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scuz! Board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123|回复: 0

张家界螺杆式冷水机 项链(小小说莆田油式模温机)

[复制链接]

699

主题

699

帖子

3451

积分

论坛元老

Rank: 8Rank: 8

积分
3451
发表于 2018-5-1 22:29:3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html模版项链(小小说)

三位凑一块老是天南地北叽叽喳喳个没完没了。大凡女人都爱美。况且,玉,洁,珍都不老,刚三十岁。虽生过孩子,可身材都跟做姑娘时差不多,没走样。常言道,佛要金装人要衣装。前些年,厂里没奖金,工资也不高,三位便生着法子将粗水桶般的工装拆了重新剪裁,改得挺合身。身上该凸的地方凸,该凹的地方凹,常惹得厂里不少女孩子效仿。

玉和洁的丈夫原本都是厂里跑供销的,这几年,趁政策允许,索性辞职开了一家公司,公司生意兴旺,财源不断。玉和洁原本爱装束,如今是四季古装一直更新。前些日,两人又买了金耳环和金项链,整天穿戴得翠绕珠围,更显得华贵风流。而珍的运气就差多了,珍的丈夫伟是厂里的一般技巧员,对工作很当真的,不肯下海。伟说,君子爱财,取之有道。言下之意,很有些瞧不起玉和洁的丈夫。

玉和洁多次鼓动珍也买点金饰,珍总是苦笑着摇头。原来,两人的工资加奖金也不算少,买个金耳环和金项链什么的不成问题。可伟是个孝子,伟的老家在大别山区,很穷。伟说,本来干群体活时一个劳能源值不到两毛钱,当初分田到户了,家里又没什么劳力,父母亲自体不好,妹妹只好早早寻了婆家。是全家人吃糠咽菜勤扒苦做供我念完了大学。伟说到动情处,珍也随着抹眼泪。每遇老家来信告之翻修房子或生病之类,伟便寄回一些钱去,珍也无话可说。

玉,株洲导热油炉,洁和珍的的经济差距越来越大。玉和洁并不厌弃珍。相反,到珍家串门更勤了。而且,每次都给珍的儿子带去玩具枪或玩具汽车什么的。珍每次送走玉和洁,便对伟感慨一番。伟明确珍的心思。恰好这段时光伟加入厂里一项技术革新,成功了,得了两千元奖金。伟便将钱全部交给珍,让她买条项链。珍舍不得,只花一百多元买了一条包金项链,其余的钱都存进了银行。

这天上班,玉和洁发明新大陆似的围住了珍。玉说: 珍,你终于买了项链? 洁说: 好英俊啊,伟给买的? 珍笑着拍板。玉说: 瞧瞧,这成色,这名堂,荆门水冷式冷水机,怕要两千块吧? 洁说: 我说过的,伟这人有本事,最近发财了?

玉和洁赞美完了,正欲离去,珍心里溘然冒出一种虚假感。珍想,我和她们是好姐妹,不该骗她们的。珍便叫住玉和洁,有些口吃地道: 实在,我这条项链是假的 假的?你开什么玩笑哟。 你当咱们是傻瓜呀? 呵呵,不,我,我是说 珍急得直跺脚。见珍极认真又委屈的样子,玉不耐心地对洁说: 行啦,她说假的就假的吧。 洁说: 是呀,惟恐咱们跟她借钱似的! 玉和洁头也不回地走了。

珍负气不再戴那条包金项链。珍想,为这劳什子伤了好姐妹的感情不合算。珍想扯断它,又舍不得。虽值不了几个钱,却是伟的一番情意。珍几回都想跟玉和洁解释,可又怕越说明越糊涂。珍好多少次邀请玉和洁去家串门,玉和洁都借故推脱了  赞
(散文编纂:可儿)
囚犯的妻子 第十二章 钱啊,命相连
固然有了妹夫的撑腰,是阻拦了弟媳他们不再欺侮我了,但是在经济上并没给我带来多少实...
斗狼记1
招生招生,六年了,六个暑假,整整六个暑假,我都是在校办里期待着家长带着学生来报名...
家有儿女(第二十章)
保清一家人沉侵在儿子结婚的幸福中,媳妇翠花能干又勤快,手不离活,活不离手,无论谁...
家有儿女(第十九章)
麦玲的父亲保清的病有点重大,莆田油式模温机,由于县医院医疗前提差,看不了看的病,病院要他转院,没...
家有儿女(第十四章)
大人孩子都知道麦玲厉害,正常人都不敢欺负她,大人孩子欺负她的家人,麦玲很恨他们,...
家有儿女(第十三章)
县里有个会议,要一个大队引导去开会,杨国庆非要保清去开这个会,保清一去就是四十天...

三位湊一塊總是天涯海角嘰嘰喳喳個沒完沒瞭。大凡女人都愛美。況且,玉,潔,珍都不老,剛三十歲。雖生過孩子,可身体都跟做姑娘時差未几,沒走樣。常言道,佛要金裝人要衣裝。前些年,廠裡沒獎金,工資也不高,三位便生著方法將粗水桶般的工裝拆瞭从新剪裁,改得挺合身。身上該凸的处所凸,該凹的地方凹,常惹得廠裡不�女孩子效仿。

玉和潔的丈夫底本都是廠裡跑供銷的,這幾年,趁政策容許,索性辭職開瞭一傢公司,公司生意興隆,財源不斷。玉和潔本来愛装扮,现在是四季時裝不斷更新。前些日,兩人又買瞭金耳環和金項鏈,终日穿着得珠光寶氣,更顯得華貴風騷。而珍的命運就差多瞭,珍的丈夫偉是廠裡的个别技術員,對工作很認真的,不肯下海。偉說,正人愛財,取之有道。言下之意,很有些瞧不起玉和潔的丈夫。

玉和潔屡次慫恿珍也買點金飾,珍總是苦笑著搖頭。本來,兩人的工資加獎金也不算少,買個金耳環和金項鏈什麼的不成問題。可偉是個逆子,偉的老傢在大別山區,很窮。偉說,原來幹集體活時一個勞動力值不到兩毛錢,現在分田到戶瞭,傢裡又沒什麼勞力,父母親身體不好,妹妹隻好早早尋瞭婆傢。是全傢人吃糠咽菜勤扒苦做供我念完瞭大學。偉說到動情處,珍也跟著抹眼淚。每遇老傢來信告之翻修屋子或生病之類,偉便寄回一些錢去,珍也無話可說。

玉,潔和珍的的經濟差距越來越大。玉和潔並不嫌棄珍。相反,到珍傢串門更勤瞭。而且,每次都給珍的兒子帶去玩具槍或玩具汽車什麼的。珍每次送走玉和潔,便對偉感叹一番。偉清楚珍的心理。刚好這段時間偉參加廠裡一項技術改革,胜利瞭,得瞭兩千元獎金。偉便將錢全体交給珍,讓她買條項鏈。珍舍不得,隻花一百多元買瞭一條包金項鏈,其餘的錢都存進瞭銀行。

這天上班,玉和潔發現新大陸似的圍住瞭珍。玉說: 珍,你終於買瞭項鏈? 潔說: 好美丽啊,偉給買的? 珍笑著點頭。玉說: 瞧瞧,這成色,這花樣,怕要兩千塊吧? 潔說: 我說過的,偉這人有本领,最近發財瞭?

玉跟潔贊賞完瞭,正欲離去,热压板油加热器,珍心裡突然冒出一種虛偽感。珍想,我和她們是好姐妹,不該騙她們的。珍便叫住玉和潔,有些口吃隧道: 其實,我這條項鏈是假的 假的?你開什麼玩笑喲。 你當我們是傻瓜呀? 呵呵,不,我,我是說 珍急得直跺腳。見珍極認真又冤屈的樣子,玉不耐煩地對潔說: 行啦,她說假的就假的吧。 潔說: 是呀,恐怕咱們跟她借錢似的! 玉和潔頭也不回地走瞭。

珍賭氣不再戴那條包金項鏈。珍想,為這勞什子傷瞭好姐妹的情感分歧算。珍想扯斷它,又舍不得。雖值不瞭幾個錢,卻是偉的一番情义。珍幾次都想跟玉和潔解釋,可又怕越解釋越糊塗。珍好幾次邀請玉和潔去傢串門,玉和潔都借故推辭瞭  贊
(散文編輯:可兒)
囚犯的妻子 第十二章 錢啊,命相連
雖然有瞭妹夫的撐腰,是禁止瞭弟媳他們不再欺負我瞭,然而在經濟上並沒給我帶來多少實...
鬥狼記1
招生招生,六年瞭,六個暑假,整整六個暑假,我都是在校辦裡等候著傢長帶著學生來報名...
傢有兒女(第二十章)
保清一傢人沉侵在兒子結婚的幸福中,媳婦翠花能幹又勤快,手不離活,活不離手,不论誰...
傢有兒女(第十九章)
麥玲的父親保清的病有點嚴重,因為縣醫院醫療條件差,看不瞭看的病,醫院要他轉院,沒...
傢有兒女(第十四章)
大人孩子都晓得麥玲厲害,普通人都不敢欺負她,大人孩子欺負她的傢人,麥玲很恨他們,...
傢有兒女(第十三章)
縣裡有個會議,要一個大隊領導去開會,楊國慶非要保清去開這個會,保清一去就是四十天...
相关的主题文章:

  
   零的色彩和舌头的妙用(2)
  
   雕刻在时光上的印记
  
   长相思、旧长安
  
   他松了一口气没过两天 宝蛋拿嘴努努床上看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Comsenz Inc.  

GMT+8, 2019-12-8 00:10 , Processed in 0.513451 second(s), 41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