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scuz! Board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350|回复: 0

浙江油式模温机 江苏电导热油炉此岸,幸福

[复制链接]

699

主题

699

帖子

3467

积分

论坛元老

Rank: 8Rank: 8

积分
3467
发表于 2018-4-27 07:00:4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html模版彼岸,幸福

我是寂言,大三摄影班的学生,时常喜欢一个人背着相机,到处定格画面,那些风景在我的相机里,成为我走过期的痕迹。我还喜欢写字,常常在学校的文学社团走动,提交一些情感文字,却不知在这里,遇见了我的第一次爱情。
与林浩认识是在关封文学社,他是副社长。有次参加学校里的联谊活动,我的作品被入选,那是一副木棉花的图,拍摄的时候,我站在木棉花树下,仰望了好久好久,终极还是按下了快键。那是一树木棉,还有一朵正要凋落的花,落在半空中便被我的相机留下了霎时,火红的花瓣,有点耀眼,我还给这张图配了多少个字:木棉花开,俩俩相忘。
而林浩的作品是第一名,一篇散文,名叫《寻找幸福》,我深记得,他的文章插画里,是一位女子,站在木棉花下,手里拿着相机,长长的发丝,被东风吹起,脸上透着一丝难过。我知道,那个女子就是我,只是,不知道,那个时候,他在身后。
当校长念知名字的时候,我才知道,原来,他就是林浩,全校首屈一指的帅哥兼播音员。
踏上领奖台,周围的光线太过强烈,我轻轻别过脸,却发现,林浩与我的位置只隔了一位同窗,而他的眼眸一直停留在我身上,有点迷离,有点隐约,说不上来的感到。我刻意避开了视线,身子往后移了点,然后,伪装什么都没有产生,持续面带笑容站直。
林浩才回过来神来,神色有点为难,我投过余光,看清了他所有的心理,想来,那是他第一次心动的样子吧,在我的面前,像个小孩子一样,安静,畏惧。

【二】
自从上次的事情后,我便开端留神林浩。
我在三班,他在七班。每次社团的活动,我都会加入,而他,好像每次都会照顾我,比如文章数目的有限名额,他会为我留着,比如征文的运动,他会把我的名字和他的放一起,比如学校的播送,他会拿我的文章去读。
说瞎话,他的声音很好听,有种穿透人心的气力,每次走在校园内,都能听见他的播音,富有情感的朗读,就像与文字合成一体。
一直以来,都是我行我素成了习惯,只喜安静,无心迷恋其他,无论我走到哪,都是微微的来,轻轻的走,所以,时常会忽略了身后的他。
直到青果的生日晚会上,我不知道他也会参加,只是应邀而去。当他推着大大的蛋糕车子呈现在我的眼前,并说:祝敬爱的青果生日快活,我永远会守护你的幸福。我便知道了他和青果的关联,说来也是,这么优良的一个人,怎么可能会没有女朋友呢?
青果是个明媚的女子,乐观,暖和,与他,挺相配的。他一转身,看见我,脸立刻就红了,有意的避开的青果怀抱,我只是对他微笑。转过视线,我把一本影集和一瓶古龙味的香水,还有生日祝福送给青果后,找了个借口,走出户外。
晚上的风,有点凉凉的,虽说是初夏的夜晚,总感觉心里不舒服,莫非,我喜欢上他了?不可能的,我们从来没有说过话,怎么谈得上喜欢呢?

【三】
我没有想到,他追了出来,就在我仰望夜空的时候,他在身后悄悄的看着我,不说话。直到我下意识的感觉有点冷,双手环臂,他跑回去了。我听到声音,回首,衣着白色衬衣的少年,留下一个薄弱的背影给我。
片刻之后,他拿了青果的一件外衣,薄得像他的背影,披在我身上。我并没有闻声他来时的脚步声,所以本能的反映是惊觉。眼前的他,竟然是如此的温暖,浓浓的眉毛,长得挺清秀的,只是,他的眼里,为何还有一股哀伤,浸透了我的心房。
这是我们第一次近间隔的对望,也是第一次说话。
他说:外面风大,当心着凉,我不想看见刚开的木棉,还不领会幸福的滋味,便跌落红尘。
不愧是文学社的副社长,连说话都这么有诗情画意。于是,我答:木棉,长在心里,每个节令都是春天,幸福,活在心里,红尘也会有爱。
他说:可以让我靠近你吗?
我答:不。你应该珍爱眼前的幸福,青果是个好女孩,我希望你幸福,更希望她幸福。
他说:原来,你担心的是这个。其实,青果是我的表妹,我做为表哥,应该守护她的幸福,这跟我们是没有关系的。不是吗?
这次酡颜的人,换作是我,脸颊像是烫伤了一样,我本以为包裹细密的心思,在他面前,是那样的不堪一击。
我说:让我斟酌一下。
这话一出,湘潭螺杆式冷水机,他居然露出好看的笑容,真的,好纯粹的笑,看着他的样子,我不禁笑了。突然想起应当回去了,回身,打算分开。背地传来一阵声音:你不谢绝,就代表有希望,哪怕是一丝,我也会努力的。还有,你笑起来的时候,很好看,当前应该多笑笑,你冷的时候,身边的人,都不敢靠近你。

【四】
我和林浩走的越来越近,有时候探讨文字,有时候一起看片子,有时候牵手旅行,有时候拍摄景致,他素来都是姑息我,早餐帮我筹备好,午饭帮我打好,逛街的时候,帮我拎货色,牵着我过马路,每天黏在一起,谈天说地。那段时间,真的很美好。
林浩知道我爱好黄昏,每次下课,他都会拉着我去学校一隅的湖畔,他说那里的傍晚是最美的,恰好的角度,照在我身上,让人不禁心生怜悯。我说,夕阳无穷好,只是近黄昏,落幕之后,一切回归安静。
他一下子就宁静了,顿了顿,便说:别担忧,我会一直陪在你身边,黎明,白天,黄昏,黑夜,我永远会在离你最近的地方。
我仰头,看着他,依然是那幅出言不逊的样子,深邃的眼眸,迷乱我的视线。
我很享受,跟林浩在一起的时光,温情,幸福,浪漫,可能都是爱文字的人吧,对于风花雪月,总能联想到好多好多。他说,会带我去江南看樱花雨,带我去参观西藏的布达拉宫,带我去云南的丽江游玩。
林浩,无论在哪个方面,你都是一个体贴,会疼人的男孩,我也曾过错的以为,你就是伴我老去的那个人,若不是青果来找过我,我又怎么可能知道,原来,你一直在说谎。

【五】
青果来找我那天,灰色的天空,乌云遮蔽头顶。青果,舞蹈班的班长,偶尔一次在文学社团里认识,而后聊了很多兴致喜好,便成为了朋友。
她踩着细高细高的跟鞋站在操场上,一身素白的连衣裙,与她瘦小的身材相配,很是养眼,秋风混乱她的秀发,空气中披发她的体香,这是我熟悉的味道,古龙味的。
她一看见我,便失去了原有的安静,脱口而出:方寂言,你能不能别这么不要脸,贱到来偷自己朋友的男友。如果你真的喜欢林浩,为什么不直接跟我说,你知不知道,林浩今天跟我说分手,原因竟然是爱上了你。
我听得乌烟瘴气,此时的气象,就像我的心情,昏暗无光。看着青果在我面前,泣不成声的样子,我的罪反感猛的上身。林浩呵林浩,我们的成果,最终还是逃不外分别。你是这样的擅长包装自己,在我的面前,涓滴不露。
我想安慰青果,却发明自己特殊无力,扔了一句话便离去。我告诉青果,我会处置好这件事,会让林浩回到她身边,会祝福他们的爱情幸福,会的,我会的。
林浩再来找我的时候,我带他去了最常去的那个湖畔,那里藏着我和他的诺言,那里种着我和他的幸福,而今日,我是用埋藏所有的记忆。
林浩依然是白色的衬衣,白色的牛仔裤,白色的帆布鞋,就是这样的一身白,捣乱我的生活。我背着相机,扎着马尾,一身休闲装。和他站在湖畔边沿,看夕阳一点一点的落下,其实,我的心,是疼的,兴许,这是最后一次在一起,最后一次看日落。
林浩还是什么都没说,一如既往的待我好,这次,我的笑,是无奈的。我把相机给他,并说:这里有咱们的回想,你拿去吧,以后,不相见,陌路海角,不以为念。
我需要理由。 林浩的双手是打颤的,不得不否认,他现在爱的人是我,可是,我没有措施接受这一切。
我还是习惯了转身对着他谈话:青果都告诉我了,不该知道和应该知道的事,我都清晰。所以,请你守好自己的幸福吧。我的幸福,与你无关。最初的那篇文字,应该是给青果的吧,我怎么会傻到这种地步呢,会相信你所说的一切。
那,我们还能再见吗
不,永远不会。

【六】
跟林浩分手后,我抉择了退学,窝在家里,有点不习惯,所以,大部门的时间,都用来写文字。
我喜欢用邮件的形式,跟人沟通,感觉,文字里有对方的环境和心情,我可以沿着文字,找到同样的心理。
长时光在文字江湖里游玩,QQ却从不上线,每晚的深夜,都是我清醒的时间。因为因文而识的人多,每天都有邮件要回复,但都是一些敷衍的话,至今,还没有人能让我在意,放在心坎里。快三点的时候,我收到一封陌生女子的邮件。内容极其简略:因为爱过,所以懂得。纵然,春天的木棉在瞬间凋落,我们还是幸福的,可否请远方的你,善待自己?
对这封邮件,突然有种亲热的感觉,于是,查看了详细的信息,她是位女子,看文笔,属于柔情,知性的女性,文风跟我伯仲之间。我还是回了邮件给她:谢谢你的懂得,红尘深处,锁事缠身,若能安之若素之人,必有一颗素心吧。简单,明了,静好。
很快的,她便回复我:万般执念,放下便自在。人,贵在知道自己想要的是什么,红尘,确切很深,你的误区,我也曾走过,有时间来西藏,我带你去看格桑梅朵吧,很坚韧的一种花,是我们学习的模范。
这个凌晨,我们一直在往返写邮件,我知道了她的根本情形,自由撰稿人,居于西藏,活动时间和我一样。她说,我是个让人心疼的女子,她说她不想我再受一点损害,她说有时间一定要去西藏,看她,看花。
后来,我跟她说了对于林浩的故事,她说,她从我的文字里猜到九分情况,所以,才冒失的写邮件给我,这时,我发现自己居然笑了。这种笑,自从离开林浩还是第一次,发自内心的,纯挚的笑。
没有想到,我跟她成为了无话不谈的知己,不过,只是在邮件里的。我喜欢她的写作手段,能让我有空间去想像她的生活,想像西藏的蓝天,想像格桑梅朵的花瓣。
她,叫亚姬

【七】
我跟亚姬意识一年后的秋天,我出发去了西藏。
亚姬是位懂我的女子,她可以看穿我的心坎,懂得我的世界,所以,她能住到我的心坎里,于是,我下决议,去看她。
动身前一晚,我在超市里买用品,不料,撞见了青果。她的右手边挽着一名陌生男子,两人很暗昧的样子,青果弱的跟我先容道:寂 言,好久不见了,顺便跟你介绍一下,这是我男友达飞。
达飞,怎么看都不如林浩,不够高,不够帅,不够有神,他一身深色非主流的衣服让我看着很不爽,但碍于礼貌性,于是,淡淡的回应他:你好,我是方寂言,青果的同学。
当时,我提着一些汉堡,一瓶水,还有一些水果,打算明天在火车上吃,没有想到,居然会遇见青果。她换男朋友了,那么,林浩会去哪了?
青果可能看出我的心思,拉着我借步说话。
你很好奇,为什么我身边的不是林浩吧?
恩,有点。
其实,林浩,他没有跟你说谎,确实是我表哥,是我看着你们每天黏在一起不舒服,我喜欢表哥,可是他不喜欢我,他跟我说,他有多爱你,他说他心里只有你一个,最后,我取舍拆散你们俩,我以为这样,表哥就会回到我身边了。
那,当初,他为什么不解释?
他不说明,是他认为你们的感情,是经得起考验的,所以,沉默。
后来呢?
你退学后的第二天,他转校了,当初在哪里,连我也不知道,我以为他会去找你的,他说过他会带你去江南,去西藏,去丽江,可是,我真的,不知道,他一走,便会了无消息。
好了,我知道了。今天身材有点不舒服,先回家了。 我听完后,全部人都快瓦解,林浩,又是我错怪你了吗?当初,你怎么不解释呢?
回到家后,立刻给亚姬发邮件,我告诉她,我错怪林浩了,错过了原本是属于我的幸福,错过了恋情火车,错过了一切。
邮件发出去后,立马就收到亚姬的回信,她说:你需要一段时间来调剂心情,也许,来了后,会好起来的。

【八】
我还是如期去了西藏,一是去看亚姬,二是去看看林浩曾说的布达拉宫。
坐了40个小时的火车,终于看见亚姬,她穿戴藏服,很有民族特色,我喜欢她的素颜,第一眼,很温暖。
亚姬比我还瘦,锁骨很显明,看她的身影,我会联想到林浩的身影,也是很薄的那种。亚姬对我的照料无所不至,晚上跟她睡在一起的时候,感觉踏实了好多。我说,亚姬,明天带我去布达拉宫吧,我想先去参观。
亚姬是知道我的心思,也许可明天带我去布达拉宫,那个幸福的传说。亚姬告知我,她很冲动我来看她,希望我能久长的住下来,陪她一起,共悬赏桑梅朵。我知道,里面的寓意,可我仍是想回来后,再告诉她答案。由于,我对林浩,还有一点点的放不下。
次日,亚姬牵着我的手,一起去了布达拉宫。这座古老的冬宫,有太多的传奇,油加热器直销,更承载历史悠长的文化内涵。
就在我们进去的那一霎时,我看见一个身影,很像林浩,于是,让亚姬在原地等我。
我一路找过去,终于看见了他,拿着相机,在给一位女子照相,他的脸上,洋溢的全是幸福的表情。本来,他的身边,早已换了人。心里一阵紧,但是,后来就好了,实在,只有他幸福,我也会快乐。
正打算离去的时候,听到那名女子的声音:浩,你的木棉花标本带来了吗,拿出来一起拍吧?回望过去,我看清那位女子的样子容貌,她的眼眸很像我,身材很像我,连声音都这么像。岂非,林浩要的是我的替代吗?
林浩从包包里,拿出木棉花的标本,是一个很精细的盒子,我记得,那朵花,是我送给他的生日礼物。很好笑的是,他现在还保留着,并且跟另一位女子来我们曾说过的地方。原来,他一直记得我们说过的话,那么深的记住了。
原本,我想走过去的,但是,如今看来,没有必要了吧,知道他是幸福的,就好。

【九】
当我找到亚姬的时候,看见她很焦急的样子,我的心,疼了一下,慢步走从前,然后,抱紧了她。
我说,我乐意,与你一起共赏花开。
她愉快的落泪,轻轻抚摩我的发丝,此时,布达拉宫的光芒,好温暖。
林浩,请你一定要幸福,我在彼岸,为你祷告。 赞
(散文编纂:薇澜)
囚犯的妻子 第十二章 钱啊,命相连
固然有了妹夫的撑腰,是阻拦了弟媳他们不再欺侮我了,但是在经济上并没给我带来多少实...
斗狼记1
招生招生,六年了,六个暑假,整整六个暑假,我都是在校办里期待着家长带着学生来报名...
家有儿女(第二十章)
保清一家人沉侵在儿子结婚的幸福中,媳妇翠花能干又勤快,手不离活,活不离手,无论谁...
家有儿女(第十九章)
麦玲的父亲保清的病有点重大,因为县病院医疗前提差,看不了看的病,医院要他转院,没...
家有儿女(第十四章)
大人孩子都知道麦玲厉害,普通人都不敢欺负她,大人孩子欺负她的家人,麦玲很恨他们,...
家有儿女(第十三章)
县里有个会议,要一个大队引导去开会,杨国庆非要保清去开这个会,保清一去就是四十天...

我是寂言,大三攝影班的學生,時常喜歡一個人背著相機,四處定格畫面,那些風景在我的相機裡,成為我走過時的痕跡。我還喜歡寫字,經常在學校的文學社團走動,提交一些情绪文字,卻不知在這裡,遇見瞭我的第一次愛情。
與林浩認識是在關封文學社,他是副社長。有次參加學校裡的聯誼活動,我的作品被入選,那是一副木棉花的圖,拍攝的時候,我站在木棉花樹下,仰望瞭许久良久,最終還是按下瞭快鍵。那是一樹木棉,還有一朵正要凋零的花,落在半空中便被我的相機留下瞭瞬間,火紅的花瓣,有點扎眼,我還給這張圖配瞭幾個字:木棉花開,倆倆相忘。
而林浩的作品是第一名,一篇散文,名叫《尋找幸福》,我深記得,他的文章插畫裡,是一位女子,站在木棉花下,手裡拿著相機,長長的發絲,被春風吹起,臉上透著一絲憂傷。我知道,那個女子就是我,隻是,不知道,那個時候,他在身後。
當校長念有名字的時候,我才知道,原來,他就是林浩,全校數一數二的帥哥兼播音員。
踏上領獎臺,四处的光線太過強烈,我輕輕別過臉,卻發現,林浩與我的地位隻隔瞭一位同學,而他的眼眸一直停留在我身上,有點迷離,有點含混,說不上來的感覺。我刻意避開瞭視線,身子往後移瞭點,然後,假裝什麼都沒有發生,繼續面帶笑脸站直。
林浩才回過來神來,臉色有點尷尬,我投過餘光,看清瞭他所有的心理,想來,那是他第一次心動的樣子吧,在我的面前,像個小孩子一樣,安靜,惧怕。

【二】
自從上次的事件後,我便開始註意林浩。
我在三班,他在七班。每次社團的活動,我都會參加,而他,仿佛每次都會照顧我,比方文章數量的有限名額,他會為我留著,比如征文的活動,他會把我的名字和他的放一起,好比學校的廣播,他會拿我的文章去讀。
說實話,他的聲音很好聽,有種穿透人心的力气,每次走在校園內,都能聽見他的播音,富有感情的朗誦,就像與文字合成一體。
一直以來,都是刚愎自用成瞭習慣,隻喜安靜,無心留戀其余,無論我走到哪,都是輕輕的來,輕輕的走,所以,時常會疏忽瞭身後的他。
直到青果的生日晚會上,我不知道他也會參加,隻是應邀而去。當他推著大大的蛋糕車子出現在我的面前,並說:祝親愛的青果生日快樂,我永遠會守護你的幸福。我便知道瞭他和青果的關系,說來也是,這麼優秀的一個人,怎麼可能會沒有女朋友呢?
青果是個明媚的女子,樂觀,溫暖,與他,挺相配的。他一轉身,看見我,臉馬上就紅瞭,有意的避開的青果懷抱,我隻是對他淺笑。轉過視線,我把一本影集和一瓶古龍味的香水,還有诞辰祝福送給青果後,找瞭個借口,走出戶外。
晚上的風,有點涼涼的,雖說是初夏的夜晚,總感覺心裡不舒畅,难道,我喜歡上他瞭?不可能的,我們從來沒有說過話,怎麼談得上喜歡呢?

【三】
我沒有想到,他追瞭出來,就在我仰望夜空的時候,他在身後靜靜的看著我,不說話。直到我下意識的感覺有點冷,雙手環臂,他跑回去瞭。我聽到聲音,回頭,穿著白色襯衣的少年,留下一個單薄的背影給我。
片刻之後,他拿瞭青果的一件外衣,薄得像他的背影,披在我身上。我並沒有聽見他來時的腳步聲,所以本能的反應是驚覺。眼前的他,竟然是如斯的溫暖,濃濃的眉毛,長得挺秀气的,隻是,他的眼裡,為何還有一股憂傷,渗透瞭我的心房。
這是我們第一次近距離的對望,也是第一次說話。
他說:外面風大,警惕著涼,我不想看見剛開的木棉,還沒有體會幸福的味道,便跌落紅塵。
不愧是文學社的副社長,連說話都這麼有詩情畫意。於是,我答:木棉,長在心裡,每個季節都是春天,幸福,活在心裡,紅塵也會有愛。
他說:可以讓我凑近你嗎?
我答:不。你應該爱护眼前的幸福,青果是個好女孩,我希望你幸福,更生机她幸福。
他說:原來,你擔心的是這個。其實,青果是我的表妹,我做為表哥,應該守護她的幸福,這跟我們是沒有關系的。不是嗎?
這次臉紅的人,換作是我,臉頰像是燙傷瞭一樣,我本以為包裹細密的心思,在他面前,是那樣的不堪一擊。
我說:讓我考慮一下。
這話一出,他居然露出难看的笑颜,真的,好純真的笑,看著他的樣子,我不禁笑瞭。忽然想起應該回去瞭,轉身,盘算離開。背後傳來一陣聲音:你不拒絕,就代表有愿望,哪怕是一絲,我也會尽力的。還有,你笑起來的時候,很好看,以後應該多笑笑,你冷的時候,身邊的人,都不敢靠近你。

【四】
我和林浩走的越來越近,有時候討論文字,有時候一起看電影,有時候牽手旅行,有時候拍攝風景,他從來都是遷就我,早餐幫我準備好,午飯幫我打好,逛街的時候,幫我拎東西,牽著我過馬路,天天黏在一起,談天說地。那段時光,真的很美妙。
林浩知道我喜歡黃昏,每次下課,他都會拉著我去學校一隅的湖畔,他說那裡的黃昏是最美的,刚好的角度,照在我身上,讓人不禁心生憐惜。我說,夕陽無限好,隻是近黃昏,闭幕之後,一切回歸平靜。
他一下子就安靜瞭,頓瞭頓,便說:別擔心,我會一直陪在你身邊,拂晓,白天,黃昏,黑夜,我永遠會在離你最近的处所。
我抬頭,看著他,仍然是那幅溫文爾雅的樣子,深奥的眼眸,迷亂我的視線。
我很享受,跟林浩在一起的時光,溫情,幸福,浪漫,可能都是愛文字的人吧,對於風花雪月,總能聯想到好多好多。他說,會帶我去江南看櫻花雨,帶我去參觀西藏的佈達拉宮,帶我去雲南的麗江遊玩。
林浩,無論在哪個方面,你都是一個體貼,會疼人的男孩,我也曾錯誤的以為,你就是伴我老去的那個人,若不是青果來找過我,我又怎麼可能知道,原來,你一直在說謊。

【五】
青果來找我那天,灰色的天空,烏雲遮蓋頭頂。青果,跳舞班的班長,偶尔一次在文學社團裡認識,然後聊瞭許多興趣愛好,便成為瞭朋友。
她踩著細高細高的跟鞋站在操場上,一身素白的連衣裙,與她瘦小的身材相配,很是養眼,秋風凌亂她的秀發,空氣中散發她的體香,這是我熟习的滋味,古龍味的。
她一看見我,便失去瞭原有的安靜,脫口而出:方寂言,你能不能別這麼不要臉,賤到來偷自己朋友的男友。假如你真的喜歡林浩,為什麼不直接跟我說,你知不知道,林浩今天跟我說分手,起因居然是愛上瞭你。
我聽得一塌糊塗,此時的天氣,就像我的心情,黯淡無光。看著青果在我眼前,泣不成聲的樣子,我的罪惡感猛的上身。林浩呵林浩,我們的結果,最終還是逃不過分離。你是這樣的善於包裝自己,在我的面前,絲绝不露。
我想抚慰青果,卻發現自己特別無力,扔瞭一句話便離去。我告訴青果,我會處理好這件事,會讓林浩回到她身邊,會祝愿他們的愛情幸福,會的,我會的。
林浩再來找我的時候,我帶他去瞭最常去的那個湖畔,那裡藏著我和他的諾言,那裡種著我和他的幸福,而本日,我是用埋藏所有的記憶。
林浩依然是白色的襯衣,白色的牛仔褲,白色的帆佈鞋,就是這樣的一身白,擾亂我的生涯。我背著相機,紮著馬尾,一身休閑裝。和他站在湖畔邊緣,看夕陽一點一點的落下,其實,我的心,是疼的,也許,這是最後一次在一起,最後一次看日落。
林浩還是什麼都沒說,判若两人的待我好,這次,我的笑,是無奈的。我把相機給他,並說:這裡有我們的回憶,你拿去吧,以後,不相見,陌路天边,不以為念。
我须要理由。 林浩的雙手是打顫的,不得不承認,他現在愛的人是我,可是,我沒有辦法接收這一切。
我還是習慣瞭轉身對著他說話:青果都告訴我瞭,不該知道和應該知道的事,我都明白。所以,請你守好自己的幸福吧。我的幸福,與你無關。最初的那篇文字,應該是給青果的吧,我怎麼會傻到這種田地呢,會信任你所說的一切。
那,我們還能再見嗎
不,永遠不會。

【六】
跟林浩分别後,我選擇瞭退學,窩在傢裡,有點不習慣,所以,大局部的時間,都用來寫文字。
我喜歡用郵件的情势,跟人溝通,感覺,文字裡有對方的環境和心情,我可以沿著文字,找到同樣的心理。
長時間在文字江湖裡遊玩,QQ卻從不上線,每晚的深夜,都是我苏醒的時間。由於因文而識的人多,每天都有郵件要回復,但都是一些應付的話,至今,還沒有人能讓我在意,放在心坎裡。快三點的時候,我收到一封陌生女子的郵件。內容極其簡單:因為愛過,所以理解。縱然,春天的木棉在瞬間凋落,我們還是幸福的,可否請遠方的你,善待自己?
對於這封郵件,突然有種親切的感覺,於是,查看瞭具體的信息,她是位女子,水冷螺杆式冷水机,看文筆,屬於柔情,知性的女性,文風跟我并驾齐驱。我還是回瞭郵件給她:謝謝你的懂得,紅塵深處,鎖事纏身,若能安之若素之人,必有一顆素心吧。簡單,明瞭,靜好。
很快的,她便回復我:萬般執念,放下便自由。人,貴在知道本人想要的是什麼,紅塵,確實很深,你的誤區,我也曾走過,有時間來西藏,我帶你去看格桑梅朵吧,很堅韌的一種花,是我們學習的榜樣。
這個清晨,我們始终在來回寫郵件,我知道瞭她的基础情況,自在撰稿人,居於西藏,活動時間跟我一樣。她說,我是個讓人疼爱的女子,她說她不想我再受一點傷害,她說有時間一定要去西藏,看她,看花。
後來,我跟她說瞭關於林浩的故事,她說,她從我的文字裡猜到九分情況,所以,才莽撞的寫郵件給我,這時,我發現自己竟然笑瞭。這種笑,自從離開林浩還是第一次,發自內心的,純真的笑。
沒有想到,我跟她成為瞭無話不談的良知,不過,隻是在郵件裡的。我喜歡她的寫作伎俩,能讓我有空間去想像她的生活,想像西藏的藍天,想像格桑梅朵的花瓣。
她,叫亞姬

【七】
我跟亞姬認識一年後的秋天,我動身去瞭西藏。
亞姬是位懂我的女子,她能够看穿我的內心,懂得我的世界,所以,她能住到我的心田裡,於是,我下決定,去看她。
動身前一晚,我在超市裡買用品,不料,撞見瞭青果。她的右手邊挽著一名生疏男子,兩人很曖昧的樣子,青果弱的跟我介紹道:寂 言,好久不見瞭,順便跟你介紹一下,這是我男友達飛。
達飛,怎麼看都不如林浩,不夠高,不夠帥,不夠有神,他一身深色非主流的衣服讓我看著很不爽,但礙於禮貌性,於是,淡淡的回應他:你好,我是方寂言,青果的同學。
當時,我提著一些漢堡,一瓶水,還有一些生果,打算明天在火車上吃,沒有想到,居然會遇見青果。她換男友人瞭,那麼,林浩會去哪瞭?
青果可能看出我的心理,拉著我借步說話。
你很好奇,為什麼我身邊的不是林浩吧?
恩,有點。
其實,林浩,他沒有跟你說謊,的確是我表哥,是我看著你們每天黏在一起不舒服,我喜歡表哥,可是他不喜歡我,他跟我說,他有多愛你,他說他心裡隻有你一個,最後,我選擇撮合你們倆,我以為這樣,表哥就會回到我身邊瞭。
那,當初,他為什麼不解釋?
他不解釋,是他以為你們的情感,是經得起考驗的,所以,缄默。
後來呢?
你退學後的第二天,他轉校瞭,現在在哪裡,連我也不知道,我以為他會去找你的,他說過他會帶你去江南,去西藏,去麗江,可是,我真的,不知道,他一走,便會瞭無音訊。
好瞭,我知道瞭。今天身體有點不舒服,先回傢瞭。 我聽完後,整個人都快崩潰,林浩,又是我錯怪你瞭嗎?當初,你怎麼不解釋呢?
回到傢後,即时給亞姬發郵件,我告訴她,我錯怪林浩瞭,錯過瞭本来是屬於我的幸福,錯過瞭愛情火車,錯過瞭所有。
郵件發出去後,破馬就收到亞姬的回信,她說:你需要一段時間來調整心境,也許,來瞭後,會好起來的。

【八】
我還是如期去瞭西藏,一是去看亞姬,二是去看看林浩曾說的佈達拉宮。
坐瞭40個小時的火車,終於看見亞姬,她穿著藏服,很有民族特点,我喜歡她的素顏,第一眼,很溫暖。
亞姬比我還瘦,鎖骨很明顯,看她的身影,我會聯想到林浩的身影,也是很薄的那種。亞姬對我的照顧無微不至,晚上跟她睡在一起的時候,感覺踏實瞭好多。我說,亞姬,明天帶我去佈達拉宮吧,我想先去參觀。
亞姬是知道我的心思,也答應来日帶我去佈達拉宮,那個幸福的傳說。亞姬告訴我,她很激動我來看她,盼望我能長久的住下來,陪她一起,共賞格桑梅朵。我晓得,裡面的寄意,可我還是想回來後,再告訴她谜底。因為,我對林浩,還有一點點的放不下。
越日,亞姬牽著我的手,一起去瞭佈達拉宮。這座古老的冬宮,有太多的傳奇,更承載歷史长久的文明內涵。
就在我們進去的那一剎那,我看見一個身影,很像林浩,於是,讓亞姬在原地等我。
我一路找過去,終於看見瞭他,拿著相機,在給一位女子照相,他的臉上,弥漫的全是幸福的表情。原來,他的身邊,早已換瞭人。心裡一陣緊,但是,後來就好瞭,其實,隻要他幸福,我也會快樂。
正打算離去的時候,聽到那名女子的聲音:浩,你的木棉花標本帶來瞭嗎,拿出來一起拍吧?回望過去,我看清那位女子的模樣,她的眼眸很像我,身体很像我,連聲音都這麼像。難道,林浩要的是我的替换嗎?
林浩從包包裡,拿出木棉花的標本,是一個很精巧的盒子,我記得,那朵花,是我送給他的生日禮物。很可笑的是,他現在還保存著,並且跟另一位女子來我們曾說過的地方。原來,他一直記得我們說過的話,那麼深的記住瞭。
底本,我想走過去的,然而,现在看來,沒有必要瞭吧,知道他是幸福的,就好。

【九】
當我找到亞姬的時候,看見她很著急的樣子,我的心,疼瞭一下,慢步走過去,然後,抱緊瞭她。
我說,我願意,與你一起共賞花開。
她高興的落淚,輕輕撫摸我的發絲,此時,佈達拉宮的光線,好溫暖。
林浩,請你必定要幸福,我在此岸,為你祈禱。 贊
(散文編輯:薇瀾)
囚犯的妻子 第十二章 錢啊,命相連
雖然有瞭妹夫的撐腰,是禁止瞭弟媳他們不再欺負我瞭,但是在經濟上並沒給我帶來多少實...
鬥狼記1
招生招生,六年瞭,六個暑假,整整六個暑假,我都是在校辦裡等候著傢長帶著學生來報名...
傢有兒女(第二十章)
保清一傢人沉侵在兒子結婚的幸福中,媳婦翠花能幹又勤快,手不離活,活不離手,不论誰...
傢有兒女(第十九章)
麥玲的父親保清的病有點嚴重,橡胶硫化油循环加热器价格,因為縣醫院醫療條件差,看不瞭看的病,醫院要他轉院,沒...
傢有兒女(第十四章)
大人孩子都知道麥玲厲害,个别人都不敢欺負她,大人孩子欺負她的傢人,麥玲很恨他們,...
傢有兒女(第十三章)
縣裡有個會議,要一個大隊領導去開會,楊國慶非要保清去開這個會,保清一去就是四十天...
相关的主题文章:

  
   导热油加热炉 宜昌注塑模温机看病
  
   雪兔三叶草
  
   阳光在篱笆
  
   创造性发挥下去取得成绩寇準:花花公子 生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Comsenz Inc.  

GMT+8, 2020-10-29 07:54 , Processed in 0.054761 second(s), 25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