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scuz! Board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342|回复: 0

余姚冷冻机 冬去春常德注塑模温

[复制链接]

699

主题

699

帖子

3467

积分

论坛元老

Rank: 8Rank: 8

积分
3467
发表于 2018-4-20 15:34:3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html模版冬去春来
一天的活终于干完了。
车道坡村的牛老汉摇回家,摸索、开门、拉灯,做 午饭 。小孙子或者在他外婆家安然入睡了,今晚不需要挤羊奶热了 一想到这些,老人嘴角荡出了一圈圈轻松的微笑。于是,边做饭,边像沉浸在一天的劳动回想之中。

天麻麻亮,全部山村便慢慢动乱起来。村南村北,一些人家上灯了。一点点黄晕的光,透过冬的晨岚,似乎朝你霎眼,真有点星临世间之妙;远处,蒋家河煤矿的高灯,永夜未眠,仍在寒风中振作地望着矿区,守望着那些还在上夜班的人们;而天空,一汪黑海,惟有几点亮星,恍如扬帆起航船只的微光,周而复始地闪耀着。路上,早有黑乎乎的身影在掠动,自行车铃声、呼朋引伴交错在一起,此起彼伏,在冷气中弥散,学生开端上学了。
田家少闲月,五月人倍忙。 对牛老汉而言,每月都忙,冬日更不例外。
像这样的时刻,他早已起床了。六十好几的人了,这也难怪村里人给他起了个 小伙 的雅号。只管头已谢顶、皱纹满面,仍要健步如风,跟时间赛跑,力争余下时日里能给儿子多积聚些 财产 ;再说,乡下活多,仅靠个小体弱的儿子,怎能如期完成呢?
老伴不在家,帮忙侍奉亲戚一个产妇,儿媳照例逛外家,儿子、孙子照例 陪同 ,只剩下他 孤鬼 一个。
起床后,牛老汉二话没说,马上照例点起一锅旱烟,吧嗒吧嗒吸着,关灯、锁门,向老庄子奔去。一路上,烟锅头忽亮忽暗,就像贴近地面游动的 鬼火 ,隐约在残夜的止境里。
翻开熟悉的老庄子大门锁,他先去开了牛窑门,再把那只松皮般的右手,插进早已褪了色的中山装口袋,摸出那磨得通体无色的打火机,然后打着点亮油灯。此刻,随州工业冷冻机,牛老汉看见两头黄牛正在目中无人地反刍,细嚼慢咽、安闲自在,这才常舒了一口气。牛槽里早已没夜草,槽边也被 温习 了好多遍,湿淋淋的。牛卧着没理他,大概在埋怨主人来迟了呢。不外,牛老汉还是密意地凝视着眼前膘肥体壮的牛,心里一下子踏实了很多,全村像他家这样的牛不几头了,这两头乳牛可是他的 财神爷 大救星 !他还盼望明春再下两个牛犊,偿还儿子结婚时欠下的一屁股 天文债 ;还盼望把牛育壮点,多包些地,多收些食粮;多给人犁多少亩山地,补助家用 。溘然,牛的目光似乎正视他,他立刻回过神来,连给槽里倒满了干草,在料斗里抓了两把料,舀了半瓢水,平均地洒在上面,手拿木棍搅了搅;牛呢,也似乎心领神会,慢慢站了起来,伸伸勤腰,拉了几堆屎,再将头埋进槽里风卷残云起来。看着吃得枯燥无味的牛,他装了一锅烟,吧嗒吧嗒地吸着,再瞟了几眼,这才闭了门,咳嗽着向猪窑走去。
开了猪窑门,点亮油灯后,只见一群猪娃可能受了惊,满窑乱跑,母猪也肥乎乎地,哼哼唧唧、吵闹不休。晨练吧,抑或听到主人开门声,惊喜若狂吧。圈里到处处是粪便。槽里的食早已一网打尽。看到此景,老牛判断它们饿了。再说,猪价好,一对仔能卖六百块,这一群至少也卖三千多。进财的黄金时代,他宁肯自己受饿受冻、吃苦受累,也要把它们养好,儿子做白内障手术欠下的钱,还指望着呢。这可是一件大事!上一集,听猪市上一乡亲说,他家一头母猪奶少,为了养好刚产下的仔,每天都要喂他们火腿肠呢。这也够新鲜的!牛老汉头一次听说猪比人生活都好,自己六十多岁了,还未吃过分腿肠,更谈不上何味了,他想肯定肉味差不多吧。由于两个小孙子每天都向他要这种 肉肉 吃。还是赶紧给猪拌食吧,他停滞了回想。于是,立刻在窑角架起一口大黑锅,添水、抱柴、噼里啪啦给猪烧热水。冬天,猪吃冷食,万一感冒生病可担负不起。这一点,相对不敢暧昧。登时,窑里烟雾洋溢,呛得他眼睛直淌酸水,仍不去开门,担忧猪受凉。许久,水烧好了。他立刻去烫食,整整一大槽。说是迟那是快,群猪立刻争先恐后跑来抢食吃,有小的罗唆挤进槽里,浑身不成样子,似乎真有点狼吞虎咽之态
一轮红日从地平线上冉冉升起,急冷急热模温机价格,半人高了。麦田里、草地中、树叶上、房屋顶,落着一层银霜,晶莹剔透,可恶极了。一群群麻雀叽叽喳喳,从空中飞到地上,又从地上飞到柴垛上,似乎全身是劲,不知倦怠飞着、唱着,大概也在劳作觅食吧。
牛老汉这才回过神来,还有羊没瞧呢!
他又疾步向羊圈走去。还未到门口,就闻声羊咩咩大叫起来,似乎在向主人演奏天下举世无双的乐曲,这音乐只有他才听得懂。看来,该给它们透通风。冬晨有霜,放不是时候,硬放也吃不好。他刚把门一开,羊儿们便前呼后拥往外冲,差点把他撞倒。偌大的院子,只见那些小羊撒开腿乱跑乱蹦,你追我赶,咩咩在笑,多欢乐!牛老汉也乐起来,越看羊羔越像自己大孙子,活跃好动、憨态可掬,不由地暗笑出声来;更让其乐的原因是 小孙子满月招待村坊街坊、亲朋好友欠的钱,有下落了
这下,老牛似乎精神十足起来,进去,照例给圈里衬了一层干土,便觉浑身热乎起来。他拭了拭额头上的汗珠,气喘吁吁地走出了圈门。
牛可能已吃饱,老牛想。他朝天上边走边看,回过火向牛窑奔去。起圈、挖土、衬圈 ,反复地做着这些庄户人古老而娴熟的活计。
太阳升高了,院子朝阳的地方能晒到了。又得让猪晒晒阳光,呼吸呼吸新颖空气了。牛老汉把母猪拉到那里拴好,猪娃个个在地上愉快地翻腾、吹土、哼哼。他长舒了一口气,脸上露出了满足的笑脸。而后,一步步返入猪圈,辊筒油加热器,一切程序,依旧。
时间在向前永不停息地飞逝着
他把牛赶到两里开外的沟底,去喝干冽的泉水。
牛已吃饱喝足。老牛忽觉肚子咕咕直叫,怪不得步子迈得铅般沉重,原来还未吃早饭。一看表,已经十点半了。他拴好牛后,匆匆上了塬,一股风往家奔。烧开水、热冷漠,吃饱喝足,又往老庄子慢跑,放羊!

十一点半了。牛老汉锁好门,刚迈几步,小舅子女儿骑自行车告知,有一个情要他行。
他一声没吭,就往街道跑。原来一个亲戚食堂开业。
他来到 上礼处 ,一摸口袋,恰好十元钱,谁知碰巧行情的同辈亲戚,人家一出手就是 红牛犊 一张。
他立马感到有些为难,酡颜了,自个儿都认为有些烫,一摸口袋仍是那点钱。借也不像话,再说,家人走时也没留多钱,财权儿子、老伴掌控。只好硬着头皮,说自己已吃过饭了,还要放羊,找了借口,三步并作五步,赶快撤退了现场。
走到街上,老牛心情才安静。听说街道剧院唱大戏,还据说乡里名人 金城团体钱总的父亲辞世,为报答乡亲照料之恩,特请国度秦腔一级演员李晓锋、孙存蝶、丁良生等名角唱戏两天。请戏的钱好几万,全是人家好友挥金如土行的情。
他最爱看戏了,百年不遇的机遇水,谁乐意错过呢?可是,当他想到自己那群当天还未解决饥寒问题的羊,再也没感往下想。
牛老汉回到羊圈,羊似乎有些迫不迭待,一开大门,便一溜烟直望沟底冲
他上气不接下气追到沟底,老李、老赵已在那里好一阵子了。一阵寒暄后,老牛身不由己地提起行情的事,说了今个儿弄的丢人事。
丢啥人了?咱靠山吃饭,怎能和人家比?
礼节出饶富,人比人气死人,想开点!
你算弄得好,大事安顿了,不丢人!
人家打个喷嚏,你得三年毛毛雨下!
放羊!别想,你这一根筋的犟人
两个老人你一言,我一语醍醐灌顶地劝告老牛。
唉 他长叹了一口吻。

人不知鬼不觉,牛老汉感到时光不早了,一人爬上山,在树林里拾了一些干柴,接着在裸露的树根上拽了一条细的作绳,捆了柴一步一滑地下了山。
太阳落山了,天色匆匆暗了下去。羊儿肚子个个像鼓起的皮球,陆续往山脚便叫便跑
等羊全部下山,老牛背起柴,踉蹒跚跄地一路嘘气一路吆喝,把羊赶回圈。

天已黑了。牛老汉安置好羊、牛、猪后,锁好门,这才神情坦然地分开老庄子。
他如释重负,比先前轻松多了,就连走路一下子也变得沉甸甸的。
上了塬,家家户户灯火通明。西边天空流光溢彩,本来有人在放烟花。从未没见过如此好看的 花 !耳畔,模摸糊糊传来唱戏的噪音。他忽觉有些冷,边走边装了锅旱烟点着,像打了场大胜仗般地一步步向家中走去
烟花仍在放着,照亮半边天。他边走边抽烟,还不停惊讶地看着西边的天。他感到有些骨散,仍一声未吭,转回首瞅着前方,持续向前摇去
戏,唱着
羊,明天
2007、12、24
【个人简介】白索勤,原名白锁勤,男,汉族,1976年出身,陕西彬县人。大学文化,中学语文老师,中国青年诗人学会会员。代表作品有:诗歌《我是一只小虫》《我自豪,模温机加热管,我是一棵树》《追》《导弹之恋》《藤和树》等;散文《飞花幽香祭》《依依泡馍情》《千手观音玫》《哈德门》等。
【通信地址】陕西彬县车家庄中学
【邮编】713500
【电话】13571000034
  赞
(散文编纂:薇澜)
囚犯的妻子 第十二章 钱啊,命相连
固然有了妹夫的撑腰,是阻拦了弟媳他们不再欺负我了,但是在经济上并没给我带来多少实...
斗狼记1
招生招生,六年了,六个暑假,整整六个暑假,我都是在校办里期待着家长带着学生来报名...
家有儿女(第二十章)
保清一家人沉侵在儿子结婚的幸福中,媳妇翠花能干又勤快,手不离活,活不离手,无论谁...
家有儿女(第十九章)
麦玲的父亲保清的病有点重大,因为县医院医疗前提差,看不了看的病,病院要他转院,没...
家有儿女(第十四章)
大人孩子都知道麦玲厉害,普通人都不敢欺侮她,大人孩子欺负她的家人,麦玲很恨他们,...
家有儿女(第十三章)
县里有个会议,要一个大队引导去开会,杨国庆非要保清去开这个会,保清一去就是四十天...
一天的活終於幹完瞭。
車道坡村的牛老漢搖回傢,探索、開門、拉燈,做 午飯 。小孫子或許在他外婆傢坦然入睡瞭,今晚不须要擠羊奶熱瞭 一想到這些,老人嘴角蕩出瞭一圈圈輕松的微笑。於是,邊做飯,邊像沉迷在一天的勞動回憶之中。

天麻麻亮,整個山村便渐渐騷動起來。村南村北,一些人傢上燈瞭。一點點黃暈的光,透過冬的晨嵐,好像朝你霎眼,真有點星臨人間之妙;遠處,蔣傢河煤礦的高燈,長夜未眠,仍在寒風中抖擻地望著礦區,守望著那些還在上夜班的人們;而天空,一汪黑海,惟有幾點亮星,好像揚帆起航船隻的微光,周而復始地閃爍著。路上,早有黑乎乎的身影在掠動,自行車鈴聲、呼朋引伴交織在一起,此起彼伏,在寒氣中彌散,學生開始上學瞭。
田傢少閑月,蒲月人倍忙。 對於牛老漢而言,每月都忙,冬日更不例外。
像這樣的時辰,他早已起床瞭。六十好幾的人瞭,這也難怪村裡人給他起瞭個 小夥 的雅號。盡管頭已謝頂、皺紋滿面,仍要健步如風,跟時間賽跑,力爭餘下時日裡能給兒子多積累些 財富 ;再說,鄉下活多,僅靠個小體弱的兒子,怎能如期实现呢?
老伴不在傢,幫忙侍奉親戚一個產婦,兒媳照例逛娘傢,兒子、孫子照例 陪伴 ,隻剩下他 孤鬼 一個。
起床後,牛老漢二話沒說,馬上照例點起一鍋旱煙,吧嗒吧嗒吸著,關燈、鎖門,向老莊子奔去。一路上,煙鍋頭忽亮忽暗,就像貼近地面遊動的 鬼火 ,含混在殘夜的盡頭裡。
打開熟习的老莊子大門鎖,他先去開瞭牛窯門,再把那隻松皮般的右手,插進早已褪瞭色的中山裝口袋,摸出那磨得通體無色的打火機,然後打著點亮油燈。此刻,牛老漢看見兩頭黃牛正在旁若無人地反芻,細嚼慢咽、悠閑自由,這才常舒瞭一口氣。牛槽裡早已沒夜草,槽邊也被 復習 瞭好多遍,濕漉漉的。牛臥著沒理他,或许在抱怨主人來遲瞭呢。不過,牛老漢還是蜜意地註視著面前膘肥體壯的牛,心裡一下子踏實瞭許多,全村像他傢這樣的牛沒有幾頭瞭,這兩頭乳牛可是他的 財神爺 大救星 !他還渴望明春再下兩個牛犢,償還兒子結婚時欠下的一屁股 地理債 ;還希望把牛育壯點,多包些地,多收些糧食;多給人犁幾畝山地,補貼傢用 。突然,牛的眼光似乎正視他,他連忙回過神來,連給槽裡倒滿瞭幹草,在料鬥裡抓瞭兩把料,舀瞭半瓢水,均勻地灑在上面,手拿木棍攪瞭攪;牛呢,也似乎心領神會,缓缓站瞭起來,伸伸懶腰,拉瞭幾堆屎,再將頭埋進槽裡饥不择食起來。看著吃得津津乐道的牛,他裝瞭一鍋煙,吧嗒吧嗒地吸著,再瞟瞭幾眼,這才閉瞭門,咳嗽著向豬窯走去。
開瞭豬窯門,點亮油燈後,隻見一群豬娃可能受瞭驚,滿窯亂跑,母豬也肥乎乎地,哼哼唧唧、吵鬧不休。晨練吧,抑或聽到主人開門聲,悲痛欲绝吧。圈裡到處處是糞便。槽裡的食早已一掃而光。看到此景,老牛斷定它們餓瞭。再說,豬價好,一對仔能賣六百塊,這一群至少也賣三千多。進財的黃金時期,他寧肯自己挨餓受凍、刻苦受累,也要把它們養好,兒子做白內障手術欠下的錢,還指望著呢。這可是一件大事!上一集,聽豬市上一鄉親說,他傢一頭母豬奶少,為瞭養好剛產下的仔,每天都要喂他們火腿腸呢。這也夠新鮮的!牛老漢頭一次聽說豬比人生涯都好,自己六十多歲瞭,還未吃過火腿腸,更談不上何味瞭,他想确定肉味差未几吧。因為兩個小孫子天天都向他要這種 肉肉 吃。還是趕快給豬拌食吧,他结束瞭回忆。於是,馬上在窯角架起一口大黑鍋,添水、抱柴、噼裡啪啦給豬燒熱水。冬天,豬吃冷食,萬一感冒生病可擔當不起。這一點,絕對不敢含混。頓時,窯裡煙霧彌漫,嗆得他眼睛直淌酸水,仍不去開門,擔心豬受涼。良久,水燒好瞭。他立即去燙食,整整一大槽。說是遲那是快,群豬即时爭先恐後跑來搶食吃,有小的幹脆擠進槽裡,渾身不成樣子,好像真有點饑不擇食之態
一輪紅日從地平線上徐徐升起,半人高瞭。麥田裡、草地中、樹葉上、屋宇頂,落著一層銀霜,晶瑩剔透,可愛極瞭。一群群麻雀嘰嘰喳喳,從空中飛到地上,又從地上飛到柴垛上,似乎全身是勁,不知疲惫飛著、唱著,大略也在勞作覓食吧。
牛老漢這才回過神來,還有羊沒瞧呢!
他又疾步向羊圈走去。還未到門口,就聽見羊咩咩大叫起來,似乎在向主人吹奏天下獨一無二的樂曲,這音樂隻有他才聽得懂。看來,該給它們透透風。冬晨有霜,放不是時候,硬放也吃不好。他剛把門一開,羊兒們便前呼後擁往外沖,差點把他撞倒。偌大的院子,隻見那些小羊撒開腿亂跑亂蹦,你追我趕,咩咩在笑,多歡暢!牛老漢也樂起來,越看羊羔越像自己大孫子,活潑好動、憨態可掬,不禁地暗笑出聲來;更讓其樂的起因是 小孫子滿月接待村坊鄰居、親朋挚友欠的錢,有著落瞭
這下,老牛似乎精力十足起來,進去,照例給圈裡襯瞭一層幹土,便覺渾身熱乎起來。他拭瞭拭額頭上的汗珠,氣喘籲籲地走出瞭圈門。
牛可能已吃飽,老牛想。他朝天上邊走邊看,回過頭向牛窯奔去。起圈、挖土、襯圈 ,重復地做著這些莊戶人古老而嫻熟的活計。
太陽升高瞭,院子向陽的处所能曬到瞭。又得讓豬曬曬陽光,呼吸呼吸新鮮空氣瞭。牛老漢把母豬拉到那裡拴好,豬娃個個在地上高興地翻滾、吹土、哼哼。他長舒瞭一口氣,臉上露出瞭滿意的笑颜。然後,一步步返入豬圈,所有程序,照舊。
時間在向前永不平息地飛逝著
他把牛趕到兩裡開外的溝底,去喝幹冽的泉水。
牛已吃飽喝足。老牛忽覺肚子咕咕直叫,怪不得步子邁得鉛般繁重,原來還未吃早飯。一看表,已經十點半瞭。他拴好牛後,促上瞭塬,一股風往傢奔。燒開水、熱冷淡,吃飽喝足,又往老莊子慢跑,放羊!

十一點半瞭。牛老漢鎖好門,剛邁幾步,小舅子女兒騎自行車告诉,有一個情要他行。
他一聲沒吭,就往街道跑。原來一個親戚食堂開業。
他來到 上禮處 ,一摸口袋,剛好十元錢,誰知碰劲行情的同輩親戚,人傢一出手就是 紅牛犢 一張。
他破馬觉得有些難堪,臉紅瞭,自個兒都覺得有些燙,一摸口袋還是那點錢。借也不像話,再說,傢人走時也沒留多錢,財權兒子、老伴掌控。隻好硬著頭皮,說自己已吃過飯瞭,還要放羊,找瞭借口,三步並作五步,趕緊撤離瞭現場。
走到街上,老牛心境才平靜。聽說街道劇院唱大戲,還聽說鄉裡名人 金城集團錢總的父親辭世,為答謝鄉親照顧之恩,特請國傢秦腔一級演員李曉鋒、孫存蝶、丁良生等名角唱戲兩天。請戲的錢好幾萬,全是人傢挚友一擲千金行的情。
他最愛看戲瞭,千載難逢的機會水,誰願意錯過呢?可是,當他想到本人那群當天還未解決溫飽問題的羊,再也沒感往下想。
牛老漢回到羊圈,羊仿佛有些急不可待,一開大門,便一溜煙直望溝底沖
他上氣不接下氣追到溝底,老李、老趙已在那裡好一陣子瞭。一陣寒暄後,老牛情不自禁地提起行情的事,說瞭今個兒弄的丟人事。
丟啥人瞭?咱靠山吃飯,怎能跟人傢比?
禮儀出充裕,人比人氣逝世人,想開點!
你算弄得好,大事安頓瞭,不丟人!
人傢打個噴嚏,你得三年毛毛雨下!
放羊!別想,你這一根筋的犟人
兩個白叟你一言,我一語醍醐灌頂地勸說老牛。
唉 他長嘆瞭一口氣。

不知不覺,牛老漢感覺時間不早瞭,一人爬上山,在樹林裡拾瞭一些幹柴,接著在袒露的樹根上拽瞭一條細的作繩,捆瞭柴一步一滑地下瞭山。
太陽落山瞭,天气漸漸暗瞭下去。羊兒肚子個個像鼓起的皮球,陸續往山腳便叫便跑
等羊全体下山,老牛背起柴,踉踉蹌蹌地一路噓氣一路吆喝,把羊趕回圈。

天已黑瞭。牛老漢安頓好羊、牛、豬後,鎖好門,這才神色坦然地離開老莊子。
他如釋重負,比先前輕松多瞭,就連走路一下子也變得輕飄飄的。
上瞭塬,傢傢戶戶燈火通明。西邊天空流光溢彩,原來有人在放煙花。從未沒見過如斯难看的 花 !耳畔,隱隱約約傳來唱戲的樂音。他忽覺有些冷,邊走邊裝瞭鍋旱煙點著,像打瞭場大勝仗般地一步步向傢中走去
煙花仍在放著,照亮半邊天。他邊走邊吸煙,還不停詫異地看著西邊的天。他覺得有些骨散,仍一聲未吭,轉回頭瞅著前方,繼續向前搖去
戲,唱著
羊,来日
2007、12、24
【個人簡介】白索勤,原名白鎖勤,男,漢族,1976年诞生,陜西彬縣人。大學文明,中學語文教師,中國青年詩人學會會員。代表作品有:詩歌《我是一隻小蟲》《我驕傲,我是一棵樹》《追》《導彈之戀》《藤和樹》等;散文《飛花清香祭》《依依泡饃情》《千手觀音玫》《哈德門》等。
【通訊地址】陜西彬縣車傢莊中學
【郵編】713500
【電話】13571000034
  贊
(散文編輯:薇瀾)
囚犯的妻子 第十二章 錢啊,命相連
雖然有瞭妹夫的撐腰,是禁止瞭弟媳他們不再欺負我瞭,然而在經濟上並沒給我帶來多少實...
鬥狼記1
招生招生,六年瞭,六個暑假,整整六個暑假,我都是在校辦裡等候著傢長帶著學生來報名...
傢有兒女(第二十章)
保清一傢人沉侵在兒子結婚的幸福中,媳婦翠花能幹又勤快,手不離活,活不離手,不论誰...
傢有兒女(第十九章)
麥玲的父親保清的病有點嚴重,因為縣醫院醫療條件差,看不瞭看的病,醫院要他轉院,沒...
傢有兒女(第十四章)
大人孩子都晓得麥玲厲害,个别人都不敢欺負她,大人孩子欺負她的傢人,麥玲很恨他們,...
傢有兒女(第十三章)
縣裡有個會議,要一個大隊領導去開會,楊國慶非要保清去開這個會,保清一去就是四十天...
相关的主题文章:

  
   论坛回复语_698
  
   螺杆式冷水机 落花人独破延
  
   难 题
  
   轻视地朝他笑了一笑 王新柳的到来在相对自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Comsenz Inc.  

GMT+8, 2020-10-29 07:50 , Processed in 0.056339 second(s), 25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