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scuz! Board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142|回复: 0

辊筒专用模温机 湖南

[复制链接]

699

主题

699

帖子

3449

积分

论坛元老

Rank: 8Rank: 8

积分
3449
发表于 2018-6-19 01:23:5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html模版福气
【导读】坐庄的孙小子趁势卷钱跑路,个把小时的功夫又让他赚了一万多块钱。两个包工头也很识相地整理下残余的赌本退却了,三两千块钱对他们来说基本算不了什么。
李叔病了,目色无光神色凝滞,躺在床上一声不吭。工长去喊他起床唱工,他回说: 今天不舒畅,休息一天。 李叔的嘶哑声把工长下了一跳,那声音好像是从嗓子里一张沾满砂子的保鲜膜里硬透过来的,听着都感到吃力。李叔不发烧不感冒,但喉咙确实是哑的厉害。
小赌怡情,大赌伤身,看来这是真的。李叔一个小时不到就输了好几千,就真的病倒了。
李叔年过半百,身子骨薄弱却很硬朗。每年换季时,旁人因为温差骤变时常感冒,却从未见他生过什么弊病。李叔的儿子在念大学,民办本科烧钱烧的厉害。他老婆体质不好,不能种田也不能上班,全部家的开销都靠他一个人挣钱。因为勤奋能干,李叔才干拿上每天一百多的工资,是工人里最高的。他平时吃的节省,经常就着豆腐乳下饭。大家都知道,他要把钱省给儿子念大学。
要说李叔吃、喝、嫖都不沾,就是好赌。天天吃过晚饭,他都要招集些工友打牌。一场三、五十块输赢就顶了天了,闲时打发时光,倒也不伤脾胃。李叔的牌技仿佛很好,常常赢钱。上个月李叔曾很自豪地跟咱们说,这两个月来,他的生涯费一分都没动,日常开销都是赢来的,口袋里的钱还在一直增多。
隔壁工地上的工人与我们是乡亲,那边也好赌,而且赌的都不小,通常都是几百几千的下注。底本和这边没什么交往,后来发现是同乡就开端走动串门,匆匆也把那边的大赌风尚带来了这边。
工地上最风行的玩法是二八杠,一张桌子四家门,油温电加热器,每家发两张牌,两张牌面之和的尾数大者胜出。九点最大,零点最小,同点庄家吃进。二、八组合例外,这个组合比九点还大。要是对子那就比二八还大。这个弄法速度快,八张牌一发,即刻就能见分晓。钱的流动速度做作就快了,好赌的人都爱好图个刺激。起步价五十,运气好的赢钱赢到翻天,运气差的输钱输到腹地,不少人由于玩二八输光了工资还倒欠一屁股的外债。这么大的牌局,李叔是素来不敢冒这个危险的。究竟自己不是周润发演的赌神,一个不警惕就会输的很惨。
可前些天李叔过诞辰喝高了,隔壁工地来了个姓孙的小伙子说要放二八杠,旁人稍一怂恿,李叔居然就真的脚踏实地地坐上了板凳。也不晓得是不是那小子在牌上做了伎俩,两个小时不到就赢了一大把钱拍屁股走人了。那厚厚一沓的钱里,李叔一个人就给凑了三千多的份子。那人站起来说停止的时候,李叔登时就傻了眼。红殷殷的票子就这么没了,照平时的玩法,就算李叔每晚都赢,那也得连赢两个多月才能扒回原来。可这才多大会儿啊?板凳还没焐热呢,口袋里的钱就都不姓李改姓孙了。
李叔烦恼地回了宿舍,说自己今晚肯定是中了邪,不然相对不会坐上那张赌桌。同宿舍的工友抚慰了李叔几句就洗洗上了床,李叔一个人坐在床沿上喝闷酒,一边喝一边骂: 孙子,孙子
第二天起来,李叔起誓不再赌博。甭管谁来喊三缺一他都不搭理,甚至还说: 下次谁再来喊我打牌我就跟谁翻脸! 全工地的人都知道李叔要戒赌,竟然暗下较起了劲,以为谁能喊的动李叔谁的面子就大。可这回李叔是铁了心要戒赌,喊打牌的来一拨退一拨,连李叔平时几个要好的友人都碰了一鼻子灰,个个愤愤不平,似乎让李叔占了廉价似的。
昨天晚上,隔壁工地那个姓孙的小子又来坐庄放二八杠,起步价涨到了一百。有两个包工头上了桌,可庄家对门那个位子却空着。前来凑热烈的人挤了一房子,都鼓动旁边的人上去尝尝运气,闹闹哄哄好一会儿就是没人敢上。上次五十块钱起步就做了好多少千的输赢,这回还不得上万?除了那俩财大气粗的包工头坐在位子上吧嗒吧嗒地吞云吐雾,谁也不敢上去参加这个牌局。
姓孙的等得有些不耐心,说: 再来一个人啊,这阵子我手气不好。大家都是朋友,上回我在这儿赢了点,今天就当是来还钱的嘛。
人群里又是一阵动乱:话是这么说,一旦上了桌那可是真刀真枪六亲不认的。
那小子见还是没人敢来挑战,摆出一副霸气十足的样子,往桌子上使劲拍了一掌说: 你们这儿怎么净是懦夫啊!今天谁敢上来我就否认他牛逼!
我来! 人群外面传来一个响亮的声音。
众人都把脸扭向门口:咦?那不是戒了赌的老李吗?
李叔从人群外面挤进来,稳稳当当地坐在了庄家对面。很显明,这是复仇来了。
那姓孙的小子见李叔上了桌,破马愁眉苦脸: 这位伯伯,仍是你有气魄。上回赢了你点钱,真是不好心思,我祝你今晚手气大顺,把上回输的钱都赢回去。
当然要赢回来。 李叔从容不迫地说, 不然你认为我干嘛来了?还给你送钱? 李叔点了根烟抽,吞吐极慢,像极了赌神在压阵。
姓孙的发现气氛错误,为难地说: 伯伯,别斗气啊,玩玩罢了嘛。快过年了,和蔼生财,和睦生财啊!哈哈。
李叔从内袋里取出一把钱来: 空话不要太多,快点发牌吧。
李叔拿出来的钱不少,足有七、八千,都是他七拼八凑借来的。他的人缘不错,借钱不是难事。围观的人群立即来了劲,有盼望他能连本带利翻回来的,也有人是想看李叔的好戏,想看他再狂输一把后会是怎么的萎靡。
李叔这次有两个目标,要么把上回输掉的钱从新赢回来,要么就找出那个孙子是怎么做四肢的,余姚冷水机组,而后当场戳穿,看他往后还怎么混。说不定还能趁机把别人输的钱都给要回来,那他老李的体面就更大了。围观的人中也有不少信任那姓孙的肯定会做手脚,一双双眼睛都牢牢盯着那小子的一举一动。要是真的找到了姓孙的漏洞,确定会吵架,闹不好还会打起来,那戏就更难看了。李叔天然盯得更密实,连抽了不到一半的烟也掐了,怕烟雾挡了自己的视线。
姓孙的小伙很爽利地洗了两把牌,然后把牌放在桌子中心任由闲家去切。切完就发,也很罗唆。洗牌、发牌好像没什么猫腻,所有人还是左顾右盼地盯住他的手不放,都想亲眼目击姓孙的会从什么处所敏捷抽出一张牌来把手里的牌换掉,恐怕一眨眼就会错过换牌的出色霎时。李叔则不然,他微微笑着,心想:本来这小子也是个凡人嘛,和我老李一样,仗着运气能力赢。
牌一开,李叔比庄家大两点,一百大洋轻松进账。接下来的时间庄家偶然吃进,大多都是李叔赢,一会儿功夫就赢了一千多。见局势不错,李叔把本来押的一百变成了两百,两方牌下来又赢了不少。数数钱,只差一千就把老本全都翻回来了。李叔很高兴:这玩意儿还真有意思,这么轻易就给翻本了。那小子果然不会什么出老千,看样子今晚有戏。有人说: 老李,趁手气好,下一把就押一千,一手就翻本了!
李叔像被打了鸡血,果然数了一千块钱放在桌前。姓孙的见李叔今晚手气好,当初又玩这么大,不禁冒出点冷汗: 伯伯,悠着点啊!
怎么?怕我付不起钱啊? 李叔自得地点了根烟笑道: 伯伯我刚才赢你的钱就够付两把了,快发牌吧你!
行,那我发牌了啊!输了你可别怪我这个晚辈没提示你白叟家。
一开牌 二八,李叔更加得意了:我就不信你拿对子。
姓孙的一开牌 也是二八。李叔眼睁睁看着眼前的一千块钱被那孙子麻利地揽了从前,心里满是后悔跟疑难:怎么这么巧?
李叔不信邪,今晚手气这么好,再押一千,必定能再赢回来。成果又被庄家吃掉,之前辛辛劳苦翻回来的两千块钱又飘到对面去了。
有人劝李叔少押点,省得越陷越深。这时的李叔已经简直走火入魔了,每把都上一千,谁也劝不动。输胜负赢,未几时,李叔手机下面压着的钱就越来越薄了。
忽然 嘭 的一声,房间的门被人踹开了。
谁让你们在这儿聚赌的? 众人回首皆倒吸一口冷气,不知道是谁偷偷跟经理打了小讲演, 都给我散了,下次要发明我就不客气了!
坐庄的孙小子趁势卷钱跑路,个把小时的工夫又让他赚了一万多块钱。两个包工头也很知趣地收拾下残余的赌本退却了,三两千块钱对他们来说根本算不了什么。世人散去,只留下李叔一个人愣愣地坐在那儿,指缝里夹着的烟自顾升腾出一个讥笑的表情。
六千,六千 李叔喃喃道。他像是刚被人狠揍了一顿,拖着疏松的身架子回到宿舍,连脚都没洗就钻进了被窝。两场二八杠让李叔输掉近一万,把始终以为本人手气不错的李叔打击的没了人形。
回宿舍的路上,有几个工人仍沉迷在方才刺激的赌局氛围里。
幸好经理来了,要不然老李肯定输的更惨。 一个说。
这可说不准,老李最近手气这么好,说不定立刻就能翻本了。 另一个说。
唉,也是。玩这个全靠运气,风水轮流转,谁也说不准。
是啊,是啊。
第二天,李叔就病了。
隔壁工地的那个小子不敢再到我们工地上来设赌局。晚上,李叔的三个室友提议玩玩小输小赢的老韭菜。三缺一的局势,一个说喊李叔,另一个说: 算啦,这种输赢老李看不上的。
冬天的寒气见缝就钻,李叔翻身朝里,把被子蒙过了头。
【义务编纂:怡儿】 赞
(散文编辑:可儿)
囚犯的妻子 第十二章 钱啊,命相连
固然有了妹夫的撑腰,是禁止了弟媳他们不再欺负我了,然而在经济上并没给我带来多少实...
斗狼记1
招生招生,六年了,六个暑假,整整六个暑假,我都是在校办里等候着家长带着学生来报名...
家有儿女(第二十章)
保清一家人沉侵在儿子结婚的幸福中,媳妇翠花能干又勤快,手不离活,活不离手,不论谁...
家有儿女(第十九章)
麦玲的父亲保清的病有点重大,因为县医院医疗前提差,看不了看的病,病院要他转院,没...
家有儿女(第十四章)
大人孩子都知道麦玲厉害,个别人都不敢欺侮她,大人孩子欺负她的家人,麦玲很恨他们,...
家有儿女(第十三章)
县里有个会议,要一个大队引导去开会,杨国庆非要保清去开这个会,保清一去就是四十天...
【導讀】坐莊的孫小子趁勢卷錢跑路,個把小時的功夫又讓他賺瞭一萬多塊錢。兩個包工頭也很識相地收拾下殘餘的賭本撤退瞭,三兩千塊錢對他們來說根本算不瞭什麼。
李叔病瞭,目色無光神情呆滯,躺在床上一聲不吭。工長去喊他起床做工,他回說: 今天不舒服,休息一天。 李叔的沙啞聲把工長下瞭一跳,那聲音恍如是從嗓子裡一張沾滿砂子的保鮮膜裡硬透過來的,聽著都覺得吃力。李叔不發熱不感冒,但喉嚨的確是啞的厲害。
小賭怡情,大賭傷身,看來這是真的。李叔一個小時不到就輸瞭好幾千,就真的病倒瞭。
李叔年過半百,身子骨單薄卻很健壯。每年換季時,旁人因為溫差驟變時常感冒,卻從未見他生過什麼缺点。李叔的兒子在念大學,民辦本科燒錢燒的厲害。他老婆體質不好,不能種田也不能上班,整個傢的開銷都靠他一個人掙錢。因為勤勞能幹,李叔才能拿上每天一百多的工資,是工人裡最高的。他平時吃的節儉,常常就著豆腐乳下飯。大傢都知道,他要把錢省給兒子念大學。
要說李叔吃、喝、嫖都不沾,就是好賭。每天吃過晚飯,他都要召集些工友打牌。一場三、五十塊輸贏就頂瞭天瞭,閑時打發時間,倒也不傷脾胃。李叔的牌技好像很好,經常贏錢。上個月李叔曾很驕傲地跟我們說,這兩個月來,他的生活費一分都沒動,日常開銷都是贏來的,口袋裡的錢還在不斷增多。
隔壁工地上的工人與我們是同鄉,那邊也好賭,而且賭的都不小,通常都是幾百幾千的下註。本来和這邊沒什麼來往,後來發現是同鄉就開始走動串門,漸漸也把那邊的大賭風氣帶來瞭這邊。
工地上最流行的玩法是二八杠,一張桌子四傢門,每傢發兩張牌,兩張牌面之和的尾數大者勝出。九點最大,零點最小,同點莊傢吃進。二、八組合例外,這個組合比九點還大。要是對子那就比二八還大。這個玩法速度快,八張牌一發,即刻就能見分曉。錢的流動速度自然就快瞭,好賭的人都喜歡圖個刺激。起步價五十,運氣好的贏錢贏到翻天,運氣差的輸錢輸到腹地,不少人因為玩二八輸光瞭工資還倒欠一屁股的外債。這麼大的牌局,李叔是從來不敢冒這個風險的。畢竟自己不是周潤發演的賭神,一個不当心就會輸的很慘。
可前些天李叔過生日喝高瞭,隔壁工地來瞭個姓孫的小夥子說要放二八杠,旁人稍一慫恿,李叔居然就真的踏踏實實地坐上瞭板凳。也不知道是不是那小子在牌上做瞭手段,兩個小時不到就贏瞭一大把錢拍屁股走人瞭。那厚厚一沓的錢裡,李叔一個人就給湊瞭三千多的份子。那人站起來說結束的時候,李叔頓時就傻瞭眼。紅殷殷的票子就這麼沒瞭,照平時的玩法,就算李叔每晚都贏,那也得連贏兩個多月才能扒回本來。可這才多大會兒啊?板凳還沒焐熱呢,口袋裡的錢就都不姓李改姓孫瞭。
李叔懊惱地回瞭宿舍,說自己今晚肯定是中瞭邪,不然絕對不會坐上那張賭桌。同宿舍的工友安慰瞭李叔幾句就洗洗上瞭床,李叔一個人坐在床沿上喝悶酒,一邊喝一邊罵: 孫子,孫子
第二天起來,李叔發誓不再賭博。甭管誰來喊三缺一他都不搭理,甚至還說: 下次誰再來喊我打牌我就跟誰翻臉! 全工地的人都知道李叔要戒賭,居然暗下較起瞭勁,認為誰能喊的動李叔誰的面子就大。可這回李叔是鐵瞭心要戒賭,喊打牌的來一撥退一撥,連李叔平時幾個要好的朋友都碰瞭一鼻子灰,個個憤憤不平,好像讓李叔占瞭便宜似的。
昨天晚上,隔壁工地那個姓孫的小子又來坐莊放二八杠,起步價漲到瞭一百。有兩個包工頭上瞭桌,可莊傢對門那個位子卻空著。前來湊熱鬧的人擠瞭一屋子,都慫恿旁邊的人上去試試運氣,鬧鬧哄哄好一會兒就是沒人敢上。上次五十塊錢起步就做瞭好幾千的輸贏,這回還不得上萬?除瞭那倆財大氣粗的包工頭坐在位子上吧嗒吧嗒地吞雲吐霧,誰也不敢上去參與這個牌局。
姓孫的等得有些不耐煩,說: 再來一個人啊,這陣子我手氣不好。大傢都是朋友,上回我在這兒贏瞭點,今天就當是來還錢的嘛。
人群裡又是一陣騷動:話是這麼說,一旦上瞭桌那可是真刀真槍六親不認的。
那小子見還是沒人敢來應戰,擺出一副霸氣十足的樣子,往桌子上用力拍瞭一掌說: 你們這兒怎麼凈是膽小鬼啊!今天誰敢上來我就承認他牛逼!
我來! 人群外面傳來一個洪亮的聲音。
眾人都把臉扭向門口:咦?那不是戒瞭賭的老李嗎?
李叔從人群外面擠進來,穩穩當當地坐在瞭莊傢對面。很明顯,這是復仇來瞭。
那姓孫的小子見李叔上瞭桌,立馬喜笑顏開: 這位伯伯,還是你有魄力。上回贏瞭你點錢,真是不好意思,我祝你今晚手氣大順,把上回輸的錢都贏回去。
當然要贏回來。 李叔慢條斯理地說, 不然你以為我幹嘛來瞭?還給你送錢? 李叔點瞭根煙抽,吞吐極慢,像極瞭賭神在壓陣。
姓孫的發現氣氛不對,尷尬地說: 伯伯,別鬥氣啊,玩玩而已嘛。快過年瞭,和氣生財,和氣生財啊!哈哈。
李叔從內袋裡掏出一把錢來: 廢話不要太多,快點發牌吧。
李叔拿出來的錢不少,足有七、八千,都是他東拼西湊借來的。他的人緣不錯,借錢不是難事。圍觀的人群立刻來瞭勁,有愿望他能連本帶利翻回來的,也有人是想看李叔的好戲,想看他再狂輸一把後會是怎樣的萎靡。
李叔這次有兩個目的,要麼把上回輸掉的錢重新贏回來,要麼就找出那個孫子是怎麼做手腳的,然後當場拆穿,看他往後還怎麼混。說不定還能趁機把別人輸的錢都給要回來,那他老李的面子就更大瞭。圍觀的人中也有不少相信那姓孫的肯定會做手腳,一雙雙眼睛都緊緊盯著那小子的一舉一動。要是真的找到瞭姓孫的破綻,肯定會吵架,鬧不好還會打起來,那戲就更好看瞭。李叔天然盯得更密實,連抽瞭不到一半的煙也掐瞭,怕煙霧擋瞭自己的視線。
姓孫的小夥很利落地洗瞭兩把牌,然後把牌放在桌子中央任由閑傢去切。切完就發,也很幹脆。洗牌、發牌好像沒什麼貓膩,所有人還是目不轉睛地盯住他的手不放,都想親眼目睹姓孫的會從什麼地方迅速抽出一張牌來把手裡的牌換掉,惟恐一眨眼就會錯過換牌的精彩瞬間。李叔則不然,他微微笑著,心想:原來這小子也是個常人嘛,和我老李一樣,仗著運氣才能贏。
牌一開,李叔比莊傢大兩點,一百大洋輕松進賬。接下來的時間莊傢偶爾吃進,大多都是李叔贏,一會兒功夫就贏瞭一千多。見形勢不錯,李叔把原先押的一百變成瞭兩百,兩方牌下來又贏瞭不少。數數錢,隻差一千就把老本全都翻回來瞭。李叔很興奮:這玩意兒還真有意思,水冷式冷冻机,這麼容易就給翻本瞭。那小子果然不會什麼出老千,看樣子今晚有戲。有人說: 老李,趁手氣好,下一把就押一千,一手就翻本瞭!
李叔像被打瞭雞血,果真數瞭一千塊錢放在桌前。姓孫的見李叔今晚手氣好,現在又玩這麼大,不禁冒出點冷汗: 伯伯,悠著點啊!
怎麼?怕我付不起錢啊? 李叔得意地點瞭根煙笑道: 伯伯我剛才贏你的錢就夠付兩把瞭,快發牌吧你!
行,那我發牌瞭啊!輸瞭你可別怪我這個晚輩沒提醒你老人傢。
一開牌 二八,李叔更加得意瞭:我就不信你拿對子。
姓孫的一開牌 也是二八。李叔眼睜睜看著面前的一千塊錢被那孫子麻利地攬瞭過去,心裡滿是懊悔和疑問:怎麼這麼巧?
李叔不信邪,今晚手氣這麼好,再押一千,一定能再贏回來。結果又被莊傢吃掉,之前辛辛苦苦翻回來的兩千塊錢又飄到對面去瞭。
有人勸李叔少押點,以免越陷越深。這時的李叔已經幾乎走火入魔瞭,每把都上一千,誰也勸不動。輸輸贏贏,不多時,李叔手機下面壓著的錢就越來越薄瞭。
突然 嘭 的一聲,房間的門被人踹開瞭。
誰讓你們在這兒聚賭的? 眾人回頭皆倒吸一口涼氣,不知道是誰偷偷跟經理打瞭小報告, 都給我散瞭,下次要發現我就不客氣瞭!
坐莊的孫小子趁勢卷錢跑路,個把小時的功夫又讓他賺瞭一萬多塊錢。兩個包工頭也很識相地收拾下殘餘的賭本撤退瞭,浙江导热油电加热炉,三兩千塊錢對他們來說根本算不瞭什麼。眾人散去,隻留下李叔一個人愣愣地坐在那兒,指縫裡夾著的煙自顧升騰出一個嘲笑的表情。
六千,六千 李叔喃喃道。他像是剛剛被人狠揍瞭一頓,拖著松散的身架子回到宿舍,連腳都沒洗就鉆進瞭被窩。兩場二八杠讓李叔輸掉近一萬,把一直以為自己手氣不錯的李叔打擊的沒瞭人形。
回宿舍的路上,有幾個工人仍沉浸在剛才刺激的賭局氣氛裡。
幸虧經理來瞭,要不然老李肯定輸的更慘。 一個說。
這可說不準,老李最近手氣這麼好,說不定馬上就能翻本瞭。 另一個說。
唉,也是。玩這個全靠運氣,風水輪流轉,誰也說不準。
是啊,是啊。
第二天,李叔就病瞭。
隔壁工地的那個小子不敢再到我們工地上來設賭局。晚上,李叔的三個室友提議玩玩小輸小贏的老韭菜。三缺一的局面,一個說喊李叔,另一個說: 算啦,這種輸贏老李看不上的。
冬天的冷氣見縫就鉆,李叔翻身朝裡,把被子蒙過瞭頭。
【責任編輯:怡兒】 贊
(散文編輯:可兒)
囚犯的妻子 第十二章 錢啊,命相連
雖然有瞭妹夫的撐腰,是阻拦瞭弟媳他們不再欺負我瞭,但是在經濟上並沒給我帶來多少實...
鬥狼記1
招生招生,六年瞭,六個暑假,整整六個暑假,我都是在校辦裡期待著傢長帶著學生來報名...
傢有兒女(第二十章)
保清一傢人沉侵在兒子結婚的幸福中,媳婦翠花能幹又勤快,手不離活,活不離手,无论誰...
傢有兒女(第十九章)
麥玲的父親保清的病有點嚴重,因為縣醫院醫療條件差,看不瞭看的病,醫院要他轉院,沒...
傢有兒女(第十四章)
大人孩子都知道麥玲厲害,普通人都不敢欺負她,大人孩子欺負她的傢人,麥玲很恨他們,...
傢有兒女(第十三章)
縣裡有個會議,要一個大隊領導去開會,楊國慶非要保清去開這個會,保清一去就是四十天...
相关的主题文章:

  
   风冷冰水机 压轴模温机直销哑儿
  
   论坛回复语_886
  
   零落的心
  
   青春里的爱情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Comsenz Inc.  

GMT+8, 2019-8-24 23:50 , Processed in 0.060785 second(s), 25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