官兄說的對。這個時候,我們最好是回去休息,這人自會有衙門處理,等驗屍結果出來我們再作盘算。 說完,率先走在前面。
一路無話,所有人都低頭寻思,氣氛有些怪異。臨別,慕傾寒突然道: 有一個新闻,三天後雲染會拍賣二十年前風光一時的武林世傢葉傢的傳傢寶貝,有沒有興趣去看一看?
花飛雪眼睛閃亮,忽閃著大眼睛點頭。
上官無塵亦點點頭,三人向不同的方向走去。
三天後,雲染。
雲染的幕後老板拍賣二十年前風光一時的武林世傢葉傢的傳傢寶貝,一時間雲染座無虛席,所邀請的非富即貴。所有人都期待著這場拍賣的到來。
雲染掌櫃笑容滿面的站在臺上高聲喊道: 首先歡迎各路豪傑賞光來本店,今天大傢的來意想必都清晰,二十年前,武林世傢葉傢被滅門,傳傢寶貝也就是江湖上傳說的武林之寶踏雪雙棲曾經憑空消散,现在重現江湖。有位神秘人把它放到小店拍賣,我們應該按照主人定下的規矩,請各位大俠賞臉。現在我宣佈規矩:這次的拍賣和以往不同,能者居之,要得寶貝,需過三關,三關都通過者,才是寶貝的主人。另外,拍賣結束後,雲染的真正老板會和各位好汉見面。這第一關是曲關,地點就是在雲染。比賽的規矩是白雲城最有名的歌姬紅藥淚彈琴,諸位要說出琴曲的含義,好,現在比賽開始。 雲染掌櫃一拍手,琴音即從臺上傳出,隻見臺上多瞭一個身穿紅衣的丽人,風姿裊裊,琴音飄飄。
慕傾寒三人坐在臺下,閉上眼睛細細聆聽,一曲終,花飛雪首先睜開眼睛,眼神裡滿是不可相信。上官無塵亦隨後,眼睛有些晶瑩,卻轉瞬即逝,快的好像是錯覺。
慕傾寒淡淡的看著這所有,微笑不語。
雲染掌櫃又出現在臺上道: 誰能說出這首曲子的含義?
有人說思鄉,有人說愛情,有人說是分離,總之能想到的場景幾乎都說瞭,雲染掌櫃但笑不語。
花飛雪忽然站起來說: 這首曲子名叫《梨神落》,是講述的一對戀人梨花樹下相遇相知相愛的過程,這本是一個神話故事,故事裡的女主角梨花神愛上瞭凡人,很平常的相戀,很平凡的結局,梨花神因為天界的阻礙離他遠去。從此天人相隔,常人怀念,從而廣種梨花,逐日在梨花樹下飲酒彈曲。梨花神被感動,降下漫天梨花,紛紛似雪花,這首曲子就叫《梨神落》。
掌櫃的拍手道: 這位姑娘答复的完整正確,請問姑娘貴姓?
花飛雪道: 免貴姓花。
掌櫃的道: 這一局,花姑娘勝出,下一局設在對面的碧音茶樓。勞煩移駕。
碧音茶樓,一樓展廳座無虛席。
茶樓老板是個中年人,笑脸可掬,看起來忠诚老實。隻聽他說道: 這第二關是茶,我這有一首詩,請大傢在一炷香的時間內寫出另外一首,超過的算是贏傢。 掌櫃的展開屏風,屏風上寫瞭一首茶詩。
一碗喉吻潤,二碗破孤悶。
三碗搜枯腸,惟有文字五千卷。
四碗發輕汗,平生不平事,盡向毛孔散。
五碗肌骨清,六碗通仙靈。
七碗吃不也,唯覺兩腋習習清風生。
蓬萊山,在何處?玉川子乘此清風欲歸去。
山上群仙司下土,位置清高隔風雨。
安得悉百萬億蒼性命,墮在顛崖受辛劳。
便從諫議問蒼生,到頭還得蘇息否?
詩是好詩,隻是無法再超越。眾人皺眉,一時間嘆息不斷,過瞭半柱香,眾人臉上越來越凝重。有些人紛紛搖頭,有些人提筆寫下去,卻一直皺著眉頭。
上官無塵亦提筆,思索再三,終於下筆。慕傾寒和花飛雪相望一笑。
一炷香時間已到。上官無塵皺著眉頭放下筆。周圍的人也是皺著眉頭,臉色凝重。
茶樓掌櫃挨個念眾人剛剛实现的詩作,隻是沒有一首能超出。直到掌櫃的讀到上官無塵的詩,隻見他寫道:
越人遺我剡溪茗,采得金芽爨金鼎。
素瓷雪色縹沫香,何似諸仙瓊蕊漿。
一飲滌昏寐,情思开朗滿天地;
再飲清我神,忽如飛雨灑輕塵;
三飲便得道,何須苦心破煩惱。
此物清高世莫知,众人飲醉翁自欺。
愁看畢卓甕間夜,笑向陶潛籬下時。
崔侯啜之意不已,狂歌一曲驚人耳。
孰知茶道全爾真,唯有丹丘得如此。
待茶樓掌櫃讀完,全場爆發出一陣掌聲。雖未超過,卻可與之媲美,井水不犯河水,一降生,一入世,兩種截然不同的觀點,兩首同樣精彩的茶詩。毫無疑問,這一關上官無塵勝出。
茶樓掌櫃笑颜滿面的站在臺上,公佈第三關的比賽內容,說道: 第三關和剛才的兩關不同,這一關我們要請出雲染的幕後老板,由他主持。
說罷,退下臺去。
慕傾寒走上臺,微微一笑道: 各位,在下慕傾寒,是雲染和碧音的真正老板,踏雪雙棲也是我要拍賣,結局很明顯,這位花姑娘和上官公子各勝一局,這第三關,就是要讓大傢做個見證。
第三關比什麼? 有人問道。
什麼也不比。 慕傾寒道。
那怎麼定輸贏呢? 眾人問道。
請各位聽在下講一個故事。
眾人性: 故事和比賽有關系嗎?
慕傾微贱微一笑道: 其實,這次的比賽隻有兩關,但這個故事講完後,我自會公佈得主。
二十年前,武林世傢葉傢稱霸武林,葉傢少主葉棲雲年少有為,風度翩翩,才二十歲就成為武林數一數二的高手。葉棲雲生性高傲,世間諸多美貌女子他都不看一眼。葉老爺子很為兒子的婚事著急。直到有一天,葉棲雲帶回一個樣貌一般且來歷不明的女子。葉棲雲發瘋似的愛上她,這個女子為他生瞭一個女兒。相傳,當時魔教的教主凌千月也愛上瞭這個平凡的女子。葉棲雲,凌千月,一正一邪的兩個年輕人卻因而成瞭朋友。武林中有人煽風點火,誣告葉棲雲勾結魔教,葉傢大難,武林正道十幾個門派圍攻葉傢,葉傢被滅族。所以,葉傢至寶踏雪雙棲才會流浪至此。我知道在座的都是有頭有臉的大人物,在此,冷冻机机组价格,請你們做個見證,我有足夠的證據證明葉傢是被陷害的,盼望你們能為葉傢平反,也不枉葉老爺子結交一場。還有,今天我要告訴大傢的是葉傢並沒有絕後,年幼的女兒葉飛雪逃離瞭那場災難。而這個女子就是面前的這位花飛雪姑娘。
那慕老板到底是什麼意思? 眾人問道。
慕傾寒微微一笑道: 意思就是,這幾個月來,白雲城中鬧得人心惶惶的殺人事件已經有最後結果瞭。
一個大漢站起來問道: 到底是什麼意思?
上官無塵望瞭一眼身邊的花飛雪道: 當年葉傢被滅門,眾人可知有哪些人搭救葉傢?這些人就是這幾個月的死者,豐神酒樓的老板孫青翔本名葉青翔,是葉傢的管傢,是他通敵背离葉傢,那些密謀者現在逐一被殺。所以在最後的蘇邴死時,兇手故意留下線索讓我們找到她。而這個兇手就是江湖上人稱 漫天飛雪 的花飛雪。
眾人愕然,紛紛向花飛雪望去。
花飛雪笑瞭笑,有些淒慘的道: 這個世上,沒人能破解我的謎題,隻是我的仇報完瞭,我活著還有什麼意義?我生來就是為瞭報仇,報復那些滿口仁義道德,背地裡卻是一肚子的雞鳴狗盜之徒。我活著隻是為瞭葉傢平反,隻是現在看來,好像沒什麼必要瞭。
花飛雪說完,縱身一跳,搶過踏雪雙棲便飛身離去。
眾人想追,慕傾寒禁止道: 讓她去吧,這本來就是葉傢的東西。殺人自會償命的。
一時間眾人無語,大廳一陣沉静
慕傾寒和上官無塵静静退出。
你怎麼知道花飛雪是兇手? 上官無塵問道。
她出現的太巧瞭。
僅憑這一點?
當然不是。 慕傾寒笑道: 她是故意出現的,成心讓我知曉兇手就是她。
哦?在蘇邴死之前你一點也沒有頭緒?
是,一點頭緒都沒有。
那你什麼時候知道是花飛雪瞭呢?
你可還記得那林裡的歌聲,還有那歌詞,當然僅憑這些我不能斷定是花飛雪,但那歌聲使梨花築裡的梨花紛紛着落,梨花本是白的,紛紛揚揚的往下飄落,像極瞭冬日的飛雪,這讓我一下子想到花飛雪,梨花飛雪。當時,花飛雪也在場,你是否還記得花飛雪醒來時面目蒼白,這讓我想起瞭已經失傳瞭的葉傢絕技鳳鳴聲嘯嘯,所以我就想到二十年前被滅門的葉傢。還有,花飛雪說她屬虎,年齡剛好對起。所以,我用三天的時間找到葉傢的寶物,還有葉傢的曲譜,設計瞭這場葉傢寶物的拍賣,故意彈出葉傢的《梨神落》,這才確定。
花飛雪還會回來嗎?
怎麼,疼爱?
不,隻是有些意外。
又是一個苦命人,這個案子也該告一段落瞭。
花飛雪不該死。
是不該死,冤冤相報何時瞭,她早已知道這個結局,在此之前已服下毒藥。
傾寒,我想,我該走瞭。
走?
過我自己的生活去。
上官無塵說完,便向遠處走去,身影變得越來越虛幻,漸漸地居然有些扭曲,待再看時,早已不見人影。
慕傾寒也向相反的方向走去。
梨花落盡月又西,千月涣散千雪枝。紛紛無塵飄飛去,從今天地兩分離。 街上突然傳出歌聲,歌颂的是一首耳熟能詳的詩。沒人晓得這首詩的作者是誰,好像是一夜之間紅透大街冷巷,這首詩一直是歌姬的最愛。
紛紛無塵飄飛去,從今天地兩分離。 慕傾寒邊走邊在回味。突然,慕傾寒突然想到什麼,轉身向另一個方向追去。
梨花林,上官無塵靜靜地坐在石桌前的石凳上。看到慕傾寒,淡淡一笑說道: 你還是來瞭。
你早就知道我要來?
你遲早會想到的。那首茶詩足以讓你想到大巷上流傳的那首詩是我寫的。
你是凌千月的兒子?
是,還是飛雪的哥哥。
現在我終於清楚當年葉飛雪是怎麼逃出來的瞭。 慕傾寒搖搖頭道: 你為什麼不走?
我為什麼要走?
她已經替你認罪瞭。
是啊,飛雪死瞭,我的心也碎瞭。
我們是朋友。
是,我們是朋友,独一的朋友,這毕生,能有你這樣的朋友就夠瞭。
無塵,冷月公子和墨玉公子永遠都是江湖雙俠。
江湖,是啊,我們的江湖。這一生,我除瞭有個妹妹,還有個朋友,足夠瞭。謝謝你。 上官無塵說完突然吐出一口鮮血。
無塵,別說瞭,我為你療傷。 慕傾寒眼睛有些濕潤。急忙扶住上官無塵,源源不斷的輸入內力。
傾寒,沒用的,這種毒無藥可解。我愛上瞭本人的妹妹,卻眼睜睜的看著她死在我眼前。飛雪死瞭,我也活不下去瞭,對不起,我騙瞭你這麼久。傾寒,我死後,請將我們葬在一起。
慕傾寒聲音有些顫抖道: 好,我答應你。不论什麼请求我都答應,我們是朋友,朋友。
待再看時,上官無塵已經结束瞭呼吸。
朋友,這一生,有一個就夠瞭。隻是,我們隻是朋友嗎?為什麼會有仇恨?都是仇恨,是嫉妒,才把這麼美妙的生涯打坏。隻是,這些該怪誰呢?仇敌一死,報仇的人也死瞭,這個世間,隻剩一個我。心碎瞭,也就再也不會愈合瞭。 慕傾寒說完,便抱起上官無塵向梨花深處走去。
梨花依舊紛飛,飄起梨花似雪花,紛紛揚揚的像是不食人間煙火的仙子,飄逸美麗。
梨花,白的似雪花,無塵的飄落,紛紛揚揚,如同飛雪。就如這世上,人心本來是如雪花般晶瑩的。隻是,多瞭仇恨,多瞭報復,純潔的心被塵埃埋葬。
暮雨傾寒,梨花落地成雪,底本無塵,腳卻踏過落雪,留下兩行腳印。或許你說,這是生命的印記。在暮雨傾寒時節,飛雪已逝,無塵不再,留下的隻有印記。
踏雪雙棲,或許本來就是如此。如果,這世間少瞭痛恨,是否會變成落雪雙棲?
【責任編輯:可兒】 贊
(散文編輯:江南風)
囚犯的妻子 第十二章 錢啊,命相連
雖然有瞭妹夫的撐腰,是禁止瞭弟媳他們不再欺負我瞭,但是在經濟上並沒給我帶來多少實...
鬥狼記1
招生招生,六年瞭,六個暑假,整整六個暑假,我都是在校辦裡等候著傢長帶著學生來報名...
傢有兒女(第二十章)
保清一傢人沉侵在兒子結婚的幸福中,媳婦翠花能幹又勤快,手不離活,活不離手,无论誰...
傢有兒女(第十九章)
麥玲的父親保清的病有點嚴重,因為縣醫院醫療條件差,看不瞭看的病,醫院要他轉院,沒...
傢有兒女(第十四章)
大人孩子都知道麥玲厲害,普通人都不敢欺負她,大人孩子欺負她的傢人,麥玲很恨他們,...
傢有兒女(第十三章)
縣裡有個會議,要一個大隊領導去開會,楊國慶非要保清去開這個會,保清一去就是四十天...
相关的主题文章:

  
   水式恒温模温机 水
  
   青春,是位女子
  
   挤出机控温机 嗅 挤出机控温机
  
   论坛回复语_215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Comsenz Inc.  

GMT+8, 2020-10-28 14:14 , Processed in 0.062853 second(s), 25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