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scuz! Board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154|回复: 0

反映釜导热油锅炉 雪花,柳

[复制链接]

699

主题

699

帖子

3451

积分

论坛元老

Rank: 8Rank: 8

积分
3451
发表于 2018-6-13 07:42:0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html模版雪花,柳絮,我们相忘于江湖
  夜深了,我还久久不能入眠,窗外的月光皎洁,透过紫色的窗帘洒满房子,看看身边的儿子跟老公,早已酣睡。安静的日子一天一天的过着,所有的过往都已经积淀,但是下午上班时突然接到的一个电话一下就搅乱了这样的平静。名义上我波涛不惊,其实心坎早已暗潮涌动。

初见,恍若梦境

生疏的号码,显示是包头市的号码,没有理由啊,我没有那边的亲人和朋友啊,迟疑了片刻,我还是接了起来, 是你吗?过的还好吗? 一个略带沙哑的声音透过发话器传到耳边,听到这个声音,我不禁有些糊涂,是自己的听觉出问题了吗?八年了这个声音怎么突然在这样的一个午后冒了出来。 在听吗?我们单位组织到张家界游览,要途经你这儿,想看看你,我住在碧水兰庭,到邻近的金帝咖啡厅去聚聚吧。来日下昼六点。 没等我答复,电话已经挂了,他是怎么找到我的?思路一下就翻飞到了八年前的那个下战书。

那是我们首次相见,没有比那更美妙的相遇了,犹如梦幻正常。北方的冬天虽然严寒,却由于有雪而增加了很多的诗情画意,如同所有漂亮的爱情个别,我们的相遇也无奈逃脱那样的俗套,那是一个下雪的日子,一个高中同学打来电话说要到我们学校来看我,是个哥们。同在一个城市,大家到了周末都想一起聚聚,我当然是满心欢乐。

接到电话,我赶快穿好棉衣,戴好领巾手套跑到校门口,远远的我看到同学走了过来,旁边还有另外一个男孩子,我笑着迎了上去:很冷吧。同学笑了:你都把自己包成粽子了,还冷啊?那个男孩子也笑了,同学拍了一下男孩子的肩膀: 高虹,我一个宿舍的,也是学法律的。是我们系学生会主席。高材生啊,和你一样,爱学习! 我羞怯的低下了头。是同学的这句和你一样让我突然觉得不好意思了。 有时间来我们学校玩。 男孩子的声音略带嘶哑,但是很好听。我记住了这个声音。一起吃完饭后,同学回去了。我也很快回到了属于自己的丰盛多姿的生活里。初次的相遇,犹如一个梦,留在我记忆里的除了那晶莹的雪之外就是这个略带沙哑的声音。我甚至都没好心思细心看那个男孩子。

再见,愿你相伴

冬天已经到来,春天还会远吗? 这句话认真不假,眨眼之间已经是柳絮漫天飞的节令了。哥们又打来电话说,今天周末想来看看我,这么一说,我才意识到已经由了一个年了,新一年的闹钟也已经滴滴答答走了很长时间了。挂了电话,我想那个叫高虹的男孩子会一起来吗? 嗨,想什么呢? 我赶紧止住了自己的痴心妄想。我又一次等待在校门口。但是等了半天也没有看到同学的身影。我有些着急,到处观望。 在找什么呢? 我看到了一个高大的身影站在自己的面前。是高虹,我同学呢?他恍如看穿了我的心理一样 是我让你同学帮我打电话约你的。我怕你不肯见我。 我一下就局促不安起来。不自发的低下头,盯着自己的鞋子看。这是我的一个机密,一缓和就会忍不住抬头,盯着鞋子看。 我们去操场逛逛吧。 高虹适时的打破了尴尬的氛围。我们绕着操场走了一圈又一圈,我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平时的自己滔滔不绝,总是让身边的人觉得轻松自在,然而今天显然是不行。这种尴尬始终覆盖在我们周围的空气里。 你同学说你很有意思,谈话幽默风趣,和你在一起很开心。我怎么觉得说的不是你啊?高虹开玩笑的说。我伪装轻松的说:是啊。我原来就很滑稽啊。是你不够有趣,被你沾染了。高虹也笑了,总算攻破了尴尬的局势。我们聊了良多,人生啊,幻想啊,都是一些与世俗无关的话题。操场边的柳絮飞到了我的脸上,我正要去摘,高虹微微的帮我摘了下来,指尖划过我的脸,我听到自己的心在霎时间绽开的声音,温暖的指尖划过的不是我的脸,是我的心。气氛一下就变的又为难起来。我看到高虹低下了头,沉默了片刻,他抬开端来很坚定的看着我,眼神里全是义无反顾: 我们可以做友人吗?就是那种一辈子在一起的。第一次见你,我就知道你就是我要找那个人。 我没有想到爱情会来的这么忽然。这个学法律的男孩子,这个浑身散发着睿智与坚毅的男孩子,这个叫高虹的男孩子,在这个柳絮翻飞的时节,用这么一句直接的毫无浪漫的告白轻而易举的就俘虏了我的心。我不知道的是高虹为了我伤害了另外一个一直喜欢他的女孩子,那个女孩子在自以为是的爱情里有着钢铁般的意志,从高中开端就一直追跟着高虹,固然高虹说本人并不喜欢她,只是不忍心伤害她。可是那个女孩子懂得高虹赛过自己,她是高虹成长的见证者,是与高虹的家人有着亲密接洽的亲人。有着无人可以代替的位置,有着无人能够战胜的上风。当高虹和我哥们说喜欢上我的时候,我哥们坚定反对, 你会损害她的,你别看她嘻嘻哈哈,大大咧咧的。实在她很懦弱。 高虹说:不会的,我会好好爱护她的,我素来不信任人和人的缘分,但是这一次我信了。高虹的坚决成功的压服了我的哥们。再次的相遇,我的世界多了一个人,暖和的指尖划过我的心,留下一道浅浅的痕。漫天飘动的柳絮见证了高虹的表白。可是年轻的我们忘了柳絮从来就不是一个好的见证者。

又见,三个人的表演

这是高虹第一次约我去学校,这一天我穿上了高虹喜欢的白棉布吊带裙,清爽飘逸,披发出来的全是青春的滋味。但是让我惊讶的是和高虹一起来接我的还有一个女孩子,高挑的个头,潇洒的短发,衣着露肩的亮黄色T恤,磨白的牛仔短裤,脚趾甲涂得血红, 你好,我是蔓子,是高虹高中的同学。也是当初的同学。 我有些不懂,看了一眼高虹,眼神里全是无奈, 带你在学校转转吧。 高虹走过来拉起我的手。那一霎时,我看到了蔓子的眼睛里像火焰一样焚烧的恼怒,我有些不明确。我们自顾往前走,蔓子跟在后面,我偷偷的问高虹:这个蔓子是你同窗啊,那她怎么要随着我们呢。她是不是看我们在一起不愉快啊?高虹瞪了我一眼,似乎真的赌气了: 别胡思乱想了,蔓子是我同学,我们两家很熟的。到省外读大学,他父母不释怀,托我多照料她。我说你过来,她一定要跟来,要见见你。你大度一点儿。 我纳闷儿了,自己没说什么呀,高虹至于这么大反映吗?吃饭时,蔓子一个劲儿的给高虹夹菜, 高虹,这是你爱吃的回锅肉,多吃点儿。这是你爱吃的胡萝卜丝儿。 我突然觉得很幽默,自己就像一个过剩的第三者一样,未经主人允许突然闯到了他们的世界。我懊丧的笑了。高虹夹了一筷子胡萝卜丝,正筹备放到我的碗里,莫名的我觉得很恼火:你不知道我不爱吃胡萝卜吗?我看着高虹,眼神里有扫兴,有愤怒,有不解。高虹的筷子就那样停在半空中,不知道该怎么办?显然,这样的我吓到了高虹。 给我吧,我也爱吃胡萝卜。 蔓子笑嘻嘻的说到。高虹没说话,他默默的把胡萝卜丝儿塞到了自己的嘴里。这次的见面,不欢而散,送我回去的路上,高虹一路沉默,只是牢牢的握着我的手,他仿佛应该说些什么,可是他什么也没说。也许缄默也是一种解释吧。三个人的世界,真的有些拥挤。三个人的表演,即便是本质上演,也仍是让人认为压制。

第四次相见,让我宁静的走开

你能来国民医院一下吗?蔓子失事儿了。 接到同学的电话,我吓了一跳,来不迭多想就赶到了医院,推开病房的门,我看到蔓子悄悄地躺在床上,高虹握着她的手,眼神里全是担心。我的心溘然很痛,我又一次听到了自己心绽开的声音,不,这一次不是绽开,而是裂开,生生的痛让我忍不住发抖了一下。听到脚步声,高虹回过头来, 你来了,是你同学打电话了吧,说了不让他告诉你的,多事儿。 高虹不自由的放开了蔓子的手。 哦,蔓子怎么了? 他问道。 没什么。 高虹淡淡说, 我们出去吧,让蔓子睡一会儿。 他们走到医院下面的花园中,高虹苦楚的眼神告诉我,一定有事件产生。 我不知道怎么告诉你,蔓子割腕了,是我的错,我告诉她以后不许再缠着我,我爱的人是你,我们毕业要一起找工作,我不回去老家找工作,我要留在这儿,这儿是你的故乡,我要陪着你。她受不了这个打击,从高中开始,她就一直喜欢我,但是我真的不喜欢她。她一直感到我们之间须要的只是时光,没有料到你会呈现。也许这次她是真的失望了。 听了高虹的陈述,我觉得很震惊,那样的一个妖艳的女子竟然会有如此激烈的情绪。在高虹的讲述中,我才知道了他和蔓子之间的种种过往,蔓子是个性格刚烈,只有爱了就必定会拼尽全部力量去爱的女子,高考时为了跟随他的脚步,废弃了自己喜欢的服装设计专业,学了单调的基本就不合适自己的法律。两家的父母都盼望他们可以一起读大学,而后一起回老家,然后结婚生孩子。他也一直觉得自己的人生就应该这样循序渐进的过。虽然自己对蔓子没有那种强烈的爱,但是至少不恶感。从小他就不是一个叛逆的孩子。可是那个雪花纷飞的日子,他碰到了我,他说从见到我的那一刻他就晓得,我就是他要找的那个人。可是他不忍心伤害蔓子,他纠结过挣扎过,一次一次的试图说服自己的心,可是没有用。理智还是无法战胜情感,他把自己的心思告诉了我的同学,我的同学激烈的反对,大家都知道蔓子对高虹的情感,没有人可以克服那么强盛的爱。我根本就不是蔓子的对手。果然,高虹最担忧的事情还是发生了,那次的三人表演,让他知道蔓子的存在已经深深的伤害了我,伤害我们之间最真挚的感情。他下定信心和蔓子说明明白,可是蔓子听到他说不回老家要留下来陪我时,就再也把持不知自己了,她最不能容忍就是高虹为了我连家人的感触都可以不顾及,这一点深深的刺痛了她。 她到底有什么好?值得你这样? 蔓子扔下这句话头也不回的就跑了。晚上高虹接到蔓子宿舍的电话,蔓子在黑暗中割破了自己的手段,幸好同宿舍的一个女孩发明的及时。听了这番话,我的心里五味杂陈,从小在无牵无挂的家庭中长大的我习惯了涓涓如流水般的情感,从来不知道人间间还有如斯剧烈的爱,还有这样为了恋情乐意肝脑涂地的女子。这样的情节不是只有电视剧中才会有的吗?我突然觉得在这么强势的爱情眼前,自己变的很微小。爱情对蔓子来说,是生活的全体,可是对于我来说,只是生活的一局部。虽然我也知道高虹是这个世界上我真正爱过的男子,可是就算分开高虹,我也还是会遇到一个适合自己的男子,可是蔓子就不同了,没有了高虹,她连活着的勇气都没有。高虹就是她的全部活着的意思。这种爱情的壮大是可以捣毁一个人的。我没有勇气去与她对抗。我想也许我的退出才是最准确的选择。虽然我知道这样的选择一定会伤害到高虹。但是我别无选择。我悄悄的退出了这场爱情。我没有留在家乡而是选择了一个长江畔的小城去工作。高虹应该是和蔓子一起回老家了吧。高虹试图挽回我们之间的感情,我托同学告诉他:好好对蔓子吧,这个世界没有人会比蔓子更爱他。至于我,就把我当做一个过客吧。我们的故事就这样无声无息的画上了句话。

最后一次会晤,让我们相忘于江湖

一夜无眠,一大早起来我就告知老公今天单位加班,晚上他去接儿子,我会晚些时候回来,老公没有一丝猜忌,笑呵呵的说:放心吧,老婆大人,一定实现领导交代的义务,你自己也多留神身材,别太累。

整整一天,我都心不在焉的,终于等到五点了,我飞快的整理东西,偷偷溜出办公室,八年过去了,高虹过的怎么样?他变了吗?他和蔓子的孩子应该也不小了吧?我的脑海中涌出来一个又一个问题,我认为自己已经在平淡的生活中忘记了自己曾经爱过的这个男人。可是这一刻,随州油式模温机,我居然如同小姑娘一样,怀着一颗忐忑的心去赴约。路过商店的衣橱,我特意照了一下镜子,嗯,还不错,虽然没有了当初的年青与修长,可是也多了几份优雅。

走到咖啡厅的门口时,我又仔细的收拾了一下自己的衣服,这个小城的夏天是最难受的,闷热的让人窒息,我特地穿的白色雪纺裙稍微显得有些胖,也不知道高虹会不会看出来呢? 我在这儿。 远远的我看到高虹向我挥手,八年的时间让我们都有了不小的变更,落座后我仔细的端详着高虹,他的眼角也有了细碎的皱纹,身体也比以前略胖了一些,当然,还是那么俊秀,多了多少份成熟与胜利男人的魅力。以他的学业和家庭背景应当发展的很不错。只是他的眼睛里写满了焦急,没有安静与温和,与老公的眼神不同。 也许是旅途劳顿,太累了吧。 我在心里默默想着。 怎么样,你过的好吗? 高虹问道,服务生走了过来, 女士,你喝什么? 我喝白开水。 我看着高虹笑着说, 有孩子以后我就不喝这些了,再说太苦了。我不爱好太苦的货色。 我看到高虹的眼睛里有些诧异,有些许的失踪。 哦,也对,这么些年过去了,你也该有自己的家了,只是我不清楚你为什么一定要来到这儿呢,你一个北方姑娘,单独一人跑到这儿来,你家人能放心吗?生活习惯能适应吗?这儿又湿润又酷热,你能受的了吗?你不是最怕热吗? 高虹好像有些冲动,一口吻说了很多,我节制着自己的眼泪,是啊,我能习惯吗?我能适应吗?八年了,这句话我等了八年。我没有告诉他我曾经如许不适应,多么不习惯,没有他的日子,我也需要很大的勇气,只是我既然做出了这样的挑选就不理由不去保持。但是现在我是真的适应了,也习惯了这样平淡而温馨的生涯。 我挺好的,孩子已经上小班了,是个儿子。老公人挺好的,也是北方人。生活习惯一样。你呢? 我假装很镇静的问道:你和蔓子的孩子应该也不小了吧? 我们六年前就离婚了,没有孩子。毕业回去当前我们都到法院去上班了,在父母的部署下我们结婚了,这不是也是你的欲望吗?但是我们的婚姻并可怜福。我没有措施忘却你,蔓子又老是为这个耿耿于怀,我们无休止的争吵了两年,都累了,和平分别了。我辞了工作找到内蒙的一家单位去上班了,这六年一直就在那儿。听哥们说你结婚了,就没有再打搅你。今天见到你,就安心了,看来你真的过得不错。 高虹平庸的说着这些,好像在诉说着别人的故事一样。没有哀伤,没有疼痛。我无法设想蔓子怎么会抉择撒手的,是阅历了怎么的两年炼狱般的婚姻生活高虹才从新取得自在。也许,是我错了,是我的两厢情愿把高虹推给了蔓子,假如我当初可以多那么一点勇气,多那么一点坚持,也许我们现在就不会以这样的方法坐在这儿。也许我们都不必选择这种衣锦还乡的生活。没有也许,所有都从前了。我们的将来就像两条平行线一样,永远也不会再有交加了。 好好生活吧,一定要快活。 你也是,早点找个适合的姑娘,安个家吧。都三十出头了,该有个家了。 我们一起走出了咖啡厅。 你先走吧,我想看着你走,许多年没看到你的背影了。 我对高虹说。 还是你先走吧,让我看着你走,下次见面不知道又是什么时候? 高虹动摇的看着我。我扭过火走了,泪水一行行滑落下来,我感到到高虹温暖的眼神始终凝视着我,我没敢回首,我怕高虹看到我的眼泪,我怕他会觉得我仍然对他有所留恋。 一定要幸福! 高虹那略带沙哑的声音远远传来。 我会的,你也一定要幸福。 我在心里默默的对高虹说。 就让我们相忘于江湖吧! 鱼儿和鸟的爱情注定是一场悲剧,就像我们的爱情一样。如果我当初不那么顽强,如果我可以始终站在他的视线四周,站在他触手可及的温暖里,兴许咱们会有不同的终局。

现在的我们,天各一方,一个在长江畔,一个在黄河边,都在飘零!我没有告诉他的是这个城市没有雪也没有柳絮,这个城市不会让我想起他,所以我取舍了这儿! 赞
(散文编纂:江熏风)
囚犯的妻子 第十二章 钱啊,命相连
虽然有了妹夫的撑腰,是禁止了弟媳他们不再欺侮我了,但是在经济上并没给我带来多少实...
斗狼记1
招生招生,六年了,六个暑假,整整六个暑假,我都是在校办里等候着家长带着学生来报名...
家有儿女(第二十章)
保清一家人沉侵在儿子结婚的幸福中,媳妇翠花能干又勤快,手不离活,活不离手,不论谁...
家有儿女(第十九章)
麦玲的父亲保清的病有点重大,因为县医院医疗前提差,看不了看的病,低温冷水机,病院要他转院,没...
家有儿女(第十四章)
大人孩子都知道麦玲厉害,普通人都不敢欺负她,大人孩子欺负她的家人,麦玲很恨他们,...
家有儿女(第十三章)
县里有个会议,要一个大队引导去开会,杨国庆非要保清去开这个会,保清一去就是四十天...
  夜深瞭,我還久久不能入眠,窗外的月光皎潔,透過紫色的窗簾灑滿屋子,看看身邊的兒子和老公,早已熟睡。平靜的日子一天一天的過著,所有的過往都已經沉淀,但是下午上班時突然接到的一個電話一下就攪亂瞭這樣的平靜。表面上我波瀾不驚,其實內心早已暗潮湧動。

初見,恍若夢境

陌生的號碼,顯示是包頭市的號碼,沒有理由啊,我沒有那邊的親人和朋友啊,猶豫瞭片刻,我還是接瞭起來, 是你嗎?過的還好嗎? 一個略帶沙啞的聲音透過話筒傳到耳邊,聽到這個聲音,我不禁有些糊塗,是自己的聽覺出問題瞭嗎?八年瞭這個聲音怎麼突然在這樣的一個午後冒瞭出來。 在聽嗎?我們單位組織到張傢界旅遊,要路過你這兒,想看看你,我住在碧水蘭庭,到四周的金帝咖啡廳去聚聚吧。明天下午六點。 沒等我回答,電話已經掛瞭,他是怎麼找到我的?思緒一下就翻飛到瞭八年前的那個下午。

那是我們初次相見,沒有比那更美好的相遇瞭,如同夢境一般。北方的冬天雖然寒冷,卻因為有雪而增添瞭很多的詩情畫意,如同所有美麗的愛情一般,我們的相遇也無法逃脫那樣的俗套,那是一個下雪的日子,一個高中同學打來電話說要到我們學校來看我,是個哥們。同在一個城市,大傢到瞭周末都想一起聚聚,我當然是滿心歡喜。

接到電話,我趕緊穿好棉衣,戴好圍巾手套跑到校門口,遠遠的我看到同學走瞭過來,旁邊還有另外一個男孩子,我笑著迎瞭上去:很冷吧。同學笑瞭:你都把自己包成粽子瞭,還冷啊?那個男孩子也笑瞭,同學拍瞭一下男孩子的肩膀: 高虹,我一個宿舍的,也是學法律的。是我們系學生會主席。高材生啊,和你一樣,愛學習! 我羞澀的低下瞭頭。是同學的這句和你一樣讓我突然覺得不好意思瞭。 有時間來我們學校玩。 男孩子的聲音略帶沙啞,但是很好聽。我記住瞭這個聲音。一起吃完飯後,同學回去瞭。我也很快回到瞭屬於自己的豐富多姿的生活裡。初次的相遇,如统一個夢,留在我記憶裡的除瞭那晶瑩的雪之外就是這個略帶沙啞的聲音。我甚至都沒好意思仔細看那個男孩子。

再見,願你相伴

冬天已經到來,春天還會遠嗎? 這句話當真不假,眨眼之間已經是柳絮漫天飛的季節瞭。哥們又打來電話說,今天周末想來看看我,這麼一說,我才意識到已經過瞭一個年瞭,新一年的鬧鐘也已經滴滴答答走瞭很長時間瞭。掛瞭電話,我想那個叫高虹的男孩子會一起來嗎? 嗨,想什麼呢? 我趕快止住瞭自己的胡思亂想。我又一次等候在校門口。但是等瞭半天也沒有看到同學的身影。我有些焦虑,四處張望。 在找什麼呢? 我看到瞭一個高大的身影站在自己的面前。是高虹,我同學呢?他俨然看穿瞭我的心思一樣 是我讓你同學幫我打電話約你的。我怕你不肯見我。 我一下就局促不安起來。不自覺的低下頭,盯著自己的鞋子看。這是我的一個秘密,一緊張就會忍不住低頭,盯著鞋子看。 我們去操場走走吧。 高虹適時的打破瞭尷尬的氣氛。我們繞著操場走瞭一圈又一圈,我不知道該說些什麼,平時的自己滔滔不絕,總是讓身邊的人感到輕松自在,但是今天顯然是不行。這種尷尬始終籠罩在我們周圍的空氣裡。 你同學說你很有意思,說話風趣幽默,和你在一起很開心。我怎麼覺得說的不是你啊?高虹開玩笑的說。我假裝輕松的說:是啊。我本來就很幽默啊。是你不夠有趣,被你傳染瞭。高虹也笑瞭,總算打破瞭尷尬的局面。我們聊瞭很多,人生啊,理想啊,都是一些與世俗無關的話題。操場邊的柳絮飛到瞭我的臉上,我正要去摘,高虹輕輕的幫我摘瞭下來,指尖劃過我的臉,我聽到自己的心在剎那間綻開的聲音,溫暖的指尖劃過的不是我的臉,是我的心。氣氛一下就變的又尷尬起來。我看到高虹低下瞭頭,沉默瞭片刻,他抬起頭來很堅定的看著我,眼神裡全是義無反顧: 我們可以做朋友嗎?就是那種一輩子在一起的。第一次見你,我就知道你就是我要找那個人。 我沒有想到愛情會來的這麼突然。這個學法律的男孩子,荆州电加热导热油炉,這個渾身散發著睿智與剛毅的男孩子,這個叫高虹的男孩子,在這個柳絮翻飛的季節,用這麼一句直接的毫無浪漫的告白輕而易舉的就俘虜瞭我的心。我不知道的是高虹為瞭我傷害瞭另外一個一直喜歡他的女孩子,那個女孩子在自以為是的愛情裡有著鋼鐵般的意志,從高中開始就一直追隨著高虹,雖然高虹說自己並不喜歡她,隻是不忍心傷害她。可是那個女孩子瞭解高虹勝過自己,她是高虹成長的見證者,是與高虹的傢人有著密切聯系的親人。有著無人可以取代的地位,有著無人可以戰勝的優勢。當高虹和我哥們說喜歡上我的時候,我哥們堅決反對, 你會傷害她的,你別看她嘻嘻哈哈,大大咧咧的。其實她很软弱。 高虹說:不會的,我會好好珍爱她的,我從來不相信人和人的緣分,但是這一次我信瞭。高虹的堅定成功的說服瞭我的哥們。再次的相遇,我的世界多瞭一個人,溫暖的指尖劃過我的心,留下一道淺淺的痕。漫天飛舞的柳絮見證瞭高虹的表白。可是年輕的我們忘瞭柳絮從來就不是一個好的見證者。

又見,三個人的表演

這是高虹第一次約我去學校,這一天我穿上瞭高虹喜歡的白棉佈吊帶裙,清新飄逸,散發出來的全是青春的味道。但是讓我詫異的是和高虹一起來接我的還有一個女孩子,高挑的個頭,灑脫的短發,穿著露肩的亮黃色T恤,磨白的牛仔短褲,腳趾甲塗得血紅, 你好,我是蔓子,是高虹高中的同學。也是現在的同學。 我有些不懂,看瞭一眼高虹,眼神裡全是無奈, 帶你在學校轉轉吧。 高虹走過來拉起我的手。那一瞬間,我看到瞭蔓子的眼睛裡像火焰一樣燃燒的憤怒,我有些不明白。我們自顧往前走,蔓子跟在後面,我静静的問高虹:這個蔓子是你同學啊,那她怎麼要跟著我們呢。她是不是看我們在一起不高興啊?高虹瞪瞭我一眼,好像真的生氣瞭: 別胡思亂想瞭,蔓子是我同學,我們兩傢很熟的。到省外讀大學,他父母不放心,托我多照顧她。我說你過來,她一定要跟來,要見見你。你大度一點兒。 我納悶兒瞭,自己沒說什麼呀,高虹至於這麼大反應嗎?吃飯時,蔓子一個勁兒的給高虹夾菜, 高虹,這是你愛吃的回鍋肉,多吃點兒。這是你愛吃的胡蘿卜絲兒。 我忽然覺得很滑稽,自己就像一個多餘的第三者一樣,未經主人許可突然闖到瞭他們的世界。我沮喪的笑瞭。高虹夾瞭一筷子胡蘿卜絲,正準備放到我的碗裡,莫名的我覺得很惱火:你不知道我不愛吃胡蘿卜嗎?我看著高虹,眼神裡有绝望,有憤怒,有不解。高虹的筷子就那樣停在半空中,不知道該怎麼辦?顯然,這樣的我嚇到瞭高虹。 給我吧,我也愛吃胡蘿卜。 蔓子笑嘻嘻的說到。高虹沒說話,他默默的把胡蘿卜絲兒塞到瞭自己的嘴裡。這次的見面,不歡而散,送我回去的路上,高虹一路沉默,隻是緊緊的握著我的手,他好像應該說些什麼,可是他什麼也沒說。也許沉默也是一種解釋吧。三個人的世界,真的有些擁擠。三個人的表演,即使是本色演出,也還是讓人覺得壓抑。

第四次相見,讓我安靜的走開

你能來人民醫院一下嗎?蔓子出事兒瞭。 接到同學的電話,我嚇瞭一跳,來不及多想就趕到瞭醫院,推開病房的門,我看到蔓子靜靜地躺在床上,高虹握著她的手,眼神裡全是擔憂。我的心忽然很痛,我又一次聽到瞭自己心綻開的聲音,不,這一次不是綻開,而是裂開,生生的痛讓我忍不住顫抖瞭一下。聽到腳步聲,高虹回過頭來, 你來瞭,是你同學打電話瞭吧,說瞭不讓他告訴你的,多事兒。 高虹不自在的放開瞭蔓子的手。 哦,蔓子怎麼瞭? 他問道。 沒什麼。 高虹淡淡說, 我們出去吧,讓蔓子睡一會兒。 他們走到醫院下面的花園中,高虹痛苦的眼神告訴我,一定有事情發生。 我不知道怎麼告訴你,蔓子割腕瞭,是我的錯,我告訴她以後不許再纏著我,我愛的人是你,我們畢業要一起找工作,我不回去老傢找工作,我要留在這兒,這兒是你的傢鄉,我要陪著你。她受不瞭這個打擊,從高中開始,她就一直喜歡我,但是我真的不喜歡她。她一直覺得我們之間需要的隻是時間,沒有料到你會出現。也許這次她是真的絕望瞭。 聽瞭高虹的述說,我覺得很震驚,那樣的一個妖艷的女子竟然會有如此激烈的情感。在高虹的講述中,我才知道瞭他和蔓子之間的種種過往,蔓子是個性情剛烈,隻要愛瞭就一定會拼盡全部力氣去愛的女子,高考時為瞭追隨他的腳步,放棄瞭自己喜歡的服裝設計專業,學瞭干燥的根本就不適合自己的法律。兩傢的父母都愿望他們可以一起讀大學,然後一起回老傢,然後結婚生孩子。他也一直覺得自己的人生就應該這樣按部就班的過。雖然自己對蔓子沒有那種強烈的愛,但是至少不反感。從小他就不是一個叛逆的孩子。可是那個雪花紛飛的日子,他遇到瞭我,他說從見到我的那一刻他就知道,我就是他要找的那個人。可是他不忍心傷害蔓子,他糾結過掙紮過,一次一次的試圖說服自己的心,可是沒有用。理智還是無法戰勝情感,他把自己的心思告訴瞭我的同學,我的同學激烈的反對,大傢都知道蔓子對高虹的情感,沒有人可以戰勝那麼強大的愛。我根本就不是蔓子的對手。果然,高虹最擔心的事情還是發生瞭,那次的三人表演,讓他知道蔓子的存在已經深深的傷害瞭我,傷害我們之間最真誠的感情。他下定決心和蔓子解釋清晰,可是蔓子聽到他說不回老傢要留下來陪我時,就再也控制不知自己瞭,她最不能容忍就是高虹為瞭我連傢人的感想都可以不顧及,這一點深深的刺痛瞭她。 她到底有什麼好?值得你這樣? 蔓子扔下這句話頭也不回的就跑瞭。晚上高虹接到蔓子宿舍的電話,蔓子在黑暗中割破瞭自己的手腕,幸虧同宿舍的一個女孩發現的及時。聽瞭這番話,我的心裡五味雜陳,從小在無憂無慮的傢庭中長大的我習慣瞭涓涓如流水般的感情,從來不知道人世間還有如此激烈的愛,還有這樣為瞭愛情願意粉身碎骨的女子。這樣的情節不是隻有電視劇中才會有的嗎?我突然覺得在這麼強勢的愛情面前,自己變的很渺小。愛情對於蔓子來說,是生活的全部,可是對於我來說,隻是生活的一部门。雖然我也知道高虹是這個世界上我真正愛過的男子,可是就算離開高虹,我也還是會遇到一個適合自己的男子,可是蔓子就不同瞭,沒有瞭高虹,她連活著的勇氣都沒有。高虹就是她的全部活著的意義。這種愛情的強大是可以摧毀一個人的。我沒有勇氣去與她抗衡。我想也許我的退出才是最正確的選擇。雖然我知道這樣的選擇一定會傷害到高虹。但是我別無選擇。我靜靜的退出瞭這場愛情。我沒有留在傢鄉而是選擇瞭一個長江畔的小城去工作。高虹應該是和蔓子一起回老傢瞭吧。高虹試圖挽回我們之間的情感,我托同學告訴他:好好對蔓子吧,這個世界沒有人會比蔓子更愛他。至於我,就把我當做一個過客吧。我們的故事就這樣無聲無息的畫上瞭句話。

最後一次見面,讓我們相忘於江湖

一夜無眠,一大早起來我就告訴老公今天單位加班,晚上他去接兒子,我會晚些時候回來,老公沒有一絲懷疑,笑呵呵的說:放心吧,老婆大人,一定完成領導交代的任務,你自己也多註意身體,別太累。

整整一天,我都心不在焉的,終於等到五點瞭,我飛快的收拾東西,偷偷溜出辦公室,八年過去瞭,高虹過的怎麼樣?他變瞭嗎?他和蔓子的孩子應該也不小瞭吧?我的腦海中湧出來一個又一個問題,我以為自己已經在平淡的生活中忘記瞭自己曾經愛過的這個男人。可是這一刻,我竟然如同小姑娘一樣,懷著一顆忐忑的心去赴約。路過商店的衣櫥,我特意照瞭一下鏡子,嗯,還不錯,雖然沒有瞭當初的年輕與苗條,可是也多瞭幾份優雅。

走到咖啡廳的門口時,我又仔細的整顿瞭一下自己的衣服,這個小城的夏天是最難熬的,悶熱的讓人窒息,我特意穿的白色雪紡裙略微顯得有些胖,也不知道高虹會不會看出來呢? 我在這兒。 遠遠的我看到高虹向我揮手,八年的時光讓我們都有瞭不小的變化,落座後我仔細的打量著高虹,他的眼角也有瞭細碎的皺紋,身材也比以前略胖瞭一些,當然,還是那麼漂亮,多瞭幾份成熟與成功男人的魅力。以他的學業和傢庭背景應該發展的很不錯。隻是他的眼睛裡寫滿瞭焦慮,沒有寧靜與平和,與老公的眼神不同。 也許是旅途勞頓,太累瞭吧。 我在心裡默默想著。 怎麼樣,你過的好嗎? 高虹問道,服務生走瞭過來, 女士,你喝什麼? 我喝白開水。 我看著高虹笑著說, 有孩子以後我就不喝這些瞭,再說太苦瞭。我不喜歡太苦的東西。 我看到高虹的眼睛裡有些詫異,有些許的失落。 哦,也對,這麼些年過去瞭,你也該有自己的傢瞭,压铸模温机价格,隻是我不明白你為什麼一定要來到這兒呢,你一個北方姑娘,獨自一人跑到這兒來,你傢人能放心嗎?生活習慣能適應嗎?這兒又潮濕又炎熱,你能受的瞭嗎?你不是最怕熱嗎? 高虹好像有些激動,一口氣說瞭很多,我掌握著自己的眼淚,是啊,我能習慣嗎?我能適應嗎?八年瞭,這句話我等瞭八年。我沒有告訴他我曾經多麼不適應,多麼不習慣,沒有他的日子,我也需要很大的勇氣,隻是我既然做出瞭這樣的選擇就沒有理由不去堅持。但是現在我是真的適應瞭,也習慣瞭這樣平淡而溫馨的生活。 我挺好的,孩子已經上小班瞭,是個兒子。老公人挺好的,也是北方人。生活習慣一樣。你呢? 我假裝很平靜的問道:你和蔓子的孩子應該也不小瞭吧? 我們六年前就離婚瞭,沒有孩子。畢業回去以後我們都到法院去上班瞭,在父母的支配下我們結婚瞭,這不是也是你的願望嗎?但是我們的婚姻並不幸福。我沒有辦法忘記你,蔓子又總是為這個耿耿於懷,我們無休止的爭吵瞭兩年,都累瞭,和平分手瞭。我辭瞭工作找到內蒙的一傢單位去上班瞭,這六年一直就在那兒。聽哥們說你結婚瞭,就沒有再打擾你。今天見到你,就安心瞭,看來你真的過得不錯。 高虹平淡的說著這些,似乎在訴說著他人的故事一樣。沒有憂傷,沒有痛苦。我無法想象蔓子怎麼會選擇放手的,是經歷瞭怎樣的兩年煉獄般的婚姻生活高虹才重新獲得自由。也許,是我錯瞭,是我的一廂情願把高虹推給瞭蔓子,如果我當初可以多那麼一點勇氣,多那麼一點堅持,也許我們現在就不會以這樣的方式坐在這兒。也許我們都不用選擇這種背井離鄉的生活。沒有也許,一切都過去瞭。我們的未來就像兩條平行線一樣,永遠也不會再有交集瞭。 好好生活吧,一定要快樂。 你也是,早點找個合適的姑娘,安個傢吧。都三十出頭瞭,該有個傢瞭。 我們一起走出瞭咖啡廳。 你先走吧,我想看著你走,很多年沒看到你的背影瞭。 我對高虹說。 還是你先走吧,讓我看著你走,下次見面不知道又是什麼時候? 高虹堅定的看著我。我扭過頭走瞭,淚水一行行滑落下來,我感覺到高虹溫暖的眼神一直註視著我,我沒敢回頭,我怕高虹看到我的眼淚,我怕他會覺得我依然對他有所眷戀。 一定要幸福! 高虹那略帶沙啞的聲音遠遠傳來。 我會的,你也一定要幸福。 我在心裡默默的對高虹說。 就讓我們相忘於江湖吧! 魚兒和鳥的愛情註定是一場悲劇,就像我們的愛情一樣。如果我當初不那麼倔強,如果我可以始終站在他的視線周圍,站在他觸手可及的溫暖裡,也許我們會有不同的結局。

如今的我們,天各一方,一個在長江畔,一個在黃河邊,都在飄零!我沒有告訴他的是這個城市沒有雪也沒有柳絮,這個城市不會讓我想起他,所以我選擇瞭這兒! 贊
(散文編輯:江南風)
囚犯的妻子 第十二章 錢啊,命相連
雖然有瞭妹夫的撐腰,是阻拦瞭弟媳他們不再欺負我瞭,但是在經濟上並沒給我帶來多少實...
鬥狼記1
招生招生,六年瞭,六個暑假,整整六個暑假,我都是在校辦裡期待著傢長帶著學生來報名...
傢有兒女(第二十章)
保清一傢人沉侵在兒子結婚的幸福中,媳婦翠花能幹又勤快,手不離活,活不離手,无论誰...
傢有兒女(第十九章)
麥玲的父親保清的病有點嚴重,因為縣醫院醫療條件差,看不瞭看的病,醫院要他轉院,沒...
傢有兒女(第十四章)
大人孩子都知道麥玲厲害,一般人都不敢欺負她,大人孩子欺負她的傢人,麥玲很恨他們,...
傢有兒女(第十三章)
縣裡有個會議,要一個大隊領導去開會,楊國慶非要保清去開這個會,保清一去就是四十天...
相关的主题文章:

  
   雨夜情思
  
   江西模温机 第二
  
   在行进和进场后 舞花场 最有声势在旱船表
  
   山东压铸模温机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Comsenz Inc.  

GMT+8, 2019-12-8 00:31 , Processed in 0.070667 second(s), 36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