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scuz! Board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360|回复: 0

邵阳电加热导热油炉

[复制链接]

699

主题

699

帖子

3467

积分

论坛元老

Rank: 8Rank: 8

积分
3467
发表于 2018-4-27 07:01:3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html模版墓穴·寒衣
秋之江渚,皓月当空。
玉影斜倚,箫声阵阵,凄凉悠扬。只那一轮与圆月,也不免为之动情。
忽地,一袭白影自半空而至,衣袂飘飞,神秘动人。月色下的轮廓,精细而模糊。
箫声戛然而止,万籁俱寂。
好久不见,公子可好? 白衣女子启齿道。缓缓走近斜倚在大树下的男子,步履轻巧,好像根本就没踏在草地上一样,实在真的就没踏在草地上。然而所经之处,皆月色荡漾如水。
男子抬眼望向白衣女子,眼神清冽倒映出圆月的身影,淡出口道: 难道你我可曾相见?
衣女子嫣然一笑,向后一倾身子悬在半空,恰好挡住了男子视线中的月亮,说道: 公子可否记得,上个月十五月圆之夜,公子在此练剑----你不是说,要在这儿建一座高楼,以邀明月共饮吗?
男子微微一怔,上个月十五......自己是在这儿练剑,也说过要建高楼之事,只是......当时除自己外,并无他人呀!一般人经由,自己是不可能发现不了的......
男子看向半空而立的女子,飘渺空幻。此情此景,宛若仙子下凡,岂非,她并非同类?
白衣女子似乎看出了司马风的迷惑,轻言道: 公子不必多虑,小女子只不外是一缕月光罢了,只得在十五月圆之夜现身---今晚见公子径自在此吹箫,着实被那凄美的箫声所吸引,不知公子为何事伤感?
司马风半信半疑,朗朗一笑,说道: 伤心事,何必提,说出来也更伤心罢了。
白衣女子微微一笑,转开话题: 那公子打算何时建高楼呀?
司马风一时有些语塞,顿了顿说道: 区区一句玩笑话,何必认真?
白衣女子有些绝望,消融在月色中,只是淡淡的。
白衣女子匆匆远去,仍旧面向司马风,仿佛被偌大的圆月吸了去,终于化成一束月光,消隐在深蓝的夜空里......
第二日,司马风不知从哪儿弄来一支巨大的建造队,让其按照自己连夜设计出来的图样营建一座 明月楼 .不足二十日, 明月楼 已建成,楼高十丈,面向圆月升起来的江畔,巍峨雄浑,气概不凡。再择十日,装潢结束。通体蓝绿色,只最高层摆一桌案几,一碟酒具。
月华如练,又逢月半。
明月楼被月光覆盖着,显出一派静谧安静。
司马风临窗而坐,刚斟好两杯绿酒,抬眼望向窗外,熟悉的白影嫣嫣而至。
司马风豁然一笑,说道: 姑娘请坐,在下等候多时。
白衣女子莞尔一笑,笑脸神秘动听。
司马风举起琉璃盏,看向白衣女子。白衣女子亦举杯,与司马风相敬,一饮而尽。
白衣女子忍不住惊叹道: 真是好酒!
司马风一笑,并未多语,两人绝对而坐,持续喝酒,饮那饮不完的绿酒......
尔后每逢月半,均有一对玉人隐于明月楼内饮酒,此楼阔别俗世,背靠高山,仿佛仙境去处。偶有游子经于此,钦羡于楼之壮美,却无一人可登楼,缘何?只因此楼只为明月而建矣!后为世人难解之谜......
淡淡的爱...
二 海角过客
寒冬,既望,暗夜,大风。
司马风站在明月楼下,抬眼望着明月楼已有多时。没有月光的笼罩,整座楼只显出模糊的轮廓,尽展神秘,却悲凉冷清。
司马风毅然转身,寒风刹那吹乱他的发,衣袂飘飞, 哗啦哗啦 随风作响,暗夜里成为这里唯一的音响,决然而独立。
他迈开步子顺风而行,雀跃而有力,面色冷峻,心情却繁飞。
他要在今晚离去,只有这样,才有生机在下个月半赶回来。此次前去风雨山庄,怕是凶多吉少。司马风拿下腰间的冰凌雪剑,缓缓拔出,寒光一闪,霎时照亮他的双眸,突然 喀嚓 一声音,剑已入鞘,司马风两番翻身,消失在暗夜里......
......
又是月圆夜,高楼逐处明。
月心倚在窗边,斟了一杯酒,微叹一声,一饮而尽。表情安静,无喜无悲。
窗外突然暴风大作,搀杂着雨雪打在月心面上。月心一惊,抬眼望月,圆月已被乌云遮住了半边身子。月心突然低下头,转瞬即消失,只流下一滴眼泪,落在地上,便化成一小团月光,泛着荏弱的光,仿佛不经意就能被一阵风吹散了似的。
一个身影呈现在明月楼下,冒着风雪,却并没有要进楼躲避的意思。他抬眼望着高楼顶层,不灯火,漆黑一片。他突然很是憎恨这种恶劣的气象,偏偏没有月光。
司马风回身,筹备先回客栈,心却乱的很,仿佛有什么事挂念着,久久不能安心。
司马风终于停下脚步,风小了些,他迅速转身,急返明月楼。桌上有绿酒,阵阵飘幽香。窗前沿上琉璃盏依在,窗下......司马风缓缓走从前,生怕惊扰了什么似的,蹲下身子,谨小慎微托起那一小团月光,微微的寒意,透过他的掌心直穿入骨,却有暖暖的惬意,使他的心平和下来。司马风突地一笑,嘴角勾勒出一条完美的弧线,在这个没有月亮的寒夜,只那一小团月光得以消受。
司马风坐下来,为自己斟满一杯酒。展开手心,那柔柔的月光跳动着,一阵风突然吹进来,司马风赶快握紧手,生怕被吹散了那一抹柔。一挥衣袖,刚有风出进来的那扇窗子 砰 一声关上。
司马风不停地饮酒,饮那饮不完的绿酒,不知过了多久,也不知饮了多少酒......
司马风醉了,趴在桌上,头枕着一只臂,望着那一抹月光发呆。他突然觉得有一股清凉正在逼近自己的身材,他没有起身,由于他认为来者并无敌意。
一袭白影映入司马风的眼角,他猛地起身,刚刚眼中冲动的光色瞬间又被浇灭,不是她......他喝得再醉也不可能认错那一张清秀脱俗的脸......
来者也着一身白纱,看年纪与月心相仿,但两者气质截然不同。月心有的是轻灵胜动,而面前这个女子却更显深沉冷漠。
白衣女子看着司马风,有一丝迟疑,却还是开口,道: 把东西还我。
司马风一愣: 还你什么? 眼睛却不看她,仍然在手心的月光上迷恋。
白衣女子冷冷地说道: 你手里握着的月光,那本是我灵界之物,凡人不可拥之。
司马风把手握紧,冷笑一声,说道: 月心呢? 声音变得柔和了些,这只在他提到她的时候。
白衣女子顿了顿,仍旧冷冷地说道: 高楼无月,明月无心,何来月心?
表情有一丝纤细的变更,但很快便恢复了冷漠。
不料,这一轻微的变化,恰好被司马风捉拿在眼,说道: 你就是月心,为何如此对我?
白衣女子尽力节制自己面部表情的变化,坚决地说道: 不是!
不!你就是!我若认不出你,那我就不配站在这儿和你谈话!
白衣女子依然执拗地说道: 我没工夫在这儿和你诡辩,把货色还我,我要走了。
司马风逼近多少步,白衣女子后退几步,司马风突然停步,伸出手臂开展手心。
白衣女子用手轻轻一掠,月光已被收回,模温机厂家,转身欲走,听得司马风呼一声 月心 ,略一停步,头也未回,浙江电加热导热油炉,道: 我不是! 而后转身化成一缕月光,消失在黑夜中......
司马风有些发愣,愣愣地站在那里良久未曾移动一步......他不明白,月心何时变得如此冷漠无情,自己历经波折赶回来,抛下一切,为的是什么?!
难道真是:明月无心?
淡淡的爱...
三 墓穴同归
那个没有月亮的月半,司马风在明月楼内单独饮酒到天亮。
是谁说的借酒可以消愁!举杯浇愁,明明更愁!独饮者为谁而愁?且又为谁而泣?俗话说男儿有泪不轻弹,只是未到伤心处而已!
司马风跃身下楼,落在白茫茫的雪地里,留下不深不浅的两个足迹。天地一片浑白,安谧安详。司马风此刻平心静气,兀自言道; 呵!难道你我的这份感情,正如这雪地里的两片脚印,未曾结冰,何曾深刻?
司马风突然作了一个他好久都在犹豫的决议。
......
风雨山庄。
你究竟还是来了,哈哈哈--算我没看错你。 一青衣老者微眯者眼,背手而立看着司马风。
我允许你的条件,《风雨秘籍》在何处? 司马风面色冷酷。
看来你还是为了得到《风雨秘籍》才准许我的吧?
司马风未开口。
青衣老者又道: 好了好了,我告知你就是了,反正你也有这个能力。说到底,电导热油炉,是你占了个大便宜,让你担负风雨山庄庄主,还拿得《风雨秘籍》,怎么还表示的如此不甘心?真是搞不懂你这个怪人。不过,那上面的武功近百年来无人能解,无人能习,即便习了它也没什么用途。
司马风道: 我不觉的是什么便宜,风雨山庄乃江湖第一大庄,我不在乎庄主这个位置,怕是有人日思夜想的想夺了去。你怕是受够了这几十年的心惊胆颤,才会让我替你的位置。
青衣老者开怀一笑,道: 你就当了我当年的宿愿吧!风雨山庄必得天下绝顶高手能力担任,一月前你赴约与我交战,我就知你必是守信正义之士,而后又将我战胜,你就必定要成为风雨山庄的庄主!
......
又是月圆,却非故地。
这是三年来,他第一次不是在明月楼内赏月。
司马风倚在风雨亭内的柱子上,听凭如水的月光一泻而下,将他浸透。这里或许是山庄最高的地方吧?
他突然打坐在地,趁着月光的精华,练起《风雨秘籍》最后一层,说不定今晚便可大功告成!
司马风只觉气血畅通,精力兴旺,身子急速旋转,旋转,似乎要飞了出去......片刻,司马风睁开眼,看了看周围,已不是风雨山庄。他没有惶恐,这本就在他的意料这中。司马风渐渐向前走去,速度不快,两旁的白色修筑却飞一般向撤退, 莫非这就是秘籍上的灵界? 司马风步步当心,预备着迎接随时都可能涌现的损害。
他来这里可不是为了游玩,他要尽快找到秘籍上所说的 绝情门 ,因为他感到,那里有什么在等他......
司马风脑海中突然闪过一个意念,便向又急忙转身,消失在高大的白色修建内。
真是绝情门!司马风不明白,为何会又突然出现的意念引他来这里。不过,这倒使他省了不少功夫。
与其说是 绝情门 不如说是 绝情塔 。整座塔形状奇丽,通体晶白,直上云霄,不知高度。
司马风想排闼进去,却不知何从下手,哪里又什么门!绕塔行三周,才发现有一剑廊,司马风拿下腰间的冰凌雪剑,并不抱有什么希望可以翻开门,他把剑按着那个轮廓放进去,才发明剑身的色彩是如何神似于塔身的颜色!近了,察看片刻,何止颜色相同,质地竟也一致!
司马风被一股巨大的气力吸进塔内,顾不得多想。却看到一幕只在梦里才会出现的情景,使他一次次地从睡梦中惊醒,现在,竟然真的出现在了面前,到底是梦呢?仍是实在?
司马风面前有一张玉制的似乎冰床,他缓缓走过去,扶起月心,月心微微睁开眼,柔柔地一笑,轻声说道: 你来了--
你--为何会变的这般样子容貌?你到底怎么了? 司马风抱起月心,心疼的问道。
我--我的元气已快消费完了,你不知道,每一次下凡沾染尘气,都会使我元气大伤,那个月半别怪我无情,实际上使为了自己的一个小小私念。我若不那样对你,你有如何能许可做风雨山庄庄主,学会《风雨秘籍》? 月心说话有些艰苦,全部显得软弱不堪。
你别说了,我知道。你把那滴泪注入我的冰凌雪剑,才使我得以打败风雨庄主,才使我可以凭剑进入这绝情门。以前你无意中说《风雨秘籍》中有进入灵界的方法---
我是故意那么说的,你不怪我吗?我知道自己撑不了多久,我这么自私,为了能见你却不顾你的安慰--我--你可知,这灵界,来了,是回不去的!
我不怪你,你别再说了,纵然不能回去,我也要然你好起来!
司马风表情动摇,从怀中取出一件闪闪发光的纱衣,说道: 月心,把它穿上,这是集日月精髓织成的寒衣,《风雨秘籍》里说可以治好你的病。既然我按秘籍上的方法进入了灵界,那么这寒衣也一定能治好你!
月心微微摇了摇头,说道: 那样的话,咱们就永世不得相见了......
司马风低下头来,心却痛的厉害......低喃道: 只有你能好起来--
不!不可以!与其不得相见,不如死在一起!我是一个自私的人,我不想穿上寒衣,却忘却了你!对你来说,是三年的月半,对我来说,却是三世的爱恋!
司马风有些不解,看向月心等他说明.
月心说道; 天上月圆,人间月半。世间每月逢圆,灵界每世逢半。与你三年,实则三百年!我的灵气已耗尽,这张冰床,就是我的葬身之地。其实这是我为自己修好的墓穴,我-- 月心手拖住司马风的脸,滴滴晶莹的眼泪滑落,化成月光滴穿了冰床。 你我并非同类,有缘相逢,却天意难违,既不能是厮守,那就长留......没有谁可以把我们离开......
两人就那样紧紧相依在一起,仿佛一个整体,绝世而独立。
冰床在往下陷,司马风把月心抱得更紧了......终于,消失在冰床底处。
在这个月亮异样圆亮的月半,凡间的明月楼轰然倒塌,灵界的绝情塔被化成冰凌的寒衣牢牢的禁锢。仿佛一个古老的传说,不曾出当初谁的记忆里......
......
百年之后,百花峰下,一双玉人相依而立。服饰的颜色溶在一起,秋意中宛如清泉一泓.男子开口道: 婉儿,今日是十五,你的生日,我带你去月亮上如何?
女子并未开口,冲男子甜甜一笑,牢牢依偎在男子的怀里......
END【相对原创】 赞
(散文编纂:江熏风)
囚犯的妻子 第十二章 钱啊,命相连
固然有了妹夫的撑腰,是阻拦了弟媳他们不再欺负我了,但是在经济上并没给我带来多少实...
斗狼记1
招生招生,六年了,六个暑假,整整六个暑假,我都是在校办里期待着家长带着学生来报名...
家有儿女(第二十章)
保清一家人沉侵在儿子结婚的幸福中,媳妇翠花能干又勤快,手不离活,活不离手,无论谁...
家有儿女(第十九章)
麦玲的父亲保清的病有点重大,因为县病院医疗前提差,看不了看的病,医院要他转院,没...
家有儿女(第十四章)
大人孩子都知道麦玲厉害,一般人都不敢欺侮她,大人孩子欺负她的家人,麦玲很恨他们,...
家有儿女(第十三章)
县里有个会议,要一个大队引导去开会,杨国庆非要保清去开这个会,保清一去就是四十天...
秋之江渚,皓月當空。
玉影斜倚,簫聲陣陣,淒涼婉轉。隻那一輪與圓月,也不免為之動情。
忽地,一襲白影自半空而至,衣袂飄飛,神秘動人。月色下的輪廓,精巧而隐约。
簫聲戛然而止,萬籟俱寂。
许久不見,公子可好? 白衣女子開口道。緩緩走近斜倚在大樹下的男子,步履輕盈,似乎基本就沒踏在草地上一樣,其實真的就沒踏在草地上。然而所經之處,皆月色蕩漾如水。
男子抬眼望向白衣女子,眼神清冽倒映出圓月的身影,淡出口道: 難道你我可曾相見?
衣女子嫣然一笑,向後一傾身子懸在半空,剛好擋住瞭男子視線中的月亮,說道: 公子可否記得,上個月十五月圓之夜,公子在此練劍----你不是說,要在這兒建一座高樓,以邀明月共飲嗎?
男子微微一怔,上個月十五......自己是在這兒練劍,也說過要建高樓之事,隻是......當時除自己外,並無别人呀!普通人經過,自己是不可能發現不瞭的......
男子看向半空而立的女子,飄渺虛幻。此情此景,宛若仙子下凡,難道,她並非同類?
白衣女子好像看出瞭司馬風的困惑,輕言道: 公子不用多慮,小女子隻不過是一縷月光罷瞭,隻得在十蒲月圓之夜現身---今晚見公子獨自由此吹簫,著實被那淒美的簫聲所吸引,不知公子為何事傷感?
司馬風将信将疑,朗朗一笑,說道: 傷心事,何必提,說出來也更傷心罷瞭。
白衣女子微微一笑,轉開話題: 那公子盘算何時建高樓呀?
司馬風一時有些語塞,頓瞭頓說道: 區區一句玩笑話,何必當真?
白衣女子有些扫兴,融化在月色中,隻是淡淡的。
白衣女子漸漸遠去,仍舊面向司馬風,好像被偌大的圓月吸瞭去,終於化成一束月光,消隱在深藍的夜空裡......
第二日,司馬風不知從哪兒弄來一支伟大的建築隊,讓其依照自己連夜設計出來的圖樣建筑一座 明月樓 .不足二旬日, 明月樓 已建成,樓高十丈,面向圓月升起來的江畔,巍峨雄壯,氣勢非凡。再擇十日,裝飾完畢。通體藍綠色,隻最高層擺一桌案幾,一碟酒具。
月華如練,又逢月半。
明月樓被月光籠罩著,顯出一派安謐寧靜。
司馬風臨窗而坐,剛斟好兩杯綠酒,抬眼望向窗外,熟习的白影嫣嫣而至。
司馬風释然一笑,說道: 姑娘請坐,在下等待多時。
白衣女子莞爾一笑,笑颜神秘動人。
司馬風舉起琉璃盞,看向白衣女子。白衣女子亦舉杯,與司馬風相敬,一飲而盡。
白衣女子忍不住贊嘆道: 真是好酒!
司馬風一笑,並未多語,兩人相對而坐,繼續飲酒,飲那飲不完的綠酒......
此後每逢月半,均有一對玉人隱於明月樓內飲酒,此樓遠離俗世,背靠深谷,仿佛仙境去處。偶有遊子經於此,欽羨於樓之壯美,卻無一人可登樓,緣何?隻因而樓隻為明月而建矣!後為众人難解之謎......
淡淡的愛...
二 天边過客
寒冬,既望,暗夜,大風。
司馬風站在明月樓下,抬眼望著明月樓已有多時。沒有月光的籠罩,整座樓隻顯出含混的輪廓,盡展神秘,卻淒涼冷僻。
司馬風決然轉身,寒風霎時吹亂他的發,衣袂飄飛, 嘩啦嘩啦 隨風作響,暗夜裡成為這裡独一的聲響,断然而獨破。
他邁開步子迎風而行,沉穩而有力,面色冷峻,心境卻繁飛。
他要在今晚離去,隻有這樣,才有盼望在下個月半趕回來。此次前去風雨山莊,怕是兇多吉少。司馬風拿下腰間的冰凌雪劍,緩緩拔出,寒光一閃,瞬間照亮他的雙眸,突然 喀嚓 一聲響,劍已入鞘,司馬風兩番翻身,消失在暗夜裡......
......
又是月圓夜,高樓逐處明。
月心倚在窗邊,斟瞭一杯酒,微嘆一聲,一飲而盡。表情平靜,無喜無悲。
窗外突然狂風大作,夾雜著雨雪打在月心面上。月心一驚,抬眼望月,圓月已被烏雲遮住瞭半邊身子。月心忽然低下頭,轉瞬即消散,隻流下一滴眼淚,落在地上,便化成一小團月光,泛著纤弱的光,俨然不經意就能被一陣風吹散瞭似的。
一個身影出現在明月樓下,冒著風雪,卻並沒有要進樓躲避的意思。他抬眼望著高樓頂層,沒有燈火,黝黑一片。他突然很是仇恨這種惡劣的天氣,偏偏沒有月光。
司馬風轉身,準備先回客棧,心卻亂的很,恍如有什麼事牽掛著,久久不能安心。
司馬風終於停下腳步,風小瞭些,他敏捷轉身,急返明月樓。桌上有綠酒,陣陣飄清香。窗前沿上琉璃盞依在,窗下......司馬風緩緩走過去,恐怕驚擾瞭什麼似的,蹲下身子,胆大妄为托起那一小團月光,微微的寒意,透過他的掌心直穿入骨,卻有暖暖的愜意,使他的心温和下來。司馬風突地一笑,嘴角勾画出一條完善的弧線,在這個沒有月亮的寒夜,隻那一小團月光得以消受。
司馬風坐下來,為自己斟滿一杯酒。展開手心,那轻柔的月光跳動著,一陣風突然吹進來,司馬風趕緊握緊手,惟恐被吹散瞭那一抹柔。一揮衣袖,剛剛有風出進來的那扇窗子 砰 一聲關上。
司馬風不停地飲酒,飲那飲不完的綠酒,不知過瞭多久,也不知飲瞭多少酒......
司馬風醉瞭,趴在桌上,頭枕著一隻臂,望著那一抹月光發呆。他突然覺得有一股清涼正在迫近自己的身體,他沒有起身,因為他覺得來者並無敵意。
一襲白影映入司馬風的眼角,他猛地起身,剛剛眼中激動的光色瞬間又被澆滅,不是她......他喝得再醉也不可能認錯那一張秀气脫俗的臉......
來者也著一身白紗,看年齡與月心相仿,但兩者氣質截然不同。月心有的是輕靈勝動,而面前這個女子卻更顯深厚冷漠。
白衣女子看著司馬風,有一絲猶豫,卻還是開口,道: 把東西還我。
司馬風一愣: 還你什麼? 眼睛卻不看她,仍舊在手心的月光上留戀。
白衣女子冷冷地說道: 你手裡握著的月光,那本是我靈界之物,常人不可擁之。
司馬風把手握緊,冷笑一聲,說道: 月心呢? 聲音變得柔跟瞭些,這隻在他提到她的時候。
白衣女子頓瞭頓,依舊冷冷地說道: 高樓無月,新疆导热油电加热炉,明月無心,何來月心?
表情有一絲細微的變化,但很快便恢復瞭冷淡。
不料,這一細微的變化,偏偏被司馬風捕获在眼,說道: 你就是月心,為何如此對我?
白衣女子极力把持自己面部表情的變化,堅定地說道: 不是!
不!你就是!我若認不出你,那我就不配站在這兒和你說話!
白衣女子仍然固執地說道: 我沒功夫在這兒和你狡辯,把東西還我,我要走瞭。
司馬風迫临幾步,白衣女子後退幾步,司馬風突然停步,伸出手臂展開手心。
白衣女子用手輕輕一掠,月光已被收回,轉身欲走,聽得司馬風呼一聲 月心 ,略一停步,頭也未回,道: 我不是! 然後轉身化成一縷月光,消逝在黑夜中......
司馬風有些發呆,愣愣地站在那裡很久未曾挪動一步......他不明确,月心何時變得如此冷漠無情,本人歷經曲折趕回來,拋下所有,為的是什麼?!
難道真是:明月無心?
淡淡的愛...
三 墓穴同歸
那個沒有月亮的月半,司馬風在明月樓內獨自飲酒到天亮。
是誰說的借酒可以消愁!舉杯澆愁,明明更愁!獨飲者為誰而愁?且又為誰而泣?俗話說男兒有淚不輕彈,隻是未到傷心處罢了!
司馬風躍身下樓,落在白茫茫的雪地裡,留下不深不淺的兩個腳印。天地一片渾白,靜謐安詳。司馬風此刻心平氣和,兀自言道; 呵!難道你我的這份情感,正如這雪地裡的兩片腳印,未曾結冰,何曾深入?
司馬風突然作瞭一個他良久都在猶豫的決定。
......
風雨山莊。
你毕竟還是來瞭,哈哈哈--算我沒看錯你。 一青衣老者微瞇者眼,背手而立看著司馬風。
我答應你的條件,《風雨秘籍》在何處? 司馬風面色冷淡。
看來你還是為瞭得到《風雨秘籍》才答應我的吧?
司馬風未開口。
青衣老者又道: 好瞭好瞭,我告訴你就是瞭,反正你也有這個才能。說到底,是你占瞭個大廉价,讓你擔任風雨山莊莊主,還拿得《風雨秘籍》,怎麼還表現的如斯不情願?真是搞不懂你這個怪人。不過,那上面的武功近百年來無人能解,無人能習,即使習瞭它也沒什麼用處。
司馬風道: 我不覺的是什麼便宜,風雨山莊乃江湖第一大莊,我不在乎莊主這個地位,怕是有人日思夜想的想奪瞭去。你怕是受夠瞭這幾十年的心驚膽顫,才會讓我替你的位置。
青衣老者開懷一笑,道: 你就當瞭我當年的心願吧!風雨山莊必得天下絕頂高手才干擔任,一月前你赴約與我交戰,我就知你必是取信正義之士,而後又將我打敗,你就一定要成為風雨山莊的莊主!
......
又是月圓,卻非故地。
這是三年來,他第一次不是在明月樓內賞月。
司馬風倚在風雨亭內的柱子上,任憑如水的月光一瀉而下,將他渗透。這裡大略是山莊最高的处所吧?
他突然打坐在地,趁著月光的精華,練起《風雨秘籍》最後一層,說不定今晚便可功败垂成!
司馬風隻覺氣血暢通,精神茂盛,身子急速旋轉,旋轉,仿佛要飛瞭出去......片刻,司馬風睜開眼,看瞭看四处,已不是風雨山莊。他沒有驚慌,這本就在他的预料這中。司馬風缓缓向前走去,速度不快,兩旁的白色建築卻飛个别向後退, 難道這就是秘籍上的靈界? 司馬風步步警惕,準備著迎接隨時都可能出現的傷害。
他來這裡可不是為瞭遊玩,他要盡快找到秘籍上所說的 絕情門 ,因為他覺得,那裡有什麼在等他......
司馬風腦海中突然閃過一個意念,便向又匆忙轉身,消失在高大的白色建築內。
真是絕情門!司馬風不清楚,為何會又突然出現的意念引他來這裡。不過,這倒使他省瞭不少工夫。
與其說是 絕情門 不如說是 絕情塔 。整座塔形状秀麗,通體晶白,直上雲霄,不知高度。
司馬風想推門進去,卻不知何從下手,哪裡又什麼門!繞塔行三周,才發現有一劍廊,司馬風拿下腰間的冰凌雪劍,並不抱有什麼愿望可以打開門,他把劍按著那個輪廓放進去,才發現劍身的顏色是如何神似於塔身的顏色!近瞭,觀察片刻,何止顏色雷同,質地竟也一致!
司馬風被一股宏大的力气吸進塔內,顧不得多想。卻看到一幕隻在夢裡才會出現的情景,使他一次次地從睡夢中驚醒,現在,居然真的出現在瞭面前,到底是夢呢?還是真實?
司馬風眼前有一張玉制的好像冰床,他緩緩走過去,扶起月心,月心微微睜開眼,柔柔地一笑,輕聲說道: 你來瞭--
你--為何會變的這般模樣?你到底怎麼瞭? 司馬風抱起月心,疼爱的問道。
我--我的元氣已快耗费完瞭,你不知道,每一次下凡感染塵氣,都會使我元氣大傷,那個月半別怪我無情,實際上使為瞭自己的一個小小私念。我若不那樣對你,你有如何能答應做風雨山莊莊主,學會《風雨秘籍》? 月心說話有些困難,整個顯得懦弱不堪。
你別說瞭,我知道。你把那滴淚註入我的冰凌雪劍,才使我得以打敗風雨莊主,才使我可以憑劍進入這絕情門。以前你無意中說《風雨秘籍》中有進入靈界的办法---
我是成心那麼說的,你不怪我嗎?我晓得自己撐不瞭多久,我這麼自私,為瞭能見你卻不顧你的抚慰--我--你可知,這靈界,來瞭,是回不去的!
我不怪你,你別再說瞭,縱然不能回去,我也要然你好起來!
司馬風表情堅定,從懷中掏出一件閃閃發光的紗衣,說道: 月心,把它穿上,這是集日月精華織成的寒衣,《風雨秘籍》裡說可以治好你的病。既然我按秘籍上的方式進入瞭靈界,那麼這寒衣也必定能治好你!
月心輕輕搖瞭搖頭,說道: 那樣的話,我們就永久不得相見瞭......
司馬風低下頭來,心卻痛的厲害......低喃道: 隻要你能好起來--
不!不可以!與其不得相見,不如逝世在一起!我是一個自私的人,我不想穿上寒衣,卻忘記瞭你!對你來說,是三年的月半,對我來說,卻是三世的愛戀!
司馬風有些不解,看向月心等他解釋.
月心說道; 天上月圓,人間月半。人間每月逢圓,靈界每世逢半。與你三年,實則三百年!我的靈氣已耗盡,這張冰床,就是我的葬身之地。其實這是我為自己修睦的泉台,我-- 月心手拖住司馬風的臉,滴滴晶瑩的眼淚滑落,化成月光滴穿瞭冰床。 你我並非同類,有緣相逢,卻天意難違,既不能是廝守,那就長留......沒有誰能够把我們分開......
兩人就那樣緊緊相依在一起,仿佛一個整體,絕世而獨立。
冰床在往下陷,司馬風把月心抱得更緊瞭......終於,消失在冰床底處。
在這個月亮異常圓亮的月半,凡間的明月樓轟然倒塌,靈界的絕情塔被化成冰凌的寒衣紧紧的禁錮。似乎一個古老的傳說,未曾出現在誰的記憶裡......
......
百年之後,百花峰下,一雙玉人相依而立。衣飾的顏色溶在一起,秋意中宛如清泉一泓.男子開口道: 婉兒,本日是十五,你的诞辰,我帶你去月亮上如何?
女子並未開口,沖男子甜甜一笑,緊緊依偎在男子的懷裡......
END【絕對原創】 贊
(散文編輯:江南風)
囚犯的妻子 第十二章 錢啊,命相連
雖然有瞭妹夫的撐腰,是禁止瞭弟媳他們不再欺負我瞭,然而在經濟上並沒給我帶來多少實...
鬥狼記1
招生招生,六年瞭,六個暑假,整整六個暑假,我都是在校辦裡等候著傢長帶著學生來報名...
傢有兒女(第二十章)
保清一傢人沉侵在兒子結婚的幸福中,媳婦翠花能幹又勤快,手不離活,活不離手,不论誰...
傢有兒女(第十九章)
麥玲的父親保清的病有點嚴重,因為縣醫院醫療條件差,看不瞭看的病,醫院要他轉院,沒...
傢有兒女(第十四章)
大人孩子都知道麥玲厲害,正常人都不敢欺負她,大人孩子欺負她的傢人,麥玲很恨他們,...
傢有兒女(第十三章)
縣裡有個會議,要一個大隊領導去開會,楊國慶非要保清去開這個會,保清一去就是四十天...
相关的主题文章:

  
   不再是爱
  
   揭阳螺杆式冷水机 短篇小说,小小说,微型小说_1电加热油温机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
  
   论坛回复语_120
  
   雨霏 馨香时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Comsenz Inc.  

GMT+8, 2020-10-29 07:55 , Processed in 0.070942 second(s), 25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