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scuz! Board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125|回复: 0

导热油炉 电导热油炉魔笔

[复制链接]

699

主题

699

帖子

3449

积分

论坛元老

Rank: 8Rank: 8

积分
3449
发表于 2018-4-13 16:37:4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html模版魔笔
  【导读】我在手掌上,写上了两个大字 安宁 ,突然黑夜中星光闪烁了,月光格外的皎洁。那条龌龊的路上变的纤尘不染。一个声音从头顶响起 恺撒的物属于恺撒,神的物属于神 ,这句话一停,我的笔突然间在我手里消失,一束玫瑰涌现在我手里,一切似乎恢复了以前的混乱又庞杂的样子。

我总觉得自己饱经沧桑,虽然年事不到垂死的年纪,此刻愁闷的月光照在这条满是腐烂的落叶又搅和着很多塑料袋、人们的口水以及妓女深夜丢在路上的唾液,让这条路无论如何也不能用安静偏僻来形容,一种古怪的设法常常在我头脑里野蛮触犯,恍如来把狭窄的脑壳炸个粉碎以至于撒旦的幽灵可以从脑壳里犹如在宅兆里颤微的爬出,爬到中世纪古铜色教堂的尖顶上吐着血红的舌头冷笑的看着青辉月光下浑噩无知的人类,它的牙齿在苍白的月夜下发出凛冽的光,象冷酷的冬天杀向大地的鹅毛大雪,覆盖一切血色的生灵,试图用黑暗的咒骂驱赶光明之神,落入罪行的坑。

我也不清晰是我走向那堆已经发黄发臭的马尾巴草,仍是那堆马尾巴草突然闪在前面,或者说是我踢开一个栏杆跨入那年代已久的已经落魄到无人打理的一座曾经住过麻风病人的古老院落,辊筒专用模温机,据说死的人堆满院落,这个可怕的据说把渴望住进哥特式修建的古代富豪吓的连看一眼的都不乐意。我从来都神志不清,好坏不分,但我能分清亮与暗,女人与男人,以及站在什么地方可以最靠近月亮。或者是马尾巴草里面的一个闪亮吸引了我,我只对闪光的东西敏感,这让我在无休止的黑夜中有从未止息的希望,一道月亮的光足够安慰我那颗在黑暗中譬如他人的辱骂与羞辱后残破的心灵,更让那颗碎成齑粉的心去享受月光下飘逸而出的足够温柔。

那闪亮的东西是一支上半身蓝色,下半身黑色的水彩笔。我拧开沾了一些黝黑泥土的盖子,在手心上写上一个:亮,突然那黑暗的空间发出一道奇怪的光来,把那座歌特式的建造照的通红通红。我惊奇的一阵痉挛,眼睛瞪出,象一个苍白的即将死亡之人最后的觉悟,我的肌肉开端生硬,可立刻马上象融化的冰一样柔软,象棉花,但我的脑海中的恼怒却涓滴也没有被光所驱逐,反而更加厉害,那种对欺负我的人的愤怒素来不象宁静时的海洋,而是呼啸的巨浪试图吞噬海里的弱小的船,我灵魂中的船就是摇摆的良心以及一直被人高歌的爱与情,发现这种货色比落叶更容易糜烂。

一发不可收拾,我在掌心中写上我仇人的名字,那个仇人立刻象被风卷过来一样,蜷缩在我的脚前,他根本就认不出我,这可以让我用嵌着铁钉的皮鞋使劲的踢,踢到他的脸象大饼一样臃肿。我看不清仇人的脸,好象是女人,也好象是男人,反合法我踢她的时候,他哭喊的声音无比哑,这与我下脚的力度有关,我学过物理,只有脚尖平行的踢从前,力量才不会因为有个分力而削弱。我又用笔在手心上写上 仇人的成果 ,我在月光下狞笑,他们的结果一定让我开怀。只见那个仇人被自己的家人围着,有个孩子象朵花一样,眼睛象我小时候一样清澈,她的眼睛为自己的亲人被毒打而哭的肿肿的。一个年老的母亲,满头的白发象一堆冷酷的雪笼罩在满是痛苦皱纹的脸上,她不停的抽打自己的耳光,一边说,你这个人啊,我的儿啊,你在外面得罪了谁啊?你从小就是孤儿,从来不懂什么道理,我也教不会你什么,我也不懂什么,你怎么也教不会你的心!我得意的表情逐步凝固成寒冬里的冰凌,发现实在我即使把他往死了打,也不认为心上的石头落地了,我心中有太多扭曲的石头让我在短暂的人生中格外沉重,我一直感到阿丽不爱我,就是那堆横七竖八的石头在我心中越堆越多的原因。

我在手心又写下,让阿丽陪我睡,无前提的遵从我。阿丽又破刻衣衫不整的躺在草地上哆嗦着,象已经被恶狼践踏过的一样。我发泄自己的兽性,阿丽在我身下痛苦的呻吟,象一个行将被病魔夺去生命的人。我变换着各种姿态折磨她,发现越是阿丽痛苦,我的目光就比冷酷的雪还亮,我的力量足够让娇小的阿丽被摧残成一朵凋零的花,残破的精神,她那已经被我揣入地狱的悲哀与哭泣的灵魂,而我那凶残的灵魂正对着月亮露出一丝别人无奈觉察的更让人毛骨悚然的笑。

我在手掌中又写上 阿丽的结果 ,一副惨淡的景象马上呈现在围栏里面的一张床上,阿丽已经失望的自残过好多次,张家界冷水机组,吃安眠药,足足两百粒,被发现,洗胃。又筹备用手抓电线,触电而死,被发现,又过鬼门关。旁边有个披头披发的母亲正哈哈大笑,哦,她疯了,疯狂世界里的终极终局都是猖狂,灵魂的最后归宿必需经由撒旦,心灵必须从腐烂中重新发芽,黑夜是阳光的审讯。我突然有一种颤抖,象腐烂的灵魂中飘过一缕温顺的月光,更象在一座残垣边开出了一簇玫瑰。我发现人活着,不被残害是件不错的事,凄厉的哭声会把我的喜悦冲淡成一堆霎时消失的烟雾。我发明即使我再摧残的阿丽,我的灵魂里的痛苦也无法减轻一点点,甚至因为方才的凶狠而更加凶暴,而凶暴是不会给一颗心安定的,一个人的安宁是夕阳的辉煌把人类残暴撕杀的战场覆盖在诗意之中。

我在手掌上,写上了两个大字 安宁 ,突然黑夜中星光闪耀了,月光格外的皎洁。那条肮脏的路上变的一干二净。一个声音从头顶响起 恺撒的物属于恺撒,神的物属于神 ,这句话一停,我的笔突然间在我手里消失,一束玫瑰出当初我手里,一切似乎恢复了以前的凌乱又复杂的样子。阿丽的家就在那个红绿灯的转弯口,途经一座正在整修的学校,多少个乞丐正在唱着歌跳舞。我抱着玫瑰,风从各方吹来,似乎到处是恋情的气味。我看见阿丽正在院子里凉衣服,风把衣服吹起一个帆,鼓鼓的帆,象阿丽丰满的身材。她不留神到我,也永远不可能注意我,我如此卑微,羸弱,容易在风中流泪和颤抖。我把花放在她的门口,让它们躺在地上,躺在大地上,这个大地上因为有这束花而变的少了一丝血腥而多了一点来自灵魂里的暖和与光。我朝大路走去。大路上满是人群。那里需要太多的鲜花。我决议下辈子只卖从旷野里摘来的野花,把花店开的很大很大,让所有的目光看见后就能发亮,让所有发抖又邋遢的灵魂一看见花而突然来个寒颤。
【义务编辑:好相处】 赞
(散文编纂:江熏风)
囚犯的妻子 第十二章 钱啊,命相连
固然有了妹夫的撑腰,是阻拦了弟媳他们不再欺负我了,但是在经济上并没给我带来多少实...
斗狼记1
招生招生,六年了,六个暑假,整整六个暑假,我都是在校办里期待着家长带着学生来报名...
家有儿女(第二十章)
保清一家人沉侵在儿子结婚的幸福中,媳妇翠花能干又勤快,手不离活,活不离手,无论谁...
家有儿女(第十九章)
麦玲的父亲保清的病有点重大,由于县病院医疗条件差,看不了看的病,医院要他转院,没...
家有儿女(第十四章)
大人孩子都知道麦玲厉害,普通人都不敢欺负她,大人孩子欺侮她的家人,麦玲很恨他们,...
家有儿女(第十三章)
县里有个会议,要一个大队引导去开会,杨国庆非要保清去开这个会,保清一去就是四十天...
  【導讀】我在手掌上,寫上瞭兩個大字 安寧 ,突然黑夜中星光閃爍瞭,月光格外的皎潔。那條骯臟的路上變的一塵不染。一個聲音從頭頂響起 愷撒的物屬於愷撒,神的物屬於神 ,這句話一停,我的筆突然間在我手裡消失,一束玫瑰出現在我手裡,所有好像恢復瞭以前的混亂又復雜的樣子。

我總覺得自己飽經滄桑,雖然年紀不到垂死的年齡,此刻憂鬱的月光照在這條滿是腐爛的落葉又攪和著許多塑料袋、人們的口水以及妓女深夜丟在路上的唾液,讓這條路無論如何也不能用幽靜偏远來形容,一種怪僻的主意經常在我腦子裡蠻橫沖撞,好像來把狹小的腦殼炸個破碎甚至於撒旦的幽靈可以從腦殼裡犹如在墳墓裡顫微的爬出,爬到中世紀古銅色教堂的尖頂上吐著血紅的舌頭冷笑的看著青輝月光下渾噩無知的人類,它的牙齒在慘白的月夜下發出凜冽的光,象冷酷的冬天殺向大地的鵝毛大雪,覆蓋一切血色的生靈,試圖用黑暗的詛咒驅趕光亮之神,落入罪惡的坑。

我也不明白是我走向那堆已經發黃發臭的馬尾巴草,還是那堆馬尾巴草突然閃在前面,或者說是我踢開一個欄桿跨入那年代已久的已經落魄到無人打理的一座曾經住過麻風病人的古老院落,據說死的人堆滿院落,這個恐怖的據說把盼望住進哥特式建築的現代富豪嚇的連看一眼的都不願意。我從來都神志不清,好壞不分,但我能分清澈與暗,女人與男人,以及站在什麼处所可以最濒临月亮。或許是馬尾巴草裡面的一個閃亮吸引瞭我,我隻對閃光的東西敏感,這讓我在無休止的黑夜中有從未止息的渴望,一道月亮的光足夠撫慰我那顆在黑暗中譬如别人的辱罵與耻辱後殘破的心靈,更讓那顆碎成齏粉的心去享受月光下飄逸而出的足夠溫柔。

那閃亮的東西是一支上半身藍色,下半身玄色的水彩筆。我擰開沾瞭一些漆黑土壤的蓋子,在手心上寫上一個:亮,突然那黑暗的空間發出一道奇異的光來,把那座歌特式的建築照的通紅通紅。我驚訝的一陣痙攣,眼睛瞪出,象一個蒼白的即將死亡之人最後的覺醒,我的肌肉開始僵直,可即时馬上象熔化的冰一樣柔軟,象棉花,但我的腦海中的憤怒卻絲毫也沒有被光所驅趕,反而更加厲害,那種對欺負我的人的憤怒從來不象安靜時的大陆,而是怒吼的巨浪試圖吞噬海裡的弱小的船,我靈魂中的船就是搖晃的良心以及一直被人高歌的愛與情,發現這種東西比落葉更容易腐爛。

一發不可整理,我在掌心中寫上我仇人的名字,那個仇敌馬上象被風卷過來一樣,蜷縮在我的腳前,他基本就認不出我,這能够讓我用嵌著鐵釘的皮鞋使勁的踢,踢到他的臉象大餅一樣臃腫。我看不清仇人的臉,好象是女人,也好象是男人,反正當我踢她的時候,他哭喊的聲音十分啞,這與我下腳的力度有關,我學過物理,隻有腳尖平行的踢過去,气力才不會因為有個分力而減弱。我又用筆在手心上寫上 仇人的結果 ,我在月光下獰笑,他們的結果必定讓我開懷。隻見那個仇人被本人的傢人圍著,有個孩子象朵花一樣,眼睛象我小時候一樣明澈,她的眼睛為自己的親人被毒打而哭的腫腫的。一個年邁的母親,滿頭的白發象一堆冷酷的雪覆蓋在滿是痛苦皺紋的臉上,她不停的抽打自己的耳光,一邊說,你這個人啊,我的兒啊,你在外面得罪瞭誰啊?你從小就是孤兒,從來不懂什麼情理,我也教不會你什麼,我也不懂什麼,你怎麼也教不會你的心!我自得的表情逐漸凝固成寒冬裡的冰凌,發現其實我即便把他往死瞭打,也不覺得心上的石頭落地瞭,我心中有太多扭曲的石頭讓我在短暫的人生中分外繁重,我始终覺得阿麗不愛我,就是那堆雜亂無章的石頭在我心中越堆越多的起因。

我在手心又寫下,讓阿麗陪我睡,無條件的服從我。阿麗又立即衣衫不整的躺在草地上发抖著,象已經被惡狼蹂躪過的一樣。我發泄自己的獸性,阿麗在我身下苦楚的呻吟,象一個即將被病魔奪去性命的人。我變換著各種姿勢折磨她,發現越是阿麗疼痛,我的眼光就比冷淡的雪還亮,冷水机维修,我的力气足夠讓嬌小的阿麗被摧殘成一朵凋落的花,殘破的肉體,她那已經被我揣入地獄的悲痛與呜咽的靈魂,而我那兇殘的靈魂正對著月亮露出一絲別人無法察覺的更讓人不寒而栗的笑。

我在手掌中又寫上 阿麗的結果 ,一副慘淡的气象馬上出現在圍欄裡面的一張床上,阿麗已經絕望的自殺過好屡次,吃安息藥,足足兩百粒,被發現,洗胃。又準備用手抓電線,觸電而逝世,被發現,又過鬼門關。旁邊有個披頭散發的母親正哈哈大笑,哦,她瘋瞭,瘋狂世界裡的最終結局都是瘋狂,靈魂的最後歸宿必須經過撒旦,心靈必須從腐爛中从新發芽,黑夜是陽光的審判。我忽然有一種顫抖,象腐爛的靈魂中飄過一縷溫柔的月光,更象在一座殘垣邊開出瞭一簇玫瑰。我發現人活著,不被摧殘是件不錯的事,淒厲的哭聲會把我的喜悅沖淡成一堆瞬間消散的煙霧。我發現即使我再摧殘的阿麗,我的靈魂裡的痛苦也無法減輕一點點,甚至因為剛才的兇暴而更加兇暴,而兇暴是不會給一顆心安寧的,一個人的安寧是夕陽的光輝把人類殘酷撕殺的戰場籠罩在詩意之中。

我在手掌上,寫上瞭兩個大字 安寧 ,突然黑夜中星光閃爍瞭,月光格外的皎潔。那條骯臟的路上變的一塵不染。一個聲音從頭頂響起 愷撒的物屬於愷撒,神的物屬於神 ,這句話一停,我的筆突然間在我手裡消逝,一束玫瑰出現在我手裡,一切好像恢復瞭以前的混亂又復雜的樣子。阿麗的傢就在那個紅綠燈的轉彎口,路過一座正在整修的學校,幾個乞丐正在唱著歌舞蹈。我抱著玫瑰,風從各方吹來,仿佛到處是愛情的氣息。我看見阿麗正在院子裡涼衣服,風把衣服吹起一個帆,鼓鼓的帆,象阿麗飽滿的身體。她沒有註意到我,也永遠不可能註意我,我如斯低微,羸弱,轻易在風中流淚跟顫抖。我把花放在她的門口,讓它們躺在地上,躺在大地上,這個大地上因為有這束花而變的少瞭一絲血腥而多瞭一點來自靈魂裡的溫暖與光。我朝大路走去。大路上滿是人群。那裡须要太多的鮮花。我決定下輩子隻賣從曠野裡摘來的野花,把花店開的很大很大,讓所有的目光看見後就能發亮,讓所有顫抖又骯臟的靈魂一看見花而突然來個寒顫。
【責任編輯:好相處】 贊
(散文編輯:江南風)
囚犯的妻子 第十二章 錢啊,命相連
雖然有瞭妹夫的撐腰,是禁止瞭弟媳他們不再欺負我瞭,然而在經濟上並沒給我帶來多少實...
鬥狼記1
招生招生,六年瞭,六個暑假,整整六個暑假,硫化机用导热油电加热器,我都是在校辦裡等候著傢長帶著學生來報名...
傢有兒女(第二十章)
保清一傢人沉侵在兒子結婚的幸福中,媳婦翠花能幹又勤快,手不離活,活不離手,不论誰...
傢有兒女(第十九章)
麥玲的父親保清的病有點嚴重,因為縣醫院醫療條件差,看不瞭看的病,醫院要他轉院,沒...
傢有兒女(第十四章)
大人孩子都晓得麥玲厲害,个别人都不敢欺負她,大人孩子欺負她的傢人,麥玲很恨他們,...
傢有兒女(第十三章)
縣裡有個會議,要一個大隊領導去開會,楊國慶非要保清去開這個會,保清一去就是四十天...
相关的主题文章:

  
   目前完全依冷水机缓冲罐靠大多数人的思想、
  
   揭阳导热油炉 模温机生产厂家琉璃寞(1)
  
   仿佛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样就原压铸专用模温
  
   心如何不颤抖 买年货 我们的政府机构细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Comsenz Inc.  

GMT+8, 2019-8-25 00:28 , Processed in 0.055218 second(s), 25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