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scuz! Board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140|回复: 0

宜昌注塑模温机 长篇水温机连载【春暖花开】(四)

[复制链接]

699

主题

699

帖子

3449

积分

论坛元老

Rank: 8Rank: 8

积分
3449
发表于 2018-6-15 12:52:5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html模版长篇连载【春暖花开】(四)
  第十一章等待分配的日子里
平顶山师范学院毕业后,由于急盼县教育局有关毕业生分配的消息,我临时没有回老家,而是天天呆在父亲单位,以便及时懂得分配动向。
那时,父亲已升任叶县法院邓李联庭庭长,邓李联庭仅有三个人,一个庭长,二名法警,管辖邓李、连村、水寨、坟台四个公社的法律、民事案子。由于管辖区域大,加之法庭办案人员少,积案多,法庭人员工作量很大,他们天天都有处理不完的案子,有时一天要处置五六起儿民事调停案子,父亲几乎天天开着叶县法院为法庭配发的三轮摩托车,带上他的另外两名法警入村办案,他们几乎没有星期天,他们整天忙得不可开交,一到晚上,父亲还得骑着偏三摩托跑回叶县法院照料我。
在等待县教育局对毕业生工作分配的那些日子里,我只有没事干,就三天两头往教育局跑,以便早日得到有关毕业分配的消息。就是在那个时候,我学会了做菜、做饭,而且厨艺还不错。当时,正是七月下旬,气温还是很高,除了每天去到教育局探听毕业分配的消息外,简直无事可干,想着自己毕业后,有可能会被分配到农村小学教书,于是,脑际里就萌生了学习做饭的设法。说干就干,我骑上自行车去到食品、蔬菜公司买了一些诸如豆角、辣椒、黄瓜一类的常用菜,在父亲办公室里学做饭和炒菜。凡事说着容易做着难,不是水放多了,就是汤烧糊了,或者是菜炒咸了,让我哭笑不得,没措施,我跑到新华书店里买了本菜谱书,看着菜谱学做菜和做饭,我一边看书,一边琢磨。功夫不负有心人,几天下来,我终于学会了炒菜和做饭,以至于父亲晚上回来后,吃着我做好的饭菜,直夸我做饭、炒菜的技巧有上进,让我继承努力,好好学习。
八月三日上午,我起床后,做了简略的洗漱后,自己着手,做了够自己吃的饭菜,吃罢饭,把锅、碗、筷刷了刷,拉上门,骑上自行车直接去了教育局,叶县法院距县教育局大概6里左右,可能是因为夏天气象太热的原因,街上行人很少,没用多长时间,我就骑到了教育局门口,刚到门口,发现教育局院内院墙四周围了不少人,有的还在谈论着什么,我把自行车放到存车处,锁了自行车后,赶快跑过去看究竟,一打听,知道是教育局把有关毕业生分配的公告贴了出来,围观的人群里,有教育局工作人员,有毕业生家长和等毕业分配通知的毕业生们。
我麻利的挤进里面,一双大眼睛四下不停的搜索着大红纸上所写的每项内容。我最关注的是我自己的名字和分配去向。 找到了,找到了,终于找到了 ,我激昂得大声喊叫起来,四周的人把目光全转向了我,我自知失态,赶忙说明。我的名字在第一章大红纸偏下方,细心一看,我被县教育局分配到叶县水寨乡桃奉小学任教。公告上要求,凡公告上公示的各位毕业生,八月九日前务必到县教育局人事股办理就业报到手续,拿到就业报到手续的学生要在八月十二日前到被分配的学区报到。看罢公告,我立即去了教育局办公楼,经讯问,得知三楼人事股详细负责办理有关毕业生就业报到手续,经办人是陈洁股长,我从走廊墙壁上吊挂的提示牌上找到人事股,那个时候,单位里还没有普及装空调,只是装有吊扇,估量是天热的缘故,人事股的门窗都敞开着,吊扇在半空中乎乎的滚动着,把办公桌上的报纸、信纸刮得掉了一地,走进人事股办公室,看到一个女士正在一心办公,我走上前去,跟她打了一个招呼: 阿姨,您好!请问,您是陈洁陈股长吧?我叫赵跃民,是来办理就业报到手续的 。女士抬开端,看了看我,从办公椅上站了起来,说道: 我是陈洁,你稍等 。陈洁老师俯下身子,捡起地下散落的报纸和信纸,我也趁势帮忙,从地上捡起几份散落的纸张,陈洁股长嘴里说着不让我捡,但我看得出,她很高兴和激动。她走到吊扇开关前,用手旋转了一下开关,吊扇旋转速度慢慢降了下来。得知我是来办理就业报到手续的,陈洁股长待我很热忱,拿着毛巾递给我: 小伙子,天太热,你先去洗洗脸,擦擦汗,我这就给你办手续 。陈洁股长四十上下的年纪,身高一米六二左右,长得不胖也不瘦,留着齐耳短发,戴着一副近视镜,显得很有气质,我在想象着,陈洁股终年轻时肯定也是个美女。言谈中得知,陈洁股长也是毕业于平顶山师范学院,我们算得上是校友,她对我说了些激励的话,让我到新的工作岗位后,遵从领导,服从指挥,增强学习,刻苦研究,善待学生,干好本职工作,陈洁股长一番话说到了我的心窝,让我感到到,就像 大热天吃冰棍---心里凉快 。陈洁股长把亲手开具的大学生工作介绍信递给我,用手微微的拍拍我的肩膀说道: 小伙子,好好干,当前会有出息的 。
离别了陈洁股长,我也顾不得热了,拿上大学生工作介绍信跑下楼去,骑上自行车飞一样的就回了法院,来到法院办公室,给正在值班的蔡军叔叔阐明了情况,他帮忙给我拨通了父亲所在的邓李法庭的电话,蔡军叔把电话递给我,我向父亲扼要解释了上午去县教育局看到墙上张贴的公告及办理工作分配手续的情形。得知我被县教育局分配到了老家桃奉村,父亲的心里别提有多愉快了。
父亲安排好法庭里的工作,骑上三轮摩托就回了县城。
看到父亲满身是汗,我赶忙端住脸盆跑到楼下自来水旁,接了半盆子凉水,端到楼上,放到脸盆架上,顺手从盆架上取下毛巾递给父亲,父亲高兴的接过毛巾,走到洗脸盆前,把毛巾扔进脸盆,然后把头趋势盆子,把双手伸进水盆里洗搓,用双手掬了一捧水在脸上上下乱抹,凉水驱散了父亲自上的汗气,他感觉舒服多了,洗罢手和脸,拿出毛巾,双手用力拧去毛巾上的水分,把毛巾放到脸上擦了擦,我接过父亲手里的毛巾,放到盆架上,然后,走到茶几旁,倒了杯凉开水递给父亲,接过我递给他的凉开水,父亲一仰脖子,咕咚咕咚就进了肚子里,我接过父亲的空茶杯放回茶多少上,待父亲脱了工作服,坐到办公椅上后,我拿出大学生工作先容信让父亲看,看着大学生工作介绍信,父亲眼圈潮湿了,好长时间没有说话。
父亲是个苦命人,一九四七年八月二十出生于河南省平顶山市叶县水寨乡河北赵村,按过去迷信的说法,农历二十出生的人命硬,会克父母,这话真的应验了。父亲曾给我们姐弟兄妹5人讲述过家史:父亲出生时,故乡还没解放,那个时侯,乡里成立有乡公所,爷爷在乡公所供职。爷爷姓赵,名尚,二十来岁,据说,爷爷年轻时长得漂亮洒脱,风骚倜傥,很会办事,朋友很多。奶奶杜氏是邻村杜杨街的大户女儿,爷爷和奶奶是由爷爷的父亲做主定下的娃娃亲。据说,爷爷的父亲年轻时,去邻村杜杨街杜姓朋友家玩,杜姓好友盛情款待了爷爷的父亲。好友相聚,未免推杯换盏,无话不说,酒过三巡,两人已喝得有些高兴,酒后,哈尔滨导热油锅炉,竟互相许诺:彼此不仅这辈子做朋友,等他们结婚有了下一代,若头生性别相同,就让孩子们持续结为朋友,若一家生的是男孩,另一家生的是女孩,双方就结成亲家。两位好友空头支票,立字为证,从此,两家的关系越来越密切,你来我往,从不间断。
若干年后,爷爷的父亲和杜姓朋友先后结婚生育,爷爷的父亲婚后生了个男孩(爷爷),杜姓朋友婚后生了个女孩(奶奶),就像戏书上说的一样,更为巧合的是,爷爷和奶奶竟几乎同年、同月出生,爷爷比奶奶大十天,就这样,两家按照商定和农村传统风俗,等双方家庭分辨吃了满月酒后,就商量着为爷爷和奶奶定下了娃娃亲。直到爷爷和奶奶长到十七、八岁时,爷爷的父亲委托家族族长带着薄礼去杜姓朋友家里为孩子们商量婚事,杜姓朋友十分爽快的就许可了,一切按照乡村婚礼习俗,双方家人筹措着给爷爷和奶奶购置了婚礼。大概一、二年后,父亲降生了。
父亲的降生,让爷爷的父亲兴奋不已,他亲自为他的小孙子起了一个叫 留牵 的名字,故名词义是愿望 留下并牵住 孩子,充分体现了老人对昆裔的关爱之心。爷爷的父亲是商人出身,家里经营有染坊、开有食堂,生意曾经做得很大,朋友也很多,据说他得了孙子,做了爷爷,前来道贺和捧场的人做作不少,高兴之余,爷爷的父亲大摆筵席,亲身操办了喜得孙子的喜酒宴。
老人们说,农历二十出生的人命硬,克父母。迷信归迷信,家里人不信,全家上下待父亲格外亲,视其为掌上明珠。父亲出生八个月后,父亲命硬克父母的传言竟真的应验了,孝感电加热导热油炉,家里遭了意想不到的变故,就像塌了半个天。
就在父亲出生八个月的一天,爷爷因公下乡,去留侯店村处理一桩案子,中午,那家主人强留爷爷在家吃饭,不胜酒力的爷爷拗不外主人的盛情款待,多贪了几杯,回到家后蒙头睡下,没成想再没有醒过来。爷爷的离去几乎给家里带来了灭顶之灾。爷爷的父亲就爷爷一个儿子,失子之痛让其一蹶不振,他强忍悲把柄理了他儿子的凶事,从此,再没有昔日的笑容,再也没有心思去打理和经谋生意,生意很快就破产了。爷爷的父亲每天躺在床上,嘴里不停的念叨着什么,有病也不治,谢绝吃药,没多久,也驾鹤西去了。
失去了亲人,年青的奶奶终日抱着父亲坐在门前哭泣,一双亮堂有神的大眼睛都哭瞎了,孤儿寡母的只好跟着爷爷的母亲艰苦度日,失亲之痛,加上双眼失明,真是雪上加霜,生活的压力彻底把奶奶击垮了,孤苦无助的奶奶在父亲二岁多时也因一场大病无钱救治,到地下找爷爷去了。父亲成了孤儿,随着爷爷的母亲艰巨生活着,直到新中国成立。父亲告诉我,他是吃百家饭长大的。新中国成立后,村里成立了农会,农会主席赵邦才看到父亲长得虎头虎脑,聪慧可恨,心生恻隐,决议有农会出头具名和谐,负责解决父亲生活及上学识题,那个时候村上没有学校,争气的父亲背上书包和柴草跑到距家20多里的任桥村上学。一个孤儿,孤苦伶仃,饱受磨难,有好心人资助上学,父亲倍感珍爱来之不易的学习时间。父亲十二岁时,才入小学一年级上学,自小历经磨难的父亲,看待上学非常器重,平日省吃俭用,节俭些钱买功课本。为了节俭时间,一周在学校住五天,吃饭还得自己做,上学途中吃的苦,受的罪可想而知,由于父亲勤恳、用功,每次测验都得甲等,在任桥小学上了三年,连跳两级,到五八年大跃进时,父亲只好中断学业回到赵庄村,从此再没进过学堂,五八年十月,父亲在世的唯一亲人----他的奶奶也因病分开了人世。
大跃进时代,父亲已经十六岁了,农会主席赵帮才让父亲安排到农会,详细管农会的一些账目什么的,父亲工作当真负责,慈溪油式模温机,把每一笔账目都记得清清晰楚,明明确白,深得农会主席和农会其他成员的信任和认可,他们对父亲关心备至,精心培育。父亲也没有辜负农会人员对其给予的厚望,恪渎职守,不辞辛苦,较好的完成了农会领导交办的各项工作义务,深得农会主席和其他成员的好评。父亲是在农会主席赵邦才的关爱庇护下长大的。赵主席对父亲的人格、品行一目了然,甚为赞美,父亲成年后,赵主席热切的给父亲介绍对象,好几个姑娘就是因为我父亲曾经是孤儿而中止了接洽,最后,赵主席把他的一位直系亲戚的女儿介绍给父亲,因为是农会主席保媒,而且又是亲戚,这门亲事很快就促成了,结婚当日,赵主席派专人安排父母婚礼中迎来送往的大事,并亲自到场主持婚礼,给父母的婚礼增添了一道亮丽景致。一九六二年春上,县土产公司到连村大区招工,每个村仅一个名额,农会主席赵邦才在连村大区开完专题会,拿着招工表,直接回到赵庄,把招工表交给父亲,让父亲把表填好后交给他。父亲常给我说,农会主席赵邦才是他的恩人。父亲就是在恩人赵邦才的关怀与赞助下,一步一个足迹,步步为营,从土产公司一名小人员做起,先后做过叶县土产公司副主任、叶县饮食服务公司主任、叶县法院邓李法庭庭长、叶县人民政府行管科长等职位,一直干到退休。
看到父亲如此冲动,我十分理解。知道父亲太不容易了,为了我们兄弟姐妹五人,父母付出确实实太多。如今,我行将走上工作岗位,能挣钱养家了,父亲能不激动吗?我快步走到脸盆前,抓住毛巾用手使劲拧了拧,递到父亲手里,父亲接过毛巾擦了擦脸,我接过父亲递给我的毛巾,来到脸盆前,用手把毛巾搓了搓,用力拧了拧,而后,把毛巾搭在了脸盆架上。
邻近中午了,我让父亲躺在床上休息会,我出去换了些面条,回到父亲的住房后,给父亲做了一顿香喷喷的蒜汁捞面条,饭做好后,我唤醒父亲,亲手把一大碗捞面条端给父亲,吃着面条,父亲点拍板,嘴里不住的说: 好吃、好吃、捞面条做的挺好吃 。吃罢饭,我把锅、碗、筷端到楼下自来水旁洗刷清洁后,回到楼上,把一切收拾就绪,父亲把吊扇开关调到最大位置,吊扇在头顶呼呼直响,感觉凉爽多了,于是我和父亲就躺倒床上午休了。
中午,我美美的睡了一觉,醒来时,一看表已经是下昼三点五十了。我和父亲分别洗了脸后,父亲说: 跃民,你也快开学了,你收拾下你的东西,一会儿我骑摩托送你回去,你回去再好好玩几天吧 。
收拾完货色,把打算带走的一切物品塞到被子里,用被单包裹好后,我和父亲锁上门下了楼,我把行李放到摩托车斗里,坐上摩托,父亲纯熟的用脚启动了摩托,摩托飞快的前行着,坐在摩托上,看到路两旁的树不断后移,热风吹在脸上感觉挺舒服的,坐在摩托上,想着到家后又可以去灰河洗澡了,又能和玉山叔等好友一块玩了,激动的我哼起了歌曲。,摩托跑得快,大约一个小时的时光,摩托就停到了家门口。待父亲停稳摩托后,我先下了摩托,一边和街上的村民打招呼,一边从摩托车斗里抱起包裹,家里的人听到摩托车声和说话声,知道是我和父亲回来了,都跑着出来了,大姐、二妹、弟弟、三妹抢着抬包裹,母亲笑着走过来,一把拉住了我的手,问问这,问问那,还埋怨我不好好吃饭,比上大学前瘦了不少。我笑着告诉母亲,说是自己贪长了,才长成这个样子。
我和父亲回来后,一家人算是团聚了。
自上大学后,除了春节在家呆了几天外,因为忙于学业,几乎很少回来,这次回来,发现村里变更很大。听大姐说,就在我去平顶山师范学院上学不久,大概是十月份吧,大队支部书记张万山通过大队广播传达了公社通知,说是经县里批准,水寨公社已经更名为水寨村夫民政府,张侯庄大队更名为张侯庄村民委员会。就在张万山书记在播送上转达了上级精神不久,咱这儿经乡里同意也进行了改制了,大队一分为三,桥头张划归古佛寺李行政村,张侯庄、赵庄分离成为两个独立的行政村,因为体系原因,分家时,除了学校,林场、可耕地、面粉厂作为群体财产也一并给分了,当初,面粉厂里就剩一所空房子了,职员早散了,真可惜了。听了大姐的话,心里为之一振,难怪说村里变化大,本来如此呀!
母亲在灶房忙着做饭,她知道我爱好吃葱花油馍,特意吩咐二妹去自家菜园里挖了几棵大葱,为了让儿子吃上打小喜欢吃的葱花油馍,母亲顾不得天热,麻利的烙着馍,原来天就热,加上烧鏊子的麦秸火,只见豆大的汗珠从母亲脸部顺流而下,汗衫也湿透了,我心疼母亲,急忙去拿了一个毛巾给母亲擦汗,母亲笑着说: 民,你自小就爱葱花油馍,今天,娘就让你过过瘾,吃个够,已经烙中的有了,你先吃吧 。母亲顺手从馍筐里拿了一个递给我。吃着母亲亲手做的又软又香的葱花油馍,心里的高兴劲就别提了,一口吻吃了两个,又喝了一碗稀饭,吃得饱扥扥的,我抹了抹嘴,打了个饱嗝,给家人打个招呼后,满足的去我的好友玉山叔家玩去了。
来到玉山叔家门口,知道他家原来养有小狗,也不敢贸然从前,只好隔着大门大声喊和用劲拍门,听到喊声,多奶奶出来了,翻开大门,我对着她叫了声: 多奶奶好,玉山叔在家没 ?看到是我,多奶奶连忙说: 好,好,一切都好,进屋吧,刚做好饭,过来喝汤吧 。 刚喝罢汤,我是来找玉山叔玩的 。 你玉山叔搬进后院新房子了,他去年十月初六结婚了,今年春上,我和你二虎爷给他盖了新房,和他分了家,他们刚搬进新房去 。我没再进多奶奶家,我只想尽快见到玉山叔。告别多奶奶,我顺着多奶奶给我指的房子一直走到玉山叔新家。
玉山叔新家很好找的,就在他老家后边,刚盖起的,连院墙都不。来到后院,看到玉山叔和一个女的正坐在新房前的树下喝汤。走近新房,我一眼就认出了那个端碗吃饭的女人---侯花敏。她是我小学时候的同班同窗,印象中,她个子不高,圆脸型,有点胖,平日不会装束自己,头也不梳,头发混乱不堪,只管长大了,但昔日的摸样没多大变化。听到脚步声,他们仰头一看是我,都非常惊奇,立刻站了起来,迎接我进到新房子里,找了个凳子让我坐下,又递了把芭蕉扇给我。玉山叔说: 听说你回来了,想着喝过汤后,跟你花敏婶一块儿过去坐坐,没想到你可过来了,我也不用给你介绍了,你们认识的,以后你得转变称说叫花敏婶了 。花敏婶对我笑了笑说: 十多年没见,你变化不少呀,比起上学时,你帅气多了。咱们刚搬过来,还没顾上拉院墙,你看那个灶火,我俩吃饭都是格兑的 。 慢慢来,玉山叔能干,一切都会好的。我曾给玉山叔说过,等你们结婚时,无论再忙,也要想法通知我,你们食言了 。我笑着应答。玉山叔赶紧解释说: 知道你上学,作业紧,怕影响你,所以,思来想去仍是不给你说为好。你少等会,一会儿,我去代销点买点酒和罐头,咱爷们坐下喝一壶 。我告诉他们: 我刚喝了汤,吃的是母亲亲手烙的油馍,吃的很饱,说会话算了,有机遇去我家喝酒 。我顺便告知他们,自己已经毕业了,分配到桃奉街小学任教,十二就去水寨学区报到。玉山叔和花敏婶听了非常高兴。他们说,离家近了,玩着就方便了。在玉山叔家,我们无话不谈,闲扯起了小时候一块偷瓜的事,笑的我们前仰后合,节制不住自己,都笑当年太顽皮,傻得可恶。人不知鬼不觉在玉山叔家坐了几个钟头,若不是弟弟出来找我,还不知在玉山叔家要坐到何时。
告别玉山叔和花敏婶,我和弟弟一块儿回到了家,进到院里,听到屋里几个人在说话,踏进屋门,只见宝顺伯、于谦叔、宝华爷和留德叔各自坐在一个凳子上谈天论地,我和他们打过招呼,也找了个凳子坐了下来,听他们谈话,他们是找父亲的闲玩的。我坐下后,他们话题又转向了我,夸我自小就听话、懂事、学习好、知道未来有出息,果不其然,等等一些奉承话,说得我都不好意思了。我早已瞌睡了,也不好意思去睡觉,切实挺不住了,站起来打了个哈欠,他们这才想到夜已经很深了,于是,个个站起身来离去,把他们送出大门后,母亲锁上大门,催促我们赶紧睡觉,熬到现在,谁不瞌睡呀,个个打着哈欠上床睡觉了。
第二天醒来时,已是中午十点多了。起床洗脸时,母亲笑着捣着我的头说: 民呀,您真有福分呀,饭早做好了,几回想叫你起来吃饭,过来一看,发现你睡得正香,也就没再叫你 !我洗罢脸,发明母亲早已把饭菜端过来了,我一边吃着饭,一边问母亲: 娘,爸爸去哪了 ?母亲说: 你爸能去哪,一辈子都是工作狂,今天一早就去邓李法庭了 。
之后的几天,除了在家玩,母亲吩咐我在仲秋节前,买些月饼、罐头等,骑住自行车走几家亲戚,去看看大舅和三舅。我家亲戚不多,父亲是个孤儿,家里的老亲戚几乎早就不交往了,眼下常常走动的亲戚就是大舅和三舅家。
母亲姓韩,名存,一九四七年十二月出生于河南省漯河市舞阳县北舞度乡韩庄村,自小也是苦命,她兄妹四个,排行中最小,上边是三个哥哥,也就是我的大舅、二舅和三舅。母亲给我说过她的身世。我的外祖父解放前是个马车夫,专为村里一户地主养马赶车,家里有3亩薄地,年年收不付出,穷得叮当响,正终年景还委曲能对付,一遇荒年或到青黄不接的节令家里人日子就不好过了,只得靠外出要饭维持生计。母亲很小的时候,外祖父、外祖母就双双早亡,母亲是跟着大舅长大的,所以,他们兄妹关系保持得特殊好。大舅韩朝勋,比母亲长十岁,一米七八的个头,满脸胡须,长得很浑实,没什么专长和手艺,也没上过一天学,一生务农,和大妗结婚后,也没生育一个后辈,后来抱养了三舅的儿子---我的表哥学民。大舅的一生普普通通,能让母亲自豪和自豪的就是大舅待母亲很好,关联处的好,母亲和父亲结婚,是大舅一手操办的。大舅能吃能干,力量很大,身材很好,活到八十四岁,无病而终;二舅韩树勋,命也不好,二十来岁,经别人说媒,意识个女孩,还没来得及结婚就暴病身亡了;三舅韩世勋运气也不济。由于家里穷,外祖父、外祖母走得早,跟着大舅生活,没进过学堂,没少跑着要饭吃,成年后,村里有家好心人看重三舅憨厚、诚实、勤快,是个干庄稼活的好手,打算把外甥女介绍给三舅,但条件必需是倒插门。那个时候,做倒插门女婿是低人一等的,别人看不起,三舅跟着大舅生活,家里也很穷,就几间茅草屋,三舅心一横,赞成了女方家的前提。倒插门到邻村店街村。婚后,三舅和三妗和睦相处,三舅一米七八的个头、赤红脸、身材粗壮、力气很大,把家里打理得语无伦次,很受三妗家人的喜欢,婚后一年多,我的表姐秋芬出生。三舅家里的不幸是跟着表哥学民的出生而来的。表哥学民出生时,三妗因大出血而亡,那个时候,哪有好的医生呀!三妗走了,撇下一双儿女,他们该咋生活,三舅抱住三妗的尸体哭得死去活来,在世人的劝告和辅助下,三舅忍住悲痛,安葬了年仅二十三的三妗,不懂事的学民表哥在三舅的怀里哇哇直叫,愁得三舅也跟着掉泪,一个二十多岁的大爷们抱着孩子坐在院里嗷嗷大哭,大舅、大妗来了,看到这情景,十分同情,经由商量,秋芬表姐继续跟着三舅生活,学民表哥以后有大舅、大妗一家负责养育,直到长大成人。三舅一生没再娶亲,秋芬表姐成年后,也招了个上门女婿,三舅就跟着秋芬表姐生活了一辈子,三舅后半生是享福了,秋芬表姐和表姐夫待三舅很好,非常孝敬,学民表哥也在大舅、大妗的关怀下长大了,并且有大舅、三舅两家赞助,给学民表哥订了亲,置备了彩礼,帮他成了家,学民表哥和表嫂也时不断的回到店街看望三舅,极尽孝心,三舅一生活了八十三岁,后因脑溢血病逝于彰化病院。
大舅、三舅是母亲世上仅有的两家亲人,也都是穷亲戚。我很理解母亲,知道他们兄妹情深,逢年过节,你来我往,从不一直。那个时候,走亲戚也没什么可买的,春节时,买些点心、罐头之类的;仲秋节时买些月饼、罐头等;等麦罢走亲戚时买些油馍、白糖什么的,年年几乎是一个模式。
八月十一上午,我去村里的代销点买了四斤月饼、六瓶罐头,让营业员分装成两份,骑上自行车到十六里远的大舅和三外氏,分别看望了大舅、大妗和三舅。
算是了结了母亲的一桩宿愿。
左等右盼,终于盼来了八月十二这一日。一大早,母亲早早就起床了,特意为我烙了几张我喜欢吃的葱花油馍,吃罢饭,我拿上毕业生分配介绍信,装进上衣兜里,骑上自行车去了水寨学区。【待续】
  赞
(散文编纂:滴墨成伤)
囚犯的妻子 第十二章 钱啊,命相连
固然有了妹夫的撑腰,是阻拦了弟媳他们不再欺负我了,但是在经济上并没给我带来多少实...
斗狼记1
招生招生,六年了,六个暑假,整整六个暑假,我都是在校办里等待着家长带着学生来报名...
家有儿女(第二十章)
保清一家人沉侵在儿子结婚的幸福中,媳妇翠花能干又勤快,手不离活,活不离手,无论谁...
家有儿女(第十九章)
麦玲的父亲保清的病有点重大,因为县医院医疗条件差,看不了看的病,医院要他转院,没...
家有儿女(第十四章)
大人孩子都知道麦玲厉害,普通人都不敢欺负她,大人孩子欺侮她的家人,麦玲很恨他们,...
家有儿女(第十三章)
县里有个会议,要一个大队引导去开会,杨国庆非要保清去开这个会,保清一去就是四十天...
  第十一章等待分配的日子裡
平頂山師范學院畢業後,由於急盼縣教育局有關畢業生分配的消息,我暫時沒有回老傢,而是天天呆在父親單位,以便及時瞭解分配動向。
那時,父親已升任葉縣法院鄧李聯庭庭長,鄧李聯庭僅有三個人,一個庭長,二名法警,管轄鄧李、連村、水寨、墳臺四個公社的法律、民事案子。由於管轄區域大,加之法庭辦案人員少,積案多,法庭人員工作量很大,他們天天都有處理不完的案子,有時一天要處理五六起兒民事調解案子,父親幾乎每天開著葉縣法院為法庭配發的三輪摩托車,帶上他的另外兩名法警入村辦案,他們幾乎沒有礼拜天,他們终日忙得不亦樂乎,一到晚上,父親還得騎著偏三摩托跑回葉縣法院照顧我。
在期待縣教育局對畢業生工作调配的那些日子裡,我隻要沒事幹,就三天兩頭往教育局跑,以便早日得到有關畢業分配的新闻。就是在那個時候,我學會瞭做菜、做飯,而且廚藝還不錯。當時,恰是七月下旬,氣溫還是很高,除瞭天天去到教育局打聽畢業分配的消息外,幾乎無事可幹,想著自己畢業後,有可能會被分配到農村小學教書,於是,腦際裡就萌发瞭學習做飯的主意。說幹就幹,我騎上自行車去到食物、蔬菜公司買瞭一些諸如豆角、辣椒、黃瓜一類的常用菜,在父親辦公室裡學做飯和炒菜。凡事說著容易做著難,不是水放多瞭,就是湯燒糊瞭,或者是菜炒咸瞭,讓我啼笑皆非,沒辦法,我跑到新華書店裡買瞭本菜譜書,看著菜譜學做菜和做飯,我一邊看書,一邊揣摩。工夫不負有心人,幾天下來,我終於學會瞭炒菜和做飯,甚至於父親晚上回來後,吃著我做好的飯菜,直誇我做飯、炒菜的技術有長進,讓我繼續尽力,好好學習。
八月三日上午,我起床後,做瞭簡單的洗漱後,自己動手,做瞭夠自己吃的飯菜,吃罷飯,把鍋、碗、筷刷瞭刷,拉上門,騎上自行車直接去瞭教育局,葉縣法院距縣教导局大約6裡左右,可能是由於夏每天氣太熱的原因,街上行人很少,沒用多長時間,我就騎到瞭教育局門口,剛到門口,發現教育局院內院墻邻近圍瞭不少人,有的還在議論著什麼,我把自行車放到存車處,鎖瞭自行車後,趕緊跑過去看毕竟,一打聽,知道是教育局把有關畢業生分配的布告貼瞭出來,圍觀的人群裡,有教育局工作人員,有畢業生傢長和等畢業分配通知的畢業生們。
我麻利的擠進裡面,一雙大眼睛四下不停的搜寻著大紅紙上所寫的每項內容。我最關註的是我自己的名字和分配去向。 找到瞭,找到瞭,終於找到瞭 ,我激動得大聲喊叫起來,周圍的人把眼光全轉向瞭我,我自知失態,趕忙解釋。我的名字在第一章大紅紙偏下方,仔細一看,我被縣教育局分配到葉縣水寨鄉桃奉小學任教。公告上请求,但凡公告上公示的各位畢業生,八月九日前務必到縣教育局人事股辦理就業報得手續,拿到就業報到手續的學生要在八月十二日前到被分配的學區報到。看罷公告,我當即去瞭教育局辦公樓,經詢問,得知三樓人事股具體負責辦理有關畢業生就業報到手續,經辦人是陳潔股長,我從走廊墻壁上懸掛的提醒牌上找到人事股,那個時候,單位裡還沒有遍及裝空調,隻是裝有吊扇,估計是天熱的緣故,人事股的門窗都敞開著,吊扇在半空中乎乎的轉動著,把辦公桌上的報紙、信紙刮得掉瞭一地,走進人事股辦公室,看到一個女士正在專心辦公,我走上前去,跟她打瞭一個召唤: 阿姨,你好!請問,您是陳潔陳股長吧?我叫趙躍民,是來辦理就業報到手續的 。女士抬起頭,看瞭看我,從辦公椅上站瞭起來,說道: 我是陳潔,你稍等 。陳潔老師俯下身子,撿起地下散落的報紙和信紙,我也順勢幫忙,從地上撿起幾份散落的紙張,陳潔股長嘴裡說著不讓我撿,但我看得出,她很高興和感動。她走到吊扇開關前,用手旋轉瞭一下開關,吊扇旋轉速度渐渐降瞭下來。得知我是來辦理就業報到手續的,陳潔股長待我很熱情,拿著毛巾遞給我: 小夥子,天太熱,你先去洗洗臉,擦擦汗,我這就給你辦手續 。陳潔股長四十上下的年齡,身高一米六二左右,長得不胖也不瘦,留著齊耳短發,戴著一副近視鏡,顯得很有氣質,我在设想著,陳潔股長年輕時确定也是個美女。言談中得悉,陳潔股長也是畢業於平頂山師范學院,我們算得上是校友,她對我說瞭些鼓勵的話,讓我到新的工作崗位後,服從領導,聽從指揮,加強學習,耐劳鉆研,善待學生,幹好本職工作,陳潔股長一番話說到瞭我的心窩,讓我感覺到,就像 大熱天吃冰棍---心裡涼爽 。陳潔股長把親手開具的大學生工作介紹信遞給我,用手輕輕的拍拍我的肩膀說道: 小夥子,好好幹,以後會有出息的 。
告別瞭陳潔股長,我也顧不得熱瞭,拿上大學生工作介紹信跑下樓去,騎上自行車飛一樣的就回瞭法院,來到法院辦公室,給正在值班的蔡軍叔叔說明瞭情況,他幫忙給我撥通瞭父親所在的鄧李法庭的電話,蔡軍叔把電話遞給我,我向父親簡要說明瞭上午去縣教育局看到墻上張貼的公告及辦理工作分配手續的情況。得知我被縣教育局分配到瞭老傢桃奉村,父親的心裡別提有多高興瞭。
父親支配好法庭裡的工作,騎上三輪摩托就回瞭縣城。
看到父親滿身是汗,我趕忙端住臉盆跑到樓下自來水旁,接瞭半盆子涼水,端到樓上,放到臉盆架上,順手從盆架上取下毛巾遞給父親,父親高興的接過毛巾,走到洗臉盆前,把毛巾扔進臉盆,然後把頭趨向盆子,把雙手伸進水盆裡洗搓,用雙手掬瞭一捧水在臉上高低亂抹,涼水驅散瞭父親身上的汗氣,他感覺舒畅多瞭,洗罷手和臉,拿出毛巾,雙手用力擰去毛巾上的水分,把毛巾放到臉上擦瞭擦,我接過父親手裡的毛巾,放到盆架上,然後,走到茶幾旁,倒瞭杯涼開水遞給父親,接過我遞給他的涼開水,父親一仰脖子,咕咚咕咚就進瞭肚子裡,我接過父親的空茶杯放回茶幾上,待父親脫瞭工作服,坐到辦公椅上後,我拿出大學生工作介紹信讓父親看,看著大學生工作介紹信,父親眼圈濕潤瞭,好長時間沒有說話。
父親是個苦命人,一九四七年八月二十出生於河南省平頂山市葉縣水寨鄉河北趙村,按過去迷信的說法,農歷二十出生的人命硬,會克父母,這話真的應驗瞭。父親曾給我們姐弟兄妹5人講述過傢史:父親出身時,傢鄉還沒解放,那個時侯,鄉裡成破有鄉公所,爺爺在鄉公所供職。爺爺姓趙,名尚,二十來歲,據說,爺爺年輕時長得俊秀瀟灑,風流倜儻,很會辦事,朋友良多。奶奶杜氏是鄰村杜楊街的大戶女兒,爺爺和奶奶是由爺爺的父親做主定下的娃娃親。據說,爺爺的父親年輕時,去鄰村杜楊街杜姓朋友傢玩,杜姓挚友盛情款待瞭爺爺的父親。好友相聚,難免推杯換盞,無話不說,酒過三巡,兩人已喝得有些興奮,酒後,竟彼此承諾:彼此不僅這輩子做朋友,等他們結婚有瞭下一代,若頭生性別雷同,就讓孩子們繼續結為朋友,若一傢生的是男孩,另一傢生的是女孩,雙方就結成親傢。兩位好友一諾千金,立字為證,從此,兩傢的關系越來越親密,你來我往,從不間斷。
若幹年後,爺爺的父親和杜姓朋友先後結婚生养,爺爺的父親婚後生瞭個男孩(爺爺),杜姓朋友婚後生瞭個女孩(奶奶),就像戲書上說的一樣,更為偶合的是,爺爺和奶奶竟幾乎同年、同月出生,爺爺比奶奶大十天,就這樣,兩傢按照約定和農村傳統習俗,等雙方傢庭分別吃瞭滿月酒後,就商量著為爺爺和奶奶定下瞭娃娃親。直到爺爺和奶奶長到十七、八歲時,爺爺的父親委托傢族族長帶著厚禮去杜姓朋友傢裡為孩子們商量婚事,杜姓朋友十分爽直的就答應瞭,所有依照農村婚禮習俗,雙方傢人張羅著給爺爺和奶奶置辦瞭婚禮。大略一、二年後,父親降生瞭。
父親的出世,讓爺爺的父親高興不已,他親自為他的小孫子起瞭一個叫 留牽 的名字,故名詞義是盼望 留下並牽住 孩子,充足體現瞭白叟對後代的關愛之心。爺爺的父親是商人出生,傢裡經營有染坊、開有食堂,生意曾經做得很大,友人也许多,聽說他得瞭孫子,做瞭爺爺,前來賀喜和捧場的人天然不少,高興之餘,爺爺的父親大擺筵席,親自操辦瞭喜得孫子的喜酒宴。
老人們說,農歷二十出生的人命硬,克父母。科学歸迷信,傢裡人不信,全傢上下待父親分外親,視其為掌上明珠。父親出生八個月後,父親命硬克父母的傳言竟真的應驗瞭,傢裡遭瞭意想不到的變故,就像塌瞭半個天。
就在父親出生八個月的一天,爺爺因公下鄉,去留侯店村處理一樁案子,中午,那傢主人強留爺爺在傢吃飯,不勝酒力的爺爺拗不過主人的盛情招待,多貪瞭幾杯,回到傢後蒙頭睡下,沒成想再沒有醒過來。爺爺的離去幾乎給傢裡帶來瞭滅頂之災。爺爺的父親就爺爺一個兒子,失子之痛讓其一败涂地,他強忍悲哀處理瞭他兒子的喪事,從此,再沒有昔日的笑臉,再也沒有心理去打理和經營生意,生意很快就破產瞭。爺爺的父親每天躺在床上,嘴裡不停的念叨著什麼,有病也不治,拒絕吃藥,沒多久,也駕鶴西去瞭。
失去瞭親人,年輕的奶奶終日抱著父親坐在門前呜咽,一雙晶莹有神的大眼睛都哭瞎瞭,孤兒寡母的隻好跟著爺爺的母親艱難度日,失親之痛,加上雙眼失明,真是雪上加霜,生活的壓力徹底把奶奶擊垮瞭,伶丁無助的奶奶在父親二歲多時也因一場大病無錢救治,到地下找爺爺去瞭。父親成瞭孤兒,跟著爺爺的母親艱難生涯著,直到新中國成立。父親告訴我,他是吃百傢飯長大的。新中國成立後,村裡成立瞭農會,農會主席趙邦才看到父親長得虎頭虎腦,聰明可愛,心生憐憫,決定有農會露面協調,負責解決父親生活及上學問題,那個時候村上沒有學校,爭氣的父親背上書包和柴草跑到距傢20多裡的任橋村上學。一個孤兒,孤苦伶仃,飽受磨難,有善意人資助上學,父親倍感爱护來之不易的學習時光。父親十二歲時,才入小學一年級上學,自小歷經磨難的父親,對待上學异常重視,素日省吃儉用,節約些錢買作業本。為瞭節省時間,一周在學校住五天,吃飯還得自己做,上學途中吃的苦,受的罪可想而知,由於父親勤奮、用功,每次考試都得甲等,在任橋小學上瞭三年,連跳兩級,到五八年大躍進時,父親隻好中斷學業回到趙莊村,從此再沒進過學堂,五八年十月,父親在世的独一親人----他的奶奶也因病離開瞭人间。
大躍進時期,父親已經十六歲瞭,農會主席趙幫才讓父親支配到農會,具體管農會的一些賬目什麼的,父親工作認真負責,把每一筆賬目都記得清明白楚,明清楚白,深得農會主席和農會其余成員的信賴和認可,他們對父親關懷備至,精心培養。父親也沒有辜負農會人員對其給予的厚望,恪盡職守,任勞任怨,較好的实现瞭農會領導交辦的各項工作任務,深得農會主席和其他成員的好評。父親是在農會主席趙邦才的關愛呵護下長大的。趙主席對父親的人格、操行瞭如指掌,甚為贊賞,父親成年後,趙主席熱切的給父親介紹對象,好幾個姑娘就是因為我父親曾經是孤兒而中斷瞭聯系,最後,趙主席把他的一位直系親戚的女兒介紹給父親,由於是農會主席保媒,而且又是親戚,這門親事很快就促成瞭,結婚當日,趙主席派專人部署父母婚禮中迎來送往的大事,並親自到場主持婚禮,給父母的婚禮增加瞭一道亮麗風景。一九六二年春上,縣土產公司到連村大區招工,每個村僅一個名額,農會主席趙邦才在連村大區開完專題會,拿著招工表,直接回到趙莊,把招工表交給父親,讓父親把表填好後交給他。父親常給我說,農會主席趙邦才是他的恩人。父親就是在恩人趙邦才的關懷與幫助下,一步一個腳印,穩紮穩打,從土產公司一名小職員做起,先後做過葉縣土產公司副主任、葉縣飲食服務公司主任、葉縣法院鄧李法庭庭長、葉縣国民政府行管科長等職位,一直幹到退休。
看到父親如斯激動,我非常懂得。知道父親太不轻易瞭,為瞭我們兄弟姐妹五人,父母付出的確實太多。现在,我即將走上工作崗位,能掙錢養傢瞭,父親能不激動嗎?我快步走到臉盆前,捉住毛巾用手使勁擰瞭擰,遞到父親手裡,父親接過毛巾擦瞭擦臉,我接過父親遞給我的毛巾,來到臉盆前,用手把毛巾搓瞭搓,使劲擰瞭擰,然後,把毛巾搭在瞭臉盆架上。
臨近中午瞭,我讓父親躺在床上休息會,我出去換瞭些面條,回到父親的住房後,給父親做瞭一頓香噴噴的蒜汁撈面條,飯做好後,我喚醒父親,親手把一大碗撈面條端給父親,吃著面條,父親點點頭,嘴裡不住的說: 好吃、好吃、撈面條做的挺好吃 。吃罷飯,我把鍋、碗、筷端到樓下自來水旁洗刷幹凈後,回到樓上,把一切整理停當,父親把吊扇開關調到最大地位,吊扇在頭頂呼呼直響,感覺涼爽多瞭,於是我和父親就躺倒床上午休瞭。
中午,我美美的睡瞭一覺,醒來時,一看表已經是下战书三點五十瞭。我和父親分別洗瞭臉後,父親說: 躍民,你也快開學瞭,你收拾下你的東西,一會兒我騎摩托送你回去,你回去再好好玩幾天吧 。
收拾完東西,把盘算帶走的一切物品塞到被子裡,用被單包裹好後,我和父親鎖上門下瞭樓,我把行李放到摩托車鬥裡,坐上摩托,父親熟練的用腳啟動瞭摩托,摩托飛快的前行著,坐在摩托上,看到路兩旁的樹不斷後移,熱風吹在臉上感覺挺舒服的,坐在摩托上,想著到傢後又能够去灰河洗澡瞭,又能和玉山叔等好友一塊玩瞭,激動的我哼起瞭歌曲。,摩托跑得快,大約一個小時的時間,摩托就停到瞭傢門口。待父親停穩摩托後,我先下瞭摩托,一邊和街上的村民打招呼,一邊從摩托車鬥裡抱起包裹,傢裡的人聽到摩托車聲和說話聲,知道是我和父親回來瞭,都跑著出來瞭,大姐、二妹、弟弟、三妹搶著抬包裹,母親笑著走過來,一把拉住瞭我的手,問問這,問問那,還抱怨我不好好吃飯,比上大學前瘦瞭不少。我笑著告訴母親,說是本人貪長瞭,才長成這個樣子。
我和父親回來後,一傢人算是團圓瞭。
自上大學後,除瞭春節在傢呆瞭幾天外,因為忙於學業,幾乎很少回來,這次回來,發現村裡變化很大。聽大姐說,就在我去平頂山師范學院上學不久,或许是十月份吧,大隊支部書記張萬山通過大隊廣播傳達瞭公社通知,說是經縣裡批準,水寨公社已經更名為水寨鄉人民政府,張侯莊大隊更名為張侯莊村民委員會。就在張萬山書記在廣播上傳達瞭上級精力未几,咱這兒經鄉裡批準也進行瞭改制瞭,大隊一分為三,橋頭張劃歸古佛寺李行政村,張侯莊、趙莊分別成為兩個獨立的行政村,因為體制起因,分傢時,除瞭學校,林場、可耕地、面粉廠作為集體財產也一並給分瞭,現在,面粉廠裡就剩一所空房子瞭,人員早散瞭,真惋惜瞭。聽瞭大姐的話,心裡為之一振,難怪說村裡變化大,原來如此呀!
母親在灶房忙著做飯,她知道我喜歡吃蔥花油饃,特地吩咐二妹去自傢菜園裡挖瞭幾棵大蔥,為瞭讓兒子吃上打小喜歡吃的蔥花油饃,母親顧不得天熱,麻利的烙著饃,本來天就熱,加上燒鏊子的麥秸火,隻見豆大的汗珠從母親臉部順流而下,汗衫也濕透瞭,我疼爱母親,趕忙去拿瞭一個毛巾給母親擦汗,母親笑著說: 民,你自小就愛蔥花油饃,今天,娘就讓你過過癮,吃個夠,已經烙中的有瞭,你先吃吧 。母親順手從饃筐裡拿瞭一個遞給我。吃著母親親手做的又軟又香的蔥花油饃,心裡的高興勁就別提瞭,一口氣吃瞭兩個,又喝瞭一碗稀飯,吃得飽扥扥的,我抹瞭抹嘴,打瞭個飽嗝,給傢人打個招呼後,滿意的去我的挚友玉山叔傢玩去瞭。
來到玉山叔傢門口,晓得他傢原來養有小狗,也不敢貿然過去,隻好隔著大門大聲喊和用勁拍門,聽到喊聲,多奶奶出來瞭,打開大門,我對著她叫瞭聲: 多奶奶好,玉山叔在傢沒 ?看到是我,多奶奶連忙說: 好,好,一切都好,進屋吧,剛做好飯,過來喝湯吧 。 剛喝罷湯,我是來找玉山叔玩的 。 你玉山叔搬進後院新房子瞭,他去年十月初六結婚瞭,今年春上,我和你二虎爺給他蓋瞭新居,和他分瞭傢,他們剛搬進新房去 。我沒再進多奶奶傢,我隻想盡快見到玉山叔。告別多奶奶,我順著多奶奶給我指的房子始终走到玉山叔新傢。
玉山叔新傢很好找的,就在他老傢後邊,剛蓋起的,連院墻都沒有。來到後院,看到玉山叔和一個女的正坐在新居前的樹下喝湯。走近新房,我一眼就認出瞭那個端碗吃飯的女人---侯花敏。她是我小學時候的同班同學,印象中,她個子不高,圓臉型,有點胖,平日不會装扮自己,頭也不梳,頭發凌亂不堪,盡管長大瞭,但昔日的摸樣沒多大變化。聽到腳步聲,他們抬頭一看是我,都十分驚訝,連忙站瞭起來,迎接我進到新屋子裡,十堰注塑模温机,找瞭個凳子讓我坐下,又遞瞭把芭蕉扇給我。玉山叔說: 聽說你回來瞭,想著喝過湯後,跟你花敏嬸一塊兒過去坐坐,沒想到你可過來瞭,我也不必給你介紹瞭,你們認識的,以後你得改變稱呼叫花敏嬸瞭 。花敏嬸對我笑瞭笑說: 十多年沒見,你變化不少呀,比起上學時,你帥氣多瞭。我們剛搬過來,還沒顧上拉院墻,你看那個灶火,我倆吃飯都是格兌的 。 缓缓來,玉山叔能幹,一切都會好的。我曾給玉山叔說過,等你們結婚時,無論再忙,也要設法告诉我,你們食言瞭 。我笑著應對。玉山叔趕忙解釋說: 知道你上學,功課緊,怕影響你,所以,思來想去還是不給你說為好。你少等會,一會兒,我去代銷點買點酒和罐頭,咱爺們坐下喝一壺 。我告訴他們: 我剛喝瞭湯,吃的是母親親手烙的油饃,吃的很飽,說會話算瞭,有機會去我傢饮酒 。我順便告訴他們,自己已經畢業瞭,分配到桃奉街小學任教,十二就去水寨學區報到。玉山叔和花敏嬸聽瞭无比高興。他們說,離傢近瞭,玩著就便利瞭。在玉山叔傢,我們無話不談,閑扯起瞭小時候一塊偷瓜的事,笑的我們前仰後合,把持不住自己,都笑當年太頑皮,傻得可愛。不知不覺在玉山叔傢坐瞭幾個鐘頭,若不是弟弟出來找我,還不知在玉山叔傢要坐到何時。
告別玉山叔和花敏嬸,我跟弟弟一塊兒回到瞭傢,進到院裡,聽到屋裡幾個人在說話,踏進屋門,隻見寶順伯、於謙叔、寶華爺和留德叔各自坐在一個凳子上談天論地,我和他們打過招呼,也找瞭個凳子坐瞭下來,聽他們說話,他們是找父親的閑玩的。我坐下後,他們話題又轉向瞭我,誇我自小就聽話、懂事、學習好、知道將來有长进,果不其然,等等一些恭維話,說得我都不好心思瞭。我早已打盹儿瞭,也不好意思去睡覺,實在挺不住瞭,站起來打瞭個哈欠,他們這才想到夜已經很深瞭,於是,個個站起身來離去,把他們送出大門後,母親鎖上大門,督促我們趕快睡覺,熬到現在,誰不打盹呀,個個打著哈欠上床睡覺瞭。
第二天醒來時,已是中午十點多瞭。起床洗臉時,母親笑著搗著我的頭說: 民呀,您真有福氣呀,飯早做好瞭,幾次想叫你起來吃飯,過來一看,發現你睡得正香,也就沒再叫你 !我洗罷臉,發現母親早已把飯菜端過來瞭,我一邊吃著飯,一邊問母親: 娘,爸爸去哪瞭 ?母親說: 你爸能去哪,一輩子都是工作狂,今天一早就去鄧李法庭瞭 。
之後的幾天,除瞭在傢玩,母親嘱咐我在仲秋節前,買些月餅、罐頭等,騎住自行車走幾傢親戚,去看看大舅和三舅。我傢親戚未几,父親是個孤兒,傢裡的老親戚幾乎早就不來往瞭,眼下經常走動的親戚就是大舅和三舅傢。
母親姓韓,名存,一九四七年十仲春出生於河南省漯河市舞陽縣北舞度鄉韓莊村,自小也是苦命,她兄妹四個,排行中最小,上邊是三個哥哥,也就是我的大舅、二舅和三舅。母親給我說過她的身世。我的外祖父解放前是個馬車夫,專為村裡一戶地主養馬趕車,傢裡有3畝薄地,年年收不付出,窮得叮當響,正长年景還勉強能湊合,一遇荒年或到青黃不接的季節傢裡人日子就不好過瞭,隻得靠外出要飯維持生計。母親很小的時候,外祖父、外祖母就雙雙早亡,母親是跟著大舅長大的,所以,他們兄妹關系維持得特別好。大舅韓朝勛,比母親長十歲,一米七八的個頭,滿臉胡須,長得很渾實,沒什麼特長和手藝,也沒上過一天學,毕生務農,和大妗結婚後,也沒生養一個後代,後來抱養瞭三舅的兒子---我的表哥學民。大舅的一生普一般通,能讓母親驕傲和骄傲的就是大舅待母親很好,關系處的好,母親和父親結婚,是大舅一手操辦的。大舅能吃能幹,力氣很大,身體很好,活到八十四歲,無病而終;二舅韓樹勛,命也不好,二十來歲,經別人說媒,認識個女孩,還沒來得及結婚就暴病身亡瞭;三舅韓世勛命運也不濟。因為傢裡窮,外祖父、外祖母走得早,跟著大舅生活,沒進過學堂,沒少跑著要飯吃,成年後,村裡有傢好心人重视三舅浑厚、老實、勤快,是個幹莊稼活的好手,打算把外甥女介紹給三舅,但條件必須是倒插門。那個時候,做倒插門女婿是低人一等的,別人看不起,三舅跟著大舅生活,傢裡也很窮,就幾間茅草屋,三舅心一橫,批准瞭女方傢的條件。倒插門到鄰村店街村。婚後,三舅和三妗和气相處,三舅一米七八的個頭、赤紅臉、身体粗壯、力氣很大,把傢裡打理得井井有條,很受三妗傢人的喜歡,婚後一年多,我的表姐秋芬出生。三舅傢裡的可怜是隨著表哥學民的诞生而來的。表哥學民出生時,三妗因大出血而亡,那個時候,哪有好的醫生呀!三妗走瞭,撇下一雙兒女,他們該咋生活,三舅抱住三妗的屍體哭得逝世去活來,在眾人的勸說和幫助下,三舅忍住悲痛,埋葬瞭年僅二十三的三妗,不懂事的學民表哥在三舅的懷裡哇哇直叫,愁得三舅也跟著掉淚,一個二十多歲的大爺們抱著孩子坐在院裡嗷嗷大哭,大舅、大妗來瞭,看到這情景,十分同情,經過磋商,秋芬表姐繼續跟著三舅生活,學民表哥以後有大舅、大妗一傢負責養育,直到長大成人。三舅一生沒另娶親,秋芬表姐成年後,也招瞭個上門女婿,三舅就跟著秋芬表姐生活瞭一輩子,三舅後半生是受罪瞭,秋芬表姐和表姐夫待三舅很好,非常孝順,學民表哥也在大舅、大妗的關懷下長大瞭,並且有大舅、三舅兩傢資助,給學民表哥訂瞭親,置備瞭彩禮,幫他成瞭傢,學民表哥和表嫂也時不時的回到店街看望三舅,極盡孝心,三舅终生活瞭八十三歲,後因腦溢血病逝於彰化醫院。
大舅、三舅是母親世上僅有的兩傢親人,也都是窮親戚。我很理解母親,知道他們兄妹情深,逢年過節,你來我往,從不不斷。那個時候,走親戚也沒什麼可買的,春節時,買些點心、罐頭之類的;仲秋節時買些月餅、罐頭等;等麥罷走親戚時買些油饃、白糖什麼的,年年幾乎是一個模式。
八月十一上午,我去村裡的代銷點買瞭四斤月餅、六瓶罐頭,讓營業員分裝成兩份,騎上自行車到十六裡遠的大舅和三舅傢,分別探访瞭大舅、大妗和三舅。
算是瞭結瞭母親的一樁心願。
左等右盼,終於盼來瞭八月十二這一日。一大早,母親早早就起床瞭,特意為我烙瞭幾張我喜歡吃的蔥花油饃,吃罷飯,我拿上畢業生分配介紹信,裝進上衣兜裡,騎上自行車去瞭水寨學區。【待續】
  贊
(散文編輯:滴墨成傷)
囚犯的妻子 第十二章 錢啊,命相連
雖然有瞭妹夫的撐腰,是禁止瞭弟媳他們不再欺負我瞭,然而在經濟上並沒給我帶來多少實...
鬥狼記1
招生招生,六年瞭,六個暑假,整整六個暑假,我都是在校辦裡等候著傢長帶著學生來報名...
傢有兒女(第二十章)
保清一傢人沉侵在兒子結婚的幸福中,媳婦翠花能幹又勤快,手不離活,活不離手,不论誰...
傢有兒女(第十九章)
麥玲的父親保清的病有點嚴重,因為縣醫院醫療條件差,看不瞭看的病,醫院要他轉院,沒...
傢有兒女(第十四章)
大人孩子都知道麥玲厲害,个别人都不敢欺負她,大人孩子欺負她的傢人,麥玲很恨他們,...
傢有兒女(第十三章)
縣裡有個會議,要一個大隊領導去開會,楊國慶非要保清去開這個會,保清一去就是四十天...
相关的主题文章:

  
   错觉_0
  
   这一年的时光在这城市里 柳暗花明 树木怀
  
   孝感油加热器
  
   导热油炉 透明泉州导热油炉的心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Comsenz Inc.  

GMT+8, 2019-8-25 00:38 , Processed in 0.055341 second(s), 25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