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scuz! Board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120|回复: 0

低压加热器 我心塑业专用冷水机仍然(一)

[复制链接]

699

主题

699

帖子

3449

积分

论坛元老

Rank: 8Rank: 8

积分
3449
发表于 2018-4-30 18:51:0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html模版我心仍然(一)

通常那样的情形,有两个含意,一是报表本身的问题,她的工作因为急赶慢赶,涌现了某些瑕疵,如果在以前,不外出一分钟的功夫,暴雨雷霆立刻劈头盖脸打得她直不起腰站不起身。二是报表上面的内容出了问题,那就是利润没有达到老板事先的料想,或者是某些用度有了一点小小的超标。接下来,业务部的王主管或者办公室的李主任就会被招来总经理室,老板以雷霆万钧之势,对着他们一顿臭骂。

陈佳佳在惯例的状况下就是一陪骂的角色。她木若呆鸡地站在一旁,大气都不敢出几口。

好几次王主管或者李主任被老板一个电话叫来,他们刚进门,陈佳佳拔腿想溜,老板恍如两侧长了眼,立刻就能知晓她的用意,大手一挥,对着她厉声喝道: 急着走干吗?我还有事! 于是,陈佳佳只好尴尬地站在一边,为难地咧着嘴,尴尬地听着老板声嘶力竭的喝骂。她尽量把身子往后缩缩,愿望火冒三丈的老板和神色铁青的主管们都不要留神到她的存在。好不容易挨到老板声音渐小,喃喃自语地把不幸的狗狗以及它们的老娘祖宗都问候一遍作为停止语之时,她才逮着一个机遇说一句,老板,我还有急事。而后逃也似的逃出了那个办公室。有时候她真猜忌老板是个自恋狂,连训人的时候都需要观众和粉丝。

这个月的利润可观,业务部接到了几笔大单,并且应收款也按照合同,分毫不差地进了公司的根本帐户。报表的利润应该没有问题,那么就是她的工作上出现了什么样的错误?陈佳佳想到此处,头皮有些发麻。

那张报表是她昨晚加班加到十一点五十才赶制出来的,实在在九点不到的时候,她的腰部已经麻木到极限,肩膀也开始隐隐作痛,整整一天的情感紧张让她的身材疲惫到席地就能睡着。

她最怕四点半的时候看到老板的胖脸出现在她的面前,只管只有那个时候,那张肥腻腻的大饼脸上才小气地挤出一丝笑意。但陈佳佳明确,那时的笑脸,十分的昂贵。是要让她用几个小时的疲劳加班作为代价来换取。

果然,那张胖脸准时在四点半出现在陈佳佳的办公室,那颗硕大的草莓鼻,鼻翼难得之极地开始柔和地微翕: 佳佳,晚上没什么事吧? 陈佳佳知道他的潜台词,没什么事,那就为公司加加班,效效力。

她知道老板性急,一到月末,就想知道这个月的经营状态利润税金,但切实是来不及。今天是一号,所有的原始凭证刚收齐,记帐凭证只编制了三分之一,要出报表怎么也得再过上一天。要么就是通宵加班。陈佳佳嘴唇微动了一下,她很想说,老板,双休刚加了两个班,今晚又要持续,还让不让人活了?但她什么也没敢说。她知道老板脸上的那丝笑意并没有耐心和诚意,只有她稍有异意,那张脸就会霎时变形。

陈佳佳委曲节制自己不去摇头,她感到自己似乎还点了点脑袋,她十分痛恨自己。老板脸上满足的微笑更扩散了一些,拍拍她的肩头,语调高昂地说一声: 辛苦辛苦。 这句话,更多地,是说给那些准点下班的员工听。资本家的丑陋嘴脸在那一刻暴露无遗,这血淋淋的压迫,赤裸裸的盘剥,陈佳佳真想对着苍天大声控告。

曾经以为,老板根本不会笑。那张胖脸除了乌云密布,就是横眉怒目,还有一种经典的表情就是斜着眼,撇着嘴,一副不屑的神情。陈佳佳知道,通常这样的表情,是呈现在哪个员工和他商谈,能否恰当增长他已经赶不上物价上涨的待遇或者工资的时候。老板就会摆出一副爱谁谁的表情。陈佳佳曾经给老板递交报表的时候,不幸地遇到过好几起这样的劳资会谈。她清楚地知道,接下去一句话就是: 爱干不干,哪儿好,哪儿去! 然后两眼看天,从牙缝里甩出一句狠话: 也不看看现下什么世道,人比狗多! 听到这样丧权辱国的话语,连陈佳佳都恨不得找个地洞钻下去。

陈佳佳有理由疑惑,那些话兼俱指桑骂槐和杀一儆百的效力,当然也是说给她听。因为良多次,他们员工在小范畴聚首之时纷纭埋怨,东阳导热油锅炉,咱们这是吃得比猪差,干得比牛多,起早贪黑,一个顶仨。陈佳佳相信,没过几分钟,这样的话,已经过公司某些内奸之口,录制下来,传到老板的耳中,以到达取悦他的目的。

老板不是不会笑,只是,他的笑从来不会容易对着他们展示。陈佳佳就曾经亲眼看到过一次,税务稽查部分前来抽查公司隔年的帐目。老板一改他往日在员工面前的晚娘面孔,摇头哈腰,满脸堆欢,胖胖的脸蛋笑得不见了五官,就像一个满是褶皱的狗不理大包子。瞧他那样子容貌,恨不能立时长出一条尾巴,好对着税务稽查人员使劲摇一摇,以加强他谄谀的功效,那活脱脱哈巴狗似的样子让陈佳佳感到酡颜,不忍卒看。

那天下昼,财务主管在接到老板电话后,整个财务部停下手头所有的活,慌手慌脚地查找帐目然后打印,没想到电脑突然黑屏了一下子,接下去雪上加霜,那台老式的打印机又如同虚脱般咳嗽两声就静止不动,等到综合事务部赶来摆弄结束,已经在二十分钟后。知道接下去肯定会挨骂,这挨骂的差事做作而然轮到陈佳佳的头上,主管毫不迟疑地把她推出去顶锅。

当她捧着大堆的财务材料,小心翼翼地来到老板的办公室时,老板脸上已经撑不住的愤怒和不耐。本来对那一群大盖帽恭恭敬敬的曲意逢迎,转向她时立刻变成了大声的责骂: 干什么吃的,那么慢!一群废料! 当众受到辱骂,陈佳佳脸上有点挂不住了,她顿时憋得发闷,连耳朵都涨成茄紫色。刚想启齿说明,那群人中突然传出一个惊喜的声音: 佳佳,怎么是你?

陈佳佳还没有从老板的数落斥责声中回过神来,眼睛定定地看着那个衣着一身税务制服的高大男子,愣了半晌, 我是张帅啊,你忘却了? 那张熟悉的脸庞友善地微笑。噢,想起来了。高中时期的同学张帅,那时的他沉默不语,好像还没完全长开,廋而巴叽的麻杆身材,养分不良似的,远没有当初制服包裹下的高大威武和睦定神闲。

陈佳佳依稀记得,张帅读高二时还忸怩地给她递过几次纸条,不过她并没有在意,那些纸条她连看都没细心看,就让她给偷偷地扔进了教室后面的废纸篓。陈佳佳暗暗喜欢班长徐康宁很久了,他不仅清秀斯文,而且各科成绩全班第一。但陈佳佳不敢暗示,她知道徐康宁在女生面前那是出了名的清高,她还知道班上有好多女生都对徐康宁垂涎欲滴,如果泄露了她暗恋的秘密,她宣扬委员的地位就会因为少了多半女生的选票而风雨飘摇。

为了撇清楚自己,她还跟死党张歆儿发过誓,并且亲身操刀,替班花刘娜代写过情书。那封情书写得,真是情致缠绵曲调哀婉,不仅带有自己实在的感情,还充散发挥了她写作的特长。在几十个死板板的理科生中,她的文笔当之无愧被称之为他们班的才女。

第二天晚自习结束,陈佳佳还没有来得及给班级后面的黑板报涂上最后的色彩,同学们都陆陆续续地走出了教室。她心急地想尽快结束,好早点离校。徐康宁一脸恼怒地出现在她的面前。 陈佳佳,这是不是你的大作? 啪地一声,那封信被扔进了她的怀里。

在教室亮堂的灯光下,徐康宁脸色青白,额头青筋暴露,陈佳佳从来没有看到过徐康宁这样赌气,在平时,他的涵养颇佳,理智和沉着哪怕在全部年级都很有名,很有点泰山崩于前而不色变的味道。

陈佳佳有点理亏,她拿起那封信,没敢吱声。 什么叫狗拿耗子多管闲事,你知不知道?你的自认为是还真叫人厌恶! 陈佳佳打小一直就是男生暗恋追慕的对象,素来没受过这样的粗声大气,心里十分的委屈,她小声嘀咕着: 至于嘛,当心眼! 徐康宁怒火中烧,还在厉声喝责: 说,你为什么这么做?

陈佳佳歪着脑袋想了想,对着他嫣然一笑,唇边梨涡隐现: 君子有成人之美啊!刘娜清纯漂亮,当之无愧的班花,那是多少男生尽相追求思慕的人物,自古才子配佳人,我当玉成此事,让你们成为三班一段流芳千古的恋情佳话嘛。 徐康宁久久地看着她,没有出声,突然,他暴怒地抢过那封信,几把就撕碎了它。然后往天空一扔,模具控温机,顿时,那片片碎纸如白蝶般飘动在半空。他们两个在满地的碎纸中互相对视,徐康宁眼睛通红,脸色铁青,突然,他一言不发,回身大步离去。

看着徐康宁动摇的背影,陈佳佳心想:晕,这下子可玩大了,她有些懊悔自己的情书不应当写得那么缠绵徘恻,她也是一时光忘了情,洋洋洒洒数千字,信中居然还引用了纳兰性德的诗词:春浅,红怨,掩双环,微雨花间。画闲,无言暗将红泪弹,阑珊,香销轻梦还。斜倚画屏思往事,皆不是,空作相思字。忆当时,垂柳丝,花枝,满庭蝴蝶儿。

全班除了她,还有谁这样精晓诗词信手拈来,这显然和刘娜的水平毫不配套,从而也泄露了她真实的身份。果然,在毕业晚会的聚餐后,陈佳佳听到另一个男生在说,徐康宁醉了,吐得翻江倒海,在宿舍里大说胡话,说自己暗恋的女生不但不爱好自己,还替别人写情书表述相思,几乎是在侮辱他的感情和自尊。听到这个消息,陈佳佳的肠子都快悔青了。

徐康宁不任何悬念地考上了上海复旦大学盘算机系,陈佳佳也如愿以偿地考上了浙江财经学院,而张帅只上了一个三本的税务专迷信院。入学后不久,陈佳佳试探地给徐康宁去过一封信,打算和他重修旧好再续前缘,却如同石沉大海,始终没有回音。到是张帅,专程赶着火车去她们学院找了她好几回,只是每次阴差阳错,她都由于种种原因没有遇到张帅。青春的故事难以描述,大学的生活丰盛多彩,就像那首歌:春天的花开秋天的风以及冬天的落阳/愁闷的青春年少的我曾经无知的这么想/风车在四季循环的歌里它每天的流转/风花雪月的诗句里我在年年的成长。。。几年从前了,大家也都有了各自的轨迹,除了特殊要好那几个,其它的都渐渐失去了接洽。

今天,张帅突然出现在她的面前,而且在她受到老板叱骂,这么为难的时候,这让她大大尴尬起来。她隐隐据说张帅有个财政局副局长的老爸和一个法改委什么科科长的老妈,张帅高考时的成就远远不如自己,没想到三年后他摇身一变,成了一名税务稽查职员,手握实权,而自己的公司,自己亲手做的帐务就在他们魔爪的掌控之下。可见这确实是个拼爹的年代。自己的爹早年是个普通的下岗职工,而自己以一个大学本科的学历,流入社会只能去了这家公司应聘成为一名普通的财务人员。时时加班处处看人脸面。

陈佳佳还来不及感慨时代的不公运气的无情,便被眼前的景象拉回到了事实。受老板氛围的感染,她审时度势,眼珠一转,立马满脸堆欢竭尽谄谀地说: 张帅啊,当然意识了,老同学了嘛,你现在可是越来越帅了。坐啊,坐啊,喝茶。 谈话间,她还故意微侧着脸对着他,好让自己唇边的梨涡看上去更显明更迷人一些。她依稀还记得张帅写给她的一首情诗里有一句:此生,如果让我吞没在你的梨涡里,死也无憾。诗是写得一般,没什么文采,但至少泄漏了一个信息,张帅喜欢她的梨涡,这个上风可要好好地施展和利用。

张帅的目光果然定定地落在她的唇边,不过只一会,就恢复了常态。他微微一笑,没有多说话。 张科,我们可以开端了吗? 边上有人小声地请示。什么?张帅居然仍是这群大盖帽的头?陈佳佳这会儿可笑得更甜了,唇边的梨涡忽隐忽现,显得更加活泼。老板察言观色,缓和的脸色放松了不少,他赶快起身,先前的咄咄逼人一扫而光,格外亲切地靠近陈佳佳,柔声地说: 佳佳啊,你辛苦了,坐啊,坐我位置上。 然后转头向张帅继承拍板哈腰: 这位可是咱们公司的财务骨干,财务部的第二负责人财务副主管陈佳佳,你们是同窗?这可太好了。自己人,自己人,业务上多多指导,多多指教。

这下轮到陈佳佳大跌眼镜了。尼玛,什么时候她成了财务部的第二负责人了?她感到自己就是一财务部兼总务处的打杂和跟班。什么琐碎的难办的需要加班的事情,都天经地义落到她的头上。这也难怪,谁叫她资格最浅是个新人。粥少僧多,每年都有大把财务专业毕业的学生手持制作精巧的简历,排着队在各个大型企业门口伸长脖颈观望,只等哪个财务先辈马失前蹄或者退休养老,好立时补上空缺。长江后浪推前浪,前浪死在沙滩上。陈佳佳可不想死,她还在理想她的前浪哪天死在暗礁之下,或者奔跑到更辽阔的海洋,好让她来荣登宝座继续大统。如果熬到哪天进来一批新人,她这个多年的媳妇一旦脱离苦海,一定要好好耍一耍做婆婆的威风。正因为有这样的雄心壮志来支持她加班时疲乏的身心,才没有让她因为过劳而驾崩。

从那次起,老板每次看到她都咪缝着小眼,微躬了身,轻声轻气地说道: 佳佳啊,有没有和你同学联系过? 陈佳佳想起从前老板眼皮都不抬一下的样子,连陈佳佳都勤得上口,直接就是那么一指,哎,你,来一下。她知道自己无任何关联背景,只是通过人才市场招聘而来的一普通会计。像她这样的人,在各大人才市场,那是一抓一大把。现在,好不容易有了狐假虎威的机会,陈佳佳登时认为自己的腰粗了几寸,背脊也挺直了那么多少分。 赞
(散文编纂:滴墨成伤)
囚犯的妻子 第十二章 钱啊,命相连
固然有了妹夫的撑腰,是阻拦了弟媳他们不再欺负我了,但是在经济上并没给我带来多少实...
斗狼记1
招生招生,六年了,六个暑假,整整六个暑假,我都是在校办里期待着家长带着学生来报名...
家有儿女(第二十章)
保清一家人沉侵在儿子结婚的幸福中,媳妇翠花能干又勤快,手不离活,活不离手,无论谁...
家有儿女(第十九章)
麦玲的父亲保清的病有点重大,因为县病院医疗前提差,看不了看的病,医院要他转院,没...
家有儿女(第十四章)
大人孩子都知道麦玲厉害,正常人都不敢欺负她,大人孩子欺侮她的家人,麦玲很恨他们,...
家有儿女(第十三章)
县里有个会议,要一个大队引导去开会,杨国庆非要保清去开这个会,保清一去就是四十天...

通常那樣的情況,有兩個含義,一是報表自身的問題,她的工作因為急趕慢趕,出現瞭某些瑕疵,如果在以前,不過出一分鐘的工夫,暴雨雷霆馬上劈頭蓋臉打得她直不起腰站不起身。二是報表上面的內容出瞭問題,那就是利潤沒有達到老板当时的預想,或者是某些費用有瞭一點小小的超標。接下來,業務部的王主管或者辦公室的李主任就會被招來總經理室,老板以雷霆萬鈞之勢,對著他們一頓臭罵。

陳佳佳在常規的狀態下就是一陪罵的角色。她木若呆雞地站在一旁,大氣都不敢出幾口。

好幾次王主管或者李主任被老板一個電話叫來,他們剛進門,陳佳佳拔腿想溜,老板好像兩側長瞭眼,即时就能知曉她的意圖,大手一揮,對著她厲聲喝道: 急著走幹嗎?我還有事! 於是,陳佳佳隻好尷尬地站在一邊,尷尬地咧著嘴,尷尬地聽著老板聲嘶力竭的喝罵。她盡量把身子往後縮縮,盼望怒氣沖沖的老板和臉色鐵青的主管們都不要註意到她的存在。好不轻易挨到老板聲音漸小,自言自語地把倒黴的狗狗以及它們的老娘祖宗都問候一遍作為結束語之時,她才逮著一個機會說一句,老板,我還有急事。然後逃也似的逃出瞭那個辦公室。有時候她真懷疑老板是個自戀狂,連訓人的時候都需要觀眾和粉絲。

這個月的利潤可觀,業務部接到瞭幾筆大單,並且應收款也依照合同,分毫不差地進瞭公司的基础帳戶。報表的利潤應該沒有問題,那麼就是她的工作上出現瞭什麼樣的差錯?陳佳佳想到此處,頭皮有些發麻。

那張報表是她昨晚加班加到十一點五十才趕制出來的,其實在九點不到的時候,她的腰部已經麻痹到極限,肩膀也開始隱隱作痛,整整一天的情緒緊張讓她的身體疲憊到席地就能睡著。

她最怕四點半的時候看到老板的胖臉出現在她的面前,盡管隻有那個時候,那張肥膩膩的大餅臉上才吝嗇地擠出一絲笑意。但陳佳佳清楚,那時的笑颜,十分的昂貴。是要讓她用幾個小時的疲勞加班作為代價來換取。

果然,那張胖臉準時在四點半出現在陳佳佳的辦公室,那顆碩大的草莓鼻,鼻翼難得之極地開始柔和地微翕: 佳佳,晚上沒什麼事吧? 陳佳佳知道他的潛臺詞,沒什麼事,那就為公司加加班,效效率。

她知道老板性急,一到月末,就想知道這個月的經營狀況利潤稅金,但實在是來不迭。今天是一號,所有的原始憑證剛剛收齊,記帳憑證隻編制瞭三分之一,要出報表怎麼也得再過上一天。要麼就是通宵加班。陳佳佳嘴唇微動瞭一下,她很想說,老板,雙休剛加瞭兩個班,今晚又要繼續,還讓不讓人活瞭?但她什麼也沒敢說。她知道老板臉上的那絲笑意並沒有耐烦和誠意,隻要她稍有異意,那張臉就會瞬間變形。

陳佳佳勉強把持自己不去搖頭,她感覺自己好像還點瞭點腦袋,她非常仇恨自己。老板臉上滿意的微笑更擴散瞭一些,拍拍她的肩頭,語調昂扬地說一聲: 辛苦辛劳。 這句話,更多地,是說給那些準點放工的員工聽。資本傢的醜惡嘴臉在那一刻暴露無遺,這血淋淋的壓榨,赤裸裸的剝削,陳佳佳真想對著蒼天大聲控訴。

曾經以為,老板基本不會笑。那張胖臉除瞭烏雲密佈,就是橫眉横目,還有一種經典的表情就是斜著眼,撇著嘴,一副不屑的神色。陳佳佳知道,通常這樣的表情,是出現在哪個員工和他商談,是否適當增添他已經趕不上物價上漲的待遇或者工資的時候。老板就會擺出一副愛誰誰的表情。陳佳佳曾經給老板遞交報表的時候,可怜地碰到過好幾起這樣的勞資談判。她明白地知道,接下去一句話就是: 愛幹不幹,哪兒好,哪兒去! 然後兩眼看天,從牙縫裡甩出一句狠話: 也不看看現下什麼世道,人比狗多! 聽到這樣喪權辱國的話語,連陳佳佳都巴不得找個地洞鉆下去。

陳佳佳有理由懷疑,那些話兼俱指桑罵槐和殺一儆百的效力,當然也是說給她聽。因為很屡次,他們員工在小范圍聚會之時紛紛抱怨,咱們這是吃得比豬差,幹得比牛多,起早貪黑,一個頂仨。陳佳佳信任,沒過幾分鐘,這樣的話,已經由公司某些內奸之口,錄制下來,傳到老板的耳中,以達到取悅他的目标。

老板不是不會笑,隻是,他的笑從來不會輕易對著他們展现。陳佳佳就曾經親眼看到過一次,稅務稽查部門前來抽查公司隔年的帳目。老板一改他昔日在員工面前的晚娘面貌,點頭哈腰,滿臉堆歡,胖胖的臉蛋笑得不見瞭五官,就像一個滿是褶皺的狗不理大包子。瞧他那模樣,恨不能立時長出一條尾巴,好對著稅務稽察人員使勁搖一搖,以增強他諂媚的功能,那活脫脫哈巴狗似的樣子讓陳佳佳觉得臉紅,不忍卒看。

那天下战书,財務主管在接到老板電話後,整個財務部停下手頭所有的活,手忙腳亂地查找帳目然後打印,沒想到電腦突然黑屏瞭一下子,接下去雪上加霜,那臺老式的打印機又犹如虛脫般咳嗽兩聲就靜止不動,等到綜合事務部趕來擺弄完畢,已經在二十分鐘後。知道接下去确定會挨罵,這挨罵的差事天然而然輪到陳佳佳的頭上,主管绝不猶豫地把她推出去頂鍋。

當她捧著大堆的財務資料,戰戰兢兢地來到老板的辦公室時,老板臉上已經撐不住的惱怒和不耐。底本對那一群大蓋帽恭恭顺敬的阿諛阿谀,轉向她時立即變成瞭大聲的責罵: 幹什麼吃的,那麼慢!一群廢物! 當眾受到辱罵,陳佳佳臉上有點掛不住瞭,她頓時憋得發悶,連耳朵都漲成茄紫色。剛想開口解釋,那群人中突然傳出一個驚喜的聲音: 佳佳,怎麼是你?

陳佳佳還沒有從老板的數落責備聲中回過神來,眼睛定定地看著那個穿著一身稅務制服的高大男子,愣瞭半晌, 我是張帥啊,你忘記瞭? 那張熟习的臉龐友善地微笑。噢,想起來瞭。高中時代的同學張帥,那時的他缄默不語,仿佛還沒完整長開,廋而巴嘰的麻桿身体,營養不良似的,遠沒有現在制服包裹下的高大英武跟氣定神閑。

陳佳佳依稀記得,張帥讀高二時還靦腆地給她遞過幾次紙條,不過她並沒有在意,那些紙條她連看都沒仔細看,就讓她給偷偷地扔進瞭教室後面的廢紙簍。陳佳佳暗暗喜歡班長徐康寧良久瞭,他不僅秀气斯文,而且各科成績全班第一。但陳佳佳不敢暗示,她知道徐康寧在女生眼前那是出瞭名的高傲,她還知道班上有好多女生都對徐康寧垂涎三尺,如果泄露瞭她暗戀的机密,她宣傳委員的位置就會因為少瞭多半女生的選票而搖搖欲墜。

為瞭撇清晰自己,她還跟死黨張歆兒發過誓,並且親自操刀,替班花劉娜代寫過情書。那封情書寫得,真是情致纏綿曲調哀婉,不僅帶有自己真實的感情,還充足發揮瞭她寫作的專長。在幾十個呆板板的理科生中,她的文筆當之無愧被稱之為他們班的才女。

第二天晚自習結束,陳佳佳還沒有來得及給班級後面的黑板報塗上最後的顏色,同學們都陸陸續續地走出瞭教室。她心急地想盡快結束,好早點離校。徐康寧一臉憤怒地出現在她的面前。 陳佳佳,這是不是你的大作? 啪地一聲,那封信被扔進瞭她的懷裡。

在教室晶莹的燈光下,徐康寧臉色青白,額頭青筋裸露,陳佳佳從來沒有看到過徐康寧這樣生氣,在平時,他的修養頗佳,理智和冷靜哪怕在整個年級都很闻名,很有點泰山崩於前而不色變的滋味。

陳佳佳有點理虧,她拿起那封信,沒敢吱聲。 什麼叫狗拿耗子多管閑事,你知不知道?你的自以為是還真叫人討厭! 陳佳佳打小始终就是男生暗戀追慕的對象,從來沒受過這樣的粗聲大氣,心裡十分的冤屈,她小聲嘀咕著: 至於嘛,警惕眼! 徐康寧怒火中燒,還在厲聲喝責: 說,你為什麼這麼做?

陳佳佳歪著腦袋想瞭想,對著他嫣然一笑,唇邊梨渦隱現: 正人有成人之美啊!劉娜清純美麗,當之無愧的班花,那是多少男生盡相寻求思慕的人物,自古佳人配才子,我當成全此事,讓你們成為三班一段万古长青的愛情佳話嘛。 徐康寧久久地看著她,沒有出聲,突然,他暴怒地搶過那封信,幾把就撕碎瞭它。然後往天空一扔,頓時,那片片碎紙如白蝶般飛舞在半空。他們兩個在滿地的碎紙中彼此對視,徐康寧眼睛通紅,臉色鐵青,突然,他一言不發,轉身大步離去。

看著徐康寧堅定的背影,陳佳佳心想:暈,這下子可玩大瞭,她有些後悔自己的情書不應該寫得那麼纏綿徘惻,她也是一時間忘瞭情,洋洋灑灑數千字,信中竟然還援用瞭納蘭性德的詩詞:春淺,紅怨,掩雙環,微雨花間。畫閑,無言暗將紅淚彈,闌珊,香銷輕夢還。斜倚畫屏思旧事,皆不是,空作相思字。憶當時,垂柳絲,花枝,荆州电加热器,滿庭蝴蝶兒。

全班除瞭她,還有誰這樣粗通詩詞信手拈來,這顯然和劉娜的程度毫不配套,從而也泄漏瞭她真實的身份。果然,在畢業晚會的聚餐後,陳佳佳聽到另一個男生在說,徐康寧醉瞭,吐得排山倒海,在宿舍裡大說胡話,說自己暗戀的女生岂但不喜歡自己,還替別人寫情書表述相思,簡直是在凌辱他的情感和自尊。聽到這個新闻,陳佳佳的腸子都快悔青瞭。

徐康寧沒有任何懸念地考上瞭上海復旦大學計算機系,陳佳佳也如願以償地考上瞭浙江財經學院,而張帥隻上瞭一個三本的稅務專科學院。入學後未几,陳佳佳試探地給徐康寧去過一封信,企圖和他重修舊好再續前緣,卻犹如杳无音信,始終沒有覆信。到是張帥,專程趕著火車去她們學院找瞭她好幾次,隻是每次陰差陽錯,她都因為種種起因沒有遇到張帥。青春的故事難以描写,大學的生涯豐富多彩,就像那首歌:春天的花開秋天的風以及冬天的落陽/憂鬱的青春年少的我曾經無知的這麼想/風車在四季輪回的歌裡它每天的流轉/風花雪月的詩句裡我在年年的成長。。。幾年過去瞭,大傢也都有瞭各自的軌跡,除瞭特別要好那幾個,其它的都缓缓失去瞭聯系。

今天,張帥忽然出現在她的面前,而且在她受到老板責罵,這麼難堪的時候,這讓她大大尷尬起來。她隱隱聽說張帥有個財政局副局長的老爸和一個法改委什麼科科長的老媽,張帥高考時的成績遠遠不如自己,沒想到三年後他搖身一變,成瞭一名稅務稽察人員,手握實權,而自己的公司,自己親手做的帳務就在他們魔爪的掌控之下。可見這的確是個拼爹的年代。自己的爹早年是個普通的下崗職工,而自己以一個大學本科的學歷,流入社會隻能去瞭這傢公司應聘成為一名一般的財務人員。時時加班處處看人臉面。

陳佳佳還來不及感嘆時代的不公命運的無情,便被面前的气象拉回到瞭現實。受老板氣氛的沾染,她審時度勢,眸子一轉,破馬滿臉堆歡竭盡討好地說: 張帥啊,當然認識瞭,老同學瞭嘛,你現在可是越來越帥瞭。坐啊,坐啊,喝茶。 說話間,她還成心微側著臉對著他,好讓本人唇邊的梨渦看上去更明顯更迷人一些。她依稀還記得張帥寫給她的一首情詩裡有一句:此生,如果讓我淹沒在你的梨渦裡,逝世也無憾。詩是寫得个别,沒什麼文采,但至少流露瞭一個信息,張帥喜歡她的梨渦,這個優勢可要好好地發揮和应用。

張帥的眼光果然定定地落在她的唇邊,临沂热压机导热油加热器  ,不過隻一會,就恢復瞭常態。他微微一笑,沒有多說話。 張科,我們能够開始瞭嗎? 邊上有人小聲地請示。什麼?張帥居然還是這群大蓋帽的頭?陳佳佳這會兒好笑得更甜瞭,唇邊的梨渦忽隱忽現,顯得更加生動。老板察言觀色,緊張的臉色放松瞭不少,他趕緊起身,先前的盛氣凌人一掃而空,分外親熱地凑近陳佳佳,柔聲地說: 佳佳啊,你辛苦瞭,坐啊,坐我地位上。 然後轉頭向張帥繼續點頭弯腰: 這位可是我們公司的財務骨幹,財務部的第二負責人財務副主管陳佳佳,你們是同學?這可太好瞭。自己人,自己人,業務上多多指點,多多指教。

這下輪到陳佳佳大跌眼鏡瞭。尼瑪,什麼時候她成瞭財務部的第二負責人瞭?她覺得自己就是一財務部兼總務處的打雜和跟班。什麼瑣碎的難辦的须要加班的事件,都理所當然落到她的頭上。這也難怪,誰叫她資歷最淺是個新人。粥少僧多,每年都有大把財務專業畢業的學生手持制造优美的簡歷,排著隊在各個大型企業門口伸長脖頸張望,隻等哪個財務前輩馬失前蹄或者退休養老,好立時補上空白。長江後浪推前浪,前浪死在沙灘上。陳佳佳可不想死,她還在空想她的前浪哪天死在暗礁之下,或者奔騰到更廣闊的大陆,好讓她來榮登寶座繼承大統。假如熬到哪天進來一批新人,她這個多年的媳婦一旦脫離苦海,必定要好好耍一耍做婆婆的威風。正因為有這樣的雄心壯志來支撐她加班時疲憊的身心,才沒有讓她因為過勞而駕崩。

從那次起,老板每次看到她都咪縫著小眼,微躬瞭身,輕聲輕氣地說道: 佳佳啊,有沒有和你同學聯系過? 陳佳佳想起從前老板眼帘都不抬一下的樣子,連陳佳佳都懶得上口,直接就是那麼一指,哎,你,來一下。她晓得自己無任何關系背景,隻是通過人才市場应聘而來的一普通會計。像她這樣的人,在各大人才市場,那是一抓一大把。現在,好不容易有瞭狐假虎威的機會,陳佳佳頓時覺得自己的腰粗瞭幾寸,背脊也挺直瞭那麼幾分。 贊
(散文編輯:滴墨成傷)
囚犯的妻子 第十二章 錢啊,命相連
雖然有瞭妹夫的撐腰,是禁止瞭弟媳他們不再欺負我瞭,然而在經濟上並沒給我帶來多少實...
鬥狼記1
招生招生,六年瞭,六個暑假,整整六個暑假,我都是在校辦裡等候著傢長帶著學生來報名...
傢有兒女(第二十章)
保清一傢人沉侵在兒子結婚的幸福中,媳婦翠花能幹又勤快,手不離活,活不離手,不论誰...
傢有兒女(第十九章)
麥玲的父親保清的病有點嚴重,因為縣醫院醫療條件差,看不瞭看的病,醫院要他轉院,沒...
傢有兒女(第十四章)
大人孩子都知道麥玲厲害,普通人都不敢欺負她,大人孩子欺負她的傢人,麥玲很恨他們,...
傢有兒女(第十三章)
縣裡有個會議,要一個大隊領導去開會,楊國慶非要保清去開這個會,保清一去就是四十天...
相关的主题文章:

  
   零落清秋,
  
   龙佩
  
   浙江模温机厂家 昆山导热油炉静之
  
   没有知识的女性绝不可能成为知性女子内涵就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Comsenz Inc.  

GMT+8, 2019-8-24 23:43 , Processed in 0.061027 second(s), 23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