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scuz! Board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140|回复: 0

黄石模温机 梨花慈溪电加热锅炉·愿

[复制链接]

699

主题

699

帖子

3449

积分

论坛元老

Rank: 8Rank: 8

积分
3449
发表于 2018-6-4 22:52:1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html模版梨花·愿
你曾是我梦里梦外最美的依恋。
自从相见,便觉是上天赏赐的姻缘。你回眸的瞬间,我醉在了你的笑靥里面,从此梦萦魂牵。
暮春的天,后院的梨花枝头缀满,远眺望去,像是纯白的雪闪烁着整个世界。我喜欢这个节令,更喜欢这里的梨花如雪、清香淡漠。
可是不知为何这里的梨花总是比其余处所开的晚一些。也或许是因此吧,这里的梨花竟格外的令我牵挂。但我想:我惦记的应当是你娇笑的俏脸,在梨花影里闪现,让我流连。
但这个设法我却不能对任何人说,因为后院这个地方,作为我这个娄家的少爷并不能常来,因为这里是下人住的地方。
但暮春时节赏梨花似乎已经成了我多年以来暗藏在心间的一个秘密,谁也不知许,谁也不会留神,由于我只是对家人管家们说出来散散心。因为家中的氛围真的是让我愁闷。
父辈们的世代高官,让家人们抬高了眼,从错误下人嬉笑言谈,更有甚者就是连寓居都调配的十明显显。前院,后院,高尚,卑贱。这家规好像已是娄家世代相传,而且也不曾有人想着去改变。
也因此,娄家 京城出了名的门第庭院。
位居高官的父亲对我们兄弟的管教一贯很严,所以,自小便让我们深深地记得:前院,是辽阔的天,我们可以任意的发挥;后院,是地狱般的人间,让我们想来便心寒。
于是,大哥成了父亲眼中的自豪,他是那么的精明能干,仍然是位居高官。而对我,似乎总在给父亲难看。用父亲的话说就是:真是家门可怜啊!怎么就出了我这样一个不逆子,不求长进的逆子。
或许是我的本性太过于涣散了,太过于自由了,所以父亲的一些管束仿佛对于我来说也没有多大的用途。
因此,我便成了京城里著名的花花公子,人们眼中的花花公子。天天我除了吃花酒,会友人,就是带着我的侍从骑马兜风。这样的日子在别人看起来是多么的舒服无忧。可是有谁知道我心坎的孤独和发愁?
是啊!一个众人眼中的富家公子,一旦思惟行动败坏了,还能有什么好的传言散布?但我却一点儿也不难过,因为与其在那样的家庭里受着压制,还不如在外面逍遥自在的生活。就算是被别人当街唾骂,也觉得值得。
可有谁知我内心的落寞?
(二)
你,梨花般纯洁淡薄的女孩儿。
就像梦一般环绕我的思绪多年。多么好笑!十几年来我一直都不敢踏进那个后院,并非是自己对下人们小看,而是不希望他们中的所有人会受到连累。
所以,我只能偷偷地在后山远远地看向后院的那片梨花雪山,暮春的风已不再冰寒,而是暖暖的,搔痒着我的脸,尤其是你的身影袅袅如烟,轻轻淡淡,连同你那迷人的笑容都永远的刻记在了我的心间。
但这些,你却一点儿也不知晓,因为这十几年来,你就像是梦一般在我的脑海里出现,闭上眼,你是那么清楚的微笑在我的眼前;睁开眼,你却未然不在,而我仍然还是前院的那个别人眼中不务正业的娄家二少爷。
可是,我的心多么希望自由!我多么希望自己不再成长在这个封建的势力的枷锁的家庭。假如可以,我只想做一个无拘无束的平凡的人而已。
也许正是这种主意的驱使,让我成了父亲眼中的 绝望 。我不热衷于政事,我不喜欢明争暗斗,不喜欢功名利禄,不爱好那些陌生的寒暄,不喜欢那简直是失去了亲情的家庭。
我,娄少廷就是这样的怪异,让父亲家人头疼,但没有人知道我有一个无人知晓的梦。那就是,遇见你,我倾尽了一生的情!
(三)
你,曲云梨,我烙在心底召唤一生的名字。
实在知道你的名字还是因为我的随从。然而也是从那时起,我知道了我们的间隔。你是下人之女,而我却是官宦之子,高贵的身躯。但这些我并不在意,我甚至会不屑一顾。
但我却深深地清楚,我的贸然一定会吓坏了你。所以,我只能暗暗的看着你,看着你的美丽,时刻的记在心底。
然而相思难却,我毕竟是难抵思念你,终究还是冲破了尘世的凡规,走向你。
其实我多么奢望我是一个和你一样的人,那样我就可以心安理得的凑近你,和你快乐的在一起。
然而事实只让我觉得对不起你。总是看着你廓清的眼神,满眼的笑意,让我格外的心虚。多么害怕就此失去你,多么畏惧从此不见你。然而我们这样辛劳劳累的隐居你却从未说过苦,相反地你娇俏的脸上总是挂着幸福的笑意。
只要和你在一起就能够,再苦的生活我也乐意! 你总是说得很淘气,但双眼清楚闪耀着泪意。
那时我总是默默地牵起你的手轻轻地离开梨花密林,向着我们的小屋走去,但心中却载回了满满的带着梨花淡香的爱意
(四)
梨花密林,暮春季节最美的记忆。
因为有你,因为有你纤纤柔柔的美丽,让我今生都无法忘却。
牵着你的手,和你一起漫步,这便是我最美丽的梦。如今,我们就是如此的幸福!可是,你并不晓得我担忧的心是多么的痛楚。
好惧怕这幸福有一天会突然的消失,好害怕拉着你的手会突然变成空,好害怕有一天再也看不到你的笑容。每每想到此,心都是刀绞正常的痛。
于是更加爱护与你相依的每一分钟;于是想把你的倩影永远刻在心中;于是老是盼望今生和你相依在梨花丛,领有最纯洁最俏丽的梦。
总是很欣慰我们可以找到这样的栖身之地 梨花开满的密林。这也正合了我的心意,我想更是深得你心。因为你是那么的与梨花同病相怜,箱式冷水机,浑身都感染着梨花般淡淡的,纯纯的,优雅的气息,让我一生都难以忘记。
(五)
犹记得初识你,还是在少年时代。
那是一个暮春的傍晚,天空的云霞染红了西面的半边天,映衬着大地很是娇艳。可是那日我的心境却是蹩脚到了极点。我赌气的跑到后山,不想让父亲看见,也不想让权势的哥哥发现,只想悄悄地将内心的怨气舒缓。
后山离前院已经很远,茂密的树林将一切低微遮蔽,也将我的身影包裹得很严。那时,我总是失神的望着密林顶端,天空的那一抹抹的暗红也总是星星点点的照射着我的脸,给了我片刻的暖和。也总是在那一瞬间,我的泪便会流满了脸。脑海中又会闪现出父亲那张扬的脸,还有冰凉的话语响彻在耳边:不要给我争脸!我们娄家可是世代为官,你们兄弟也不能例外!
啪 父亲那冰冷无情的长鞭像是再一次的抽在我的脊背上面,一抹刺骨的疼痛蔓延在我的心间。
为什么我不能拥有自在?为什么我不能像别的孩子那样快乐地享受着父母的笑脸?为什么我的生活除了父亲的漫骂,就是哥哥的鄙夷声声?岂非生在这样的家庭就注定了我毕生都要追求功名,如此才会让父亲家人愉快?
心中的疑难千万声,心中的落寞丛生。此时夕阳格外的红,而我却只感觉到异样的冷。不想回到前院,不想面对父亲的冰冷,只想让年少的自己身处无人捣乱的沉静一隅,即便心中还是满满的充实,即使树顶的斜阳在慢慢地离我远去。
于是,后山便成了我孤独的居住之地。本以为就这样孤独的生活下去,孤独的听着树叶沙沙响的声音,孤独的看着雁群在树顶上空飞掠到远方去
可是我还是荣幸的遇见了你,从此我的心在后山有了机密,我的人生也不再只有悲伤孤寂。即使回到前院我仍是要面对父亲的严格,还是要饱受哥哥的欺负,可是我的内心因为有你而感觉非常甜蜜。
依稀记得,那个暮春的傍晚,我是多么的哀伤,似乎什么也提不兴致来。只是浑身的懒惰,只是默默的望着树缝里的暗红的天,心中茫然徐徐扩散、扩散
一声浅笑,悠扬的想在耳边,心骤然狂跳不安。循名誉去,在后院的山脚下,如雪的梨花正在开遍。而你正提着小花篮儿和多少个女孩儿观赏着梨花的娇艳。那其中,你是多么的明艳。虽然你也只是一个豆蔻年华的女孩儿,但你一袭墨绿的衣衫,裹着的肌肤如凝脂一般的柔滑,又似雪花一般的纯白,特殊是看着你胜过梨花般的笑靥,心便容易的在那一瞬间沉陷。
我想我就像一个响马一般窃取着你温暖的笑颜,安慰着我的孤独。而你却不知你曾给了我多少的温温暖期盼。
再后来,来到后山,默默地盯着后院,总是目光灼灼地将整片梨花林寻遍,只想看到你绿绿的身影,还有你淡淡的笑容,即使许多时候根本看不见,但想你已成了习惯。而且这习惯一生都不再会改变。
(六)
在想你念你的日子里,我发现后院才是真正的人间天堂。
原来我所期盼的所憧憬的也只是人与人之间的坦诚相见,还有家人之间亲热的笑脸。但这种最平常的最轻易得到的东西在我们娄家竟是比登天还难。
在父亲和哥哥的心中唯有荣华富贵才是终生的追求,至于那些什么真挚,什么亲热,也只是一些情势,求来无用。因而,我的人生注定要深陷冷漠,因为我一直是那么傻傻的想要寻求自己的幸福。
但娄家二少爷这个身份我却无法解脱。虽然我很难过,虽然我不屑于这种富贵的生活,但我的诞生我无法抉择。可是在我的内心深处,我还是生机终有一天父亲会理解我,即使那要付出很多,我认为也值得。兴许这正是我的脆弱,这正是我对亲情的渴求更多。
我仍旧过着娇生惯养的生活,但我的思维却在见到你后更加鲜活。我开始读一些诗书,因为我听随从阿忠说:后院的云梨总是喜欢衣着一身绿衣,而且知书达理。于是我很想真逼真切的读你,希望以后可以和你心灵相依。
多么奇异!从前厌恶的诗书,目眩的文字,现在都像是散发着无限的魔力,深深地将我吸引,于是天黑的梦里,总是有你和我漫步在诗意的梨花影里共赏着梨花的纯白美丽。
(七)
少年的梦始终在延续,我一直在想你,一直希望有一天可以和你相偎相依。
曾经认为长大后一切都会觉得是一场梦而已。谁料?你墨绿的衣,淡淡的笑意,早已镌刻在了我的心底,听凭流年已去,我依然想你。
不喜欢功名,不喜欢利禄,只喜欢做自由的自己,只喜欢默默的想你。可是,这一切还是违反了父亲的心意。
可是我已经长大成人,我有了我自己的主张,我用自己的方式来反对父亲,来告诉父亲,我有我的人生,我不想活在被禁锢的牢笼里。
但又或许是一种泄私愤,我开始了无休止的浪费,无休止的世间游戏。我不再看书,不再写字,不再在父亲面前气宇轩昂,我俨然成了京城里最阔气的纨绔子弟,最不务正业的官宦之子,最让娄家丢尽颜面的不孝之子。
我与父亲之间陷入了僵局。家中再没有谁会对我表现关心。就算有的话,只能说是一名下人,那就是我的随从阿忠 一个心肠善良的人。
正是因为有阿忠的存在,我的生活才不至于无聊到极点。时常的,阿忠会给我讲后院,讲后院的人们,他们在那里生活的是那么的开心。固然生活得很操劳,虽然还要偶然的受一些罪,虽然一日三餐只有清汤寡水,但他们活得开心,因为他们的心连着心。
不仅仅如此,每次阿忠都会带来你的新闻。每一次我都会听得很入神。原来你在他们的眼里就像是一个无所不能的小仙女。因为你有一双灵活的手,总会勾画出最漂亮的图;因为你有一颗仁慈的心,总会时刻的为人担心;因为你有最美丽的面容,后院的姑娘们无人能及,而你却只是淡笑着说:只要心美!是啊!心美是最主要的,我想你的心一定也是美的,因为我真真切切的感触到了你送来的甜蜜
一次偶染的风寒让我的心再一次禁受了亲人的冷淡和冰寒。原来我在这个家中的意思也只是为他们取得功名禄利,若非如此,也便似陌生人而已。
接连几日的大雪,着实染白了整个世界。
屋内,阿忠为我升起了火炉,红红的火苗散发着温暖的气息。可是已经卧床几日的我却感觉依然冷的浑身瑟缩意。
咳咳 咳 一阵难忍的咳嗽再次在屋内响起,我的心也被震得有了疼意,脸更是憋闷的胀红了几许。
想要挣扎着坐起,想要拿起桌边的那杯水,可是费了好大的力气,也只是徒劳的又躺了回去。想也是这已是几日不进食了,单单只是咳嗽就要了我的命,更不要说几日的高烧不退。
躺在那里累得气喘吁吁,两眼却是留下了伤心的泪滴。突然好想大声呜咽,突然好想大声呼喊,填满屋内的孤寂,愁闷。
家人并没有来到这里,因为我在他们的眼里是那么不争气。所以,父亲只是远远地不来临,哥哥更是踪影无息。我的心像是沉到了最伤心的谷底。原来在这个家中我也只是一个可有可无的人。
痴痴的望着窗外雪白的世界,想着悲痛的自己,突然泪就憋了回去,忽然就想笑自己:这不恰是自己想要的吗?远离家人,撇清关联,这不正合我意吗?可是,为什么此时内心还是心酸不已呢?
火炉里噼里啪啦的响着,熊熊的火焰散发着温暖的光辉,而我的心此刻竟像是结了冰一般的迷茫,冰冷。
室内一片安静,阿忠也不见了踪迹。这会儿我竟觉得自己是多么的懦弱,多么的无能。连坐起来的力气都没有。更不要说有谁会同情。我的世界好像只有我,伶丁伶仃,谁会与我共?
攥紧了拳头,皱紧了眉,使出全身的力量,做着最后的挣扎,使劲儿,再使劲儿,洁白的床单儿也被我抓的褶皱,连纹理都看不清。可是,我只是抬起了头,身子根本无法挪动。汗珠却在额角闪动着晶莹,像是阳光下的雪花在跳动。
一阵的挥汗如雨之后,冷意便从脊背升起,一直蔓延到全部身躯,我瑟缩在了锦被里,再也不愿费一点儿的力气,只是微闭了眼眸,任泪珠流进了枕畔里
窗外寒风又咆哮了起来,大片的雪花轻轻地落在格子窗扉上。只是未几的时光,窗扉便含混的什么也看不清了,唯有我孤单的心在寂寞的厅堂里无意的跳动着。
或者是四周太静,又或许是火光太红,烘烤的我的内心还是沾染了丝丝的温顺。匆匆地,我迷离的眼光进入了梦幻,不再有痛苦悲伤,不再有咳嗽声声,不再有家人的冷漠无情。有的只是千树万树梨花开的雪景,还有被白雪覆盖的梨花林中,我缓缓地牵起了你轻柔的手,放在唇边,为你呵护,为你传递我内心炙热的蜜意。
梦里,你笑了,我困惑在了其中
(八)
一杯雪梨,满心甜蜜。
迷糊间已到了薄暮。阿忠推醒我时,火炉里已换上了新碳,火光闪闪。
看着阿忠,我竟有些许的埋怨,埋怨他消失了一整天,抱怨他把我一个病人放在一边儿不论。于是我有些活力的说: 你倒是一天逍遥,我可是难受逝世了
对不起啊,少爷。其实,阿忠是想给少爷找一些医治咳嗽的方子去,所以,所以就 阿忠挠挠后脑勺,有些过意不去的怯怯的说着。
看着他那个幽默的样子,我笑了,这回是出于真心的,因为我知道阿忠还是二心想着我的。只管这一天我很好受,我很孤独,但现在看来我并不孤独,至少我有阿忠专心对我的照料。这就值了!我在心底默叹着。
看着我的笑脸,阿忠赶紧转过身,走到窗边的檀木桌子前,渐渐地端起桌上的一个刻斑白瓷碗,轻轻地走到我的床边,警惕的揭开碗上讲究的白瓷小盖儿,紧接着一缕淡淡的清爽的香甜窜入我的鼻息间,顿时我的神经像是清醒了一般,眼睛也使劲儿的瞪大了起来。
我急不可待的转动着喉结,想要尽快的品味这碗中不著名的甜品。本来我已经是饿得饥肠咕噜,只差自己着手。因为我基本无法动,我的浑身还是散架了普通的疼。
因为我的身材太过衰弱,阿忠只能用瓷勺轻轻地舀了一下,然后又胆大妄为的移动到我的嘴边。
只是一勺进口,就让我觉得喉间登时轻松,不再是哽咽的难熬难过。一勺下肚,却有淡淡的香甜的滋味越品越浓,越品越觉得不同。像是有什么熟悉的味道在其中。
我皱紧了眉头,却没有做声,只是接着张开嘴品尝着这味美的羹。
或许是我的默不作声,又或许是我紧皱的眉头,让阿忠弄不懂。他瞅瞅我的脸,嘴唇也轻轻地掀动: 少爷,是不是这汤汁不好喝?不过,你也要喝下去啊,这 梨花愿 可是治咳嗽的良方呢?你不知道,这可是云梨姑娘做的,这可是很难得的哦!这一天,我和云梨姑娘走遍深山里,在山崖上采得雪莲,而后云梨又将她凉制的梨花放在一起捣碎,最后放入冰糖熬成药汁儿。所以,喝起来可能味道不太好,但是闻起来还是很幽香的。不过,阿忠可没有敢尝一口啊。因为这是云梨姑娘用命换来的。你不知道?可吓死我了,在山崖上的时候,云梨姑娘为了采那朵雪莲差一点就滑下山崖去了。我的心都快跳出来了那时。所以,这药汁儿阿忠是相对一口也不能品尝的。 阿忠一口吻说了那么多,我听得呆了,但口中似乎更甜了。
梨花愿?为什么叫这样的名字? 我有些讶异起来。窗外的雪花还是漫天飘动着,屋里却是暖烘烘的。这会儿我的手心竟开始暖了起来。
这是云梨姑娘说的,她说,她愿望用她的雪梨可以给别人减少疼痛,这就是她最大的宿愿了!云梨姑娘是不是很善良,不过我还从没有见过她这样焦急过呢? 阿忠摇着头,不知考虑着什么。
哦,原来你竟有着如此善良的心。怪不得阿忠总是在我的耳边碎碎的念你。原来你真的是不同于其他的人。着急,你会着急,是为我吗?不过我们并不意识啊?我这样想着时,心中便开始缭乱起来,但还是隐含着丝丝的甜蜜。至少从阿忠的话里我听出了你关心着娄家的少爷。虽然这看起来似乎是再畸形不过的事,因为你是下人之女,而我是少爷出生。但是,你还是等闲地再次闯进了我的心。
想着你的关心,想着你梨花影里的美丽,想着你一袭墨绿的衣,还有你时刻缭绕在我梦里的雪梨香气。我笑了。阿忠看着我的样子却是呆愣在了那里。
少爷 阿忠半吐半吞着。
而我却很久的向往在了自己的世界里,在那里有你轻轻的偎依
冰糖雪梨被我喝光了,徐徐地我的咳嗽消散了,我的酡颜润了,阿忠也快活起来了,那抹深刻骨髓的甜蜜再也浸透不出去,一直甜到心田儿里。
原来这个世界上还有你的关怀,原来我的梦还在连续,原来你一直都是那么清晰的刻在我的脑海里。
如今这 梨花愿 更是让我动摇了自己的情意,我要见你,我要告诉你我的心意,我要说出这些年我是多么的依恋你,你的爱早已成了我心中不悔的独一。
我想再也没有什么可以阻拦我的心,因为是你让我感触到了人生从未有过的甜蜜。那是赛过父亲的冷冽,赛过哥哥的藐视的,再甜蜜不外的货色。
于是我决议了,走向你。
(九)
将要见到你,我的心是多么的快乐欢乐。
当我踏入后院的那一霎时,阿忠瞪大了眼,不敢信任的理屈词穷,之后便又莫名其妙的躲到一边。然而我却不以为然,因为我的心中只有你的影子在彷徨,其余好像什么都看不见。
我也没有注意到其别人的脸,或许他们对我很讨厌,也或许他们躲得我老远,但无论如何我不会退缩,因为很久以来你早已主宰了我的生活,如今我必定要对你说:云梨,你的影子早已刻在我心底,我愿今生和你走下去,不知你可否乐意?这样想着时,脚步更是快了
原来爱可以让人冲破所有防线。
我想自从我踏入后院的那一刻起,我知道我可以做回我本人,我可以摆脱父亲的狠戾,我可以和哥哥的势力阔别,我可以得到凡人所占有的温暖的生活力息。这便是源于你,我想你可以给我我奢求的美妙的东西。
脚步一刻也没有停息,后院的积雪仍旧很深。这满园笼罩的积雪预示着这冬依然很漫长。
轻轻地踩在洁白的积雪上面,听着落在身后的 咯吱 咯吱 的响声,心渐渐变得轻松。
找了良久,终没有见到你纤纤的身影。
仰望苍天,阳光迷离无穷。心中此时真的开始扫兴茫然。
云梨喜欢到后山脚下的梨花园许愿 阿忠还是远远地告诉了我。然后在我回转头看向他时,正有一束暖阳照在他秀气善良的脸上。
许诺?!原来你竟有着这样忠诚的心,怪不得后院的人们都喜欢你,怪不得阿忠终日话语里离不开你,原来你是如此的善良,透着可人的气息。心中已是纷乱了思路,想见你的心更加迫切。
于是加快脚步继承前行,那时候,我感觉到一束阳光也正热忱的洒在我的脊背上,连同雪地上发出的刺眼的银光使我的心从未有过的雪亮。
远远地,突然就看到你留下的一串串小巧的足迹了,心瞬间狂跳,躁动不安起来
但我还是惊喜的轻轻地抬脚覆盖在你玲珑的脚印上面,一步一步向前,庇护万千,像是在脚底垂垂串成了相思链,缠缠连连,直到有你的影子出现。
脚印在一棵高大的粗壮的干涸的梨树旁不见,你墨绿的身影,美丽的相貌,明媚的大眼,冻得有些橙红的脸,还有那稠密睫毛卷翘的可恶,让我瞬间忘了眨眼,脑筋一片空缺。
天地停止了个别,静的只有二人的心跳可以听得见。 怦 怦 是你,还是我,一切已迷乱。
或许是我的盯视,让你羞赧,你低垂了眉眼,细微的小手也缩在了英俊的水荷袖里面。你的肌肤是如此的莹白,就连厚厚的积雪也差了很远。
谢谢你的梨花愿,很甜,也很温暖! 我想我唐突了,因为你猛地抬起了双眼。然而我却发现你的眼中正有我的影子出现。
此时梨花园里也是萧索的除了一片银白,其余的再也看不见。一阵冷风吹来,梨树上的积雪簌簌的抖落了下来。正好落在了你美丽的发髻上面。我急忙跑上前,什么也没有想的就用我的衣袖擦拭你的发辫。
一抹梨花的淡淡香气窜入我的鼻息,动荡着我的心弦。看着你黑黑的发辫,还有我渐湿的衣衫,我的心中感叹万千:云梨,你真是如梨花一般纯粹的女孩儿。
谢谢少爷! 待到我停下来时,你竟如此开了口。
少爷?莫非你早已经知道我是谁?这个认知让我一阵的惊喜。
你知道我? 我还是忍不住问了。此时头顶的阳光竟像是烧灼着我的脸。
是啊,阿忠常常谈起,所以虽不见却很熟悉,熟悉到 你欲言又止,最后还是在风中吞没了回声。
熟习到怎么? 我竟有些迫不迭待起来。原来我们并不生疏,原来你早已就知道了我的名儿。那么,你可曾对我心动?
你仍旧是默不作声,只是俏脸有些异样的红。我似乎听到了自己心跳的不规矩声。
阳光透过斑驳的树顶影影绰绰的照着你我的身影,抬开端的瞬间,便深陷在你幽邃的眼眸里面。那里,好像还晃动着美丽的洁白的梨花瓣儿,再细细看时,原是清风晃动着点点雪花飘然映入你美丽的眼眸。心莫名的打动。
天地有片刻的安静,只有你我相互注视的身影,还有互相倾听的心跳声。
不知何时,阿忠涌现了,而且还说出了一大串惊人的话语。
其实云梨一直在关心着少爷,每次阿忠一回来她就开始缠着我问东问西的,一据说您病了,她比阿忠还着急,总是偷偷地在夜晚抹眼泪。而且云梨还说少爷从小就有些气喘的弊病,所以她总是尽力的认字,看一些医书。当她发现梨花可以缓解您的病情时,她高兴地又跳又叫的。少爷这些你一点儿也不知道,因为云梨不让阿忠说。因为云梨总是说:只要能远远地想着您,远远地关心着您,远远地为您祈福就好了。今天少爷真来了,阿忠知道少爷心里也是想着云梨的。不是吗? 阿忠不知何时呈现在你我眼前,而且还这样长篇大论了一番。你却是急红了脸,而我却感到呼吸艰苦。
然而阿忠说完就大模大样的离开了,只留下你我在这纯白的梨花园。那会儿,阳光竟是如斯的温暖,照的雪地上也披发着晶莹的光环。
你我已是心领神会,我知道我的世界从此变得温暖,我知道从此我将把你的手牵。
(十)
告知你我的迷恋,已是后来,我们分开娄家府院,营造属于我们两个人的爱的家园。
梨花密林,我们在此归隐。从没有想过离开梨花园,我们还可以找到另一片梨花开满的洁白之地。
看着你满脸的笑意,看着你旋舞在梨花影里的美丽,我想今生能跟你在一起就已足矣,那些虚华的东西我根本不在意。
仍记得我们离开府院时,你留下的泪滴,还有你的话语: 为我这样值得吗?你废弃了平稳的生涯,和我只能流浪
只有有你就值得。 我微微地拉起你的手放在我的心口窝,让你真切的感受我此刻为你而活。
谢谢你,有你,云梨此生无憾了!
是啊!此生,就让我们此生相偎相依吧!我在内心默念着,祷告着,期望着
那个严寒的月夜,咱们手拉着手,在夜风中离别了阿忠,将那苦涩的府院深埋在我们的记忆中。
我想当前我便是一个城市野农,亲手洒下菜种,亲手把食粮栽种,一切都为了你脸上那丝丝甜蜜的笑容。不为官,不为名,淡漠平生,与你共。
梨花密林,我们真的幸福相依。
转瞬暮春,到处梨花如雪,散发着淡淡的香气。空闲时,你又开端提着小花篮儿漫步在梨花下面。这回我可以清明白楚的看见你收敛了满篮的梨花瓣儿,每次都是额间沁出细细的汗,你也不舍得回还。你总说:我要收集良多的梨花瓣儿,晾干了,藏起来,到了冬日里就可以派上用处了。
每次听着你温柔的话语,心中都是冲动不已。此时什么也不必说了,我已经明了,你的梨花瓣儿在很久以前每一朵都是将你的心藏在了里面。因此每次喝起来都会觉得异常甜美,温暖。
突然有一天我也发明:我的气喘已经良久没有犯了。
当初想来,还是因为有你,有你的仔细,有你的爱意,有你的梨花愿给我从未有过的家的气味,温暖围拢着我的心。
(十一)
若说有缘,为何今生不能缱绻?若说无缘,为何今生偏偏遇见?
终是明确:爱来了,即使情深缘浅,也要不枉今生的留恋。
惜缘。
与你执手相偎,今生无悔。
默默地牵着你的手,散步在小屋邻近的山林间。很多时候,我们不谈话,只是默默的前行着,默默地倾听着风吹树叶的声音。偶然抬首的瞬间便会看见你温柔的美丽的笑容,还有缕缕的发丝飞掠在耳边,俏皮的搔痒着你的脸,那样子很是可恨,我喜欢!
我们总是人不知鬼不觉的便来到了小屋四周的梨树旁边,站在那里,我们互相偎依,互相倾诉着心意。
你墨绿的衣裙,纤细的腰身,淡淡的笑容,美丽的眼睛,粉红的面容,纤细的小手,总是让我想起与你相见的每一刻钟,每一幅场景,像是在眼前,清晰地令我时时心动。
你,梨花里最美丽的掠影,早已深深地烙在了我的心中,想来便觉满满的幸福,激动!
但幸福有时却偏偏要成为泡影。有的人生却令人心痛。有的亲情想撇都撇不清。但并不是曾经很浓,又也许是像我一样的面对娄家只能是肉痛。我不想仕进,我不想考取功名,但我转变不了父亲的固执。我以为我的叛逆会彻底的和他们撇清,谁料?这个世界就是有那么多的无奈,那么多的苦楚重生。
暮春的雨还是透着寒意的。一大早起来,我还是冒雨出去逛逛。这似乎已成了我的习惯。山野里,一片僻静。雨不大,淅淅沥沥的,我没有打伞,只是把密林当做了自然的油纸伞。头顶密密的,叶间彼此交织着,几乎没有雨滴下来。这样一来,林子里的空气也是分外的新鲜。
走到梨花密林了。或许是下雨的缘故,满地凋落的梨花,着实冷清了枝头的芳华。零碎的雨点儿打在脸上,凉凉的。不知为何?此时看着满地的零落,心中竟无因由的瑟缩。原来再美好的东西也会失去,这花儿再美丽,迟早也会零落满地
怪不得曾经总是发现云梨呆呆的看着梨花满地,,轻轻地拾起,轻轻地放进小花篮儿里,然后又会回回身看下落花满地不停的叹气
原来她在为我做一些事时,同样也在为着花儿的破落而伤心。
雨还是持续,心中有些憋闷,不知什么起因,又或许是对这花发生了恻隐。苦涩的心无从说起,摇摇头,告别了那片梨花密林。
不想这竟是一生的记忆。
(十二)
推开小屋的门,满室的混乱,满室的伤心。
云梨!我的心痛到无法呼吸。
云梨! 我大声吆喝,没有覆信,只有一室的孤寂。失去!两个字让我心沉到了谷底。
突然,桌上留的字迹还是让我痛心:少爷,去考取功名吧!我会等你!不要记恨,不要再放任自己,云梨知道少爷是有抱负的人。虽然你很叛逆,但云梨知道少爷是顶天破地的人。这些日子云梨真的很幸福。不要找我了,如果有一天你胜利了,我会在后院的梨花园等你,还有不要忘了带上我为你筹备的梨花,那样你就可以感想到我的心了!
泪沾湿了笔迹,合着上面你的泪痕一起飘飞在梨花雨的院落里
带上梨花,回想我们独特的小屋。那时我们是多么的幸福!一抹心酸的味道涌上心头。至此,梨花便永入梦,梦中有你可憎的笑颜。
(十三)
梨花开,念成狂;梨花败,满地伤。
思念成疾,相思成茧,泪眼望穿,终是看不见。
你的纤影一直萦绕在我的梦里边。我想这是上天眷顾我的伤感,让我在梦里与你相见。
进京赶考三年,思念三年,心却未曾改变。
终于守得云开见明月,官至尚书,实现了父亲的梦。犹记得那日喜到发狂的样子,真想马不停蹄飞到你的身边。可是跟从却笑话我急得像个小孩儿,围着院子里的那株梨花不知转了多少圈儿。哎!云梨 你可听得见我心底的呼唤?云梨 你可像我一样望眼欲穿?
窗外的鸟儿也飞得极快,猛地窜到了梨树的顶端,在那里我看到了正有一个个的柔嫩的花苞正待开放。一股莫名的喜悦直涌上心头。
我笑了,对着那一个个的花苞笑了。
这个暮春,还是来了,梨花还是开了,那样子很娇嫩很新颖,就像是我心中对你的依恋!云梨 我对你的怀念,你可曾有同感?
终于熬到了起身回家的日子,我想父亲的许诺也该兑现了,我和你的相见也不会远了。
一路上快马加鞭,心却早已飞到你身边。
你在干嘛?是不是已经知道了我的归来?是不是已经等待在大门外?是不是已经泪流满面?想到此,又觉心酸,更多的是疼爱你一定是憔悴了娇颜,哭红了双眼,因为你一直是那么的纤纤弱弱,我见犹怜,想来便让我觉得疼在心间。
漫天的尘土向身后飘远,像是将我满心的愁怨抛向另一边。马儿仰天嘶鸣,那油亮的马鬃在夕阳的映衬下更显得格外不同。
昼夜兼程,一点也不觉得劳累,也感到不到饥肠咕噜,心中唯有一个希望,那便是见到你,立刻见到你,和你相依,永不分别。
(十四)
梨花飘落纯洁的花瓣儿,点点莹白,点点都像是你微笑的嫣然。
跑到后院角角落落的寻找你,终是不见你娇柔的身影,触不到你淡香的气息。只有淡淡的梨花飘落在暮春的院子里。
安谧,伤痛,还有无助瞬间覆盖在心底。
云梨 心中千遍万遍的呼唤你。
云梨 你在哪里?
云梨,你在哪里?可曾听到我滴落梨花里泪珠的声音?
鹄立梨花院落,空寂的眼前,再也找不到你的素影纤纤,唯有满地凋零的纯白的梨花,点缀着这个寂寞的春天。
云梨,一直在思念你,一直等着你,三年,一刻也没有平息。她说这片梨花便是她最美丽的回忆,因为在这里你们曾相知相遇,在这里云梨曾经许下了生生世世的誓语,她说这一生能遇见你是她的福分,她还说她已经满足了,因为她知道了你的心意,那时她是如许的兴奋啊!所以,当你离开三年,云梨的心愿便编织的有一生的长远。她时常漫步在梨花开满的树林间,抚摩着每一片花瓣儿,回想着你们在一起的美丽瞬间。那时,我总是远远地看见她美丽的笑容,但我却不敢上前,因为我知道她不希望有人打搅她的梦幻,因为在她的内心有着美好的痴愿,就是对你不变的等候。可是,上天都不可怜,云梨孱弱的身躯怎经得起不吃不喝,伤寒的侵袭。然而,就算到了性命的最后一夕,云梨仍旧想着你,仍旧在告诉阿忠不要告诉你,不要让少爷对老爷有所记恨。她说这是人情世故啊,每一个父母都希望自己的孩子有长进,或许是娄老爷真的有些狠戾,也或许是他爱少爷的方法不对罢了,所以,请少爷记住:云梨,不懊悔,云梨知道少爷一定会有出息,一定会还乡衣锦。请少爷不要为云梨伤悲,请记住每年梨花开时,云梨就会守候着你 阿忠哽咽的声音渐渐消逝在后院的梨花园中。
心痛得无法呼吸,泪流满地。原来我还是无奈和你相依,原来你我的情缘早已镌刻在曾经的梦里,原来你我还是逃不脱宿命的分离。
呆立在此地,很久,很久,不忍离去
一阵香风吹起,面前分内迷离,洁白的梨花好似飞舞着的洁白的云。风渐息,你墨绿的身影慢慢隐没在纯白的云端里
云梨 伸出手去,想要捉住你,却只是留得一缕残香刺痛着我的心。你已如梨花般陨殁在香尘里。
无力地蹲下身去,伸出手,慢慢地将零落的花瓣儿堆起,堆成一抔纯白的藏地,安置下我对你生生不变的誓语:云梨,今生分离,愿来生依然会在梨花开满的地方看到你纯美的笑意!  赞
(散文编纂:可儿)
囚犯的妻子 第十二章 钱啊,命相连
虽然有了妹夫的撑腰,是禁止了弟媳他们不再欺侮我了,但是在经济上并没给我带来多少实...
斗狼记1
招生招生,六年了,六个暑假,整整六个暑假,我都是在校办里期待着家长带着学生来报名...
家有儿女(第二十章)
保清一家人沉侵在儿子结婚的幸福中,媳妇翠花能干又勤快,手不离活,活不离手,无论谁...
家有儿女(第十九章)
麦玲的父亲保清的病有点重大,因为县医院医疗前提差,看不了看的病,病院要他转院,没...
家有儿女(第十四章)
大人孩子都知道麦玲厉害,一般人都不敢欺负她,大人孩子欺负她的家人,麦玲很恨他们,...
家有儿女(第十三章)
县里有个会议,要一个大队引导去开会,杨国庆非要保清去开这个会,保清一去就是四十天...
你曾是我夢裡夢外最美的依戀。
自從相見,便覺是上天恩賜的姻緣。你回眸的瞬間,我醉在瞭你的笑靨裡面,從此夢縈魂牽。
暮春的天,後院的梨花枝頭綴滿,遠遠望去,像是純白的雪閃耀著整個世界。我喜歡這個季節,更喜歡這裡的梨花如雪、幽香淡漠。
可是不知為何這裡的梨花總是比其他地方開的晚一些。也或許是因此吧,這裡的梨花竟格外的令我掛念。但我想:我想念的應該是你嬌笑的俏臉,在梨花影裡閃現,讓我流連。
但這個想法我卻不能對任何人說,因為後院這個地方,作為我這個婁傢的少爺並不能常來,因為這裡是下人住的地方。
但暮春時節賞梨花似乎已經成瞭我多年以來隱藏在心間的一個秘密,誰也不知許,誰也不會註意,因為我隻是對傢人管傢們說出來散散心。因為傢中的氣氛真的是讓我鬱悶。
父輩們的世代高官,讓傢人們抬高瞭眼,從不對下人嬉笑言談,更有甚者就是連栖身都分配的十分明顯。前院,後院,高貴,低賤。這傢規似乎已是婁傢世代相傳,而且也不曾有人想著去改變。
也因此,婁傢 京城出瞭名的門第庭院。
位居高官的父親對我們兄弟的管束一向很嚴,所以,自小便讓我們深深地記得:前院,是廣闊的天,我們可以任意的施展;後院,是地獄般的人間,讓我們想來便心寒。
於是,大哥成瞭父親眼中的驕傲,他是那麼的精明能幹,仍舊是位居高官。而對於我,似乎總在給父親丟臉。用父親的話說就是:真是傢門不幸啊!怎麼就出瞭我這樣一個不孝子,不求上進的逆子。
或許是我的天性太過於散漫瞭,太過於自由瞭,所以父親的一些管束似乎對於我來說也沒有多大的用處。
因此,我便成瞭京城裡有名的花花公子,人們眼中的紈絝后辈。每天我除瞭吃花酒,會朋友,就是帶著我的隨從騎馬兜風。這樣的日子在別人看起來是多麼的舒適無憂。可是有誰知道我內心的孤獨和憂愁?
是啊!一個世人眼中的富傢公子,一旦思想行為敗壞瞭,還能有什麼好的傳言散播?但我卻一點兒也不難過,因為與其在那樣的傢庭裡受著壓抑,還不如在外面自由自在的生活。就算是被別人當街唾罵,也覺得值得。
可有誰知我內心的落寞?
(二)
你,梨花般純潔淡漠的女孩兒。
就像夢一般纏繞我的思緒多年。多麼可笑!十幾年來我一直都不敢踏進那個後院,並非是自己對下人們小看,而是不希望他們中的所有人會受到牽連。
所以,我隻能偷偷地在後山遠遠地看向後院的那片梨花雪山,暮春的風已不再冰寒,而是暖暖的,搔癢著我的臉,尤其是你的身影裊裊如煙,輕輕淡淡,連同你那迷人的笑容都永遠的刻記在瞭我的心間。
但這些,你卻一點兒也不知曉,因為這十幾年來,你就像是夢一般在我的腦海裡出現,閉上眼,你是那麼清晰的微笑在我的眼前;睜開眼,你卻已然不在,而我依然還是前院的那個別人眼中不務正業的婁傢二少爺。
可是,我的心多麼希望自由!我多麼希望自己不再生長在這個封建的勢力的桎梏的傢庭。如果可以,我隻想做一個自由自由的平凡的人而已。
也許正是這種想法的驅使,讓我成瞭父親眼中的 失望 。我不熱衷於政事,我不喜歡爾虞我詐,不喜歡功名利祿,不喜歡那些陌生的寒暄,不喜歡那幾乎是失去瞭親情的傢庭。
我,婁少廷就是這樣的怪異,讓父親傢人頭疼,但沒有人知道我有一個無人知曉的夢。那就是,遇見你,我傾盡瞭一生的情!
(三)
你,曲雲梨,我烙在心底呼喚一生的名字。
其實知道你的名字還是由於我的隨從。然而也是從那時起,我知道瞭我們的距離。你是下人之女,而我卻是官宦之子,高貴的身軀。但這些我並不在意,我甚至會嗤之以鼻。
但我卻深深地明白,我的貿然一定會嚇壞瞭你。所以,我隻能暗暗的看著你,看著你的美麗,時刻的記在心底。
然而相思難卻,我終究是難抵思念你,終究還是打破瞭塵世的凡規,走向你。
其實我多麼奢望我是一個和你一樣的人,那樣我就可以心安理得的靠近你,和你快樂的在一起。
然而現實隻讓我覺得對不起你。總是看著你澄清的眼神,滿眼的笑意,讓我格外的心虛。多麼害怕就此失去你,多麼害怕從此不見你。然而我們這樣辛苦勞累的隱居你卻從未說過苦,相反地你嬌俏的臉上總是掛著幸福的笑意。
隻要和你在一起就可以,再苦的生活我也願意! 你總是說得很調皮,但雙眼分明閃耀著淚意。
那時我總是默默地牽起你的手輕輕地離開梨花密林,向著我們的小屋走去,但心中卻載回瞭滿滿的帶著梨花淡香的愛意
(四)
梨花密林,暮春時節最美的記憶。
因為有你,因為有你纖纖柔柔的美麗,讓我今生都無法忘記。
牽著你的手,和你一起漫步,這便是我最美麗的夢。如今,我們就是如此的幸福!可是,你並不知道我擔憂的心是多麼的苦楚。
好害怕這幸福有一天會突然的消失,好害怕拉著你的手會突然變成空,好害怕有一天再也看不到你的笑容。每每想到此,心都是刀絞一般的痛。
於是更加珍爱與你相依的每一分鐘;於是想把你的倩影永遠刻在心中;於是總是希望今生和你相依在梨花叢,擁有最純潔最美麗的夢。
總是很欣喜我們可以找到這樣的棲身之地 梨花開滿的密林。這也正合瞭我的心意,我想更是深得你心。因為你是那麼的與梨花惺惺相惜,渾身都沾染著梨花般淡淡的,純純的,優雅的氣息,讓我一生都難以忘記。
(五)
猶記得初識你,還是在少年時期。
那是一個暮春的傍晚,天空的雲霞染紅瞭西面的半邊天,映襯著大地很是嬌艷。可是那日我的心情卻是糟糕到瞭極點。我生氣的跑到後山,不想讓父親看見,也不想讓勢力的哥哥發現,隻想靜靜地將內心的怨氣舒緩。
後山離前院已經很遠,茂密的樹林將一切卑微讳饰,也將我的身影包裹得很嚴。那時,我總是失神的望著密林頂端,天空的那一抹抹的暗紅也總是星星點點的照耀著我的臉,給瞭我片刻的溫暖。也總是在那一瞬間,我的淚便會流滿瞭臉。腦海中又會閃現出父親那張揚的臉,還有冰冷的話語響徹在耳邊:不要給我丟臉!我們婁傢可是世代為官,你們兄弟也不能例外!
啪 父親那冰冷無情的長鞭像是再一次的抽在我的脊背上面,一抹刺骨的疼痛蔓延在我的心間。
為什麼我不能擁有自由?為什麼我不能像別的孩子那樣快樂地享受著父母的笑容?為什麼我的生活除瞭父親的謾罵,就是哥哥的鄙夷聲聲?難道生在這樣的傢庭就註定瞭我一生都要追求功名,如此才會讓父親傢人高興?
心中的疑問千萬聲,心中的落寞叢生。此時夕陽格外的紅,而我卻隻感覺到異常的冷。不想回到前院,不想面對父親的冰冷,隻想讓年少的自己身處無人擾亂的寂靜一隅,即使心中還是滿滿的空虛,即使樹頂的斜陽在慢慢地離我遠去。
於是,後山便成瞭我孤獨的棲身之地。本以為就這樣孤獨的生活下去,孤獨的聽著樹葉沙沙響的聲音,孤獨的看著雁群在樹頂上空飛掠到遠方去
可是我還是幸運的遇見瞭你,從此我的心在後山有瞭秘密,我的人生也不再隻有悲傷孤寂。即使回到前院我還是要面對父親的嚴厲,還是要飽受哥哥的欺凌,可是我的內心因為有你而感覺十分甜蜜。
依稀記得,那個暮春的傍晚,我是多麼的憂傷,似乎什麼也提不興趣來。隻是渾身的懶散,隻是默默的望著樹縫裡的暗紅的天,心中茫然漸漸擴散、擴散
一聲淺笑,婉轉的想在耳邊,心驟然狂跳不安。循聲望去,在後院的山腳下,如雪的梨花正在開遍。而你正提著小花籃兒和幾個女孩兒欣賞著梨花的嬌艷。那其中,你是多麼的明艷。雖然你也隻是一個豆蔻年華的女孩兒,但你一襲墨綠的衣衫,裹著的肌膚如凝脂一般的柔滑,又似雪花一般的純白,特別是看著你賽過梨花般的笑靨,心便輕易的在那一瞬間沉陷。
我想我就像一個盜賊一般竊取著你溫暖的笑顏,撫慰著我的孤單。而你卻不知你曾給瞭我多少的溫温暖期盼。
再後來,來到後山,默默地盯著後院,總是目光灼灼地將整片梨花林尋遍,隻想看到你綠綠的身影,還有你淡淡的笑臉,即使很多時候根本看不見,但想你已成瞭習慣。而且這習慣一生都不再會改變。
(六)
在想你念你的日子裡,我發現後院才是真正的人間天堂。
原來我所期盼的所神往的也隻是人與人之間的坦誠相見,還有傢人之間親切的笑臉。但這種最平凡的最容易得到的東西在我們婁傢竟是比登天還難。
在父親和哥哥的心中唯有榮華富貴才是一生的追求,至於那些什麼真誠,什麼親近,也隻是一些形式,求來無用。因此,我的人生註定要深陷冷漠,因為我一直是那麼傻傻的想要追求自己的幸福。
但婁傢二少爺這個身份我卻無法擺脫。雖然我很難過,雖然我不屑於這種富貴的生活,但我的出身我無法選擇。可是在我的內心深處,我還是希望終有一天父親會懂得我,即使那要付出很多,我覺得也值得。也許這正是我的懦弱,這正是我對親情的渴求更多。
我仍舊過著養尊處優的生活,但我的思想卻在見到你後更加鮮活。我開始讀一些詩書,因為我聽隨從阿忠說:後院的雲梨總是喜歡穿著一身綠衣,而且知書達理。於是我很想真真切切的讀你,希望以後可以和你心靈相依。
多麼奇怪!從前討厭的詩書,目炫的文字,如今都像是散發著無窮的魔力,深深地將我吸引,於是入夜的夢裡,總是有你和我漫步在詩意的梨花影裡共賞著梨花的純白美麗。
(七)
少年的夢一直在延續,我一直在想你,一直希望有一天可以和你相偎相依。
曾經以為長大後一切都會覺得是一場夢而已。誰料?你墨綠的衣,淡淡的笑意,早已鐫刻在瞭我的心底,任憑流年已去,我依然想你。
不喜歡功名,不喜歡利祿,隻喜歡做自由的自己,隻喜歡默默的想你。可是,這一切還是違背瞭父親的心意。
可是我已經長大成人,我有瞭我自己的想法,我用自己的方式來反對父親,來告訴父親,我有我的人生,我不想活在被禁錮的牢籠裡。
但又或許是一種泄私憤,我開始瞭無休止的揮霍,無休止的人間遊戲。我不再看書,不再寫字,不再在父親面前唯唯諾諾,我儼然成瞭京城裡最闊綽的花花公子,最遊手好閑的官宦之子,最讓婁傢丟盡顏面的不孝之子。
我與父親之間陷入瞭僵局。傢中再沒有誰會對我表示關心。就算有的話,隻能說是一名下人,那就是我的隨從阿忠 一個心地善良的人。
正是因為有阿忠的存在,我的生活才不至於無聊到極點。時常的,阿忠會給我講後院,講後院的人們,他們在那裡生活的是那麼的開心。雖然生活得很勞累,雖然還要偶爾的受一些罪,雖然一日三餐隻有清湯寡水,但他們活得開心,因為他們的心連著心。
不僅僅如此,每次阿忠都會帶來你的消息。每一次我都會聽得很入神。原來你在他們的眼裡就像是一個無所不能的小仙女。因為你有一雙靈巧的手,總會勾勒出最美麗的圖;因為你有一顆善良的心,總會時刻的為人擔憂;因為你有最美麗的面容,後院的姑娘們無人能及,而你卻隻是淡笑著說:隻要心美!是啊!心美是最重要的,我想你的心一定也是美的,因為我真真切切的感受到瞭你送來的甜蜜
一次偶染的風寒讓我的心再一次經受瞭親人的冷漠和冰寒。原來我在這個傢中的意義也隻是為他們獲得功名祿利,若非如此,也便似陌生人而已。
接連幾日的大雪,著實染白瞭整個世界。
屋內,阿忠為我升起瞭火爐,紅紅的火苗散發著溫暖的氣息。可是已經臥床幾日的我卻感覺依然冷的渾身瑟縮意。
咳咳 咳 一陣難忍的咳嗽再次在屋內響起,我的心也被震得有瞭疼意,臉更是憋悶的脹紅瞭幾許。
想要掙紮著坐起,想要拿起桌邊的那杯水,可是費瞭好大的力氣,也隻是徒勞的又躺瞭回去。想也是這已是幾日沒有進食瞭,單單隻是咳嗽就要瞭我的命,更不要說幾日的高燒不退。
躺在那裡累得氣喘籲籲,兩眼卻是留下瞭傷心的淚滴。突然好想大聲哭泣,突然好想大聲呼喊,填滿屋內的孤寂,憂鬱。
傢人並沒有來到這裡,因為我在他們的眼裡是那麼不爭氣。所以,父親隻是遠遠地不降臨,哥哥更是蹤影無息。我的心像是沉到瞭最傷心的谷底。原來在這個傢中我也隻是一個可有可無的人。
癡癡的望著窗外潔白的世界,想著悲哀的自己,突然淚就憋瞭回去,突然就想笑自己:這不正是自己想要的嗎?遠離傢人,撇清關系,這不正合我意嗎?可是,為什麼此時內心還是心酸不已呢?
火爐裡噼裡啪啦的響著,熊熊的火焰散發著溫暖的毫光,而我的心此刻竟像是結瞭冰一般的迷茫,冰涼。
室內一片寂靜,阿忠也不見瞭蹤影。這會兒我竟覺得自己是多麼的软弱,多麼的無能。連坐起來的力氣都沒有。更不要說有誰會同情。我的世界似乎隻有我,孤苦伶仃,誰會與我共?
攥緊瞭拳頭,皺緊瞭眉,使出全身的力氣,做著最後的掙紮,使勁兒,再使勁兒,潔白的床單兒也被我抓的褶皺,連紋理都看不清。可是,我隻是抬起瞭頭,身子根本無法移動。汗珠卻在額角閃動著晶瑩,像是陽光下的雪花在跳動。
一陣的汗流浹背之後,冷意便從脊背升起,一直蔓延到整個身軀,我瑟縮在瞭錦被裡,再也不願費一點兒的力氣,隻是微閉瞭眼眸,任淚珠流進瞭枕畔裡
窗外寒風又呼嘯瞭起來,大片的雪花輕輕地落在格子窗扉上。隻是不久的時間,窗扉便隐约的什麼也看不清瞭,唯有我孤獨的心在寂寞的廳堂裡無意的跳動著。
或許是周圍太靜,又或許是火光太紅,烘烤的我的內心還是沾染瞭絲絲的溫柔。漸漸地,我迷離的目光進入瞭夢境,不再有疼痛,不再有咳嗽聲聲,不再有傢人的冷漠無情。有的隻是千樹萬樹梨花開的雪景,還有被白雪覆蓋的梨花林中,我慢慢地牽起瞭你柔柔的手,放在唇邊,為你呵護,為你傳遞我內心炙熱的密意。
夢裡,你笑瞭,我迷惑在瞭其中
(八)
一杯雪梨,滿心甜蜜。
迷糊間已到瞭傍晚。阿忠推醒我時,火爐裡已換上瞭新碳,火光閃閃。
看著阿忠,我竟有些許的埋怨,埋怨他消失瞭一整天,埋怨他把我一個病人放在一邊兒不管。於是我有些生氣的說: 你倒是一天逍遙,我可是難受死瞭
對不起啊,少爺。其實,阿忠是想給少爺找一些治療咳嗽的方子去,所以,所以就 阿忠撓撓後腦勺,有些過意不去的怯怯的說著。
看著他那個滑稽的樣子,我笑瞭,這回是出於真心的,因為我知道阿忠還是一心想著我的。盡管這一天我很難受,我很孤獨,但現在看來我並不孤獨,至少我有阿忠一心對我的照顧。這就值瞭!我在心底默嘆著。
看著我的笑臉,阿忠趕忙轉過身,走到窗邊的檀木桌子前,慢慢地端起桌上的一個刻花白瓷碗,輕輕地走到我的床邊,当心的揭開碗上考究的白瓷小蓋兒,緊接著一縷淡淡的清新的香甜竄入我的鼻息間,頓時我的神經像是蘇醒瞭一般,眼睛也使勁兒的瞪大瞭起來。
我迫不及待的滾動著喉結,想要盡快的品嘗這碗中不着名的甜品。原來我已經是餓得饑腸咕嚕,隻差自己動手。因為我根本無法動,我的渾身還是散架瞭一般的疼。
由於我的身體太過虛弱,阿忠隻能用瓷勺輕輕地舀瞭一下,然後又谨小慎微的挪動到我的嘴邊。
隻是一勺入口,就讓我覺得喉間頓時輕松,不再是哽咽的難受。一勺下肚,卻有淡淡的香甜的味道越品越濃,越品越覺得不同。像是有什麼熟悉的味道在其中。
我皺緊瞭眉頭,卻沒有做聲,隻是接著張開嘴品嘗著這味美的羹。
或許是我的默不作聲,又或許是我緊皺的眉頭,讓阿忠弄不懂。他瞅瞅我的臉,嘴唇也輕輕地掀動: 少爺,是不是這湯汁不好喝?不過,你也要喝下去啊,這 梨花願 可是治咳嗽的良方呢?你不知道,這可是雲梨姑娘做的,這可是很難得的哦!這一天,我和雲梨姑娘走遍深山裡,在山崖上采得雪蓮,然後雲梨又將她涼制的梨花放在一起搗碎,宁德冷冻机,最後放入冰糖熬成藥汁兒。所以,喝起來可能味道不太好,但是聞起來還是很清香的。不過,阿忠可沒有敢嘗一口啊。因為這是雲梨姑娘用命換來的。你不知道?可嚇死我瞭,在山崖上的時候,雲梨姑娘為瞭采那朵雪蓮差一點就滑下山崖去瞭。我的心都快跳出來瞭那時。所以,這藥汁兒阿忠是絕對一口也不能品嘗的。 阿忠一口氣說瞭那麼多,我聽得呆瞭,但口中似乎更甜瞭。
梨花願?為什麼叫這樣的名字? 我有些訝異起來。窗外的雪花還是漫天飛舞著,屋裡卻是暖烘烘的。這會兒我的手心竟開始暖瞭起來。
這是雲梨姑娘說的,她說,她希望用她的雪梨可以給別人減少痛苦,這就是她最大的心願瞭!雲梨姑娘是不是很善良,不過我還從沒有見過她這樣著急過呢? 阿忠搖著頭,不知思索著什麼。
哦,原來你竟有著如此善良的心。怪不得阿忠總是在我的耳邊碎碎的念你。原來你真的是不同於其他的人。著急,你會著急,是為我嗎?不過我們並不認識啊?我這樣想著時,心中便開始紛亂起來,但還是隱含著絲絲的甜蜜。至少從阿忠的話裡我聽出瞭你關心著婁傢的少爺。雖然這看起來好像是再正常不過的事,因為你是下人之女,而我是少爺出身。但是,你還是輕易地再次闖進瞭我的心。
想著你的關心,想著你梨花影裡的美麗,想著你一襲墨綠的衣,還有你時刻縈繞在我夢裡的雪梨香氣。我笑瞭。阿忠看著我的樣子卻是呆愣在瞭那裡。
少爺 阿忠欲言又止著。
而我卻很久的神往在瞭自己的世界裡,在那裡有你輕輕的偎依
冰糖雪梨被我喝光瞭,漸漸地我的咳嗽消失瞭,我的臉紅潤瞭,阿忠也快樂起來瞭,那抹深入骨髓的甜蜜再也滲透不出去,一直甜到心坎兒裡。
原來這個世界上還有你的關心,原來我的夢還在延續,原來你一直都是那麼清晰的刻在我的腦海裡。
如今這 梨花願 更是讓我堅定瞭自己的心意,我要見你,我要告訴你我的心意,我要說出這些年我是多麼的依戀你,你的愛早已成瞭我心中不悔的唯一。
我想再也沒有什麼可以阻止我的心,因為是你讓我感受到瞭人生從未有過的甜蜜。那是勝過父親的冷冽,勝過哥哥的輕蔑的,再甜美不過的東西。
於是我決定瞭,走向你。
(九)
將要見到你,我的心是多麼的快樂歡喜。
當我踏入後院的那一瞬間,阿忠瞪大瞭眼,不敢相信的啞口無言,之後便又莫名其妙的躲到一邊。然而我卻不以為然,因為我的心中隻有你的影子在徘徊,其餘好像什麼都看不見。
我也沒有註意到其他人的臉,或許他們對我很討厭,也或許他們躲得我老遠,但無論如何我不會退縮,因為很久以來你早已主宰瞭我的生活,如今我一定要對你說:雲梨,你的影子早已刻在我心底,我願今生和你走下去,不知你可否願意?這樣想著時,电加热导热油炉,腳步更是快瞭
原來愛可以讓人沖破一切防線。
我想自從我踏入後院的那一刻起,我知道我可以做回我自己,我可以擺脫父親的狠戾,我可以和哥哥的勢力遠離,我可以得到常人所擁有的溫暖的生活氣息。這便是源於你,我想你可以給我我奢求的美好的東西。
腳步一刻也沒有停息,後院的積雪仍舊很深。這滿園覆蓋的積雪預示著這冬依然很漫長。
輕輕地踩在潔白的積雪上面,聽著落在身後的 咯吱 咯吱 的響聲,心漸漸變得輕松。
找瞭许久,終沒有見到你纖纖的身影。
仰望蒼天,陽光迷離無限。心中此時真的開始失望茫然。
雲梨喜歡到後山腳下的梨花園許願 阿忠還是遠遠地告訴瞭我。然後在我回轉頭看向他時,正有一束暖陽照在他清秀善良的臉上。
許願?!原來你竟有著這樣虔誠的心,怪不得後院的人們都喜歡你,怪不得阿忠整天話語裡離不開你,原來你是如此的善良,透著可人的氣息。心中已是凌亂瞭思緒,揭阳导热油炉,想見你的心更加急切。
於是加快腳步繼續前行,那時候,我感覺到一束陽光也正熱情的灑在我的脊背上,連同雪地上發出的刺眼的銀光使我的心從未有過的雪亮。
遠遠地,突然就看到你留下的一串串小巧的腳印瞭,心瞬間狂跳,躁動不安起來
但我還是欣喜的輕輕地抬腳覆蓋在你小巧的腳印上面,一步一步向前,呵護萬千,像是在腳底漸漸串成瞭相思鏈,纏纏連連,直到有你的影子出現。
腳印在一棵高大的粗壯的幹枯的梨樹旁不見,你墨綠的身影,美麗的容顏,明媚的大眼,凍得有些橙紅的臉,還有那濃密睫毛卷翹的可愛,讓我瞬間忘瞭眨眼,頭腦一片空白。
天地停滯瞭一般,靜的隻有二人的心跳可以聽得見。 怦 怦 是你,還是我,一切已迷亂。
或許是我的盯視,讓你羞赧,你低垂瞭眉眼,纖細的小手也縮在瞭漂亮的水荷袖裡面。你的肌膚是如此的瑩白,就連厚厚的積雪也差瞭很遠。
謝謝你的梨花願,很甜,也很溫暖! 我想我冒昧瞭,因為你猛地抬起瞭雙眼。然而我卻發現你的眼中正有我的影子出現。
此時梨花園裡也是蕭索的除瞭一片銀白,其餘的再也看不見。一陣冷風吹來,梨樹上的積雪簌簌的抖落瞭下來。正好落在瞭你美麗的發髻上面。我趕忙跑上前,什麼也沒有想的就用我的衣袖擦拭你的發辮。
一抹梨花的淡淡香氣竄入我的鼻息,動蕩著我的心弦。看著你黑黑的發辮,還有我漸濕的衣衫,我的心中感慨萬千:雲梨,你真是如梨花一般純潔的女孩兒。
謝謝少爺! 待到我停下來時,你竟如此開瞭口。
少爺?難道你早已經知道我是誰?這個認知讓我一陣的驚喜。
你知道我? 我還是忍不住問瞭。此時頭頂的陽光竟像是燒灼著我的臉。
是啊,阿忠經常談起,所以雖不見卻很熟悉,熟悉到 你欲言又止,最後還是在風中淹沒瞭回聲。
熟悉到怎樣? 我竟有些迫不及待起來。原來我們並不陌生,原來你早已就知道瞭我的名兒。那麼,你可曾對我心動?
你依舊是默不作聲,隻是俏臉有些異樣的紅。我似乎聽到瞭自己心跳的不規則聲。
陽光透過斑駁的樹頂影影綽綽的照著你我的身影,抬起頭的瞬間,便深陷在你幽深的眼眸裡面。那裡,好像還晃動著美麗的潔白的梨花瓣兒,再細細看時,原是清風晃動著點點雪花飄然映入你漂亮的眼眸。心莫名的感動。
天地有片刻的寧靜,隻有你我互相凝視的身影,還有互相傾聽的心跳聲。
不知何時,阿忠出現瞭,而且還說出瞭一大串驚人的話語。
其實雲梨一直在關心著少爺,每次阿忠一回來她就開始纏著我問東問西的,一聽說您病瞭,她比阿忠還著急,總是偷偷地在夜晚抹眼淚。而且雲梨還說少爺從小就有些氣喘的缺点,所以她總是努力的認字,看一些醫書。當她發現梨花可以緩解您的病情時,她高興地又跳又叫的。少爺這些您一點兒也不知道,因為雲梨不讓阿忠說。因為雲梨總是說:隻要能遠遠地想著您,遠遠地關心著您,遠遠地為您祈福就好瞭。今天少爺真來瞭,阿忠知道少爺心裡也是想著雲梨的。不是嗎? 阿忠不知何時出現在你我面前,而且還這樣長篇大論瞭一番。你卻是急紅瞭臉,而我卻覺得呼吸困難。
然而阿忠說完就大搖大擺的離開瞭,隻留下你我在這純白的梨花園。那會兒,陽光竟是如此的溫暖,照的雪地上也散發著晶瑩的光環。
你我已是心照不宣,我知道我的世界從此變得溫暖,我知道從此我將把你的手牽。
(十)
告訴你我的依戀,已是後來,我們離開婁傢府院,營造屬於我們兩個人的愛的傢園。
梨花密林,我們在此歸隱。從沒有想過離開梨花園,我們還可以找到另一片梨花開滿的潔白之地。
看著你滿臉的笑意,看著你旋舞在梨花影裡的美麗,我想今生能和你在一起就已足矣,那些虛華的東西我根本不在意。
仍記得我們離開府院時,你留下的淚滴,還有你的話語: 為我這樣值得嗎?你放棄瞭安穩的生活,和我隻能漂泊
隻要有你就值得。 我輕輕地拉起你的手放在我的心口窩,讓你真切的感受我此刻為你而活。
謝謝你,有你,雲梨此生無憾瞭!
是啊!此生,就讓我們此生相偎相依吧!我在內心默念著,祈禱著,希冀著
那個寒冷的月夜,我們手拉著手,在夜風中告別瞭阿忠,將那苦澀的府院深埋在我們的記憶中。
我想以後我便是一個鄉村野農,親手灑下菜種,親手把糧食栽種,一切都為瞭你臉上那絲絲甜蜜的笑容。不為官,不為名,淡漠平生,與你共。
梨花密林,我們真的幸福相依。
轉眼暮春,到處梨花如雪,散發著淡淡的香氣。閑暇時,你又開始提著小花籃兒漫步在梨花下面。這回我可以清清晰楚的看見你收斂瞭滿籃的梨花瓣兒,每次都是額間沁出細細的汗,你也不舍得回還。你總說:我要征集很多的梨花瓣兒,晾幹瞭,藏起來,到瞭冬日裡就可以派上用場瞭。
每次聽著你溫柔的話語,心中都是激動不已。此時什麼也不用說瞭,我已經明瞭,你的梨花瓣兒在很久以前每一朵都是將你的心藏在瞭裡面。因此每次喝起來都會覺得異常甜蜜,溫暖。
突然有一天我也發現:我的氣喘已經很久沒有犯瞭。
現在想來,還是因為有你,有你的細心,有你的愛意,有你的梨花願給我從未有過的傢的氣息,溫暖圍攏著我的心。
(十一)
若說有緣,為何今生不能繾綣?若說無緣,為何今生偏偏遇見?
終是明白:愛來瞭,即使情深緣淺,也要不枉今生的眷戀。
惜緣。
與你執手相偎,今生無悔。
默默地牽著你的手,漫步在小屋附近的山林間。很多時候,我們不說話,隻是默默的前行著,默默地傾聽著風吹樹葉的聲音。偶爾抬首的瞬間便會看見你溫柔的美麗的笑顏,還有縷縷的發絲飛掠在耳邊,調皮的搔癢著你的臉,那樣子很是可愛,我喜歡!
我們總是不知不覺的便來到瞭小屋附近的梨樹旁邊,站在那裡,我們互相偎依,互相傾訴著心意。
你墨綠的衣裙,纖細的腰身,淡淡的笑容,美麗的眼睛,粉紅的面容,纖細的小手,總是讓我想起與你相見的每一刻鐘,每一幅場景,像是在眼前,清晰地令我時時心動。
你,梨花裡最美麗的剪影,早已深深地烙在瞭我的心中,想來便覺滿滿的幸福,感動!
但幸福有時卻偏偏要成為泡影。有的人生卻令人心痛。有的親情想撇都撇不清。但並不是曾經很濃,又或許是像我一樣的面對婁傢隻能是心痛。我不想做官,我不想考取功名,但我改變不瞭父親的執拗。我以為我的叛逆會徹底的和他們撇清,誰料?這個世界就是有那麼多的無奈,那麼多的痛苦重生。
暮春的雨還是透著寒意的。一大早起來,我還是冒雨出去走走。這似乎已成瞭我的習慣。山野裡,一片寂靜。雨不大,淅淅瀝瀝的,我沒有打傘,隻是把密林當做瞭天然的油紙傘。頭頂密密的,葉間互相交錯著,幾乎沒有雨滴下來。這樣一來,林子裡的空氣也是格外的新鮮。
走到梨花密林瞭。或許是下雨的緣故,滿地凋零的梨花,著實冷落瞭枝頭的芳華。零星的雨點兒打在臉上,涼涼的。不知為何?此時看著滿地的零落,心中竟無來由的瑟縮。原來再美好的東西也會失去,這花兒再美麗,早晚也會零落滿地
怪不得曾經總是發現雲梨呆呆的看著梨花滿地,,輕輕地拾起,輕輕地放進小花籃兒裡,然後又會回轉身看著落花滿地不停的嘆息
原來她在為我做一些事時,同樣也在為著花兒的敗落而傷心。
雨還是繼續,心中有些憋悶,不知什麼原因,又或許是對這花產生瞭憐憫。苦澀的心無從說起,搖搖頭,告別瞭那片梨花密林。
不想這竟是一生的記憶。
(十二)
推開小屋的門,滿室的凌亂,滿室的傷心。
雲梨!我的心痛到無法呼吸。
雲梨! 我大聲呼喊,沒有回音,隻有一室的孤寂。失去!兩個字讓我心沉到瞭谷底。
突然,桌上留的字跡還是讓我痛心:少爺,去考取功名吧!我會等你!不要記恨,不要再放任自己,雲梨知道少爺是有志向的人。雖然你很叛逆,但雲梨知道少爺是頂天立地的人。這些日子雲梨真的很幸福。不要找我瞭,如果有一天你成功瞭,我會在後院的梨花園等你,還有不要忘瞭帶上我為你準備的梨花,那樣你就可以感受到我的心瞭!
淚沾濕瞭字跡,合著上面你的淚痕一起飄飛在梨花雨的院落裡
帶上梨花,回顾我們共同的小屋。那時我們是多麼的幸福!一抹心酸的滋味湧上心頭。至此,梨花便永入夢,夢中有你可愛的笑容。
(十三)
梨花開,念成狂;梨花敗,滿地傷。
思念成疾,相思成繭,淚眼望穿,終是看不見。
你的纖影一直縈繞在我的夢裡邊。我想這是上天眷顧我的傷感,讓我在夢裡與你相見。
進京趕考三年,思念三年,心卻不曾改變。
終於守得雲開見明月,官至尚書,實現瞭父親的夢。猶記得那日喜到發狂的樣子,真想快馬加鞭飛到你的身邊。可是隨從卻笑話我急得像個小孩兒,圍著院子裡的那株梨花不知轉瞭多少圈兒。哎!雲梨 你可聽得見我心底的呼喚?雲梨 你可像我一樣望眼欲穿?
窗外的鳥兒也飛得極快,猛地竄到瞭梨樹的頂端,在那裡我看到瞭正有一個個的嬌嫩的花苞正待開放。一股莫名的喜悅直湧上心頭。
我笑瞭,對著那一個個的花苞笑瞭。
這個暮春,還是來瞭,梨花還是開瞭,那樣子很嬌嫩很新鮮,就像是我心中對你的依戀!雲梨 我對你的思念,你可曾有同感?
終於熬到瞭起身回傢的日子,我想父親的承諾也該兌現瞭,我和你的相見也不會遠瞭。
一路上快馬加鞭,心卻早已飛到你身邊。
你在幹嘛?是不是已經知道瞭我的歸來?是不是已經等候在大門外?是不是已經淚流滿面?想到此,又覺心酸,更多的是心疼你一定是憔悴瞭嬌顏,哭紅瞭雙眼,因為你一直是那麼的纖纖弱弱,楚楚可憐,想來便讓我覺得疼在心間。
漫天的塵土向身後飄遠,像是將我滿心的愁怨拋向另一邊。馬兒仰天嘶鳴,那油亮的馬鬃在夕陽的映襯下更顯得格外不同。
日夜兼程,一點也不覺得勞累,也感覺不到饑腸咕嚕,心中唯有一個希望,那便是見到你,馬上見到你,和你相依,永不分離。
(十四)
梨花飄落純潔的花瓣兒,點點瑩白,點點都像是你淺笑的嫣然。
跑到後院角角落落的尋找你,終是不見你嬌柔的身影,觸不到你淡香的氣息。隻有淡淡的梨花飄落在暮春的院子裡。
靜謐,傷痛,還有無助瞬間籠罩在心底。
雲梨 心中千遍萬遍的呼喚你。
雲梨 你在哪裡?
雲梨,你在哪裡?可曾聽到我滴落梨花裡淚珠的聲音?
佇立梨花院落,空寂的眼前,再也找不到你的素影纖纖,唯有滿地凋零的純白的梨花,裝點著這個寂寞的春天。
雲梨,一直在思念你,一直等著你,三年,一刻也沒有停息。她說這片梨花便是她最美麗的回憶,因為在這裡你們曾相知相遇,在這裡雲梨曾經許下瞭生生世世的誓語,她說這一生能遇見你是她的福氣,她還說她已經知足瞭,因為她知道瞭你的心意,那時她是多麼的高興啊!所以,當你離開三年,雲梨的心願便編織的有一生的久遠。她時常漫步在梨花開滿的樹林間,撫摸著每一片花瓣兒,回憶著你們在一起的美麗瞬間。那時,我總是遠遠地看見她美麗的笑臉,但我卻不敢上前,因為我知道她不希望有人打擾她的夢幻,因為在她的內心有著美好的癡願,就是對你不變的等待。可是,上天都不可憐,雲梨孱弱的身軀怎經得起不吃不喝,傷寒的侵襲。但是,就算到瞭生命的最後一夕,雲梨仍舊想著你,仍舊在告訴阿忠不要告訴你,不要讓少爺對老爺有所記恨。她說這是人之常情啊,每一個父母都希望自己的孩子有出息,或許是婁老爺真的有些狠戾,也或許是他愛少爺的方式不對而已,所以,請少爺記住:雲梨,不後悔,雲梨知道少爺一定會有出息,一定會還鄉衣錦。請少爺不要為雲梨傷悲,請記住每年梨花開時,雲梨就會守候著你 阿忠哽咽的聲音漸漸消失在後院的梨花園中。
心痛得無法呼吸,淚流滿地。原來我還是無法和你相依,原來你我的情緣早已鐫刻在曾經的夢裡,原來你我還是逃不脫宿命的分離。
呆立在此地,很久,很久,不忍離去
一陣香風吹起,眼前格外迷離,潔白的梨花好似飄動著的潔白的雲。風漸息,你墨綠的身影漸漸隱沒在純白的雲端裡
雲梨 伸出手去,想要抓住你,卻隻是留得一縷殘香刺痛著我的心。你已如梨花般隕歿在香塵裡。
無力地蹲下身去,伸出手,慢慢地將零落的花瓣兒堆起,堆成一抔純白的藏地,安放下我對你生生不變的誓語:雲梨,今生別離,願來生依然會在梨花開滿的地方看到你純美的笑意!  贊
(散文編輯:可兒)
囚犯的妻子 第十二章 錢啊,命相連
雖然有瞭妹夫的撐腰,是阻止瞭弟媳他們不再欺負我瞭,但是在經濟上並沒給我帶來多少實...
鬥狼記1
招生招生,六年瞭,六個暑假,整整六個暑假,我都是在校辦裡等待著傢長帶著學生來報名...
傢有兒女(第二十章)
保清一傢人沉侵在兒子結婚的幸福中,媳婦翠花能幹又勤快,手不離活,活不離手,不管誰...
傢有兒女(第十九章)
麥玲的父親保清的病有點嚴重,因為縣醫院醫療條件差,看不瞭看的病,醫院要他轉院,沒...
傢有兒女(第十四章)
大人孩子都知道麥玲厲害,一般人都不敢欺負她,大人孩子欺負她的傢人,麥玲很恨他們,...
傢有兒女(第十三章)
縣裡有個會議,要一個大隊領導去開會,楊國慶非要保清去開這個會,保清一去就是四十天...
相关的主题文章:

  
   锦锈心语
  
   长篇连载【春暖花开】(二十一)
  
   雪峰演绎的
  
   闺女,爸爸为你骄傲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Comsenz Inc.  

GMT+8, 2019-8-25 00:22 , Processed in 0.059623 second(s), 25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