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scuz! Board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124|回复: 0

湖南水冷式冷水机 在酒湖南水冷式冷水机楼上

[复制链接]

699

主题

699

帖子

3449

积分

论坛元老

Rank: 8Rank: 8

积分
3449
发表于 2018-6-13 07:41:1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html模版在酒楼上
  我从北地向东南旅行,绕道访了我的故乡,就到S城。这城离我的家乡不过三十里,坐了划子,小半天可到,我曾在这里的学校里当过一年的教师。深冬雪后,景致凄清,懒惰和念旧的心绪联结起来,我竟暂寓在S城的洛思旅馆里了;这旅馆是先前所没有的。城圈本不大,寻访了几个以为可以会面的旧同事,一个也不在,早不知散到那里去了;经由学校的门口,也更换了名称和样子容貌,于我很陌生。不到两个时刻,我的意兴早已索然,颇悔此来为多事了。
我所住的旅馆是租房不卖饭的,饭菜必需另外叫来,但又无味,进口如嚼泥土。窗外只有渍痕斑驳的墙壁,贴着枯逝世的莓苔;上面是铅色的天,白皑皑的绝无出色,而且微雪又飘动起来了。我午餐本没有饱,又没有可以消遣的事情,便很做作的想到先前有一家很熟悉的小酒楼,叫一石居的,算来离旅馆并不远。我于是即时锁了房门,出街向那酒楼去。其实也无非想权且回避客中的无聊,并不专为买醉。一石居是在的,狭窄阴湿的店面和破旧的招牌都仍旧;但从掌柜以至堂倌却已没有一个熟人,我在这一石居中也完整成了生客。然而我终于跨上那走熟的屋角的扶梯去了,由此径到小楼上。上面也仍然是五张小板桌;独有原是木棂的后窗却换嵌了玻璃。
一斤绍酒。 菜?十个油豆腐,辣酱要多!
我一面说给跟我上来的堂倌听,一面向后窗走,就在靠窗的一张桌旁坐下了。楼上 空洞无物 ,任我拣得最好的坐位:可以眺望楼下的废园。这园大概是不属于酒家的,我先前也曾远望过许多回,有时也在雪天里。但现在从惯于北方的眼睛看来,却很值得惊奇了:多少株老梅竟斗雪开着满树的繁花,恍如毫不以深冬为意;倒塌的亭子边还有一株山茶树,从暗绿的密叶里显出十几朵红花来,赫赫的在雪中明得如火,恼怒而且狂妄,如鄙弃游人的情愿于远行。我这时又忽地想到这里积雪的润泽,著物不去,晶莹有光,不比朔雪的粉普通干,大风一吹,便飞得满空如烟雾。
客人,酒。
堂倌懒勤的说着,放下杯,筷,酒壶和碗碟,酒到了。我转脸向了板桌,排好用具,斟出酒来。感到北方固不是我的旧乡,但南来又只能算一个客子,无论那边的干雪怎样纷飞,这里的柔雪又怎样的迷恋,于我都没有什么关联了。我略带些哀愁,然而很舒畅的呷一口酒,酒味很纯粹;油豆腐也煮得非常好;惋惜辣酱太淡漠,本来S城人是不理解吃辣的。
大概是因为正在下战书的缘故罢,这虽说是酒楼,却毫无酒楼气,我已经喝下三杯酒去了,而我以外还是四张空板桌。我看着废园,徐徐的觉得孤单,但又不愿有别的酒客上来。偶尔听得楼梯上脚步响,电加热油炉装置,便不禁的有些烦恼,待到看见是堂倌,才又安心了,这样的又喝了两杯酒。
我想,这回定是酒客了,由于听得那脚步声比堂倌的要缓得多。约略料他走完了楼梯的时候,我便惧怕似的仰头去看这无干的错误,同时也就吃惊的站起来。我竟不料在这里意外的遇见友人了, 如果他现在还许我称他为朋友。那上来的明显是我的旧同学,也是做教员时期的旧共事,面孔虽然颇有些转变,但一见也就意识,独有举动却变得分外迂缓,很不像当年迅速精干的吕纬甫了。
阿 ,纬甫,是你么?我万想不到会在这里遇见你。
阿阿,是你?我也万想不到
我就邀他同坐,但他好像略略踌蹰之后,刚才坐下来。我起先很以为奇,接着便有些悲伤,而且不快了。细看他面貌,也还是乱蓬蓬的须发;苍白的长方脸,然而衰瘦了。精力很沉寂,或者却是颓唐;又浓又黑的眉毛底下的眼睛也失了精彩,但当他缓缓的四顾的时候,却对废园忽地闪出我在学校时代经常看见的射人的光来。
我们, 我兴奋的,然而颇不自然的说, 我们这一别,怕有十年了罢。我早知道你在济南,可是其实懒得太难,终于没有写一封信。
彼此都一样。可是当初我在太原了,已经两年多,跟我的母亲。我回来接她的时候,知道你早搬走了,搬得很干净。
你在太原做什么呢? 我问。
教书,在一个乡亲的家里。
这以前呢?
这以前么? 他从衣袋里取出一支烟卷来,点了火衔在嘴里,看着喷出的烟雾,寻思似的说, 无非做了些无聊的事情,即是什么也没有做。
他也问我别后的景况,我一面告诉他一个或许,一面叫堂倌先取杯筷来,使他先喝着我的酒,而后再去添二斤。其间还点菜,我们先前原是绝不客气的,但此刻却谦让起来了,终于说不清哪一样是谁点的,就从堂倌的口头讲演上指定了四样菜:茴香豆,冻肉,油豆腐,青鱼干。
我一回来,就想到我可笑。 他一手擎着烟卷,一只手扶着酒杯,似笑非笑的向我说。 我在少年时,看见蜂子或蝇子停在一个地方,给什么来一吓,即刻飞去了,但是飞了一个小圈子,便又回来停在原地点,便以为这实在很好笑,也可怜。可不料现在我自己也飞回来了,不过绕了一点小圈子。又不料你也回来了。你不能飞得更远些么?
这难说,大约也不过乎绕点小圈子罢。 我也似笑非笑的说。 然而你为什么飞回来的呢?
也还是为了无聊的事。 他一口喝干了一杯酒,吸几口烟,眼睛略为张大了。 无聊的。 但是我们就谈谈罢。
堂倌搬上新添的酒菜来,排满了一桌,楼上又添了烟气和油豆腐的热气,好像热烈起来了;楼外的雪也越加纷纭的下。
你也许原来知道, 他接着说, 我曾经有一个小兄弟,是三岁上死掉的,就葬在这乡下。我连他的模样都记不明白了,但听母亲说,是一个很可恶念的孩子,和我也很相投,至今她提起来还似乎要下泪。今年春天,一个堂兄就来了一封信,说他的坟边已经匆匆的浸了水,未几怕要陷入河里去了,须得赶快去想法。母亲一知道就很焦急,简直几夜睡不着, 她又自己能看信的。然而我能有什么方法呢?没有钱,没有功夫:当时什么法也没有。
始终挨到现在,趁着年假的闲空,我才得回南给他来迁葬。 他又喝干一杯酒,看着窗外,说, 这在那边哪里能如斯呢?积雪里会有花,雪地下会不冻。就在前天,我在城里买了一口小棺材, 因为我豫料那地下的应当早已朽烂了, 带着棉絮和被褥,雇了四个土工,下乡迁葬去。我当时忽而很愉快,乐意掘一回坟,违心一见我那曾经和我很亲睦的小兄弟的骨殖:这些事我生平都没有阅历过。到得坟地,果然,河水只是咬进来,离坟已不到二尺远。可怜的坟,两年没有培土,也平下去了。我站在雪中,毅然的指着他对土工说, 掘开来! 我实在是一个庸人,我这时认为我的声音有些希罕,这命令也是一个在我终生中最为巨大的命令。但土工们却毫不骇怪,就着手掘下去了。待到掘着圹穴,我便从前看,果然,棺木已经快要烂尽了,只剩下一堆木丝和小木片。我的心抖动着,自去拨开这些,很警惕的,要看一看我的小兄弟。然而出乎意外!被褥,衣服,骨骼,什么也没有。我想,这些都消尽了,向来据说最难烂的是头发,也许还有罢。我便伏下去,在该是枕头所在的泥土里仔细心细的看,也没有。踪迹全无!
我忽而看见他眼圈微红了,但立刻知道是有了酒意。他总不很吃菜,单是把酒不停的喝,早喝了一斤多,神情和举措都活跃起来,渐近于先前所见的吕纬甫了。我叫堂倌再添二斤酒,然后回回身,也拿着羽觞,正对面默默的听着。
实在,这本已可以不用再迁,只要平了土,卖掉棺材,就此完事了的。我去卖棺材虽然有些离奇,但只要价格极廉价,原铺子就许要,至少总可以捞回几文酒钱来。但我不这样,我仍旧铺好被褥,用棉花裹了些他先前身材所在的处所的土壤,包起来,装在新棺材里,运到我父亲埋着的坟地上,在他坟旁埋掉了。因为外面用砖,昨天又忙了我大半天:监工。但这样总算完结了一件事,足够去骗骗我的母亲,使她安心些。 阿阿,你这样的看我,你怪我何以和先前太不雷同了么?是的,我也还记得我们同到城隍庙里去拔掉神像的胡子的时候,连日谈论些改造中国的方式甚至于打起来的时候。但我现在就是这样了,敷应付衍,模模胡胡。我有时自己也想到,假使先前的朋友看见我,怕会不认我做朋友了。 然而我现在就是这样。
他又掏出一支烟卷来,衔在嘴里,点了火。
看你的神情,你仿佛还有些冀望我, 我现在天然麻痹得多了,但是有些事也还看得出。这使我很感激,然而也使我很不安:怕我终于辜负了至今还对我怀着好心的老朋友。 他忽而结束了,吸几口烟,才又缓缓的说, 正在今天,刚在我到这一石居来之前,也就做了一件无聊事,然而也是我自己愿意做的。我先前的东边的街坊叫长富,是一个船户。他有一个女儿叫阿顺,你那时到我家里来,兴许见过的,但你一定没有留意,因为那时她还小。后来她也长得并不难看,不过是平凡的瘦瘦的瓜子脸,黄脸皮;独占眼睛无比大,睫毛也很长,眼白又青得如夜的晴天,而且是北方的无风的晴天,这里的就没有那么明净了。她很能干,十多岁没了母亲,召唤两个小弟妹都靠她;又得伺候父亲,事事都周密;也经济,家计倒慢慢的稳当起来了。邻居几乎没有一个不褒奖她,连长富也时常说些感谢的话。这一次我出发回来的时候,我的母亲又记得她了,老年人记性真久长。她说她曾经知道顺姑因为看见谁的头上戴着红的剪绒花,自己也想有一朵,弄不到,哭了,哭了小深夜,就挨了她父亲的一顿打,后来眼眶还红肿了两三天。这种剪绒花是外省的东西,S城里尚且买不出,她哪里想得得手呢?趁我这一次回南的便,便叫我买两朵去送她。
我对这差使倒并不以为烦厌,反而很喜欢;为阿顺,我真实                  未审还有些愿意出力的意思的。前年,我回来接我母亲的时候,有一天,长富正在家,不知怎的我和他闲谈起来了。他便要请我吃点心,荞麦粉,并且告知我所加的是白糖。你想,家里能有白糖的船户,可见决不是一个穷船户了,所以他也吃得很阔气。我被劝不过,许可了,但请求只有用小碗。他也很识圆滑,但吩咐阿顺说, 他们文人,是不会吃货色的。你就用小碗,多加糖! 然而等到调好端来的时候,依然使我吃一吓,是一大碗,足够我吃一天。但是和长富吃的一碗比起来,我的也确乎算小碗。我生平不吃过荞麦粉,这回一尝,着实不可口,却是十分甜。我漫然的吃了几口,就想不吃了,然而无意中,突然间看见阿顺远远的站在屋角里,就使我破刻消散了放下碗筷的勇气。我看她的神色,是畏惧而且盼望,大约怕自己调得不好,愿咱们吃得有味。我知道假如剩下大半碗来,必定要使她很扫兴,而且很负疚。我于是同时信心,放开喉咙灌下去了,几乎吃得和长富一样快。我由此才知道硬吃的苦痛,我只记得还做孩子时候的吃尽一碗拌着驱除蛔虫药粉的砂糖才有这样难。然而我毫不埋怨,因为她过来整理空碗时候的忍着的自得的笑颜,已尽够抵偿我的苦痛而有余了。所以我这一夜固然饱胀得睡不稳,又做了一大串恶梦,也还是祝赞她毕生幸福,愿世界为她变好。然而这些意思也不过是我的那些旧日的梦的痕迹,即刻就自笑,接着也就忘记了。
我先前并不知道她曾经为了一朵剪绒花挨打,但因为母亲一说起,便也记得了荞麦粉的事,意外的勤快起来了。我先在太原城里搜求了一遍,都没有;一直到济南
窗外沙沙的一阵声音,很多积雪从被他压弯了的一枝山茶树上滑下去了,树枝笔直的伸直,更显出乌油油的肥叶和血红的花来。天空的铅色来得更浓;小鸟雀啾唧的叫着,大略黄昏将近,地面又全罩了雪,寻不出什么粮食,都赶早回巢来休息了。
一直到了济南, 他向窗外看了一回,转身喝干一杯酒,又吸几口烟,接着说。 我才买到剪绒花。我也不知道使她挨打的是不是这一种,总之是绒做的罢了。我也不晓得她喜欢深色仍是浅色,就买了一朵大红的,一朵粉红的,都带到这里来。
就是今天午后,我一吃完饭,便去看长富,我为此顺便耽误了一天。他的家倒还在,只是看去很有些晦气色了,但这恐怕不过是我自己的感到。他的儿子和第二个女儿 阿昭,都站在门口,大了。阿昭长得全不像她姊姊,几乎像一个鬼,但是看见我走向她家,便飞驰的逃进屋里去。我就问那小子,知道长富不在家。 你的大姊呢? 他立即瞪起眼睛,连声问我寻她什么事,而且恶狠狠的似乎就要扑过来,咬我。我支吾着退走了,我现在是敷敷衍衍
你不知道,我可是比先前更怕去访人了。因为我已经深知道本人之厌恶,连自己也讨厌,又何必知法犯法的去使人暗暗地不快呢?然而这回的差使是不能不办妥的,所以想了一想,终于回到就在斜对门的柴店里。店主的母亲,老发奶奶,倒也还在,而且也还认识我,竟然将我邀进店里坐去了。我们寒暄几句之后,我就阐明了回到S城和寻长富的缘故。不料她叹气说:
可惜顺姑没有福气戴这剪绒花了。
她于是具体的告诉我,说是 大约从去年春天以来,她就见得黄瘦,后来忽而常常下泪了,问她缘故又不说;有时还整夜的哭,哭得长富也忍不住赌气,骂她年事大了,发了疯。可是一到秋初,起先不外小伤风,终于躺倒了,从此就起不来。直到咽气的前几天,才肯对长富说,她早就像她母亲一样,不断的吐红和流夜汗。但是瞒着,怕他因而要担忧。有一夜,她的伯伯长庚又来硬借钱, 这是常有的事, 她不给,长庚就冷笑着说:你不要骄气,你的男人比我还不如!她从此就发了愁,又怕羞,不好问,只好哭。长富连忙将她的男人怎么的挣气的话说给她听,哪里还来得及?况且她也不信,反而说:好在我已经这样,什么也没关系了。
她还说, 如果她的男人真比长庚不如,那就真恐怖呵!比不上一个偷鸡贼,那是什么东西呢?然而他来送殓的时候,我是亲眼看见他的,衣服很清洁,人也体面;还眼泪汪汪的说,自己撑了半世小船,苦熬苦省的积起钱来聘了一个女人,偏偏又死掉了。可见他切实是一个好人,长庚说的全是诳。只可惜顺姑竟会信任那样的贼骨头的诳话,白送了生命。 但这也不能去怪谁,只能怪顺姑自己没有这一份好福分。
那倒也罢,我的事件又完了。但是带在身边的两朵剪绒花怎么办呢?好,我就托她送了阿昭。这阿昭一见我就飞跑,大概将我当作一只狼或是什么,我实在不乐意去送她。 但是我也就送她了,对母亲只要说阿顺见了爱好的了不得就是。这些无聊的事算什么?只要模模胡胡。模模胡胡的过了新年,仍然教我的 子曰诗云 去。
你教的是 子曰诗云 么? 我觉得奇怪,便问。
天然。你还认为教的是ABCD么?我先是两个学生,一个读《诗经》,一个读《孟子》。早先又添了一个,女的,读《女儿经》。连算学也不教,不是我不教,他们不要教。
我实在料不到你倒去教这类的书,
他们的老子要他们读这些;我是别人,无乎不可的。这些无聊的事算什么?只要马马虎虎,
他满脸已经通红,好像很有些醉,但目光却又低沉下去了。我微微的叹息,一时没有话可说。楼梯上一阵乱响,拥上几个酒客来:当头的是矮子,臃肿的圆脸;第二个是长的,在脸上很惹眼的显出一个红鼻子;尔后还有人,一叠连的走得小楼都颤抖。我转瞬去看吕纬甫,他也正转眼来看我,我就叫堂倌算酒账。
你借此还能够支撑生涯么? 我一面筹备走,一面问。
是的。 我每月有二十元,也不大可能搪塞。
那么,你以后豫备怎么办呢?
当前? 我不知道。你看我们那时豫想的事可有一件如意?我现在什么也不知道,连来日怎样也不知道,连后一分
堂倌送上账来,交给我;他也不像初到时候的谦逊了,只向我看了一眼,便抽烟,任凭我付了账。
我们一起走出店门,他所住的旅馆和我的方向正相反,就在门口分辨了。我单独向着自己的旅馆走,寒风和雪片扑在脸上,倒觉得很爽直。见天气已是傍晚,和屋宇和街道都织在密雪的纯白而不定的罗网里。  赞
(散文编纂:散文在线)
囚犯的妻子 第十二章 钱啊,命相连
虽然有了妹夫的撑腰,是禁止了弟媳他们不再欺负我了,但是在经济上并没给我带来多少实...
斗狼记1
招生招生,六年了,六个暑假,整整六个暑假,我都是在校办里等候着家长带着学生来报名...
家有儿女(第二十章)
保清一家人沉侵在儿子结婚的幸福中,媳妇翠花能干又勤快,手不离活,活不离手,不论谁...
家有儿女(第十九章)
麦玲的父亲保清的病有点重大,因为县医院医疗前提差,看不了看的病,病院要他转院,没...
家有儿女(第十四章)
大人孩子都知道麦玲厉害,个别人都不敢欺负她,大人孩子欺侮她的家人,麦玲很恨他们,...
家有儿女(第十三章)
县里有个会议,要一个大队引导去开会,杨国庆非要保清去开这个会,保清一去就是四十天...
  我從北地向東南旅行,繞道訪瞭我的傢鄉,就到S城。這城離我的故鄉不過三十裡,坐瞭小船,小半天可到,我曾在這裡的學校裡當過一年的教員。深冬雪後,風景淒清,懶散和懷舊的心緒聯結起來,我竟暫寓在S城的洛思旅館裡瞭;這旅館是先前所沒有的。城圈本不大,尋訪瞭幾個以為可以會見的舊同事,一個也不在,早不知散到那裡去瞭;經過學校的門口,也改換瞭名稱和模樣,於我很生疏。不到兩個時辰,我的意興早已索然,頗悔此來為多事瞭。
我所住的旅館是租房不賣飯的,飯菜必須另外叫來,但又無味,入口如嚼泥土。窗外隻有漬痕斑駁的墻壁,貼著枯死的莓苔;上面是鉛色的天,白皚皚的絕無精彩,而且微雪又飛舞起來瞭。我午餐本沒有飽,又沒有可以消遣的事情,便很自然的想到先前有一傢很熟識的小酒樓,叫一石居的,算來離旅館並不遠。我於是马上鎖瞭房門,出街向那酒樓去。其實也無非想姑且逃避客中的無聊,並不專為買醉。一石居是在的,狹小陰濕的店面和破舊的招牌都依舊;但從掌櫃以至堂倌卻已沒有一個熟人,我在這一石居中也完全成瞭生客。然而我終於跨上那走熟的屋角的扶梯去瞭,由此徑到小樓上。上面也依然是五張小板桌;獨有原是木欞的後窗卻換嵌瞭玻璃。
一斤紹酒。 菜?十個油豆腐,辣醬要多!
我一面說給跟我上來的堂倌聽,一面向後窗走,大功率模温机,就在靠窗的一張桌旁坐下瞭。樓上 空空如也 ,任我揀得最好的坐位:可以眺望樓下的廢園。這園大概是不屬於酒傢的,我先前也曾眺望過許多回,有時也在雪天裡。但現在從慣於北方的眼睛看來,卻很值得驚異瞭:幾株老梅竟鬥雪開著滿樹的繁花,似乎毫不以深冬為意;倒塌的亭子邊還有一株山茶樹,從暗綠的密葉裡顯出十幾朵紅花來,赫赫的在雪中明得如火,憤怒而且傲慢,如蔑視遊人的甘心於遠行。我這時又忽地想到這裡積雪的滋潤,著物不去,晶瑩有光,不比朔雪的粉一般幹,大風一吹,便飛得滿空如煙霧。
客人,酒。
堂倌懶懶的說著,放下杯,筷,酒壺和碗碟,酒到瞭。我轉臉向瞭板桌,排好器具,斟出酒來。覺得北方固不是我的舊鄉,但南來又隻能算一個客子,無論那邊的幹雪怎樣紛飛,這裡的柔雪又怎樣的依戀,於我都沒有什麼關系瞭。我略帶些哀愁,然而很舒服的呷一口酒,酒味很純正;油豆腐也煮得十分好;可惜辣醬太淡薄,本來S城人是不懂得吃辣的。
大概是因為正在下昼的緣故罷,這雖說是酒樓,卻毫無酒樓氣,我已經喝下三杯酒去瞭,而我以外還是四張空板桌。我看著廢園,漸漸的感到孤獨,但又不願有別的酒客上來。偶尔聽得樓梯上腳步響,便不由的有些懊惱,待到看見是堂倌,才又安心瞭,這樣的又喝瞭兩杯酒。
我想,這回定是酒客瞭,因為聽得那腳步聲比堂倌的要緩得多。約略料他走完瞭樓梯的時候,我便害怕似的抬頭去看這無幹的同伴,同時也就吃驚的站起來。我竟不料在這裡意外的遇見朋友瞭, 如果他現在還許我稱他為朋友。那上來的清楚是我的舊同窗,也是做教員時代的舊同事,面貌雖然頗有些改變,但一見也就認識,獨有行動卻變得格外迂緩,很不像當年敏捷精悍的呂緯甫瞭。
阿 ,緯甫,是你麼?我萬想不到會在這裡遇見你。
阿阿,是你?我也萬想不到
我就邀他同坐,但他似乎略略躊躕之後,方才坐下來。我起先很以為奇,接著便有些悲傷,而且不快瞭。細看他相貌,也還是亂蓬蓬的須發;蒼白的長方臉,然而衰瘦瞭。精神很沉靜,或者卻是頹唐;又濃又黑的眉毛底下的眼睛也失瞭精彩,但當他緩緩的四顧的時候,卻對廢園忽地閃出我在學校時代常常看見的射人的光來。
我們, 我高興的,然而頗不自然的說, 我們這一別,怕有十年瞭罷。我早知道你在濟南,可是實在懶得太難,終於沒有寫一封信。
彼此都一樣。可是現在我在太原瞭,已經兩年多,和我的母親。我回來接她的時候,知道你早搬走瞭,搬得很幹凈。
你在太原做什麼呢? 我問。
教書,在一個同鄉的傢裡。
這以前呢?
這以前麼? 他從衣袋裡掏出一支煙卷來,點瞭火銜在嘴裡,看著噴出的煙霧,沉思似的說, 無非做瞭些無聊的事情,等於什麼也沒有做。
他也問我別後的景況,我一面告訴他一個大概,一面叫堂倌先取杯筷來,使他先喝著我的酒,然後再去添二斤。其間還點菜,我們先前原是毫不客氣的,但此刻卻推讓起來瞭,終於說不清哪一樣是誰點的,就從堂倌的口頭報告上指定瞭四樣菜:茴香豆,凍肉,油豆腐,青魚幹。
我一回來,就想到我可笑。 他一手擎著煙卷,一隻手扶著酒杯,似笑非笑的向我說。 我在少年時,看見蜂子或蠅子停在一個地方,給什麼來一嚇,即刻飛去瞭,但是飛瞭一個小圈子,便又回來停在原地點,便以為這實在很可笑,也可憐。可不料現在我自己也飛回來瞭,不過繞瞭一點小圈子。又不料你也回來瞭。你不能飛得更遠些麼?
這難說,大約也不外乎繞點小圈子罷。 我也似笑非笑的說。 但是你為什麼飛回來的呢?
也還是為瞭無聊的事。 他一口喝幹瞭一杯酒,吸幾口煙,眼睛略為張大瞭。 無聊的。 但是我們就談談罷。
堂倌搬上新添的酒菜來,排滿瞭一桌,樓上又添瞭煙氣和油豆腐的熱氣,俨然熱鬧起來瞭;樓外的雪也越加紛紛的下。
你也許本來知道, 他接著說, 我曾經有一個小兄弟,是三歲上死掉的,就葬在這鄉下。我連他的模樣都記不清晰瞭,但聽母親說,是一個很可愛念的孩子,和我也很相投,至今她提起來還似乎要下淚。今年春天,一個堂兄就來瞭一封信,說他的墳邊已經漸漸的浸瞭水,不久怕要陷入河裡去瞭,須得趕緊去設法。母親一知道就很著急,幾乎幾夜睡不著, 她又自己能看信的。然而我能有什麼法子呢?沒有錢,沒有工夫:當時什麼法也沒有。
一直挨到現在,趁著年假的閑空,我才得回南給他來遷葬。 他又喝幹一杯酒,看著窗外,說, 這在那邊哪裡能如此呢?積雪裡會有花,雪地下會不凍。就在前天,我在城裡買瞭一口小棺材, 因為我豫料那地下的應該早已朽爛瞭, 帶著棉絮和被褥,雇瞭四個土工,下鄉遷葬去。我當時忽而很高興,願意掘一回墳,願意一見我那曾經和我很親睦的小兄弟的骨殖:這些事我生平都沒有經歷過。到得墳地,果然,河水隻是咬進來,離墳已不到二尺遠。可憐的墳,兩年沒有培土,也平下去瞭。我站在雪中,決然的指著他對土工說, 掘開來! 我實在是一個庸人,我這時覺得我的聲音有些希奇,這命令也是一個在我一生中最為偉大的命令。但土工們卻毫不駭怪,就動手掘下去瞭。待到掘著壙穴,我便過去看,果然,棺木已經快要爛盡瞭,隻剩下一堆木絲和小木片。我的心顫動著,自去撥開這些,很当心的,要看一看我的小兄弟。然而出乎意外!被褥,衣服,骨骼,什麼也沒有。我想,這些都消盡瞭,向來聽說最難爛的是頭發,也許還有罷。我便伏下去,在該是枕頭所在的泥土裡仔仔細細的看,也沒有。蹤影全無!
我忽而看見他眼圈微紅瞭,但立刻知道是有瞭酒意。他總不很吃菜,單是把酒不停的喝,早喝瞭一斤多,神情和舉動都活潑起來,漸近於先前所見的呂緯甫瞭。我叫堂倌再添二斤酒,然後回轉身,也拿著酒杯,正對面默默的聽著。
其實,這本已可以不必再遷,隻要平瞭土,賣掉棺材,就此完事瞭的。我去賣棺材雖然有些離奇,但隻要價錢極便宜,原鋪子就許要,至少總可以撈回幾文酒錢來。但我不這樣,我仍旧鋪好被褥,用棉花裹瞭些他先前身體所在的地方的泥土,包起來,裝在新棺材裡,運到我父親埋著的墳地上,在他墳旁埋掉瞭。因為外面用磚,昨天又忙瞭我大半天:監工。但這樣總算完結瞭一件事,足夠去騙騙我的母親,使她安心些。 阿阿,你這樣的看我,你怪我何以和先前太不相同瞭麼?是的,我也還記得我們同到城隍廟裡去拔掉神像的胡子的時候,連日議論些改革中國的办法以至於打起來的時候。但我現在就是這樣瞭,敷敷衍衍,模模胡胡。我有時自己也想到,倘若先前的朋友看見我,怕會不認我做朋友瞭。 然而我現在就是這樣。
他又掏出一支煙卷來,銜在嘴裡,點瞭火。
看你的神情,你似乎還有些盼望我, 我現在自然麻木得多瞭,但是有些事也還看得出。這使我很感激,然而也使我很不安:怕我終於辜負瞭至今還對我懷著好意的老朋友。 他忽而停滞瞭,吸幾口煙,才又渐渐的說, 正在今天,剛在我到這一石居來之前,也就做瞭一件無聊事,然而也是我自己願意做的。我先前的東邊的鄰居叫長富,是一個船戶。他有一個女兒叫阿順,你那時到我傢裡來,也許見過的,但你一定沒有留心,因為那時她還小。後來她也長得並不好看,不過是平常的瘦瘦的瓜子臉,黃臉皮;獨有眼睛非常大,睫毛也很長,眼白又青得如夜的晴天,而且是北方的無風的晴天,這裡的就沒有那麼明凈瞭。她很能幹,十多歲沒瞭母親,招呼兩個小弟妹都靠她;又得服侍父親,事事都周到;也經濟,傢計倒漸漸的穩當起來瞭。鄰居幾乎沒有一個不誇獎她,連長富也時常說些感激的話。這一次我動身回來的時候,我的母親又記得她瞭,老年人記性真長久。她說她曾經知道順姑因為看見誰的頭上戴著紅的剪絨花,自己也想有一朵,弄不到,哭瞭,哭瞭小半夜,就挨瞭她父親的一頓打,後來眼眶還紅腫瞭兩三天。這種剪絨花是外省的東西,S城裡尚且買不出,她哪裡想得到手呢?趁我這一次回南的便,便叫我買兩朵去送她。
我對於這差使倒並不以為煩厭,反而很喜歡;為阿順,我實在還有些願意出力的意思的。前年,我回來接我母親的時候,有一天,長富正在傢,不知怎的我和他閑談起來瞭。他便要請我吃點心,蕎麥粉,並且告訴我所加的是白糖。你想,傢裡能有白糖的船戶,可見決不是一個窮船戶瞭,所以他也吃得很闊綽。我被勸不過,答應瞭,但要求隻要用小碗。他也很識世故,但囑咐阿順說, 他們文人,是不會吃東西的。你就用小碗,多加糖! 然而等到調好端來的時候,仍然使我吃一嚇,是一大碗,足夠我吃一天。但是和長富吃的一碗比起來,我的也確乎算小碗。我生平沒有吃過蕎麥粉,這回一嘗,實在不可口,卻是异常甜。我漫然的吃瞭幾口,就想不吃瞭,然而無意中,溘然間看見阿順遠遠的站在屋角裡,就使我立刻消逝瞭放下碗筷的勇氣。我看她的神情,是害怕而且愿望,大約怕自己調得不好,願我們吃得有味。我知道如果剩下大半碗來,一定要使她很绝望,而且很抱歉。我於是同時決心,放開喉嚨灌下去瞭,幾乎吃得和長富一樣快。我由此才知道硬吃的苦痛,我隻記得還做孩子時候的吃盡一碗拌著驅除蛔蟲藥粉的砂糖才有這樣難。然而我毫不抱怨,因為她過來收拾空碗時候的忍著的得意的笑脸,已盡夠賠償我的苦痛而有餘瞭。所以我這一夜雖然飽脹得睡不穩,又做瞭一大串噩夢,也還是祝贊她一生幸福,願世界為她變好。然而這些意思也不過是我的那些舊日的夢的痕跡,即刻就自笑,接著也就忘卻瞭。
我先前並不知道她曾經為瞭一朵剪絨花挨打,但因為母親一說起,便也記得瞭蕎麥粉的事,意外的勤快起來瞭。我先在太原城裡搜求瞭一遍,都沒有;一直到濟南
窗外沙沙的一陣聲響,許多積雪從被他壓彎瞭的一枝山茶樹上滑下去瞭,樹枝筆挺的伸直,更顯出烏油油的肥葉和血紅的花來。天空的鉛色來得更濃;小鳥雀啾唧的叫著,大概黃昏將近,地面又全罩瞭雪,尋不出什麼食糧,都趕早回巢來休息瞭。
一直到瞭濟南, 他向窗外看瞭一回,轉身喝幹一杯酒,又吸幾口煙,一体式冷水机价格,接著說。 我才買到剪絨花。我也不知道使她挨打的是不是這一種,總之是絨做的罷瞭。我也不知道她喜歡深色還是淺色,就買瞭一朵大紅的,一朵粉紅的,都帶到這裡來。
就是今天午後,我一吃完飯,便去看長富,我為此特别耽擱瞭一天。他的傢倒還在,隻是看去很有些晦氣色瞭,但這恐怕不過是我自己的感覺。他的兒子和第二個女兒 阿昭,都站在門口,大瞭。阿昭長得全不像她姊姊,簡直像一個鬼,但是看見我走向她傢,便飛奔的逃進屋裡去。我就問那小子,知道長富不在傢。 你的大姊呢? 他立刻瞪起眼睛,連聲問我尋她什麼事,而且惡狠狠的似乎就要撲過來,咬我。我支吾著退走瞭,我現在是敷敷衍衍
你不知道,我可是比先前更怕去訪人瞭。因為我已經深知道自己之討厭,連自己也討厭,又何必明知故犯的去使人暗暗地不快呢?然而這回的差使是不能不辦妥的,所以想瞭一想,終於回到就在斜對門的柴店裡。店主的母親,老發奶奶,倒也還在,而且也還認識我,居然將我邀進店裡坐去瞭。我們寒暄幾句之後,我就說明瞭回到S城和尋長富的緣故。不料她嘆息說:
可惜順姑沒有福氣戴這剪絨花瞭。
她於是詳細的告訴我,說是 大約從去年春天以來,她就見得黃瘦,後來忽而常常下淚瞭,問她緣故又不說;有時還整夜的哭,哭得長富也忍不住生氣,罵她年紀大瞭,發瞭瘋。可是一到秋初,起先不過小傷風,終於躺倒瞭,從此就起不來。直到咽氣的前幾天,才肯對長富說,她早就像她母親一樣,不時的吐紅和流夜汗。但是瞞著,怕他因此要擔心。有一夜,她的伯伯長庚又來硬借錢, 這是常有的事, 她不給,長庚就冷笑著說:你不要驕氣,你的男人比我還不如!她從此就發瞭愁,又怕羞,不好問,隻好哭。長富趕緊將她的男人怎樣的掙氣的話說給她聽,哪裡還來得及?況且她也不信,反而說:好在我已經這樣,什麼也不要緊瞭。
她還說, 如果她的男人真比長庚不如,那就真可怕呵!比不上一個偷雞賊,那是什麼東西呢?然而他來送殮的時候,我是親眼看見他的,常德导热油锅炉,衣服很幹凈,人也體面;還眼淚汪汪的說,自己撐瞭半世小船,苦熬苦省的積起錢來聘瞭一個女人,偏偏又死掉瞭。可見他實在是一個好人,長庚說的全是誑。隻可惜順姑竟會相信那樣的賊骨頭的誑話,白送瞭性命。 但這也不能去怪誰,隻能怪順姑自己沒有這一份好福氣。
那倒也罷,我的事情又完瞭。但是帶在身邊的兩朵剪絨花怎麼辦呢?好,我就托她送瞭阿昭。這阿昭一見我就飛跑,大約將我當作一隻狼或是什麼,我實在不願意去送她。 但是我也就送她瞭,對母親隻要說阿順見瞭喜歡的瞭不得就是。這些無聊的事算什麼?隻要模模胡胡。模模胡胡的過瞭新年,仍舊教我的 子曰詩雲 去。
你教的是 子曰詩雲 麼? 我覺得奇異,便問。
自然。你還以為教的是ABCD麼?我先是兩個學生,一個讀《詩經》,一個讀《孟子》。新近又添瞭一個,女的,讀《女兒經》。連算學也不教,不是我不教,他們不要教。
我實在料不到你倒去教這類的書,
他們的老子要他們讀這些;我是別人,無乎不可的。這些無聊的事算什麼?隻要隨隨便便,
他滿臉已經通紅,似乎很有些醉,但眼力卻又消沉下去瞭。我微微的嘆息,一時沒有話可說。樓梯上一陣亂響,擁上幾個酒客來:當頭的是矮子,臃腫的圓臉;第二個是長的,在臉上很惹眼的顯出一個紅鼻子;此後還有人,一疊連的走得小樓都發抖。我轉眼去看呂緯甫,他也正轉眼來看我,我就叫堂倌算酒賬。
你借此還可以支持生活麼? 我一面準備走,一面問。
是的。 我每月有二十元,也不大能夠敷衍。
那麼,你以後豫備怎麼辦呢?
以後? 我不知道。你看我們那時豫想的事可有一件如意?我現在什麼也不知道,連明天怎樣也不知道,連後一分
堂倌送上賬來,交給我;他也不像初到時候的謙虛瞭,隻向我看瞭一眼,便吸煙,聽憑我付瞭賬。
我們一同走出店門,他所住的旅館和我的方向正相反,就在門口分別瞭。我獨自向著自己的旅館走,寒風和雪片撲在臉上,倒覺得很爽快。見天色已是黃昏,和屋宇和街道都織在密雪的純白而不定的羅網裡。  贊
(散文編輯:散文在線)
囚犯的妻子 第十二章 錢啊,命相連
雖然有瞭妹夫的撐腰,是阻拦瞭弟媳他們不再欺負我瞭,但是在經濟上並沒給我帶來多少實...
鬥狼記1
招生招生,六年瞭,六個暑假,整整六個暑假,我都是在校辦裡期待著傢長帶著學生來報名...
傢有兒女(第二十章)
保清一傢人沉侵在兒子結婚的幸福中,媳婦翠花能幹又勤快,手不離活,活不離手,无论誰...
傢有兒女(第十九章)
麥玲的父親保清的病有點嚴重,因為縣醫院醫療條件差,看不瞭看的病,醫院要他轉院,沒...
傢有兒女(第十四章)
大人孩子都知道麥玲厲害,正常人都不敢欺負她,大人孩子欺負她的傢人,麥玲很恨他們,...
傢有兒女(第十三章)
縣裡有個會議,要一個大隊領導去開會,楊國慶非要保清去開這個會,保清一去就是四十天...
相关的主题文章:

  
   天气渐渐变暖br  无关贵这些个观点
  
   青墨染指、
  
   静中的幸福
  
   漳州产业冷水机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Comsenz Inc.  

GMT+8, 2019-8-25 00:37 , Processed in 0.054233 second(s), 25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