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scuz! Board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160|回复: 0

发泡成型机导热油加热装备

[复制链接]

699

主题

699

帖子

3451

积分

论坛元老

Rank: 8Rank: 8

积分
3451
发表于 2018-5-13 20:36:3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html模版爱的谣言
  出车祸已经两天了,秦媛躺在医院里,硬撑了整整两天。她已经感到不到身材的痛苦悲伤,她的意识还苏醒,她从心里明确自己的情形。现在她异常的安静,只是不断的用卑微的声音一遍遍喊着女儿的名字。陈杰知道他想女儿了,就要把女儿接过来,秦媛挣扎着说:
不要、不要。别吓着了她。
泪从她的眼中慢慢的流了出来。
停了一下,她的手在床边、空中,无目的、无力量的抓着什么。陈杰拉住了她的手,她放开了。还持续的抓着。陈杰好像清楚了什么。秦媛是一个爱清洁的人。自己的身上,自己的衣服,自己的家里。她收拾的都是干干净净的。陈杰附在她的耳边小声地说:
你想洗洗脸是吗?
秦媛的手不动了。眼泪又流了出来。陈杰端来了水。给秦媛擦洗着脸,擦洗着她的手。他擦得是那样的轻,那样的细心。陈杰没有哭,他的心已经全体融在水里了-------。
她已经神色恍惚,她的嘴一张一合的好象在召唤着什么。声音低的连她自己恐怕都听不见。后来她连一点声音也发不出来了,嘴还在张张合合,眼眼泪渐渐的从闭着的眼角中流了下来。陈杰俯下身子,附在她的耳边说:
你别焦急,你也不必担忧。我知道你想说什么,我都知道。我会照料好女儿的。我也会照顾好我自己的。
秦媛闭上了嘴不再说话了。陈杰握着秦媛的手,亲吻着秦媛的手,任那只手在他的手中缓缓变凉,任秦媛的性命走成一条直线------。
刚满一周岁的女儿在乡下奶奶家。她已经在牙牙学语,牙床上长出了米粒般的白色小牙。她每天都在笑。天天都在哭。但不管笑与哭,她都是快活的。一周岁的她不晓得、也不理解生死告别,不知道丹青本上可恶的蓝色大汽车能够让她从此失去母亲。
一个月当前,陈杰去乡下把她接了回来。公共汽车上,女儿拥在陈杰的怀里睡着了。小嘴不断的吧咋几下,不时的露出一个甜甜的笑。不用说,她在做着一个甜甜的梦。
看看睡在怀里的女儿,她睡的是那样的安详。微的呼吸,甜润、微红的小脸。陈杰仰起头、咬着牙,用拳头堵着嘴巴。竭力的掌握着自己,不让泪水流出来。他在思考着一个问题:回去后怎么和女儿说呢?现在她还小,妈妈的概念还没有在她的头脑里构成。可长大后,当她看着别的小朋友喊 妈妈 的时候。会怎样想呢?那份缺失的爱怎样填补?她会谅解自己吗?假如可以抉择,他宁愿那货车撞上的是自己。如果没有女儿,他宁愿陪着秦媛一起离去。如果女儿可以原谅自己,他情愿和她说上一千句 对不起 。请他原谅本人,原谅自己没有把她的妈妈留住。原谅自己把她的妈妈弄丢了。
女儿醒来了,她并不哭闹。女儿眨着眼睛叫:
妈妈,妈妈 。
陈杰轻轻的把脸贴在了女儿的脸上。
妈妈去很远的地方出差了,那是一个地图上找不到的处所。她需要很长时间才会回来。
女儿眨着眼睛,并不理睬陈杰有了这样的一个谜底。只是一个劲的叫:
妈妈,妈妈。
陈杰扭过脸去,看着窗外,眼泪无声的滑落。油菜花染黄了天涯,麦苗在大风中连成一条条水线起伏荡漾,一波接着一波,显得神机盎然。如许怡人的春景呀?陈杰没有心理去观赏这些,面对这似昨非今的田野。他想起了前年春天放鹞子时在原野里奔驰的秦媛。还有秦媛在弥留之际,哭着喊着:我想妞妞,别让她来,她会怕 。这两个画面在他的脑海里抵触着,大脑神经的运行似乎已经到达了极限。
女儿依偎在陈杰的身边。陈杰为女儿讲故事,女儿守在陈杰的身边。睁着两个天真的、大大的眼睛,看着陈杰洗衣服做饭,礼拜天,陈杰背着女儿到商场里给她买玩具。陈杰去幼儿园接她,不忘在头上插一根天线,扮成外星人。陈杰带她到动物园,到动物园,到奶奶家。在刚泛绿的麦田里奔跑,放风筝,放飞机。陈杰努力让女儿忘掉妈妈,尽力的补充因失去妈妈而欠缺的那局部爱,努力让她的童年充斥阳光。可是这一切都是一时的。有时甚至是无效的。无论陈杰怎么做,怎样努力,都是不能取代秦媛的。爸爸就是爸爸,妈妈就是妈妈。安静的时候,女儿仍是会问:妈妈什么时候回来?
陈杰捂着脸,他可以忍受所有,责备,磨难,痛苦,孤单 可是他忍耐不了女儿的眼睛。那眼睛明澈天真,是透明的。闪动着令人揪心的期盼。她只是一个四岁的孩子,可是为什么她的眼睛里,竟也有那么深厚的哀伤?那么殷切的期盼?
陈杰为女儿系着鞋带。那天,他没有哭,蹲在地上,久久没有起来。
一直有人给陈杰先容女朋友。出于应付或者礼貌,陈杰只促见上一面,就再无瓜葛。多少年来,简直每个夜里,陈杰都在想她,想她的温顺善良,想她在香气浓烈的田野里奔跑。他知道她再也不会回来了--正因如斯他才更加惦念她,想到泪流满面,想到撕心裂肺,想到肝肠寸断。他也试图着忘掉她,不再想她,可他心中的这道坎却总也跨不从前。
是的,那天凌晨,穿衣镜里,陈杰发明自己的鬓角竟有染霜。自己才不过三十岁呀!
他知道女儿在想妈妈。他也知道,女儿的记忆里。妈妈的影子很含混。一岁的年事,能存下多少完全的记忆呢?她想妈妈。只因为她爱慕别人有妈妈,听到别人在叫妈妈。只由于她知道,自己也应当有一个妈妈。
妈妈去很远很远的地方了 那是舆图上找不到的地方 兴许,她很快就会回来。
陈杰这样说。奶奶这样说。街坊这样说。幼儿园阿姨也这样说。每个人都这样说。女儿也就信任了:我有妈妈,妈妈会回来的。当初只是她到很远很远的地方去了。陈杰在对女儿说这些话的时候,心中布满不安和自责。实在,对一个不谙世事的孩子瞒哄实情,竟是那般苦楚。
秦媛的姐姐从很遥远的地方赶来。她劝陈杰另娶一位妻子,她说:
你和妞妞不可能永远这样下去,你需要一位妻子;妞妞在长大,她也须要一位妈妈。
陈杰木木的看着地板说:
我爱她。 她说: 我知道你爱她 我也爱她 她是你的妻子,也是我的妹妹,可她已经走了,照你这样下去,迟早会累趴下 找个人一起过日子吧 照顾好妞妞,不也恰是她临去前的欲望吗?
陈杰说不出话,低了头,红了眼睛。是啊,照顾好妞妞,不正是秦媛的愿望吗?何况,他有权力永远诈骗自己的女儿吗?可怜的妞妞,已经六岁了。妈妈走的太远了。都六年了,出差还没有回来。
今天晚上,电视里报导:南方受到了天然灾祸。看着电视里的报导和一组组感人的行动 雕像 ,他觉得生涯中那种忘我的爱太巨大了。这种 爱的共识 只在他的心里 震动 。陈杰抱着妞妞坐在床上,妞妞在他的怀里不知什么时候睡着了。看着妞妞那张酣睡的脸,他极力的节制着自己,泪花在陈杰的眼中打着转转。他感到自己应该做点什么。
第二天,天刚亮。陈杰就走了,去了南方。妞妞不见了爸爸,心里很惧怕,就问爷爷: 爸爸干什么去了?
爸爸去了南方
南方是什么地方? 妞妞问爷爷。
南方是一个很远很远的地方?
他是去找妈妈去了吧? 紧接着妞妞又问了一句:
爸爸不会像妈妈一样也老是不回来呀?
不会,不会。不会的,爸爸是不会不论扭扭的。爸爸很快就会回来的。 听到这里妞妞也就不再问下去了。
陈杰这一走就是半年。在这半年的时光里,妞妞没有笑过,也没有哭闹过。在幼儿园里一样的跟小朋友们游玩。只是有时候偶然问爷爷:爸爸什么时候回来.
妈妈的概念在扭扭的心里是隐约地。可爸爸的形象在妞妞的心里是再清楚不外的了 爸爸太爱她了。
在幼儿园里,她从不和小朋友吵架。因为爸爸告诉她:在幼儿园里要多辅助别的小朋友。她记住了。
这天她在幼儿园里玩得正起劲。老师把她叫了过来,摸着她的脑袋问她:
你想爸爸吗?
妞妞使劲的点了点头。
你知道爸爸干什么去了吗?
他找妈妈去了。妈妈到很远很远的地方去了。总也不回来。爸爸找她去了。
老师拉着她的手走到桌子前面。拉开抽屉,从里面翻出一张报纸。这张报纸老师收藏良久了。老师走到妞妞跟前,翻开报纸,指着报纸上的一张照片问妞妞:
你看这个人是谁?
妞妞看了看:一个人满脸的灰尘,衣服也是脏兮兮的。正在废墟中统一些和他一样脏的人搬运石头。妞妞摇了摇头,老师又指着报纸上的一个名字问她:
你认识爸爸的名字吗?
妞妞点了拍板。妞妞看看名字,再看看照片。她哭了。那是爸爸。本来爸爸没有去找妈妈。
老师给妞妞擦了擦脸上的泪花,拉着她又回到了小朋友们当中。老师让小友人们安静了下来,举起报纸对大家说:
你们看看这个人是谁?
不知道。
想知道他是谁吗?
想 。
我告诉你们吧。他是妞妞的爸爸。
哇塞 。
老师,妞妞的爸爸为什么上报纸了?
妞妞的爸爸是一个大好汉。所以上报纸了呀。
哇塞
我们为妞妞的爸爸鼓鼓掌吧。
好 。
掌声音起来了,妞妞的酡颜了,她也笑了
陈杰回来了。他领着一个女人回来了。陈杰真的赶上一个女人。女人叫杨泽玉。宁静内敛,优雅仁慈。杨泽玉陪他漫步,陪他聊天。给他洗衣服。在幼儿园门口,偷偷看两眼妞妞。陈杰不想让她过早的与女儿交换,他不知道也不敢想,当多年的假话戳穿,女儿懦弱幼小的心灵将会是怎样一种天崩地裂的疼痛。再等两年吧,等女儿大些,他想把所有的一切都告知她。
那天陈杰笑着对女儿说:
妈妈就要回来了。
女儿愣着,仿佛不敢相信陈杰的话。陈杰说:
可是妈妈瘦了 妞妞还能想起妈妈的样子吗?
荒谬 陈杰在心里说了自己一句。他在懊悔自己这样问妞妞 他见过自己的妈妈吗?她有妈妈的印象吗?
女儿歪着脑袋想了良久,摇摇头。
陈杰微微的笑了,有些肉痛,也有些快慰。她毕竟还是个孩子,究竟好诱骗。
杨泽玉拖着个行李箱进了房子,冲正在玩的妞妞张开双臂,召唤她过来。妞妞愣着呆在原地,表情居然有些拘束。陈杰说:
妞妞,不意识妈妈了吗?妈妈出差回来啦。
妞妞依然不肯向前。陈杰说:
傻丫头,你不是每天盼着妈妈回来吗?妈妈这不是回来了吗?快叫妈妈呀!
停了一下,妞妞走上前去叫了一声妈妈。杨泽玉拉过她来,电加热油炉,把她搂在了自己的怀里。陈杰看到,那一刻。杨泽玉的眼睛里饱含了泪花。
吃过午饭,杨泽玉来到妞妞的房间。看见妞妞在做功课。妞妞看见杨泽于过来了,看了看她,没有谈话。杨泽玉走过去把妞妞抱起来坐在床上说:
妞妞的作业快做完了吗?
妞妞摇摇头。杨泽玉说:
妈妈出差去了好远好远的地方。那里有好多好多的故事。你不是无比想听故事吗?我给你讲个吧。
杨泽玉还想说什么。妞妞抬开端打断了杨泽玉的话说:
你在骗我,你和爸爸都在骗我。我知道你不是妈妈。你是她的朋友吧?
杨泽玉一愣。随即又静了下来说:
瞎说,妞妞在瞎说。谁说我不是妈妈呀?我刚从好远好远的地方出差回来,妞妞不记得啦?
你在瞎说,你和爸爸在瞎说。妈妈她已经死了,在我很小很小的时候就死了。
妞妞认真的说。
我是听奶奶说的 前些天奶奶和爷爷偷着说被我听到了 只有爷爷和奶奶还有我知道妈妈死了,对,现在还有你。我告诉你吧:妈妈在我一岁的时候就死了,她回不来了 。
一个谎言,一个编制了多年的谎言。就这样轻而易举的被一个无邪的孩子说穿了。面对这样的一个小女孩儿,杨泽玉筹备了多天的底气破时泄了一大半儿。杨泽玉不知说什么好。她站了起来,用手理了理头发,又蹲了下来。鼓足勇气说:
那你爱好我吗?乐意做我的女儿吗?
妞妞坐在杨泽玉的怀里,用胖乎乎的小手拨弄着杨泽玉的长长的头发说:
如果你能对我好,能对爸爸好,我也会对你好的,我批准你做我的妈妈。
妞妞歪着头十分当真的看着杨泽玉。杨泽玉的眼圈红了,泪珠在眼眶里直打转转,她使劲地点摇头,又极力的把持着自己,不让眼泪掉下来。妞妞又说:
这是我们之间的机密,千万不能让爸爸知道。
为什么?
爸爸不知道妈妈逝世了他要是知道妈妈死了,会伤心的。他还认为你是妈妈出差回来了。你说他傻不傻?
爸爸傻,爸爸傻,爸爸最傻。好,我许可你。
好,来咱们拉勾。 说完伸出了自己的小拇指。杨泽玉看看妞妞笑了,也伸出了自己的小拇指,两个小手指套在了一起。
陈杰站在门口,咬着嘴唇,悄悄的听。脸上早已是亮晶晶一片--------。
【义务编纂:若雨】 赞
(散文编辑:江熏风)
囚犯的妻子 第十二章 钱啊,命相连
固然有了妹夫的撑腰,是禁止了弟媳他们不再欺负我了,然而在经济上并没给我带来多少实...
斗狼记1
招生招生,六年了,六个暑假,整整六个暑假,我都是在校办里等候着家长带着学生来报名...
家有儿女(第二十章)
保清一家人沉侵在儿子结婚的幸福中,媳妇翠花能干又勤快,手不离活,活不离手,无论谁...
家有儿女(第十九章)
麦玲的父亲保清的病有点重大,因为县病院医疗前提差,看不了看的病,医院要他转院,没...
家有儿女(第十四章)
大人孩子都知道麦玲厉害,个别人都不敢欺负她,大人孩子欺侮她的家人,麦玲很恨他们,...
家有儿女(第十三章)
县里有个会议,要一个大队引导去开会,杨国庆非要保清去开这个会,保清一去就是四十天...
  出車禍已經兩天瞭,秦媛躺在醫院裡,硬撐瞭整整兩天。她已經感覺不到身體的疼痛,她的意識還清醒,她從心裡明白自己的情況。現在她非常的安靜,隻是不斷的用低微的聲音一遍遍喊著女兒的名字。陳傑知道他想女兒瞭,就要把女兒接過來,秦媛掙紮著說:
不要、不要。別嚇著瞭她。
淚從她的眼中慢慢的流瞭出來。
停瞭一下,她的手在床邊、空中,無目標、無力氣的抓著什麼。陳傑拉住瞭她的手,她放開瞭。還繼續的抓著。陳傑好像明白瞭什麼。秦媛是一個愛幹凈的人。自己的身上,自己的衣服,自己的傢裡。她整理的都是幹幹凈凈的。陳傑附在她的耳邊小聲地說:
你想洗洗臉是嗎?
秦媛的手不動瞭。眼淚又流瞭出來。陳傑端來瞭水。給秦媛擦洗著臉,擦洗著她的手。他擦得是那樣的輕,那樣的仔細。陳傑沒有哭,他的心已經全部融在水裡瞭-------。
她已經神情恍惚,她的嘴一張一合的好象在呼喚著什麼。聲音低的連她自己恐怕都聽不見。後來她連一點聲音也發不出來瞭,嘴還在張張合合,眼眼淚慢慢的從閉著的眼角中流瞭下來。陳傑俯下身子,附在她的耳邊說:
你別著急,你也不用擔心。我知道你想說什麼,我都知道。我會照顧好女兒的。我也會照顧好我自己的。
秦媛閉上瞭嘴不再說話瞭。陳傑握著秦媛的手,親吻著秦媛的手,任那隻手在他的手中慢慢變涼,任秦媛的生命走成一條直線------。
剛滿一周歲的女兒在鄉下奶奶傢。她已經在牙牙學語,牙床上長出瞭米粒般的白色小牙。她每天都在笑。每天都在哭。但不管笑與哭,她都是快樂的。一周歲的她不知道、也不懂得生死離別,不知道圖畫本上可愛的藍色大汽車可以讓她從此失去母親。
一個月以後,陳傑去鄉下把她接瞭回來。公共汽車上,女兒擁在陳傑的懷裡睡著瞭。小嘴不時的吧咋幾下,不時的露出一個甜甜的笑。不用說,她在做著一個甜甜的夢。
看看睡在懷裡的女兒,她睡的是那樣的安詳。微的呼吸,甜潤、微紅的小臉。陳傑仰起頭、咬著牙,用拳頭堵著嘴巴。極力的控制著自己,不讓淚水流出來。他在思考著一個問題:回去後怎麼和女兒說呢?現在她還小,媽媽的概念還沒有在她的腦子裡造成。可長大後,當她看著別的小朋友喊 媽媽 的時候。會怎樣想呢?那份缺失的愛怎樣彌補?她會原諒自己嗎?如果可以選擇,他寧願那貨車撞上的是自己。如果沒有女兒,他寧願陪著秦媛一起離去。假如女兒可以原諒自己,他寧願和她說上一千句 對不起 。請他原諒自己,原諒自己沒有把她的媽媽留住。原諒自己把她的媽媽弄丟瞭。
女兒醒來瞭,她並沒有哭鬧。女兒眨著眼睛叫:
媽媽,媽媽 。
陳傑輕輕的把臉貼在瞭女兒的臉上。
媽媽去很遠的地方出差瞭,那是一個地圖上找不到的地方。她需要很長時間才會回來。
女兒眨著眼睛,並不理會陳傑有瞭這樣的一個答案。隻是一個勁的叫:
媽媽,媽媽。
陳傑扭過臉去,看著窗外,风冷箱式工业冷水机,眼淚無聲的滑落。油菜花染黃瞭天際,麥苗在微風中連成一條條水線起伏蕩漾,一波接著一波,顯得神機盎然。多麼怡人的春景呀?陳傑沒有心思去欣賞這些,面對這似昨非今的田野。他想起瞭前年春天放風箏時在田野裡奔跑的秦媛。還有秦媛在彌留之際,哭著喊著:我想妞妞,別讓她來,她會怕 。這兩個畫面在他的腦海裡沖突著,大腦神經的運行好像已經達到瞭極限。
女兒依偎在陳傑的身邊。陳傑為女兒講故事,女兒守在陳傑的身邊。睜著兩個天真的、大大的眼睛,看著陳傑洗衣服做飯,星期天,陳傑背著女兒到商場裡給她買玩具。陳傑去幼兒園接她,不忘在頭上插一根天線,扮成外星人。陳傑帶她到動物園,到植物園,到奶奶傢。在剛剛泛綠的麥田裡奔跑,放風箏,放飛機。陳傑努力讓女兒忘掉媽媽,努力的彌補因失去媽媽而欠缺的那部门愛,江西导热油锅炉,努力讓她的童年充滿陽光。可是這一切都是一時的。有時甚至是無效的。無論陳傑怎樣做,怎樣努力,都是不能代替秦媛的。爸爸就是爸爸,媽媽就是媽媽。安靜的時候,女兒還是會問:媽媽什麼時候回來?
陳傑捂著臉,他可以忍受一切,責怪,磨難,痛苦,孤獨 可是他忍受不瞭女兒的眼睛。那眼睛清澈無邪,是透明的。閃動著令人揪心的期盼。她隻是一個四歲的孩子,可是為什麼她的眼睛裡,竟也有那麼深沉的憂傷?那麼殷切的期盼?
陳傑為女兒系著鞋帶。那天,他沒有哭,蹲在地上,久久沒有起來。
不斷有人給陳傑介紹女朋友。出於搪塞或者禮貌,陳傑隻匆匆見上一面,就再無瓜葛。幾年來,幾乎每個夜裡,陳傑都在想她,高温模温机价格,想她的溫柔善良,想她在香氣濃鬱的田野裡奔跑。他知道她再也不會回來瞭--正因如此他才愈加想念她,想到淚流滿面,想到撕心裂肺,想到肝腸寸斷。他也試圖著忘掉她,不再想她,可他心中的這道坎卻總也跨不過去。
是的,那天早晨,穿衣鏡裡,陳傑發現自己的鬢角竟有染霜。自己才不過三十歲呀!
他知道女兒在想媽媽。他也知道,女兒的記憶裡。媽媽的影子很模糊。一歲的年紀,能存下多少完整的記憶呢?她想媽媽。隻因為她羨慕別人有媽媽,聽到別人在叫媽媽。隻因為她知道,自己也應該有一個媽媽。
媽媽去很遠很遠的地方瞭 那是地圖上找不到的地方 也許,她很快就會回來。
陳傑這樣說。奶奶這樣說。鄰居這樣說。幼兒園阿姨也這樣說。每個人都這樣說。女兒也就相信瞭:我有媽媽,媽媽會回來的。現在隻是她到很遠很遠的地方去瞭。陳傑在對女兒說這些話的時候,心中充滿不安和自責。其實,對一個不諳世事的孩子隱瞞實情,竟是那般痛苦。
秦媛的姐姐從很遙遠的地方趕來。她勸陳傑再娶一位妻子,她說:
你和妞妞不可能永遠這樣下去,你需要一位妻子;妞妞在長大,她也需要一位媽媽。
陳傑木木的看著地板說:
我愛她。 她說: 我知道你愛她 我也愛她 她是你的妻子,也是我的妹妹,可她已經走瞭,照你這樣下去,早晚會累趴下 找個人一起過日子吧 照顧好妞妞,不也正是她臨去前的願望嗎?
陳傑說不出話,低瞭頭,紅瞭眼睛。是啊,照顧好妞妞,不正是秦媛的願望嗎?何況,他有權利永遠欺騙自己的女兒嗎?可憐的妞妞,已經六歲瞭。媽媽走的太遠瞭。都六年瞭,出差還沒有回來。
今天晚上,電視裡報導:南方遭到瞭做作災害。看著電視裡的報導和一組組感人的行為 雕像 ,他感到生活中那種無私的愛太偉大瞭。這種 愛的共鳴 隻在他的心裡 震蕩 。陳傑抱著妞妞坐在床上,妞妞在他的懷裡不知什麼時候睡著瞭。看著妞妞那張熟睡的臉,他極力的控制著自己,淚花在陳傑的眼中打著轉轉。他覺得自己應該做點什麼。
第二天,天剛亮。陳傑就走瞭,去瞭南方。妞妞不見瞭爸爸,心裡很畏惧,就問爺爺: 爸爸幹什麼去瞭?
爸爸去瞭南方
南方是什麼地方? 妞妞問爺爺。
南方是一個很遠很遠的地方?
他是去找媽媽去瞭吧? 緊接著妞妞又問瞭一句:
爸爸不會像媽媽一樣也總是不回來呀?
不會,不會。不會的,爸爸是不會不管扭扭的。爸爸很快就會回來的。 聽到這裡妞妞也就不再問下去瞭。
陳傑這一走就是半年。在這半年的時間裡,妞妞沒有笑過,也沒有哭鬧過。在幼兒園裡一樣的和小朋友們玩耍。隻是有時候偶爾問爺爺:爸爸什麼時候回來.
媽媽的概念在扭扭的心裡是模糊地。可爸爸的形象在妞妞的心裡是再清晰不過的瞭 爸爸太愛她瞭。
在幼兒園裡,她從不和小朋友吵架。因為爸爸告訴她:在幼兒園裡要多幫助別的小朋友。她記住瞭。
這天她在幼兒園裡玩得正起勁。老師把她叫瞭過來,摸著她的腦袋問她:
你想爸爸嗎?
妞妞使勁的點瞭點頭。
你知道爸爸幹什麼去瞭嗎?
他找媽媽去瞭。媽媽到很遠很遠的地方去瞭。總也不回來。爸爸找她去瞭。
老師拉著她的手走到桌子前面。拉開抽屜,從裡面翻出一張報紙。這張報紙老師珍藏很久瞭。老師走到妞妞跟前,打開報紙,指著報紙上的一張照片問妞妞:
你看這個人是誰?
妞妞看瞭看:一個人滿臉的灰塵,衣服也是臟兮兮的。正在廢墟中同一些和他一樣臟的人搬運石頭。妞妞搖瞭搖頭,老師又指著報紙上的一個名字問她:
你認識爸爸的名字嗎?
妞妞點瞭點頭。妞妞看看名字,再看看照片。她哭瞭。那是爸爸。原來爸爸沒有去找媽媽。
老師給妞妞擦瞭擦臉上的淚花,拉著她又回到瞭小朋友們當中。老師讓小朋友們安靜瞭下來,舉起報紙對大傢說:
你們看看這個人是誰?
不知道。
想知道他是誰嗎?
想 。
我告訴你們吧。他是妞妞的爸爸。
哇塞 。
老師,妞妞的爸爸為什麼上報紙瞭?
妞妞的爸爸是一個大豪杰。所以上報紙瞭呀。
哇塞
我們為妞妞的爸爸鼓鼓掌吧。
好 。
掌聲響起來瞭,妞妞的臉紅瞭,她也笑瞭
陳傑回來瞭。他領著一個女人回來瞭。陳傑真的遇上一個女人。女人叫楊澤玉。安靜內斂,優雅善良。楊澤玉陪他散步,陪他聊天。給他洗衣服。在幼兒園門口,偷偷看兩眼妞妞。陳傑不想讓她過早的與女兒交流,他不知道也不敢想,當多年的謊言揭露,女兒软弱幼小的心靈將會是怎樣一種天崩地裂的痛苦。再等兩年吧,等女兒大些,他想把所有的一切都告訴她。
那天陳傑笑著對女兒說:
媽媽就要回來瞭。
女兒愣著,好像不敢相信陳傑的話。陳傑說:
可是媽媽瘦瞭 妞妞還能想起媽媽的樣子嗎?
荒诞 陳傑在心裡說瞭自己一句。他在悔恨自己這樣問妞妞 他見過自己的媽媽嗎?她有媽媽的印象嗎?
女兒歪著腦袋想瞭许久,搖搖頭。
陳傑輕輕的笑瞭,有些心痛,也有些欣慰。她畢竟還是個孩子,畢竟好欺騙。
楊澤玉拖著個行李箱進瞭屋子,沖正在玩的妞妞張開雙臂,招呼她過來。妞妞愣著呆在原地,表情竟然有些拘謹。陳傑說:
妞妞,不認識媽媽瞭嗎?媽媽出差回來啦。
妞妞仍旧不肯向前。陳傑說:
傻丫頭,你不是每天盼著媽媽回來嗎?媽媽這不是回來瞭嗎?快叫媽媽呀!
停瞭一下,妞妞走上前去叫瞭一聲媽媽。楊澤玉拉過她來,把她摟在瞭自己的懷裡。陳傑看到,那一刻。楊澤玉的眼睛裡飽含瞭淚花。
吃過午飯,楊澤玉來到妞妞的房間。看見妞妞在造作業。妞妞看見楊澤於過來瞭,看瞭看她,沒有說話。楊澤玉走過去把妞妞抱起來坐在床上說:
妞妞的作業快做完瞭嗎?
妞妞搖搖頭。楊澤玉說:
媽媽出差去瞭好遠好遠的地方。那裡有好多好多的故事。你不长短常想聽故事嗎?我給你講個吧。
楊澤玉還想說什麼。妞妞抬起頭打斷瞭楊澤玉的話說:
你在騙我,你和爸爸都在騙我。我知道你不是媽媽。你是她的朋友吧?
楊澤玉一愣。隨即又靜瞭下來說:
瞎說,妞妞在瞎說。誰說我不是媽媽呀?我剛從好遠好遠的地方出差回來,妞妞不記得啦?
你在瞎說,你和爸爸在瞎說。媽媽她已經死瞭,在我很小很小的時候就死瞭。
妞妞認真的說。
我是聽奶奶說的 前些天奶奶和爺爺偷著說被我聽到瞭 隻有爺爺和奶奶還有我知道媽媽死瞭,對,現在還有你。我告訴你吧:媽媽在我一歲的時候就死瞭,她回不來瞭 。
一個謊言,一個編制瞭多年的謊言。就這樣輕而易舉的被一個天真的孩子說穿瞭。面對這樣的一個小女孩兒,楊澤玉準備瞭多天的底氣立時泄瞭一大半兒。楊澤玉不知說什麼好。她站瞭起來,用手理瞭理頭發,又蹲瞭下來。鼓足勇氣說:
那你喜歡我嗎?願意做我的女兒嗎?
妞妞坐在楊澤玉的懷裡,用胖乎乎的小手撥弄著楊澤玉的長長的頭發說:
如果你能對我好,能對爸爸好,我也會對你好的,我赞成你做我的媽媽。
妞妞歪著頭非常認真的看著楊澤玉。楊澤玉的眼圈紅瞭,淚珠在眼眶裡直打轉轉,她使勁地點點頭,又極力的控制著自己,不讓眼淚掉下來。妞妞又說:
這是我們之間的秘密,千萬不能讓爸爸知道。
為什麼?
爸爸不知道媽媽死瞭他要是知道媽媽死瞭,會傷心的。他還以為你是媽媽出差回來瞭。你說他傻不傻?
爸爸傻,爸爸傻,爸爸最傻。好,我答應你。
好,來我們拉勾。 說完伸出瞭自己的小拇指。楊澤玉看看妞妞笑瞭,也伸出瞭自己的小拇指,兩個小手指套在瞭一起。
陳傑站在門口,咬著嘴唇,靜靜的聽。臉上早已是亮晶晶一片--------。
【責任編輯:若雨】 贊
(散文編輯:江南風)
囚犯的妻子 第十二章 錢啊,命相連
雖然有瞭妹夫的撐腰,是阻拦瞭弟媳他們不再欺負我瞭,但是在經濟上並沒給我帶來多少實...
鬥狼記1
招生招生,六年瞭,六個暑假,整整六個暑假,我都是在校辦裡期待著傢長帶著學生來報名...
傢有兒女(第二十章)
保清一傢人沉侵在兒子結婚的幸福中,媳婦翠花能幹又勤快,手不離活,活不離手,不管誰...
傢有兒女(第十九章)
麥玲的父親保清的病有點嚴重,因為縣醫院醫療條件差,看不瞭看的病,醫院要他轉院,沒...
傢有兒女(第十四章)
大人孩子都知道麥玲厲害,普通人都不敢欺負她,大人孩子欺負她的傢人,麥玲很恨他們,...
傢有兒女(第十三章)
縣裡有個會議,要一個大隊領導去開會,楊國慶非要保清去開這個會,保清一去就是四十天...
相关的主题文章:

  
   余姚冷冻机
  
   风景依旧在前方更远
  
   约定的悲伤_0
  
   香山北去潭水浅浣一毛巾(文学月刊)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Comsenz Inc.  

GMT+8, 2019-11-14 12:23 , Processed in 0.054665 second(s), 23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