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scuz! Board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154|回复: 0

淄博导热油炉 苏菲的世界模温机厂家_8

[复制链接]

699

主题

699

帖子

3451

积分

论坛元老

Rank: 8Rank: 8

积分
3451
发表于 2018-6-9 11:20:0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html模版苏菲的世界

苏菲放学回家了。有一段路她和乔安同行,她们谈着有关机器人的问题。乔安认为人的头脑就像一部很进步的电脑,这点苏菲并不太赞成。她想:人应该不仅是一台机器吧.她们走到超市那儿就分手了。苏菲住在市郊,那一带面积广阔,花木扶疏。苏菲家位于外围,走到学校的间隔是乔安家的一倍,四周除了她家的园子之外,没有其他住家,因此看起来她们恍如住在世界尽头似的。再过去,就是森林了。

苏菲转了个弯,走到苜蓿巷路上。路止境有一个急转弯,人们称之为 船长弯 。除了周六、周日的时候,人们很少打这儿经由。

正是五月初的季节。有些人家的园子里,水仙花已经一丛丛开满了果树的周围,赤杨树也已经长出了嫩绿的叶子。

每年到这个时节,万物总是充斥了活力。这岂不是一件奇妙的事吗?当气象变暖,积雪融尽时,千千万万的花草树木便陡地自荒枯的大地上生长起来了。这是什么气力造成的呢?苏菲翻开花园的门时,看了看信箱。里面通常有许多垃圾邮件和一些写给她妈妈的大信封。她总是把它们堆在厨房的桌子上,而后走上楼到房间做作业。

偶然,也会有一些银行寄给她爸爸的信。不过,苏菲的爸爸跟别人不太一样。他是一艘大油轮的船长,多少乎一年到头都在外面。

难得有几个星期在家时,他会上上下下仔细打点,为苏菲母女俩把房子整理得漂亮舒服。不过,当他出海后却显得理他们遥远无比。

今天,信箱里却只有一封信,而且是写给苏菲的。信封上写着: 苜蓿路三号,苏菲收 。只此而已,没有写寄信人的名字,也没贴邮票。

苏菲顺手把门带上后,便拆开了信封。里面只有一小张约莫跟信封一样大小的纸,上面写着:你是谁?除此之外,什么也没有。没有问候的话,也没有回信地址,只有这三个手写的字,后面是一个大大的问号。

苏菲再看看信封。没错,信是写给她的。但又是谁把它放在信箱里的呢?苏菲快步走进她家那栋漆成红色的房子里。当她正要把房门带上时,她的猫咪雪儿一如如今般悄悄自树丛中走出,跳到门前的台阶上,一溜烟就钻了进来。

猫咪,猫咪,猫咪! 你是谁苏菲的妈妈心情不好时,总是把他们家称为 动物园 。事实上,苏菲也确实养了很多可爱的动物。一开始时是三只金鱼:金冠、小红帽和黑水手。然后她又养了两只鹦哥,名叫史密特和史穆尔,然后是名叫葛文的乌龟,最后则是猫咪雪儿。这些都是爸妈买给她作伴的。因为妈妈总是很晚才下班回家,而爸爸又常航行四海,很伊旬田苏菲把书包丢在地板上,为雪儿盛了一碗猫食。然后她便坐在厨房的高脚椅上,手中仍拿着那封神秘的信。

你是谁?她怎么会知道?不用说,她的名字叫苏菲,但那个叫做苏菲的人又是谁呢?她还没有想出来。

如果她取了另外一个名字呢?比方说,如果她叫做安妮的话,她会不会变成别人?这使她想起爸爸原本要将她取名为莉莉。她试着想象自己与别人握手,并且介绍自己名叫莉莉的情景,但却觉得好像很错误劲,像是别人在自我先容一般。

她跳起来,走进浴室,手里拿着那封奇怪的信。她站在镜子前面,注视着自己,的眼睛。 我的名字叫莉莉。 她说。

镜中的女孩却连眼睛也不眨一下。无论苏菲做什么,她都依样画葫芦。苏菲飞快地做了一个动作,想使镜中的影像追赶不及,但那个女孩却和她一般的敏捷。

你是谁? 苏菲问。

镜中人也不回答。有一霎时,她觉得迷惑,弄不清方才问问题的到底是她,还是镜中的影像。

苏菲用食指导着镜中的鼻子,说: 你是我。 对方仍旧没有反映。于是她将句子倒置过来,说: 我是你。 苏菲对自己的长相常常不太满足。时常有人对她说她那一双杏眼很漂亮,但这可能只是因为她的鼻子太小,嘴巴有点太大的缘故。还有,她的耳朵也太靠近眼睛了。最糟糕的是她有一头直发,几乎没措施装束。有时她的爸爸在听完一首德彪西的曲子之后会摸摸她的头发,叫她: 亚麻色头发的女孩。 (编按:为德彪西钢琴 前奏曲 之曲名)对他来说,这当然没有什么不好,因为这头直板板的深色头发不是长在他的头上,他毋需忍受那种感觉。不管泡沫胶或造型发胶都杯水车薪。有时她觉得自己好丑,一定是出生时变了形的缘故。以前妈妈总是念叨她当年生苏菲时难产的情形,不过,岂非这样就可以决定一个人的长相吗?她居然不知道自己是谁,这不是太奇怪了吗?她也没有一点权力抉择自己的长相,这不是太不公道了吗?这些事情都是她不得不接受的。也许她可以选择交什么朋友,但却不能挑选自己要成为什么人。她甚至不曾取舍要做人。

人是什么?她再度抬开端,看看镜中的女孩。

我要上楼去做生物课的功课了。 她说,语气中简直有些歉意。她很快走到了走廊。一到这儿,她想: 不,我仍是到花园去好了。 猫咪!猫咪!猫咪! 苏菲追猫追到门阶上,并且随手关上了前门。 #8226;当她拿着那封神秘的信,站在花园中的石子路上时,挤出模温机,那种奇怪的感到又显现了。她认为自己好像一个在仙子的魔棒挥动之下,突然被赋予了生命的玩具娃娃。她当初可以在这个世界上到处周游,从事奇妙的探险,这不是一件很不寻常的事吗?雪儿轻盈地跳过石子路,滑进了稠密的红醋栗树丛中。它是一只活跃的猫,毛色光滑,全身上下从白色的胡须到左右动摇的尾巴都布满了蓬勃的赌气。它此刻也在这园子中,但却未像苏菲一样意识到这件事实。

当苏菲开始思考有关活着这件事时,她也开始意识到她不会永远活着。

她想: 我现在是活在这世上,但有一天我会死去。 人死之后还会有生命吗?这个问题猫咪也不会去想。这倒是它的福气。

苏菲的祖母不久前才去世。有六个多月的时光,苏菲每天都想念她。生命为何要停止呢?这是多么不公平呀!苏菲站在石子路上想着。她努力思考活着的意思,好让自己忘掉她不会永远活着这件事。然而,这真实                  未审不太可能。现在,只有她一专心理索活着这件事,脑海中便会立刻浮现死亡的动机。反过来说也是如此:唯有清晰地意识到有一天她终将死去,她才能够体会活在世上是多么美好。这两件事就像钱币的正反两面,被她一直翻来转去,当一面变得更大、更清晰时,另外一面也随之变得大而清晰。生与死正是一枚钱币的正反两面。

如果你不意识到人终将死去,就不能领会活着的滋味。 她想。然而,同样的,如果你不认为活着是如许奇妙而不堪设想的事时,你也无法体认你必需要死去的事实。

苏菲记得那天医生说告知祖母她生病了时,祖母说过同样的话。她说: 现在我才体认到生命是何等宝贵。 大多数人老是要等到生病后才懂得,可能活着是何等的福分。

这是多么悲哀的事!或者他们也应该在信箱里发明一封神秘的来信吧!兴许她应当去看看是否有别的信。

苏菲匆匆仓促忙走到花园门口,查看了一下那绿色的信箱,石狮水冷式冷水机,她很惊奇的发现里面居然有另外一封信,与第一封截然不同。她拿走第一封信时,里面明明是空的呀!这封信上面也写着她的名字。她将它拆开,拿出一张与第一封信一样大小的便条纸。

纸上写着:世界从何而来?苏菲想: 我不知道。 不用说,没有人真正知道。不过苏菲认为这个问题的确是应该问的。她生平第一次觉得生在这世界上却连 世界从何而来 这样的问题也不问一问,切实是很不恭敬。

这两封神秘的信把苏菲弄得脑袋发昏。她决议到她的老地方去坐下来。这个老地方是苏菲最秘密的安身之处。当她无比恼怒、悲伤或快活时,她总会来到这儿。而今天,苏菲来此的理由却是由于她感到困惑。

苏菲的困惑这栋红房子坐落在一个很大的园子中。园里有许多花圃、各式各样的果树,以及一片辽阔的草坪,上面有一架沙发式的秋千与一座小小的凉亭。这凉亭是奶奶的第一个孩子在出生几周便夭折后,爷爷为奶奶兴修的。孩子的名字叫做玛莉。她的墓碑上写着: 小小玛莉来到世间,惊鸿一瞥魂归高天 。

在花园的一角,那些术莓树丛后面有一片花草果树不生的浓密灌木林。事实上,那儿原本是一行成长多年的树篱,一度是森林的分界限。然而因为从前二十年来未经修剪,如今已经长成一大片,枝叶纠结,难以穿越。奶奶以前常说战斗期间这道树篱使得那些在园中放养的鸡比拟不容易被狐狸捉去。

如今,除了苏菲以外,大家都认为这行老树篱就像园子另一边那个兔笼子一般,没有什么用途。但这全是因为他们浑然不知苏菲的秘密的缘故。

自从解事以来,苏菲就知道树篱中有个小洞。她爬过那个小洞,就置身于灌木丛中的一个大洞穴中。这个洞穴就像一座小小的房子。她知道当她在那儿时,没有人可以找到 #8226;她。

手里牢牢握着那两封信,苏菲跑过花园,而后全部人趴下来,钻进树篱中。里面的高度差不多委曲可以让她站起来,但她今天只是坐在一堆纠结的树根上。她可以从这里透过枝桠与树叶之间的隙缝向外观望。固然没有一个隙缝比一枚小钱币大,但她仍旧可以清晰地看见整座花园。当她还小时,常躲在这儿,看着爸妈在树丛间找她,感到很好玩。

苏菲一直以为这个花园自成一个世界。每一次她听到圣经上有关伊甸园的事时,她就觉得自己好像坐在她的小天地,察看属于她的小小乐园一般。

世界从何而来?她一点也不知道。她知道这个世界只不过是太空中一个小小的星球。然而,太空又是打哪儿来的呢?很可能太空是早就存在的。如果这样,她就不需要去想它是从哪里来了。但一个东西有可能本来就存在吗?她心坎深处并不同意这样的看法。现存的每一件事物必然都曾经有个开始吧?因此,太空一定是在某个时刻由另外一样东西造成的。

不外,如果太空是由某样东西变成的,那么,那样东西必然也是由另外一样货色变成的。苏菲觉得自己只不过是把问题向后拖延罢了。在某一时刻,事物必然曾经从无到有。然而,这可能吗?这不就像世界一直存在的意见一样可想而知吗?他们在学校曾经读到世界是由上帝创造的。现在苏菲试图安慰自己,心想这也许是整件事最好的答案吧。不过,她又再度开端思索。她可以接受上帝创造太空的说法,不过上帝又是谁创造的呢?是它自己从无中生有,创造出它自己吗?苏菲内心深处并不认为然。即使上帝创造了万物,它也无奈发明出它自己,因为那时它自己并不存在呀。因此,只剩下一个可能性了:上帝是一直都存在的。然而苏菲已经否定这种可能性了,已经存在的万事万物必然有个开始的。

哦!这个问题真是烦死人了她再度拆开那两封信。

你是谁?世界从何而来?什么烂问题嘛!再说,这些信又是打哪儿来的呢?这件事几乎和这两个问题一样,是个谜。

是谁给苏菲这样一记当头棒喝,使她突然脱离了日常生活,面对这样一个宇宙的大谜题7.苏菲再度走到信箱前。这已经是第三次了。邮差刚送完今天的信。苏菲拿出了一大堆垃圾邮件、期刊以及两三封写给妈妈的信。除此之外,还有一张景致明信片,上面印着热带海滩的景象。她把卡片翻过来,上面贴着挪威的邮票,并盖着 结合国军队 的邮戳。会是爸爸寄来的吗?可是爸爸不在这个地方呀1况且字迹也当她看到收信人的名字时,不觉心跳微微加速。上面写着: 请苜蓿巷三号苏菲转交席德 剩下的地址倒是准确的。卡片上写着:敬爱的席德:你满十五岁了,生日快乐!我想你会明确,我愿望给你一样能辅助你成长的生日礼物。谅解我请苏菲代转运张卡片,因为这样最方便。 爱你的老爸苏菲快步走回屋子,进入厨房。此刻她的思绪一团凌乱。

这个席德是谁?她的十五岁生日居然只比苏菲早了一个月。
她去客厅拿了电话簿来查。有许多人姓袭,也有不少人姓习,但就是没有人姓席。
她再度审阅这张神秘的卡片。上面有邮票也有邮戳,螺杆冷水机组,因此毫无疑难,这不是一封捏造的信。

怎么会有父亲把生日卡寄到苏菲家?这明明不是给她的呀!什么样的父亲会故意把信寄到别人家,让女儿收不到生日卡呢?为什么他说这是 最方便 的呢?更何况,苏菲要怎么才能找到这个名叫席德的人?现在,苏菲又有问题要懊恼了。她试着将思路做一番整理:今天下昼,在短短的两个小时之内,她面临了三个问题。第一个是谁把那两个白色的信封放在她的信箱内,第二个是那两封信提出的困难,第三个则是这个席德是谁。她的生日卡为何会寄到苏菲家?苏菲相信这三个问题之间必然有所关系。一定是这样没错,因为直到今天以前,她的生活都跟平凡人没有两样。
【义务编辑:若水浮萍】 赞
(散文编纂:可儿)
囚犯的妻子 第十二章 钱啊,命相连
虽然有了妹夫的撑腰,是阻拦了弟媳他们不再欺负我了,但是在经济上并没给我带来多少实...
斗狼记1
招生招生,六年了,六个暑假,整整六个暑假,我都是在校办里期待着家长带着学生来报名...
家有儿女(第二十章)
保清一家人沉侵在儿子结婚的幸福中,媳妇翠花能干又勤快,手不离活,活不离手,不管谁...
家有儿女(第十九章)
麦玲的父亲保清的病有点重大,因为县医院医疗前提差,看不了看的病,病院要他转院,没...
家有儿女(第十四章)
大人孩子都知道麦玲厉害,一般人都不敢欺负她,大人孩子欺侮她的家人,麦玲很恨他们,...
家有儿女(第十三章)
县里有个会议,要一个大队引导去开会,杨国庆非要保清去开这个会,保清一去就是四十天...

蘇菲放學回傢瞭。有一段路她和喬安同行,她們談著有關機器人的問題。喬安認為人的腦子就像一部很先進的電腦,這點蘇菲並不太贊同。她想:人應該不隻是一臺機器吧.她們走到超市那兒就分别瞭。蘇菲住在市郊,那一帶面積遼闊,花木扶疏。蘇菲傢位於外圍,走到學校的距離是喬安傢的一倍,邻近除瞭她傢的園子之外,沒有其余住傢,因此看起來她們好像住在世界盡頭似的。再過去,就是森林瞭。

蘇菲轉瞭個彎,走到苜蓿巷路上。路盡頭有一個急轉彎,人們稱之為 船長彎 。除瞭周六、周日的時候,人們很少打這兒經過。

恰是蒲月初的時節。有些人傢的園子裡,水仙花已經一叢叢開滿瞭果樹的四处,赤楊樹也已經長出瞭嫩綠的葉子。

每年到這個時節,萬物總是充滿瞭生機。這豈不是一件巧妙的事嗎?當天氣變暖,積雪融盡時,千千萬萬的花草樹木便陡地自荒枯的大地上生長起來瞭。這是什麼力气造成的呢?蘇菲打開花園的門時,看瞭看信箱。裡面通常有許多垃圾郵件和一些寫給她媽媽的大信封。她總是把它們堆在廚房的桌子上,然後走上樓到房間做功課。

偶爾,也會有一些銀行寄給她爸爸的信。不過,蘇菲的爸爸跟別人不太一樣。他是一艘大油輪的船長,幾乎一年到頭都在外面。

難得有幾個礼拜在傢時,他會上上下下細心打點,為蘇菲母女倆把房子收拾得英俊舒適。不過,當他出海後卻顯得理他們遙遠無比。

今天,信箱裡卻隻有一封信,而且是寫給蘇菲的。信封上寫著: 苜蓿路三號,蘇菲收 。隻此罢了,沒有寫寄信人的名字,也沒貼郵票。

蘇菲隨手把門帶上後,便拆開瞭信封。裡面隻有一小張約莫跟信封一樣大小的紙,上面寫著:你是誰?除此之外,什麼也沒有。沒有問候的話,也沒有回信地址,隻有這三個手寫的字,後面是一個大大的問號。

蘇菲再看看信封。沒錯,信是寫給她的。但又是誰把它放在信箱裡的呢?蘇菲快步走進她傢那棟漆成紅色的房子裡。當她正要把房門帶上時,她的貓咪雪兒一如平常般静静自樹叢中走出,跳到門前的臺階上,黄冈电加热导热油炉,一溜煙就鉆瞭進來。

貓咪,貓咪,貓咪! 你是誰蘇菲的媽媽心境不好時,總是把他們傢稱為 動物園 。事實上,蘇菲也的確養瞭許多心愛的動物。一開始時是三隻金魚:金冠、小紅帽和黑水手。然後她又養瞭兩隻鸚哥,名叫史密特和史穆爾,然後是名叫葛文的烏龜,最後則是貓咪雪兒。這些都是爸媽買給她作伴的。因為媽媽總是很晚才放工回傢,而爸爸又常航行四海,很伊旬田蘇菲把書包丟在地板上,為雪兒盛瞭一碗貓食。然後她便坐在廚房的高腳椅上,手中仍拿著那封神秘的信。

你是誰?她怎麼會晓得?不必說,她的名字叫蘇菲,但那個叫做蘇菲的人又是誰呢?她還沒有想出來。

如果她取瞭另外一個名字呢?比喻說,如果她叫做安妮的話,她會不會變成別人?這使她想起爸爸底本要將她取名為莉莉。她試著设想自己與別人握手,並且介紹自己名叫莉莉的情景,但卻覺得好像很不對勁,像是別人在自我介紹一般。

她跳起來,走進浴室,手裡拿著那封奇怪的信。她站在鏡子前面,凝視著自己,的眼睛。 我的名字叫莉莉。 她說。

鏡中的女孩卻連眼睛也不眨一下。無論蘇菲做什麼,她都依樣畫葫蘆。蘇菲飛快地做瞭一個動作,想使鏡中的影像追趕不迭,但那個女孩卻和她个别的迅速。

你是誰? 蘇菲問。

鏡中人也不答复。有一剎那,她覺得困惑,弄不清剛才問問題的到底是她,還是鏡中的影像。

蘇菲用食指點著鏡中的鼻子,說: 你是我。 對方依舊沒有反應。於是她將句子顛倒過來,說: 我是你。 蘇菲對自己的長相经常不太滿意。時常有人對她說她那一雙杏眼很美丽,但這可能隻是因為她的鼻子太小,嘴巴有點太大的緣故。還有,她的耳朵也太凑近眼睛瞭。最蹩脚的是她有一頭直發,簡直沒辦法装扮。有時她的爸爸在聽完一首德彪西的曲子之後會摸摸她的頭發,叫她: 亞麻色頭發的女孩。 (編按:為德彪西鋼琴 前奏曲 之曲名)對他來說,這當然沒有什麼不好,因為這頭直板板的深色頭發不是長在他的頭上,他毋需忍耐那種感覺。无论泡沫膠或造型發膠都無濟於事。有時她覺得自己好醜,必定是出身時變瞭形的緣故。以前媽媽總是念叨她當年生蘇菲時難產的情況,不過,難道這樣就可以決定一個人的長相嗎?她居然不知道自己是誰,這不是太奇怪瞭嗎?她也沒有一點權利選擇自己的長相,這不是太分歧理瞭嗎?這些事件都是她不得不接受的。也許她可以選擇交什麼友人,但卻不能選擇自己要成為什麼人。她甚至未曾選擇要做人。

人是什麼?她再度抬起頭,看看鏡中的女孩。

我要上樓去做生物課的作業瞭。 她說,語氣中幾乎有些歉意。她很快走到瞭走廊。一到這兒,她想: 不,我還是到花園去好瞭。 貓咪!貓咪!貓咪! 蘇菲追貓追到門階上,並且隨手關上瞭前門。 #8226;當她拿著那封神秘的信,站在花園中的石子路上時,那種奇异的感覺又浮現瞭。她覺得本人好像一個在仙子的魔棒揮舞之下,忽然被賦予瞭生命的玩具娃娃。她現在能夠在這個世界上四處漫遊,從事奇妙的探險,這不是一件很不尋常的事嗎?雪兒輕巧地跳過石子路,滑進瞭濃密的紅醋栗樹叢中。它是一隻活潑的貓,毛色润滑,全身高低從白色的胡須到左右搖動的尾巴都充滿瞭蓬勃的生氣。它此刻也在這園子中,但卻未像蘇菲一樣意識到這件事實。

當蘇菲開始思考有關活著這件事時,她也開始意識到她不會永遠活著。

她想: 我現在是活在這世上,但有一天我會死去。 人死之後還會有生命嗎?這個問題貓咪也不會去想。這倒是它的福氣。

蘇菲的祖母未几前才逝世。有六個多月的時間,蘇菲每天都惦念她。生命為何要結束呢?這是多麼不公正呀!蘇菲站在石子路上想著。她尽力思考活著的意義,好讓自己忘掉她不會永遠活著這件事。然而,這實在不太可能。現在,隻要她一專心考虑活著這件事,腦海中便會馬上浮現死亡的念頭。反過來說也是如斯:唯有清楚地意識到有一天她終將死去,她才干夠體會活在世上是多麼美妙。這兩件事就像錢幣的正反兩面,被她不斷翻來轉去,當一面變得更大、更清晰時,另外一面也隨之變得大而清晰。生與死正是一枚錢幣的正反兩面。

如果你沒有意識到人終將死去,就不能體會活著的味道。 她想。然而,同樣的,如果你不認為活著是多麼奥妙而不可思議的事時,你也無法體認你必須要逝世去的事實。

蘇菲記得那天醫生說告訴祖母她生病瞭時,祖母說過同樣的話。她說: 現在我才體認到性命是何等可貴。 大多數人總是要等到生病後才瞭解,能夠活著是何等的福氣。

這是多麼悲痛的事!或許他們也應該在信箱裡發現一封神秘的來信吧!也許她應該去看看是否有別的信。

蘇菲促忙忙走到花園門口,查看瞭一下那綠色的信箱,她很驚訝的發現裡面竟然有另外一封信,與第一封一模一樣。她拿走第一封信時,裡面明明是空的呀!這封信上面也寫著她的名字。她將它拆開,拿出一張與第一封信一樣大小的便條紙。

紙上寫著:世界從何而來?蘇菲想: 我不知道。 不用說,沒有人真正知道。不過蘇菲認為這個問題的確是應該問的。她生平第一次覺得生在這世界上卻連 世界從何而來 這樣的問題也不問一問,實在是很不恭顺。

這兩封神秘的信把蘇菲弄得腦袋發昏。她決定到她的老地方去坐下來。這個老处所是蘇菲最机密的存身之處。當她十分憤怒、悲傷或快樂時,她總會來到這兒。而今天,蘇菲來此的理由卻是因為她觉得迷惑。

蘇菲的困惑這棟紅房子坐落在一個很大的園子中。園裡有良多花圃、各式各樣的果樹,以及一片廣闊的草坪,上面有一架沙發式的秋千與一座小小的涼亭。這涼亭是奶奶的第一個孩子在诞生幾周便夭折後,爺爺為奶奶興建的。孩子的名字叫做瑪莉。她的墓碑上寫著: 小小瑪莉來到人間,驚鴻一瞥魂歸高天 。

在花園的一角,那些術莓樹叢後面有一片花草果樹不生的濃密灌木林。事實上,那兒本来是一行生長多年的樹籬,一度是森林的分界線。然而由於過去二十年來未經修剪,现在已經長成一大片,枝葉糾結,難以穿梭。奶奶以前常說戰爭期間這道樹籬使得那些在園中放養的雞比較不轻易被狐貍捉去。

如今,除瞭蘇菲以外,大傢都認為這行老樹籬就像園子另一邊那個兔籠子正常,沒有什麼用處。但這全是因為他們渾然不知蘇菲的秘密的緣故。

自從解事以來,蘇菲就知道樹籬中有個小洞。她爬過那個小洞,就置身於灌木叢中的一個大洞穴中。這個洞穴就像一座小小的屋子。她知道當她在那兒時,沒有人可以找到 #8226;她。

手裡緊緊握著那兩封信,蘇菲跑過花園,而後整個人趴下來,鉆進樹籬中。裡面的高度差未几勉強可以讓她站起來,但她今天隻是坐在一堆糾結的樹根上。她可以從這裡透過枝椏與樹葉之間的隙縫向外張望。雖然沒有一個隙縫比一枚小錢幣大,但她依然可以明白地看見整座花園。當她還小時,常躲在這兒,看著爸媽在樹叢間找她,覺得很好玩。

蘇菲一直認為這個花園自成一個世界。每一次她聽到聖經上有關伊甸園的事時,她就覺得自己似乎坐在她的小天地,觀察屬於她的小小樂園普通。

世界從何而來?她一點也不知道。她知道這個世界隻不過是太空中一個小小的星球。然而,太空又是打哪兒來的呢?很可能太空是早就存在的。如果這樣,她就不须要去想它是從哪裡來瞭。但一個東西有可能原來就存在嗎?她內心深處並不贊成這樣的见地。現存的每一件事物必然都曾經有個開始吧?因此,太空一定是在某個時刻由另外一樣東西造成的。

不過,假如太空是由某樣東西變成的,那麼,那樣東西必定也是由另外一樣東西變成的。蘇菲覺得自己隻不過是把問題向後迁延罷瞭。在某一時刻,事物必然曾經從無到有。然而,這可能嗎?這不就像世界始终存在的见解一樣不可思議嗎?他們在學校曾經讀到世界是由上帝創造的。現在蘇菲試圖抚慰自己,心想這也許是整件事最好的谜底吧。不過,她又再度開始思索。她能够接收上帝創造太空的說法,不過上帝又是誰創造的呢?是它自己從無中生有,創造出它自己嗎?蘇菲內心深處並不以為然。即便上帝創造瞭萬物,它也無法創造出它自己,因為那時它自己並不存在呀。因此,隻剩下一個可能性瞭:上帝是一直都存在的。然而蘇菲已經否認這種可能性瞭,已經存在的萬事萬物必然有個開真个。

哦!這個問題真是煩死人瞭她再度拆開那兩封信。

你是誰?世界從何而來?什麼爛問題嘛!再說,這些信又是打哪兒來的呢?這件事幾乎跟這兩個問題一樣,是個謎。

是誰給蘇菲這樣一記當頭棒喝,使她突然脫離瞭日常生活,面對這樣一個宇宙的大謎題7.蘇菲再度走到信箱前。這已經是第三次瞭。郵差剛剛送完今天的信。蘇菲拿出瞭一大堆垃圾郵件、期刊以及兩三封寫給媽媽的信。除此之外,還有一張風景明信片,上面印著熱帶海灘的气象。她把卡片翻過來,上面貼著挪威的郵票,並蓋著 聯合國部隊 的郵戳。會是爸爸寄來的嗎?可是爸爸不在這個地方呀1況且筆跡也當她看到收信人的名字時,不覺心跳微微加速。上面寫著: 請苜蓿巷三號蘇菲轉交席德 剩下的地址倒是正確的。卡片上寫著:親愛的席德:你滿十五歲瞭,生日快樂!我想你會清楚,我盼望給你一樣能幫助你成長的生日禮物。原諒我請蘇菲代轉運張卡片,因為這樣最方便。 愛你的老爸蘇菲快步走回房子,進入廚房。此刻她的思緒一團混亂。

這個席德是誰?她的十五歲生日居然隻比蘇菲早瞭一個月。
她去客廳拿瞭電話簿來查。有許多人姓襲,也有不少人姓習,但就是沒有人姓席。
她再度審視這張神秘的卡片。上面有郵票也有郵戳,因而毫無疑問,這不是一封偽造的信。

怎麼會有父親把诞辰卡寄到蘇菲傢?這明明不是給她的呀!什麼樣的父親會成心把信寄到別人傢,讓女兒收不到生日卡呢?為什麼他說這是 最便利 的呢?更何況,蘇菲要怎樣能力找到這個名叫席德的人?現在,蘇菲又有問題要煩惱瞭。她試著將思緒做一番整顿:今天下战书,在短短的兩個小時之內,她面臨瞭三個問題。第一個是誰把那兩個白色的信封放在她的信箱內,第二個是那兩封信提出的難題,第三個則是這個席德是誰。她的生日卡為何會寄到蘇菲傢?蘇菲信任這三個問題之間必然有所關聯。一定是這樣沒錯,因為直到今天以前,她的生涯都跟平凡人沒有兩樣。
【責任編輯:若水浮萍】 贊
(散文編輯:可兒)
囚犯的妻子 第十二章 錢啊,命相連
雖然有瞭妹夫的撐腰,是禁止瞭弟媳他們不再欺負我瞭,然而在經濟上並沒給我帶來多少實...
鬥狼記1
招生招生,六年瞭,六個暑假,整整六個暑假,我都是在校辦裡等候著傢長帶著學生來報名...
傢有兒女(第二十章)
保清一傢人沉侵在兒子結婚的幸福中,媳婦翠花能幹又勤快,手不離活,活不離手,不论誰...
傢有兒女(第十九章)
麥玲的父親保清的病有點嚴重,因為縣醫院醫療條件差,看不瞭看的病,醫院要他轉院,沒...
傢有兒女(第十四章)
大人孩子都知道麥玲厲害,一般人都不敢欺負她,大人孩子欺負她的傢人,麥玲很恨他們,...
傢有兒女(第十三章)
縣裡有個會議,要一個大隊領導去開會,楊國慶非要保清去開這個會,保清一去就是四十天...
相关的主题文章:

  
   液体燃油加热器 景德镇工业冷
  
   顺流、逆流
  
   辊轮专用模温机
  
   青春盛宴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Comsenz Inc.  

GMT+8, 2019-11-14 12:32 , Processed in 0.069949 second(s), 33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